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七十六章 冰娆,你最好别一个人!

静默了许久,冰娆不客气的问:“如果我想让将来的孩子当柳家家主呢?柳家二爷是否也会乐意?”

“美人,你野心可够大的!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但将来能否让你的孩子当上柳家家主,主要还是得看你有没有本事哄得二爷心花怒放、神魂颠倒啊!如果可以的话,一切都不成问题。”王霸猥琐笑着道。

“柳二爷也向你这般好色?”冰娆继续问。

“当然!”王霸自豪的点着头,好像好色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似的。

而他没注意到的是,自己的大腿根部正有一只愤怒的背壳都微微泛红的螃蟹,在磨钳霍霍的准备出钳惩罚他。

“啊!”很快,一道震耳欲聋、直冲天际的尖叫声,传进了冰娆等人耳中,然后,他们就看到王霸突然弓下身子,手捂住身上某处重要部位,疼的直跳脚。

王霸根本直不起腰,那种痛,只有男人才能体会是多么的心神剧颤,而此时,他捂住那里的手指缝,还有血液汩汩流出。

围观到这一幕的众人,全都惊呆了!

不过,齐亚枫和连谨还算有心理准备,毕竟,已经见识过一次了,第二次见到所受的震憾肯定要小上那么一点点,可肖敬等人绝对是不掺假的第一次见到啊!

这下子,他们的小心肝全都狂颤了起来,特别是看到青云在夹了人后,还得瑟的摆出一个胜利的POSS,霎时,他们全都下意识的捂住自己身体的某一部位,嘤嘤嘤,带钳子的兽兽,实在是太可怕了!

能让众人感到害怕,青云自然得意万分。

可是,显然还有人没发现它存在。

瞧,王八那队人不就是典型吗?

王霸的队伍成员见自家老大突然被袭受伤,扶着王霸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凶手。就在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时,王霸已经痛不欲生的差点晕了过去。这时,他们才想起给王八吃了一粒疗伤丹药。

吃完丹药的王霸,某处立即就不疼了。

但王霸也彻底暴怒了!

妈蛋!他差点被人给弄成太监了!这是那个胆大包天的畜生干的好事?

暴怒的王霸,下意识的寻找罪魁祸首。

可惜,找了一圈,他也没发现谁能有本事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袭击了自己!

魂淡!到底是谁干的?

难道这事要成悬案了吗?还是说他在做梦?刚刚的一切实际上并没有发生?

不!他不是在做梦,身上的零件差点不见了踪影,怎么可能是在做梦?

“你们中是谁刚刚袭击了我?”寻了半天,没有找到可疑人物的王霸,只能将目标放在了齐亚枫等人身上。

齐亚枫等人无辜的摊手,“我们离你那么远,怎么袭击?”

王霸用眼神量了下齐亚枫等人与自己的距离,一想,也是。

“尼玛!是谁袭击了老子?快给我滚出来,别装神弄鬼的?”找不到人,王霸便朝着空中大喊道。

“别叫了,蟹爷听得到。”青云的声音再次响起。

“谁在说话?”王霸大声质问。

“低头。”青云淡笑着提醒。

王霸听话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大腿上趴了只螃蟹,此刻正扬着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妈呀!是它吗?这只螃蟹?

想到有这个可能,又看到青云那黑得发亮的硕大钳子,王霸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股湿意更是不受控制的流出来,他,吓尿了。

闻到这股尿骚味,齐亚枫等人都对他鄙视不已。

青云更是一脸嫌弃道:“瞧瞧你这点出息,不是要找蟹爷算帐吗?蟹爷就在你面前呢,你到是过来啊!”

“我、我…”王霸结巴了,他当然想找那只螃蟹算帐,可他不敢啊!要不能吓尿?

自己都觉得有些丢人的王霸,内心深处早就恼羞成怒了,可看到对方是一只会说话的螃蟹,他实在没有勇气与其对着干!更主要的是,他从那只螃蟹的眼睛中,看出了它对自己的不友好!

呜呜…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这只螃蟹的王霸,心里委屈的要死,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我、我那里得罪你了,你为何要夹我?”

