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一章 雪鸢一家的下场,两个石室

这种深深的呼唤,语气里有着那么明显的焦急之意的声音她有多久没听到过。只是听这一声,她不用猜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在那人心中的地位。是问如此真心待她的一个人,他能辜负他的真心吗?

上官雪妍只是转个弯就被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抱着,他抱得紧很有力,好像要把她嵌在他的身体里一样。但是他的整个身体是颤抖的,她还能听到他慌乱的心跳声。上官雪妍知道他那慌乱的心跳那是因为自己,原本垂下的手,缓缓抬起搂着他的腰。

“担心我啦?放心吧,我没事的,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就算为了你和墨儿我也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再说也没人能把我怎么样。刚刚的动静是宸弄出来的,我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上官雪妍拍着他的背,柔声的解释刚刚发生的事,不过她又把一切都推在宸的身上。她只是不想让他担心自己,还有自己那不为人知的秘密现在还不是告诉他的时候。有一天她会全都告诉他的,不过不是现在。

蹲在上官雪妍头头顶上的宸听见她的话,用爪子在她头上挠了一下,这女人的黑锅都让自己背了。它冤不冤呀,它只想做一个默默无闻的神兽,不要泄露它的神通好不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轩辕玄霄重复着这一句话,他真是的触及到她,才能彻底放下心来。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那旭王应该还在等我们。”等轩辕玄霄放松下了之后,上官雪妍才对他说。

“不急让他慢慢等着吧。”轩辕玄霄放开上官雪妍,不过只是改搂抱为握手牵着。

“他不急,我急。那上官雪鸢我还没好好看看她呢。”上官雪妍一改刚刚的柔弱之声,声音变得有点阴寒。上官雪鸢你以为你受的那些罪够了吗?不,不够,怎么能够。你还欠我两条命了,你现在还没有痛彻心扉呢,怎么够。

“好,我们现在回去,你下不了手的,我来做。”轩辕玄霄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他明白在仇恨别人的时候,其实她也是心中难过的,可是她又不能放过那上官雪鸢,要不然她怎么和牡丹、芍药还有洪叔交代。牡丹和芍药是死在她面前的,那洪叔也是为了找她才会遇害的。在她心中那都是她的事,都是因为她而引起的,都是因为上官雪鸢才造成的。她要报仇,那就只能是上官雪鸢偿还这一切。

“走吧。”上官雪妍笑笑,她自己的事她完全可以自己处理,对于那些伤害她的人,她不会下不了手的。

她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剥夺她人的生命,可是她自问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她手上沾染的鲜血还少吗?虽说那些很多都是该死之人,她有足够的理由要他们的性命。是人都有生的权利,谁也不能无辜剥夺她人的性命,除非是十恶不赦之人。她不明白上官雪鸢当年怎么下的了手,当时的牡丹和芍药又是怎么样的感受。人死不能复生,可是她要是不替她们报仇,她心中就会留有缺憾,宸说那样有碍她的修行,所以上百年的时间里她做事都是随心而来,该做的从不犹豫,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回到了谷主府中。那些着急等待他们的人看着他们回来了,那是有开心和不开心的。开心的当然是她的亲人,不开心的就是旭王段无极。他从山洞离开以后,哪里都没去,想着趁那两人没回来之前,就先带走段宿正一家。那段宿正虽说姓段,可是却不是他们皇族的人,要不是他还有利用价值,他才不会管他呢。自己的到来,还是让上官一家人有点忌惮,自己单独和上官谷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甚至用上官雪妍的地位说事,眼看说的有点松动了,可是那轩辕云墨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阻止了自己计划。等自己在和他们说的时候,上官家的人纷纷表示他们做不了主,最后在轩辕云墨的授意下,他们竟然都回房了,独自留下轩辕云墨和几个侍卫陪着他。

段无极知道那孩子滑的很,自己在他面前更加带不走那一家人了。可是自己又不能对他做什么,要不然自己恐怕真的走不出西越了。

“好了,娘亲没事,你先去玩吧,娘亲还有点事。”上官雪妍扶着儿子的肩膀说,他应该是担心自己了。

“好的。娘亲那人刚才怂恿外公让他放了那一家人,说要是外公不放了那一家人,娘亲在府中很难做的,圣王府不需要一个喜欢杀人的王妃。就是父王愿意,那皇叔和西越百姓也不愿意。他说那一家人是他们东篱皇室的人,娘亲要是不放了他们,那就是给西越招惹了大祸。他说只要外公放了他们,他可以既往不咎娘亲的事。”轩辕云墨在出去之前突然上官雪妍身边说,可是他却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他的话不但上官雪妍听见了,就连其他人也听见了。当然那一直都在的段无极也听到了,他承认那话是他说的,可是有必要弄得人尽皆知吗?

