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宝物到手,云家?一脉相承

对面的几人看着上官雪妍那随意的举动,他们也没说什么。她们一起进来的几人,只有上官雪妍才是他们重点观察的人,他们要确定她是不是就是他们要等的人?种种迹象表明她也许就是他们要等人的,不过他们还是有点不相信。毕竟他们世世代代已经等了几百年了,等的他们都不相信那个承若了。

“大姐,他们是什么人,你认识他们吗?还有我们不是在药庐的石室里面,怎么会出现在他们家了?”上官雪枫慢慢的挪到上官雪妍身边问,他看着眼前的几人好像不是什么坏人吧,可是为什么他们说的话怪怪的,就连大姐都一样,他好像不明白。

“不认识他们,可是他们好像认识我们,要不你去问一下?”上官雪妍看见他一副好奇的样子,也忍不住逗他一下,自己这个弟弟什么时候能“长大”呀。他眼前看见几个不认识又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的人,不是应该有危机感吗?

“你们是谁呀,凭什么说我们这是在你们家,你们是不是也是觊觎我们上官家的宝物的人?”上官雪枫听到上官雪妍的话,还真走上前去问他们几个人。

上官雪妍抬头看着的石室的屋顶,我亲爱的弟弟你问也要有点霸气才能震慑对让他们回答你吧!你这和孩子一样的思维会惹笑话的。

“觊觎宝物,你说谁呢?你才是忘恩负义之徒,早知道就该让你那年死在那些山贼的手里。”对面一个男子听见上官雪枫的话,前面说的比较大声,后面是低语的,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让他们听见。

那人的低语声,可以瞒过其他人,唯独不能瞒过上官雪妍的耳朵。他们是否曾经救过雪枫?还有既然那云静仪放心让他们保护她看中的东西,那眼前之人应该和她有点关系。不对,确切的说是他们的祖上和云静仪有什么关系?刚刚那出现的云静仪的神识也没说这些,看来还是要自己问了。

“我们来这就是要取走那两件东西的,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会尽量满足你们,不过不能是无理的要求,或者你们想让我帮你们解除你们身上的封印也可以。你们如果想阻拦我们,一旦我们动起手来,你们是没一点胜算的。”上官雪妍看着对面之人,说完那一声之后,他们几人又不在说什么了。可是他们又不是来玩的,没时间陪着他们玩沉默,于是她开口说。

不论他们的祖上和上官家的祖上有什么关系,看在他们守护那两件东西那么久的份上,自己可以达成他们一件事情,说是回报他们了。

上官雪妍进来看到他们几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的身体内被下了封印,类似于血脉传承的封印,已经传承了很多代。有此封印的人,寿命都不会很长,要比一般人短很多。现在看来给他们祖上下次封印的人,应该是云静仪。是什么的关系让云静仪给他们的先祖下此封印,那他们是不是甘心守着这两件东西,那现在是不是愿意交给他们,所以她抛出了最有诱惑的条件。

“大哥,她……她,你说的是真的?你真能帮我们解除体内的血隐咒。”上官雪妍的话落,对面一个看着年纪小的少年突然激动的问。

上官雪妍发现她说完话,不但那个年纪小的人激动,其他几人也很激动,就连那个被他成为大哥的而立之年的男子也有明显的激动神情,不过他很会掩饰。她就知道自己的诱饵起作用了,那这样下面的事就好办了。

“我们不会阻止你们取走东西,但是能不能取走要看你们的本事了,不过希望你不要忘记你说的话,解除我们的血隐咒,我们被它禁锢太久了。要不是我们世世代代的人早夭,我们都忘记了还有这血隐咒的存在。”那而立男子缓缓的开口,算是回答了上官雪妍的话,也同意了她的条件。

上官雪妍也没想到事情会怎么顺利,他怎么会如此的爽快就答应自己的要求了?不过那些都算了,她不在乎。

“能不能拿到那东西,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会兑现诺言的。爹,金爷爷给你们看看。”上官雪妍得到他们的同意,连身子也没转的,一只手伸向后面,就把那丹炉和布包吸了过了。拿到手后她抹去上面的印记,把东西交给坐着的父亲。

那两件东西上的封印被上官雪妍抹去了,丹炉也变得小了,看着就像普通的小香炉一样。上官博他们拿着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她也没什么担心的。

“丫头,你……这……。”上官博看着自己眼前的东西,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和他们看见的不一样,他们看到得是很大炉鼎,为什么他眼前的是这么小的的一只,光亮也弱了很多。还有怎么会突然就到他的面前了?

“爹,它既然是宝物,就有它的独特之处,现在的它你们都可以使用。”上官雪妍没有明确解释那丹炉的不同,即使说了他们也不一定能明白。

这丹炉被自己从新封印了,看着和一个凡物一样。不过就是看着不起眼的样子,用它炼制的丹药也比爹他们平时用的炉鼎要好的多。

“大哥她……?”上官雪妍的动作,那些背对着玉床的人没看见。他们几兄弟面对这上官雪妍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的。那人只是伸了一只手,那原本漂浮着的东西就到了她手里。那蓝色的炉鼎在到她手里的那一瞬竟然变小了,就连它原本散发的蓝光都暗了下去。

“大哥,她应该就是它们一直在等待的人吧!”其中一只站在那而立男子身后的人第一次,说的是问话,不过确实肯定的语气。

“应该是吧,它们从十天前就在不断的震动,尤其是今晚震动的最厉害,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担心有什么全部出现在这里。当我们不明白它们为什么震动的时候,它们又突然安静了下来,然后我们就看见了他们出现在暗室。”那而立之年的男子语带惆怅的说。那是他们世世代代守护的东西,他们也一直盼着它有反应,只要它有反应,那也就说明他们可以解脱了。可是当他知道他们终于何以摆脱的时候他怎么有点迷茫了,他们世世代代就为这两件东西活着,当没有这两件东西的时候,他们又为什么存在?