“你刚刚无视了蟹爷的问题,所以,蟹爷要惩罚你!”青云理所当然道。当然,还有调戏它家主人!

“你问我什么了?”王霸欲哭无泪,他觉得自己真是平白遭遇了无妄之灾,他根本就没看到这只螃蟹在跟自己说话啊?要不,谁敢无视它?

“我问你是哪个海里的。”青云笑眯眯道。

“我、我不是海里的。”王霸苦着脸道。这都哪跟哪啊?

“那你还敢说自己横着走?你难道不知道,敢横着走的,都是螃蟹吗?丫的,谁允许你侵权的?”青云闻言顿时火大吼道。

“就是,本皇都不敢说,自己横着走,你胆子到是不小!”这时,不甘寂寞的紫衡,也坏笑着插了句嘴。

又听到说话声,王霸这次学聪明了,连忙寻找,很快,他就在地上发现了一只小巧玲珑的漂亮紫蝎。

然而,当他看到那只蝎子也朝着他扬了扬钳子,煞时,王霸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嘤嘤嘤,他已经被夹过了,没有可夹的地方了!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早晚有一天,他要煮了这只大螃蟹!

心里这样想过,强忍着内心熊熊怒火的王霸,便小心翼翼、不动声色的往后移动,但他没想到的是,那只紫色蝎子居然也跳到了他腿上,顿时,他又吓得不敢动了。

“你、你要干嘛?”王霸哆嗦着问道。

“不干嘛啊!听说你要给我家小娆儿介绍男人,所以,我决定先跟你亲近下。”紫衡笑眯眯道,心里则气得快要爆炸了!

死男人!死男人!敢给它的小娆儿介绍烂男人,看它不咬死他!

恨意丛生的紫衡,今天根本就没打算放过王霸,当然,它也不会让王霸轻易就挂掉,那样太便宜他了!

说完,紫衡就用自己的大钳子去戳王霸大腿上的肉。

王霸倏地小脸煞白,并抖动着自己的腿,想把那只毒蝎子抖搂下去…

“啊!”随即,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王霸的腿上,多了一个血窟窿!

“不好意思啊!我是无意的,都怪你乱动。”戳了下王霸后,紫衡便一脸无辜的看着王霸,还把责任都赖到他身上。

王霸捂住大腿,气得脸色发黑,但他也只是死死瞪着紫衡,根本不敢惹恼对方。

见老大都不敢放一个屁,王霸的那些属下自然就更不敢多话了。

只见他们一个个小脸惨白的看着紫衡,眸中也满是小心谨慎,生怕这只紫色蝎子一个不高兴,也给他们夹上一发!

这个时候的王霸,根本顾不得美人了,并紧盯着紫衡和青云,就怕被这两只再次袭击。

突然,咝咝声从远处慢慢传了过来。

王霸队伍中的众属下,明显嗅到了危险气息,并脸色煞白的看着王霸道:“老大,不对劲,咱们快些离开吧!”

王霸脸色铁青,他不想离开吗?

可是他现在什么都还没做成,就这样离开他能甘心?

将目光从青云和紫衡身上收回来,王霸又想起了冰娆,遂笑眯眯道:“美人,快随我离开吧!”

闻言,冰娆十分无语,都这个时候了,青云和紫衡又一直对他虎视眈眈,他居然还有心情惦记自己?

可见,为了讨好上司,这家伙也是蛮拼的。

“我不走。”冰娆淡淡道。

“为什么?咱们不是说好了吗?难道你想反悔?”王霸怒声道。

冰娆不解,“我们说好什么了?”她咋不知道?

“说好跟我去柳家!”王霸火大提醒,心里却忍不住暗道,这小美人莫非一直在耍他?

“我有说过这话?”冰娆绝美小脸上现出一丝迷茫。

“当然。”王霸大吼一声,想要震慑住冰娆。

谁知冰娆只是淡淡一笑,“你肯定是听错了。”

“我没有!我只问你,你到底跟不跟我走!”王霸没了耐心。

“不!”冰娆拒绝。

“那就别怪老子不懂得怜香惜玉了!”王霸直接翻脸,然后又朝属下大吼了一嗓子:“来呀,把这不知好歹的小美人给老子绑了带回去!”