“既往不咎?旭王真是好度量。本妃到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让旭王既往不咎的,旭王说出来让本妃听听,说不定本妃会被旭王感动的。”上官雪妍听完儿子的话,阴寒的看着他。他竟然拿自己威胁父亲,这一招“亲情攻势”用的好。他是不是料定爹会为了自己妥协,可是他不走运的是,被墨儿给打乱了计划。可是他更加不知道的是即使墨儿不打乱他的计划,哪怕是爹为了自己同意了他的建议,他也带不走那家人。因为看守的人是她的,没有她和四护法的命令,他们就会谁也不认。

“圣王妃误会了,圣世子也听错了,本王从不曾和上官老爷如此说。”段无极看着那阴寒的目光,躲闪的否认道,不然他怕那圣王妃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呢。

“误会,是吗?你是说本妃的王儿说谎冤枉你了。墨儿可是本妃从小带大的,他的性子本妃最了解不过。事实也罢,误会也罢,旭王要是不寻医问诊,还是尽早离开医谷吧。”上官雪妍压着心中的怒气和他说,要不是他的身份过于特殊,自己怎么会给自己留有后患。今天之后,那东篱的旭王还有东篱皇甚至整个东篱皇室都不记恨她吧,是她破坏了他们的炼药。

“本王是要离开,不过还请圣王爷和圣王妃兑付之前的话。”段无极站在身子,语气有强硬的说。

“好,那旭王稍等,这就让人给你带他们出来。墨儿你先陪着旭王,一定要好好照顾了。”上官雪妍里走之前交代儿子,她下面要做的事,有点血腥,不能让儿子看见。

“娘亲,交给我就您就放心吧。”轩辕云墨嘴角带着笑,答应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知道这里交给儿子,她可以放心。这里都是自己的人,那旭王不敢做什么,除非他是真的不想离开医谷了。

“人呢?”上官雪妍走到门口问,守在外面的人。

“回宗主,在府中的柴房,护法们正在看守。”那人低着头说。

“知道了,你们保护好少主。”上官雪妍听见他的话,眉头皱了一下。那一家人需要他们四个人去守着,是不是太看的起他们了,还是说青龙他们最近很闲?

“是。”

上官雪妍带着轩辕玄霄走向柴房,谷主府里没有什么暗牢、地下室之类的地方,所以关押犯错的人都是在柴房。上官雪妍远远的就看见那柴房,可是却没看见一个守卫,就连青龙他们都不在。她也只是疑惑一下,然后她就发现青龙他们没在外面,都在里面。

上官雪妍他们两人走进柴房,先闻到的就是刺鼻的血腥,这是上官雪妍最介意的味道,也是她最熟悉的味道。不论是身为医者还是曾经的那个身份,她都会经常能闻到,这味道代表着危机与死亡。她不喜,很不喜,可是她又必需容忍。

走进柴房的轩辕玄霄看见地上的三人,他不由的唏嘘不已,那三人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这压根不容妍儿出手,可是这效果却比她出手更有凄惨,他们好像没离开多久吧?

“死了没?”上官雪妍看见他们一家人的样子,并没有责怪青龙他们。即使他们没说,她也知道他们是为了她才会出手的,她不会怪他们多管闲事。

“没,死了就有点便宜他们了。玄武……。”青龙站在上官雪妍身边说。今天他们几人一直在场,他们从不知道在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宗主,曾经经历过那样的生死,而且还是被人害的,现在仇人在眼前,是她的仇人,也是他们的仇人,所以他们才会没经过她的允许折磨这一家人,但是他们下手有分寸,不会让他们死的。

玄武从外面提了一桶水进来,对着地上躺着的那几人就浇了下去。

不知道到是不是伤的最轻,还是因为年轻,玄武一盆水泼下去第一个醒来的竟然是上官雪鸢。

“醒来的真快,我还想着要等多久呢,看来是他们下手太轻了。”上官雪鸢的头顶传来那不慎熟悉且冷漠的声音。

上官雪鸢挣扎的抬起头,她先看到的是拖地的长裙,慢慢的抬起头,才看到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人。那张与声音同样冷漠的脸,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着自己匍匐在她的脚下,看着自己浑身是血的狼狈样子,看着自己费力的抬头望着她。

