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三章 达成协议,至宝水晶深蓝玉

那声音不但带着着急,还有轻微的痛苦和隐忍。

上官雪妍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就突然到墨儿身边,看见他伸出的手,她以为他要伤害墨儿,所以在云霆雪的手伸到轩辕云墨身边的,她已经从后面出手了。可是听见那一句问话她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其实那人对儿子没恶意。

“你先把这药吃下去吧,我一时着急,抱歉了。”上官雪妍对自己的错从不会不认账,她错了就是错了,也会立刻弥补的。

“大哥?”

“大哥,你没事吧?”

“你这样人,好不讲理,你为什么突然伤了我大哥?”那个刚刚还欢快的声音,突然带着哭腔责问上官雪妍。

“小七,大哥没事的,想必她是怕我对那孩子不利。”云霆雪接过上官雪妍递过的药丸想也没想的吞下,然后对快哭的小弟说。这小弟差不多就是自己养大的,也许是他们几兄弟太宠他了,他有时候总是像女孩一样“娇弱”,想来刚才也是看见自己受伤才会哭的吧。

“大哥……?”小七,也就是云寞雪跺着脚喊了一声。

“其实不怪你的,是我自己一时着急了。上次听六弟说他会我们家传绝学,就一直想知道是谁教他的,这对我们很重要。这柳叶剑法就是当时上官封云祖先继承来的,据说是她母亲的独创的武功,其他人学不到,一直就是我们云家的家传绝学。这突然听说有外人在使用,所以我就很好奇,他怎么会,还有是谁教他的。孩子我问你是不是一个叫无涯的人传授你的。”云霆雪捂着胸口和上官雪妍解释着原因,他被上官雪妍一掌伤的不轻,虽说吃了药,但是说话还是有点吃力。

上官雪妍看他说话有点吃力,伸手抵在他的后背上,给他输送内力疗伤,她没想到自己无意的一掌,竟然把人打成了重伤。虽说给过药了,还是替他疗伤吧,这人好像他要称呼堂哥吧,这刚知道彼此关系,她就把人伤了,好像不太好吧。

“我的柳叶剑法不是什么叫无涯的人教的,我也不认识那什么叫无涯的人,那是爹爹交给我的。”轩辕云墨听后开口说,那剑法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自己也才练到第十招,不过好像比爹爹多练了一招。

“是我教给他的,我是大概在二十年前吧,在皇宫的一个偏僻的宫殿里遇到一个老爷子。当时的他好像受了挺重的伤,是我照料了他几天,也是他传给我这柳叶剑法。有一天我再去那宫殿的时候,他不在了,我以为他离开了,从哪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就是你口中的无涯,他没告诉我他的身份。”轩辕玄霄看着那人缓缓的说,那是他小时候的事,那时候他已经中毒了,所以才会有药材救治那人,还不然人起疑。

那人也许是可怜他小小年纪就身中无解的剧毒,所以教他剑法防身,可是没等他练好剑法,那人就不见了。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曾说过什么?”云霆雪着急的问。

“他好像曾经说过他要去找什么匹配这剑法的武器,让此剑法发挥最大的威力。”雪妍玄霄低头想想,过了一会儿说。他记得那人是这么说过,他也以为他是为这个原因离开的。

“大哥,是爹,是爹……。”云霆雪身后的一个人突然说道,立刻有人上前去安抚他。

“那就是对了,看来是小叔没错。小叔一直坚信,那剑法是祖上传下来的,十二式剑招,他们却从不能练全,这一定和他们的血隐咒有关,他觉得只要他们可以练全十二式剑招,就能破处血隐咒。想练好剑招就一点要有适当的武器才行,所以他就走出了医谷,可是他却一去无回。你说你见到是一个老人,不,你错了,那时候的小叔也才三十多岁,这就是血隐咒的可怕之处。凡是中了血隐咒的人,都将在三十五岁之后慢慢苍老,只需五年的时候,就会生命枯竭而死。”云霆雪经过上官雪妍的治疗,没什么大碍了。不过他现在看着脸色好像更差了,就连他那几位没受伤的兄弟都一样脸色难看。

“这……你们世代就是这么过来的,那你今年……?”上官博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突然问。他不知道有他们云家的存在,而且是为了保护他们上官家存在。他们上官家世世代代学医,寿命也是比较长的,只要不是意外死亡,他们的族人少说也能活一甲子,像他身边的小叔,今年都有八十了。可是和他们同承一脉的云家,人人却只有四十年的寿命,其中还有五年的无望和煎熬。

“我,今年三十四了,过了明年我就会和以前的人一样,慢慢衰老而死。”云霆雪低着头说,其实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有衰老的症状了,他身上的血隐咒好像提前发作了。

“那血隐咒到你们这一代也该终结了,明天我帮你解除封印,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继续保护医谷,这是我替你们解除血隐咒的唯一条件。我不会要求你们做什么,只是希望医谷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又不能及时赶到的时候你们帮一下就行,不需要你们像以前一样为医谷卖命。毕竟我们是一脉相承,你们也不希望医谷受到重创吧,要不然我们真的都成不肖后嗣了。”上官雪妍看着他们和父亲,然后和他说,她也是有附加条件的。她一直在担心她离开以后那几个弟弟不能独立处理医谷的事,现在知道有他们的存在,她突然有了主意,只要他们再保医谷十年,只要十年就好,等洛儿长大就可以了。那样洛儿就必需有她教导,要是放在医谷里,不知道他会不会和他的几个哥哥一样。