呀!冰娆诧异,这就要直接动手了!真是太好了!

“我说,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你就明目张胆的想绑我们的人,你这也太无视我们存在了吧?”看热闹许久的齐亚枫,终于忍不住开口刷了下存在感。

“我就无视你们,怎么了?你们这些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也敢跟老子呛声,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们,别惹老子,不然老子一生气,把你们全都绑了卖掉!到时你们都没地儿哭去!”十分不满有人打断他话的王霸,看着齐亚枫就先威胁上了。

齐亚枫被他说得一愣,这人还要绑了他卖掉?这想法,真是绝了!

“喂,听到他的话没?我们的下场很有可能连小娆儿的都不如。”捅了捅身边的连谨,齐亚枫挤眉弄眼的道。

连谨白了齐亚枫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抬起脚就朝着王霸踹去,王霸措不及防,直接跌了个狗吃屎!

“你、你好大胆子,居然敢踢我!我要杀了你!”狼狈爬起来的王霸,恼羞成怒的瞪着连谨吼道。

尼玛!被螃蟹和蝎子欺负,他不敢吱声也就罢了,一个小白脸难道他还会怕?

无知者无畏的王霸,霎时将心中所有的怒火,都集中在了连谨身上,并摆出要修理连谨的架势,可连谨根本不怕,反而气定神闲、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霸。

“杀吧!杀了我,连家自会替我报仇的。”连谨淡淡一笑道。

“你是连家人?”王霸一听,顿时小脸煞白,并狐疑的看着连谨,这小白脸不会是在骗他吧?

“我是连家的连谨。”连谨主动介绍。

“……”

妈呀!

王霸小心肝狂跳,如果眼前小白脸身份是真的,那他刚刚岂不是说,要杀了连家目前人气最高的未来少主?

“你很有胆量!我活了二十多年,头一次听到有人说要杀我。”连谨云淡风轻的说着,然后拿出一块金色令牌,上面明晃晃的镌刻着一个连字。

这下,王霸是彻底说不出来话了。

真、真的是连家人啊!

王霸知道,他这次只怕是踢到铁板了。

连家可是十大家族之中排名第二的,实力甚至还在柳家之上,如果连谨真要追究他刚刚的那些威胁,只怕柳二爷都保不住他了,呜呜…他怎么这么倒霉啊!

王霸欲哭无泪,不过,为了平息连谨的怒火,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道:“连少,你误会了,我怎么敢说杀你,其实我说的是你旁边那人。”

“你是说要杀我?”齐亚枫指了指自己,问道。

“没错!”王霸见有人认帐,连忙点头。

“他是齐家人,你确定要杀?”眯了眯眼睛,连谨暗笑着问道。

“……”王霸傻眼,齐家人?他也不敢杀!

“不是他,是另外一个。”稍定了下心神,王霸又换人了,并暗忖,总不可能连谨身边这些,都是十大家族的吧?总会有个不是的,一定会有!而那人就是他选中的软柿子。

“我?”连谨身边的另一个,正是肖敬。

“对,就是你!”王霸肯定道。

轻瞥了眼肖敬,连谨笑着提醒:“他是肖家少主!”

王霸有些蒙,怎么他随便说个,都是十大家族的人啊?有不是的吗?他内心忍不住呐喊!

看着王霸五颜六色的脸,连谨也不打算让他继续猜了,并指着白皓和商羽道:“他们两个,一个是白家的,一个是商云国的皇子,你看你自己想杀那个好?”

“……”王霸默,他哪个也不敢杀呀!

等等,还有一个连谨没提到,应该不是十大家族的人。

“我说的是他!”仿佛找到救命稻草般,王霸往冰溪身上指去。

连谨嘴角狠狠抽搐,他想不明白,王霸为嘛选的都是他们一起的?莫俞五人还有那个包子,多好的炮灰啊?他怎么不选?

事实上,王霸不是不选,只是他压根没将莫俞五人及那包子放在眼中,甚至认为就算自己杀了他们,只怕也起不到杀鸡儆猴的目的,因此,他自然要选些有份量滴!