上官雪鸢突然笑了,笑的苍凉又悲哀。自己费尽心机要争取的,要守护的,她总是轻而易举的获得。自己为了能成为医谷的大小姐,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本性,从那后之后就越走越远。在府中为了保住自己郡王妃的地位和儿子世子的地位,自己对付了多少人,从不问那些人是不是无辜的。自己现在是变成了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了,这样的自己,自己何尝不曾恨过,可是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些都不是最可悲的,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利用,成为他手中的棋子。自己现在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死亡了吧。她上官雪妍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她说的对,欠下的帐总要还的的,她是来向自己讨债的吧!

“你杀了我吧!”上官雪鸢想在上官雪妍面前保留自己的最后的尊严,扶着墙踉踉仓仓的站起自己的身子,然后无力的说。

“不,我说过,我不会杀你的,你也不配死在我手里。我不杀你但是不代表我会原谅你,你现在是东篱的郡王妃,就是不知道你这个位置做的稳不稳,我想一定有人想取而代之。你还是和她们继续争斗吧,我想看你独守破院听新人笑的光景。”上官雪妍摇着头缓慢的说。现在杀了她,那是真的便宜她了。她要看她失去一切,失去那些她费心守候的东西。

“你休想,我不会让你如愿的。”上官雪鸢突然大喊一声,她用力的朝着墙上撞去。她死也不要沦为那个样子,可是被废了武功的她,反应哪能和其他人比。在她还没碰触到墙的时候,就已经被朱雀一鞭子给摔在地上了。

“现在想不想由不得你了,在你推我下千丈崖的时候,这些都是注定的了。白虎给他们分筋错骨,留着一口气。这个给他喂下,然后带出去交给旭王爷带走吧。”上官雪妍看见上官雪鸢的样子,也不想理会那假的上官益了,不论他隐藏身份在医谷里找什么东西,都注定希望落空了。既然爹知道他找什么东西,如果自己想知道可以去问爹他们。看见他们生不如死又能怎么样,爹娘受过的,三叔受过的都已经弥补不了了,即使现在让他们消失,时间也会不到过去了,牡丹和芍药也回不来了。

上官雪妍喂给那假的上官益的是一枚失忆丹,现在的他就会昏睡过去。等他出了医谷清醒之后,就会把他在医谷学到医术的,经历过得事全都忘记了,尤其他研制的害人的丹药,会彻底忘记的。没有这些的他,他也就是一个废人,以后只要是和医字沾边的东西他都碰不得,要不然就会头疼欲裂。这样的人让他会医术那是祸害人。

上官雪妍走出医谷抬着头望着天空,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晚了,已经繁星点点了,她好像忘记做晚饭了。

“我好像忘记做晚饭了,也不知道爹娘他们吃了没,还有墨儿?”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霄垮着脸说。

“随墨刚才过来说让我们忙完了去吃饭,爹娘他们在等我们。”轩辕玄霄揉揉她的脸,她竟然会因为忘记了做晚饭而不开心。那些官员的家的夫人有多少会做饭的,只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做饭,那些都可以交给府中的厨娘去做的。

不过她做的饭味道那是真好,他到挺喜欢吃的。

“啊,那我们快走,随墨来过,我怎么不知道?”上官雪妍问,她什么时候走神了。

“你刚刚在和上官雪鸢说话的时候,我刚好在门口,就看见了。”轩辕玄霄牵着她离开,还要解释随墨的事。上官雪妍点着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们来到客厅的时候,长辈们都在,就差他们两人了,让上官雪妍吃惊的竟然连几位族老都在。

“爹、娘,叔叔、婶婶,各位族老,雪妍来晚了,让您们久等了。”上官雪妍进去先去先行礼,毕竟让他们等自己这个晚辈了。

“草民见过圣王爷、圣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这边上官雪妍才说了一句话,他们突然就全跪了下来。

“爹您快请起,我们还和前几天一样就好,叔叔和各位族老也请起。我在上官家,你们就不要当我是王爷就好了,要不然我们都不自在。”轩辕玄霄上前一步扶起上官博,然后又叫起其他人。

“爹,这是在家里,要是见面都要行礼的话,多累呀。我们是王爷和王妃,可是我也是您的女儿呀,哪有爹给女儿行礼的,这不是折女儿的寿吗?”上官雪妍也同样伸手扶起母亲。在这个遵从天地君亲师的朝代里,她有时候很无奈,好在她的地位还不错,不用见谁都要行礼。