“这个我答应你,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保医谷安然无恙。”云霆雪知道其实他们现在没得选,她既然能一眼看出他们身上的血隐咒,那说明其实她知道血隐咒,那她说的能解,也许就是真的,那他何不和她做这个交易。不过他也不是傻子,只是他有生之年,没带上那几个弟弟。那她要是不能解除他的血隐咒,他自己就自顾不暇,更不要说保医谷了,他的承若不算数。如果解开了血隐咒,那兑现承若的也就只有他自己,那几个弟弟不用牵扯进来。

“看在你的用心上,我不计较你的那点小心思。希望我们都不要让彼此失望,霆堂哥小妹明天去武堂给你解除封印。”上官雪妍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可是她不会怪他的。自己又何尝不是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和自己一样都是为了弟弟们。

“那好,我就托大应你一声,那哥哥的明天就在武堂恭候小妹驾凌。”云霆雪没想到上官雪妍会这么说,她说话倒是不拐弯抹角。这个堂妹其实很对他的性子,他一直也没有妹妹,只要他们堂兄弟几个,现在多了一个妹妹也是不错的感觉。

“好,一言为定。爹、金爷爷天晚了,我们也该上去了,也不知道二叔他们急成什么样子了。”上官雪妍和云霆雪达成意见,就转身对父亲说。

“恩,我们回去。”上官博觉得他今天晚上在石室里经历了很多事,他要好好想想才行,好像超出他能了解的范围了。

上官雪妍扶着自己的父亲和云霆雪告辞,他们沿原路回去。

“大哥,我们能信她吗,她真的可以帮我们解除血隐咒吗?还有,就这样让拿走那些东西吗?”云霆雪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三弟,她是几百年来,唯一一个可以看出我们身上有血隐咒的人。那两件宝物她取得也是轻而易举的,而且没什么危险。我们现在只能信她,她不像奸滑之人,还有即使我们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凭她的武功我们七人加起来也不一定能打的过她。还有她的夫君也不知道武功怎么样,应该也不会差了,就连那孩子都能和小七打个平手。我们也回去吧,等明天的结果就知道。”云霆雪摸着自己的胸口说,那里现在还有一点隐隐作痛,也不知道她用了几成功力,自己竟然没发现就被她打了一掌。他们现在没得选,只能信她。

“大哥,不知道我爹他现在在哪里,我连他的遗骨都不知道去哪收敛。”突然一声喑哑,昏暗的石室里他声音显得很清晰。

“四弟,小叔我们一定会找回他的,他是为了我们在这些人才会出去的,我们一定要找他回来。二弟,等明天过后,我留在医谷,你们都出去找吧,哪怕是遗骨也要尽量带回来。”云霆雪扶着那伤心的四弟对其他几兄弟说。他们几兄弟其实只是堂兄弟,他们的父亲才都是亲兄弟,不过也都死的早,留下他们几兄弟相依为命。

云霆雪记得小叔,他小时候小叔经常和他一起玩,不过他在四弟五岁那年离开医谷就再也没回来过,小婶婶由于伤心也去了。其实这些年过去了,他们都知道小叔也许不在了,不过他们也抱着万一的念想,想着小叔在外边活的好好的。可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不能在继续装傻下去了。

“是大哥。”

“知道了大哥。”

那几人全都点头答应,在他们几人的心中,大哥就像他们的父亲一样威严。尤其是那个小七,他可是有几位哥哥带大的,凡事他只要执行就行了,不用去想为什么。

离开的上官雪妍他们,不知道下面的兄弟几人做了什么样的决定。他们刚上来就遇到了上官腾他们,看样子就知道他们那是等着急了。

上官雪妍知道父亲还在消化在下面遇到的事,于是出面让二叔他们留在府中,等父亲明天在和他们说。等他们都睡下之后,上官雪妍也回到了自己的水阁。

回到水阁的上官雪妍在轩辕玄霄入睡之后,点了他的穴道,布下结界,拿起她今晚得到的东西仔细端详。可是她怎么也看不出这丹炉的材质,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怎么感觉还不如自己的炼丹炉好呢。她有拿出那布包打开看看,那里面和她想的一样是长短不一的几排针,不过不是银针,她也是看不出什么材质。

“这都不知道是材质的,能不能用,自己怎么用?”上官雪妍把它们甩着桌子上,看着叹气。

“你这个无知的蠢女人,真不识货。那丹炉,可是北海深海孕育的水晶玉,而且是极少的水晶深蓝玉。这水晶深蓝玉,自身就有净化疗伤的功效,拿它制成丹炉炼丹,可以提升丹药的品质和药效,在我们那个时期那是很多人争夺的宝物,也是丹师梦寐以求的至宝。哪怕是一小块,只要和要练的丹药放在一起,也有超乎常人的作用。我只见过一小块,没想到在这里可以看见它制成的丹炉,想来原本拥有它的人,一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丹师。你这女人的运气倒是不错,人家挣破头的东西,你倒是轻而易举的获得。不过也该你得到,我想你那个什么先祖其实也驾驭不了它,想来是修为不够吧。那针其实也是和它一样的材料,不过更为宝贵是用水晶深蓝玉的玉芯制成的。那些针的用料一点也不比这丹炉的少,你这可是赚大发了。”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上官雪妍水阁的窗前,蹲在窗沿上,看着那两件东西说,眼中还有着怀念的的神情。

“真有你说的这么神奇和稀有,那我可是走了大运了。”上官雪妍捧着那被宸都赞不绝口的丹炉,笑的有点诡异。

“你还是去紫莲戒的天宫殿里,看看第四层的书籍吧,那里记载了天地间所有的事情。下次不要这么无知了,我可丢不起那兽脸。”宸看着她那财迷的样子,鄙视的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