见自己中标,冰溪十分淡定。

冰娆却不高兴了,并站起身,美眸淡淡盯着王八问道:“你要杀我哥哥?”

“呃!他是你哥哥?”王霸指着冰溪,问道。

“如假包换!”冰娆点头。

“那只要美人肯乖乖跟我走,我就不杀他了,如何?”王霸决定用冰溪来威胁美人了。

“我看你还是杀了我吧!”冰溪淡淡出言道。

“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偏吃罚酒,原本老子还想看在美人份上放你一马,谁知道你居然如此不识好歹,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啊?”听见冰溪的话,王霸怒道,他很生气眼前小白脸居然坏他好事!哼!不给点教训,这家伙恐怕还不知道霸爷爷的厉害!

“谁敢杀我孙子?”柳妖精闻言,怒气冲冲的站起身,美眸则怒瞪着王霸。

让这家伙独自表演了会,还真把自己当作天下无敌了?

“哟,这里还有个美人啊!”无视了柳妖精的愤怒,好色的王霸直接被美貌的柳妖精吸引住了,并且还自言自语的道:“哈哈!今天霸爷我的运气可真好,居然遇到两个绝色美人!这小的就送给柳二爷,大的这个老子就不客气的留下自用了!”

听见这话,齐亚枫等人齐齐瀑布汗,并略带同情的看了眼犹不知死活的王霸,暗道,这家伙胆子可真大,连柳家老祖宗都敢调戏?

“你确定敢要我?”柳妖精并没有齐亚枫等人想像中的那般暴怒,反而笑眯眯问道。

“有什么不敢的?”王霸自大无比道。

“你可知道我是谁?”柳妖精再问。

“不就是个女人吗?”王霸不解道,还能是谁?

啪!柳妖精一巴掌甩到王霸脸上,那响亮的巴掌声,直接把王霸半边脸给打肿了起,王霸被打得一愣,回神后才怒瞪着柳妖精,火大吼道:“贱女人,你敢打我?”

“哼!你口中的柳二爷,老娘都照打不误,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柳二爷的一条狗吗?”柳妖精云淡风轻道。

“柳二爷你也敢打?”王霸不敢置信,难道说,这老女人的身份也不一般吗?

面对王霸狐疑的目光,柳妖精妩媚一笑:“身为柳二爷的狗,你没听说他有一个姑姑?”

“姑姑?”王霸面露诧异,然后紧张道:“你、你难道是柳二爷的姑姑?”

这不可能!

王霸觉得,如果真是这样,他会疯掉的!

他得罪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一个比一个身份吓人?

“我是柳妖精,驯兽师总会副会长,柳家家主的亲姑姑!现在,清楚了吗?”柳妖精淡笑问道。

王霸闻言瞬间小脸煞白,一股想死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他是知道柳家家主有个姑姑,并且,柳二爷还曾特意叮嘱过,他们柳家,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这位姑姑,可现如今,他偏偏把不能得罪的给得罪了,甚至还想把人家弄回家,呜呜…

王霸吓得腿软了,正想求饶,就听到柳妖精淡淡道:“青云、紫衡,你们不是最喜欢做香辣蟹的吗?他们这些人足够你们大展身手了!”

“嘿嘿,我们在等帮手。”青云坏笑着,诚实道。

刚刚只是对这只王八小惩大戒,它肯定还没有过够瘾呐!

王霸正想问,什么帮手?

他真没想到,自己得罪了柳妖精等人,人家居然还要给自己做香辣蟹吃,难道说,是他虚惊一场吗?

心刚刚准备放下,王霸又不敢置信的瞬间瞪大眼睛!

只见数不清、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蛇,正慢慢的,大批量的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动过朝着他们的方向爬了过来。

面对眼前这恐惧到令人头皮麻的场景,王霸等人已经彻底吓傻。

妈呀!哪来的这么多蛇,难道他们踩着蛇窝了?

“老、老大,怎么办?”一名属下苍白着小脸,哆嗦的看着王霸道。

“你问我,我问谁?”王霸怒声道,转头看向齐亚枫等人,他又讨好道:“众位少主,你们别怕啊!我王霸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会保护你们的!”