“爹,您就听大姐和玄的吧,玄他不在乎这个,他要在乎只要往外面一站,外面给他行礼的人多的是。”上官雪枫站起身不在意的说,他跟着轩辕玄霄多年,这也是第一次给他行礼。他还一时不适应,要不是雪添拉他一下,他恐怕还在站着吧。

“枫儿,不得无礼。”上官博突然厉声说,儿子竟然如此直呼圣王爷的名字,哪怕称呼他为姐夫都是无理的行径,他怎么以前没注意。

“我没说错呀。”上官雪枫无辜的撇撇嘴。

“爹,没事的。雪枫这些年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弟弟看得,随他就好。”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枫那无辜和受了委屈的样子,摇着头笑着说。看他的样子,怪不得妍儿担心医谷了,他那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吗,这也算是自己的失误吧。

“爹,我们吃饭吧。今天对我们上官一族来说值得庆贺的一天,雪妍总算没辜负爹的期望,爹不为女儿和我们上官一族高兴吗?”上官雪妍拦着父亲又要说出口的话,对自己弟弟的的言语轩辕也不会在意的,那父亲他们又何必在意呢。

“高兴,我们都高兴。”

“对呀,大小姐真不愧是我们医谷天赋最好的,即使流落在为也没忘记我们医谷的根本。好,真好,金老头我敬你一杯。”金长老率先端起酒杯,举到上官雪妍面前略带激动的说。

“金爷爷,那是孙女应该做的,当不得金爷爷的”敬“字。雪妍虽然流落在外,失去记忆可是从没忘记医术,也不敢忘记自己是一个医者的身份。”上官雪妍双手捧着自己面前的酒杯,略微弯着腰谦恭的说。

金族老听着她的话,还有看着她的举止。又看着其他人笑的很开心。这大小姐不骄不躁的,看来品行很好,虽然她不能长时间留在医谷,但是也是他们医谷里的人。医谷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事,她不会不管的这就够了。

“好我们就为这”医者“共饮一杯,添儿还有两位侄儿,你们以后可要记得你们是医者,是治病救人的医者,不论到什么时候,都要牢记了。”上官腾举起酒杯严肃的和儿子还有侄子说。

“知道了,爹。”

“知道了,二叔。”

“知道了,二伯。”

上官雪枫他们三兄弟举着酒杯认真的说,他们一定牢记那两个字。其中上官雪枫对这两个字理解的比较深刻,这些年他也看到了不少百姓被病痛的折磨。以前他遇到了,就会尽力去救治,可是他不是真正的神医,还是有治不了得人。

这是一餐庆功宴,只属于他们上官家的庆功宴。

“你们姐弟跟着我来一下。”酒至半酣,上官博突然起身对着上官雪妍他们说,不等他们几人反应,他就先走了出去,然后后面跟着推着上官益的上官腾,还有那些族老。

跟在他们身后的上官雪妍,从没见过父亲如此郑重其事的和自己说过话。是什么事,让父亲如此严肃,就连两位叔叔和那些族老也一样的神情?

由于不知道是什么事,担心上官雪妍的轩辕玄霄父子也跟着身后。

上官博带着他们一句话也没说的,走向了药庐的方向。

“小叔,您和我一起领他们进去,二弟你们先等在外面吧。”在药庐的门口,上官博停下说。

“好的,大哥,不是只有侄女一人进去吗?您怎么也要他们兄弟进去?”上官腾不理解大哥的决定,于是不解的问。

“也让他们试试吧。”上官博没解释什么,就转身走进药庐,金长老也跟着进去。上官雪妍他们姐弟只是互相看了一眼也走了进去。

走进药庐的上官博什么都没说,只是蹲在他平时熬药的炉鼎边,伸手在炉鼎的三个支足的其中一个支足上按了一下。

上官雪妍眼光闪了一些,父亲这机关不会隐藏的就是那所谓的“宝物”吧,这是要告诉他们了吗?上官雪妍看着那原本没有痕迹的地面突然错开并出现了阶梯。他看着父亲下去,他们也跟在后面下去。