十天前,那不就是自己到前面小镇的日子吗?自己在暗道的时候,是感应到了这两件东西的传给自己的欢快的感觉,难道它们一直都能感应到外界,或者说它们其实不算是死物。可是为什么它们能感应到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灵力,就像自己可以感应他们一样,不过现在不是弄明白这些的时候。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可以和我们说一些你们和上官家的渊源,也好让我们知道是谁在替我们上官家守护它们。是不是你们一直在暗中窥视着我们,还有这石室在哪里,你们是不是医谷里的人?”上官雪妍突然问,她很好奇他们的身份,他们是不是就是那个自己不知道敌友的势力。

“我们姓云,我叫云霆雪,他们是我的弟弟们。这里确实是医谷,我们当然也是医谷的人,我们世代生活在医谷,只不过不和谷中之人来往罢了。其实我应该说我叫上官雪霆才是,我们为了不暴露身份,辈分排序是放在最后的。上官族长,不,我们兄弟几人应该称呼您一声族叔才对。”那自称上官雪霆的男子看着上官博和金长老说。眼中闪现着好奇、打量、和玩味,还有一丝愤恨。

“你……你什么意思,你们是谷中的那个云家,武堂云家?不过你们不是姓云吗,怎么会和我们上官家有关系?这……这怎么可能?”上官博和金长老互看一眼,很是吃惊的问。这云家虽然一直都在谷主,但是他们好像是属于医谷又好像不属于医谷,现在却突然说他们其实也是上官家的人,这让他怎么理解,他从没听说过那武堂云家和他们上官家有接触。

“这有什么不可能,我们的先祖都是上官苍穹和云静仪的儿子,只不过他们兄弟两人的命数不同。长子上官风轻继承了他们父母的医术,世代留在医谷不得外出守着暗室里的宝物。次子上官封云继承了父母的武学还有守护大哥、大哥的子孙后代和蓝晶、轮回针的重任。为了让次子不起二心的保护大哥及其后人,那母亲竟然给他下了血隐咒。说如果有一点他们发现暗室里的东西有震动,到那时就是他们解除血隐咒的时候。那次子为了母亲和父亲的嘱托,先是在外”尸骨无存“,后又改换身份回到医谷履行自己的使命,从此过着见不得人的日子。这就是我们云家从不和谷中之人来往的原因,这也是你们上官家几百年来安稳存在的原因。那是因为有我们云家在暗中保护,要不是有我们暗中保护,那傻小子刚出谷就身首异处了。傻小子你还记不记得,你刚出谷遇到的那个土匪窝,你那时又是怎么逃出来的?”云霆雪看着上官博略微激动的说,他压抑了太久了,他为他们的先祖鸣不平,可是也知道当时的先祖那时身为人子又不得不从。可是他的母亲不应该用那么心狠的方法约束他,约束他的子孙后代。要是一直等不到暗室里的东西有反应,他们是不是就要一直没有时间的等下去?

“你是?当年的那个救我出来的黑衣人?”被他指着的上官雪枫看着他,突然问。他想起来了,那年刚出谷的他,不知道江湖的险恶,本是好心救人,没想到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在他求生无望的时候,一个黑衣人带他逃了出去。可是那人却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逃出虎口的自己遇到了玄,自己也再也没见过那个黑衣人。也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了,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他相遇。

“是我,你出谷之后,我就和小弟在后面跟着你。看着你到处烂好心,没一点防人之心,所以才会想让你在土匪窝受点教训。谁知道救你出来后,你依旧那么傻。还好在你后来遇到了好人。我们跟着你们几个月,知道那人不是在利用你,也不会害你,我们才会回医谷的。两年后谷中有人传言你死在外边了,我还特意出谷去找过你,看见你无恙,我没现身就又回来了。其实他们几个都见过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回谷之后,每年都会让人出去看看你,确定你是安全的,他们就会回来。”云霆雪点头承认自己就是那黑衣人,还说其实他们这些年一直都有上官雪枫的消息。

“原来是你们,我说怎么每年都有那么几天感觉有人在监视我。可是我一直想不通是为什么,到现在才明白你们不是为我而是为了他呀。好在我这几年对他不错,不然恐怕你们也不会袖手旁观吧?”在上官雪妍他们还没说什么的时候,暗道里突然传来另一个声音。

话落轩辕玄霄和轩辕云墨父子出现在他们眼前,当然还有轩辕云墨怀中的宸。

“你们怎么来了?”上官雪妍看见他们问,其实她知道暗道里有人进来了,也知道是他们父子,其他人不一定能找到这里,所以她没阻止。

“娘亲,您没事吧,墨儿和爹爹看你们很久不出现有点担心,才让宸带我们找您的。娘亲这是哪里呀,还有他们是什么人?”轩辕云墨看到自己的娘亲,跑到她身边问了很多话。

轩辕玄霄虽然什么都没问,可是也是担心的看着她。

“娘亲没事的。他们,娘亲也正在了解。”上官雪妍抱着儿子,点这头对轩辕玄霄说。

“娘亲,没事就好。是你呀寞,娘亲那天在树林里试探我的人就是他们两个。”轩辕云墨知道娘亲没事,他就睁着大眼骨碌碌的看着石室里的人,突然指着对面的两个人说。

“无忧,原来无忧是你的真名呀,我还以为你给我的是假名字呢。我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你看是吧?”对面那个年纪最小的人,看到轩辕云墨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语气欢快。

“你怎么会柳叶剑法?”那个少年欢快的声音之后,不等轩辕云墨说什么,那云霆雪就突然出现在轩辕云墨身边问。他声音里有的不是生气而是着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