王霸觉得,自己这话真是太令人感动了,而且,若是他能在这次群蛇事件中保护了眼前这些身份高贵不凡的各家少爷们,到时自己可就立了大功了。

谁知齐亚枫等人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仿佛他说的是笑话一样!

可不是笑话嘛!

他们等的就是这些蛇,哪里需要王霸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保护?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眼前这蛇的数量居然如此多,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没准他们都会被吓尿!

而边上等了会儿的王霸,见齐亚枫等人听完他的话连个回应都没有,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他深深认为,这些富二代也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

这时,王霸又感觉自己脚尖一痛,低下头一瞧,那只青色大螃蟹正在用自己的钳子戳他的脚尖。

“你干嘛?”王霸怒吼着,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害怕这只螃蟹了。

“我想提醒你,有条蛇爬到你腿上了!”青云一脸无辜道。

王霸这才发现,自己腿上真有一条全身翠绿、手指粗的小蛇,正摇头晃脑的顺着他大腿往上爬,爬到他大腿根部后,那条蛇居然不动了!

这、这条蛇要干嘛?

王霸有些哆嗦了,之前被那只螃蟹夹到过那儿,难以言喻的痛苦他仍记忆犹心,可现在,这条破蛇怎么也盯上那里了!

王霸要抓狂,但他却不敢乱动弹了,就怕那条蛇的尖牙不小心碰到他身上最重要的部位,呜呜…这条小绿蛇别看个头不大,居然是条毒蛇!

见王霸老实了,小绿蛇突然咧嘴一笑,然后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上!

“啊!啊!啊!”尖叫声接连响起,并且还不止是王霸一人的。

同一时间,王霸一队人至少五人被咬,还全都是同一部位!

齐亚枫等人见状,都情不自禁的抹了把额上冷汗,心道,这些蛇,也够流氓的,咬哪里不好,偏咬那地方!

虽然身为旁观者,但齐亚枫等人完全可以理解,被咬到的王霸几人,将会是如何的痛不欲生!

被咬后,王霸等人身体某部位立即肿了起来,痛得他们全都龇牙咧嘴的捂住痛处,趔趄着原地跳脚。

而那些咬了人的毒蛇们,也没有立即即离,转头又向他们身上其它部位发起了进攻。

短短几分钟,王霸等人身上就被众蛇给霸占了!

扑通!扑通!

很快,中了巨毒的王霸等人纷纷倒地不醒人事!这时,干完了坏事的毒蛇们,才排成排,颇为有秩序的从已经青黑的王霸等人身上爬了下来。

随后,从蛇群中爬出来一条白色巨蟒,十分恭敬的对桌上的黑焰低头行礼道:“报告老大,众蛇已集合完毕,并完成了攻击敌人的任务!”

说话的白色巨蟒,是一只七级的雪蟒,原本,这条雪蟒是虚妄森林里众蛇的头之一,不过,现在有了黑焰这条九级墨蟒,它自然要识趣的让位。

“干得不错!今天召集你们过来,是有事想请你们帮忙。”黑焰像模像样的从桌上直立起身子,淡淡道。

“老大请说。”白色雪蟒一听,立即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准备认真听着。

“小娆儿,你来说吧!”黑焰看着冰娆道,然后又对雪蟒道:“小雪,她是我家主人的孙女,你要听她的话,知道不?”

“是!”听到自己被叫小雪,雪蟒的嘴角明显抽了抽,不过,它还是十分乖巧的看着冰娆,眸中满是好奇。

雪蟒没想到,墨蟒老大居然是有主人的,这让它相当震惊,不过,有主人也没什么,只是老大有了主人,它们该如何跟在老大身边?

来到这里前,虚妄森林里等级最高的几条高阶蛇就商量过了,它们要跟着这条九级墨蟒,如此一来,那条外来的深渊血蟒自然就拿它们没辙了!

可以说,众蛇的消息并不灵通,所以才不清楚那条血蟒早就已经死翘翘了,而虚妄森林里的蛇向来不愿意与臭名昭著的深渊血蟒为伍,因此它们才躲了起来,不然也不会来的这么慢。

现在恰好又有一条九级墨蟒在,这个时候不抱上大腿,还想等啥时?