沿着阶梯下去,又过了一个很长的通道,他们来到一个石室里。石室里没有照明的东西,可是他们却能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白玉床,那上面什么都没有,不过在玉床的上方却漂浮着两件东西。一件好像是道家炼丹的丹炉,不过它是蓝色的。还有一个小布包,上官雪妍对那布包很熟悉,因为她也有一个差不多的,那是她的银针包。这样看来那里面应该也是银针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银针。这难道就是爹他们口中说的“宝物”。

也许吧,她能感应到这两件东西和自己一样,原本不应该属于这里。因为她在它们的身上感应到了丝丝的灵力。虽说不如她的纯净,但是还是有灵力的。可是她为什么觉得它们不是真实存在的,有点是虚幻的样子。

“爹,那是什么?”上官雪枫问了他们姐弟都想问的话。

“这就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宝物,是第一代先祖遗留给后人的。轮回针和蓝晶炉,可惜了先祖过世之后,我们上官一族在没人能靠近它们,所以它们也就一直被封存在这里。今天带你们来,是想让你们试一试能不能靠近它们,不过要小心一点。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靠近他们,据说能靠近它们的人,就是可以使用他们的人。你们三兄弟先试一试吧!”上官博看着前面漂浮的两件物品,语气中多了很多遗憾和不解。他不明白这俩件看着平淡无奇的东西,珍贵在哪里。

“爹,让大姐先来吧,大姐比我们更有资格拥有它们。”一向好玩的上官雪枫,这次却没有第一个冲上去,只是淡淡的说。

“是呀,大伯,要是大姐得到她可以更好的行医,我们几人的医术差大姐太远,这么好的东西在我们手里也没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上官雪添也接话说,他同意大哥的意见,先祖留下的东西也是希望他们这些后人得到以后拿来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荒废的。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可以匹配这两件宝物。

“大伯,两位哥哥说的对,还是让给大姐吧,说不定大姐就是那能得到它们并让它们认主的人。”上官雪鹰也站出来。

上官博和金长老看到互相推让的几个孩子,眼里笑意盈盈。他们上官家的孩子都是心善之人,面对宝物竟然还懂得谦让,这是好事。他们今天本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丫头看能不能取得这两件宝物,这三兄弟几人也是自己临时改变主意带进来的。

“好,丫头,你去试试吧,看看能不能让他们认主。”上官博转身对着身后一声不发的女儿说。

“爹,不用了。它们根本就不存在,我们看到的是假的。”上官雪妍突然开口说。她看明白了,眼前漂浮的东西是假的、虚化的,真的东西并不在这个石室里。想必这上官一族的先祖也和自己一样是个修真者吧,不过应该修为不是很高,也不知道是离开这片土地了,还是陨落了。

“丫头,不要乱说。我们亲眼看到的还能是假的,再说这可是我们上官家世代守护的东西,先祖还能欺骗我们不能,不得无礼。”上官博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突然厉声说。

上官雪妍知道父亲不信自己的话,或者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话。对呀,他们守护了几百年的东西突然说是假,他们世世代代都被祖先骗了,他们怎么受的了。

“爹,您自己看吧!”上官雪妍知道她说的没用,只有用事实让他们清醒。

上官雪妍从身上拿出一粒丹药弹了出去,刚好打在那虚无的光圈上,那两件“宝物”在上官雪妍他们眼前消失不见了。

“这、这……?”上官博突然跑上前在玉床不断的摸索,他好像希望抓住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

上官博愣愣的看着半空,他们世代守护的东西就这样消失了,正如丫头说的一样是假的,其实所谓“宝物”并不存在。他不信,他不信,为了这两件东西他们上官一族恪守祖训,世代不得出医谷,都要好好的守着,也不能让它们落在外人手中,可是到头来却是假的,那他们世代守护的又是为什么?尤其是他,为了这不存在的“宝物”,差点家破人亡。

“出来,不要让我请你。”空荡荡的石室里突然传来上官雪妍的声音,声音听着有点空灵和捉摸不定。

“我怎么说也是你的祖先吧,你这丫头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上官雪妍的声音落下之后。石室里,传来另一个让他们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就在原本消失宝物的地方漂浮着一位身穿素色衣袍的女子轮廓。

上官博他们吓的突然后退了一下,看这那虚影,他和金长老突然跪了下去。上官雪枫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也跟着跪了下去,唯有上官雪妍站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那虚影。

“我可没有你这么玩耍后人的祖先,说怎么回事。不然我让你这一缕神识也消失了。”上官雪妍看着空中漂浮的虚影,一点也没有尊敬的样子,说话也不客气。

“这、你这丫头真不可爱,不就欺负你的修为比我高吗?不过你怎么会来这里的的,现在是什么年代,你又是我的第几世后人?”那虚影没有因为上官雪妍的不敬生气反而很感兴趣的问。