觉得机不可失的雪蟒,转头讨好的看着冰娆。

这个人类,给它的感觉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她是墨蟒老大信任的人,它自然也要信任。

冰娆也打量了眼雪蟒。

很漂亮的蛇,全身雪白无杂色,一双银色竖瞳正朝着她眨呀眨的,在卖萌。

“我学长有个学院任务,需要上交近十万条蛇,所以,我想请你们帮忙给凑下数,当然,交完任务,我会让黑焰在将你们给抢回来,所以,你们不必害怕,肯定不会让你们有任何危险!”冰娆打量完,便开门见山的直言道。

“嗯,没问题。只是我们数量有限,并不足十万条,这可怎么办?”听了冰娆的话,雪蟒点点头,随即又苦恼上了。

整个虚妄森林里,只怕都没有十万条蛇了。

“你们现在这里有多少?”冰娆淡笑着问道。

“只有四万,原本是有五万多,可是前不久虚妄森林里来了一条九级的深渊血蟒,那血蟒想让我们归顺,我们不愿意就被它杀掉不少,因此就只有这么些了。”雪蟒解释。

“还少一万八啊!”冰娆叹气,后又问众人:“月光森林里能凑够一万八的蛇吗?”

“这不好说。”齐亚枫等人摇头道,他们也不太清楚。

“回月光森林碰碰运气吧!”冰娆决定道。

众人点头同意。

黑焰则收起了大部分的蛇,只留下那条雪蟒在外面陪着它。

一黑一白两条小蛇,全都拟态缠到了钟伯的手腕上。

钟伯抹了把额上冷汗,心道,现在他也是有兽群的人了吗?

准备离开此地前,冰娆看着地上躺着的满身布满了牙齿印的王霸等人头疼不已,这几个家伙怎么办?

“主人,我还没做香辣人呢?等我做完咱们在离开啊!”突然想起大事的青云,连忙道,然后就开始往外掏自己的瓶瓶罐罐。

冰娆无奈扶额,并问:“青云,他们都黑成这样了,你还做得下去?”

“是哟!那还是算了吧!哼!这次就放过他们了。”青云愤愤不平的道,心里十分不甘。

齐亚枫等人听了青云的话极其无语,心道,你就算不放过他们,他们都被毒蛇咬成这样了,只怕也活不了了吧?

最后,冰娆决定,就将王霸等人丢在虚妄森林里自生自灭了!

能活,是他们命大,活不了,也怪他们自己倒霉!

见王霸有此下场,莫俞五人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另外,他们也完全没想到,压在他们五个头顶的一座大山,居然就这样轻易的卸掉了!而这全都得益于冰娆和她的兽兽们!

对于冰娆及众兽兽,莫俞五人万分感激。相处了几天,如今就要分开了,他们五个也都有些不舍了。

出了虚妄森林后,知道冰娆等人还要前往月光森林,莫俞五人当即表示要去帮忙,之后还可以和他们一起前往柳城交任务。

冰娆听完,点头同意了。

由水晶载着,冰娆一行人很快便回到了月光森林。

同样在月光森林里找了处地方,冰娆等人就坐下等待着众蛇自已送上门。

月光森林面积并不大,等了不到半小时,就有蛇接连不断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爬了过来。

看到月光森林中的蛇群,冰娆颇感意外。因为小小的月光森林中,居然藏了条八级的蛇。

那条蛇,身形全部身展开,居然只比黑焰小了一点点,并且,那蛇居然也是条少见的墨蟒,黑焰见到它后,倍感亲切,那条蛇也同样如此。

看着纠缠在一起,抱头痛哭的仿佛遇到失散多年亲人的两蛇,冰娆极度无语,并忍不住暗道,要不要这么夸张?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呢?

等哭够了,黑焰才满脸羞涩的看着冰娆等人道:“主人,小娆儿,它是我弟弟。”

“啊!这么巧?”冰娆傻眼。

众人更傻眼,这也未免太扯了点吧?

不过,对于黑焰能找到自家兄弟,众人还是很替它们开心的。

只是钟伯,心情却有些复杂。

仍然缠在钟伯手腕,已经被黑焰兄弟情感动得热泪盈眶的雪蟒,感觉到异样,抬头看了眼钟伯,担心问道:“主人,你咋了?”