“不知道,你在上官一族的眼里已经过世好几百年了。我当然是托生在上官家的,你没什么要和我们这些后人说的吗?你先让我爹他们起来吧。”上官雪妍走到上官博身边想扶着他起来,结果发现自己竟然扶不起父亲,于是对那虚影说。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我还想多留一会儿。”那虚影和上官博他们,不过看的确是上官雪妍。

“是,先祖。”上官博颤颤巍巍的被上官雪妍扶起来。他只是害怕那是因为他认出了那虚影就是他们上官一族的祖先,就是她建立了医谷。她的画像就供奉在祠堂里。可是他不明白明明早死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丫头又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和她说话的时候没一点敬畏,那先祖她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害怕着丫头。

“好了,你们坐吧,我现在给你们讲个故事。”那虚影凌空盘膝坐下,看着他们说。

上官雪妍扶着上官博和金长老坐在玉床上,她自己站在一边。

那虚影等他们都准备好的时候,缓缓的说着自己的故事。

上官雪妍听完她故事,明白了她的一生和经历。

她本名云静仪,是一个一炼丹为主的修仙门派的弟子,在一次历练中因为蓝晶炉被同伴偷袭,被以为要死的她,没想到会在这个陌生的朝代醒来。不过伤的很重,经历过在起初的迷茫无措之后,她就在这里生活了下来。她以医术行天下,在这中间她遇到了同样对医术怀着热忱之心的上官苍穹和行侠天下的段擎天,他们结伴而行。男女结伴而行也少不了感情的纠葛,很狗血的三角关系。她是修行之人知道当断不当断反受其乱,于是她决定和与她心意相通的上官苍穹避世隐居,于是就有了医谷。他们隐居之后,那段擎天也找过他们,甚至以天下人相逼迫,她也是在一次阻止他的对战中引发了她原本的旧伤,从此就经常卧床,直到他们都年迈之后,事情才算解决。三人死在了同一天,她因为担心后继的问题,才留有她的一缕神识在这里。

“我该走了,你能看出那东西是假的,就一定能找到真的,我也放心了,希望你善待众生。你的修为比我高多了,所以你能为他们做的也比我多。”那虚影说完话慢慢消散在他们眼前。

“丫头,先祖她……?”上官博从震惊中缓过来问。

“爹先祖在祖祠里供奉着,今天我们看到的事,不能说出去。”上官雪妍弯腰对自己的父亲说。

“爹明白的。先祖说的宝物,你可知道在那里呢?”上官博点着头说,他现在吃惊的是丫头她好像不是一般人,难道和先祖一样?

“嗯,你们跟我来吧。”上官雪妍在玉床上按了一下,石室的一面墙移动,出现了另一条通道。

上官雪妍扶着上官博走在前面,上官博没想到这石室里会有其他的暗道,这石室他不是第一次来,怎么就没发现过。

这次的暗道中没有一点光亮,很黑。上官雪妍可以夜视不影响视力,可是她还是拿出了一颗夜明珠照亮了暗道,她是担心父亲他们。再说这暗道,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机关存在。

暗道四通八达的,有很多分支,上官雪妍是随着感应走的,她知道她走的就一定是对的那一条。他们不知道在暗道中走了多久,上官雪妍看见前面有光出现,她知道他们到了目的地。

呈现在上官雪妍他们眼前的是和前一个石室一模一样的景象。玉床、漂浮的蓝色炉鼎和布包。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眼前多几个男子和茶桌,他们好像知道他们会来一样,似乎就是在等他们出现。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闯到我们上官家的地方来了,为什么来的?”上官博看着他们问,他看着他们有种奇怪的感觉。

“爹,应该是我们闯到人家的家里去了,我没说错吧?”上官雪妍看着那几人中的一个人问,那人明显是领头的人。

“大小姐,你没让我们失望。你说的很对,这里早就不在你们谷主府的范围之内了。这是我们家的暗室,不知道诸位怎么闯到我们家来了可是有什么指教的?”那人一丝不苟的回答上官雪妍的话,然后又反问他们。

“你们都在这里等我们了,难道会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爹、金爷爷你们坐。”上官雪妍不动声色的应对着那人,然后扶着父亲坐下,还给他倒了一杯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