钟伯黑线,这条雪蟒居然也自动自发的叫上他主人了。

活了这么多年,他就没见过这么主动的兽!

话说,别人收只兽都那么艰难,为嘛他只收了黑焰,身边的蛇就越来越多了?而且,瞧这样子,虚妄森林的那些蛇只怕都不打算离开了,尤以这条雪蟒为最!

现在月光森林中又发现了黑焰的兄弟,恐怕这当弟弟的从今往后也要跟着黑焰了。

钟伯连连叹气,养活这么多张嘴,这得多少钱啊!

与钟伯心灵相通的黑焰,自然知道主人在烦恼什么,遂笑道:“主人放心,我会带着这些小弟每天出去找食吃的!”

冰娆一听,顿时‘噗哧’一笑,原来,爷爷是担心养活不起它们啊!

“别,你们千万别出去,你们这么多条蛇每天出去找食,绝对会引起柳城众人恐慌的,大不了,我跟柳御尘说说,咱们在多交点保护费好了。”齐亚枫一听,连忙阻止!

“爷爷,看到了吧?有人要主动送钱上门了。”闻言,冰娆坏笑道。

“谢谢你们了。”钟伯有些不好意思道,然后又瞪了眼冰娆,这坏丫头,还真把人家当肥羊了啊!

“爷爷不必客气,我完全是自愿的。”齐亚枫有些羞涩了,别人他不知道,反正他肯定是愿意的,谁让他已经决定要抱紧冰娆大腿了!

“嗯嗯,爷爷,我们绝对自愿,养几只兽兽的钱,我就给您老出了!”不想齐亚枫独宠的肖敬,也不甘示弱道。

连谨等人随即也纷纷附和。

冰娆见他们都忙着讨好爷爷,则笑着道:“你们有那份心就足够了,至于钱,我会想办法赚的。”

“呀!你居然要赚钱?怎么赚?”齐亚枫闻言好奇问道。

“不知道,我还没想好,但肯定能赚到就是了!”冰娆自信满满道。

“小娆儿,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肖敬很兴奋,能看到小娆儿赚钱,好激动啊!

等众人闲扯完,冰娆才想起问黑焰的弟弟月光森林里众蛇数量。

那条黑蟒已经听哥哥说了眼前这些人的想法,也知道他们与哥哥关系匪浅,因此十分友好的道:“月光森林的蛇,约有二万条。”

一听这数量,众人顿时开心了。

数够了,也表示他们可以回家了!

最高兴的当属包子,养了这么久的蛇,他终于可以摆脱了,呜呜…小娆儿是他的救星,他的偶像啊!

可惜,他认识小娆儿太晚了,不然就可以少遭几年罪了,不过,从今往后,他定要以小娆儿马首是瞻!

瞬间,包子就坚定了以后要紧追小娆儿的脚步,并寸步不离的想法!

随后,众人打道回府!

进了柳城,齐亚枫、肖敬、连谨、白皓和商羽,便自觉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毕竟出来的时间不短了。

莫俞五人也不舍的和冰娆等人告别,他们还要去佣兵工会交任务,然后在商量下佣兵团以后的去留。

冰娆也知道他们有正事,便给他们留下了自己的住址,就和他们分开了。

不过,有家没妈的包子,却是毫不客气的跟着冰娆等人去了柳妖精的家里。

也不知道他怎么哄得柳妖精,居然让柳妖精同意他住了下来。

见状,冰娆都有些佩服这只包子了。

要知道,柳家人都很难住进这里,可这只大馅包子居然有办法!这简直神了!

面对冰娆好奇又佩服的眸光,包子有些小得瑟。

这年头,甜言蜜语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不过,包子没得瑟多久,就听到有仆人通报,说是柳家主驾到。

听到这话,包子瞬间担心的望向冰娆,用眼神询问,怎么办?他觉得,柳家二爷定是知道他们放蛇咬了王霸等人,这才找上门算帐的!

冰娆给了包子一个安抚的眼神,才淡定自若道:“放心吧!他肯定不是因为王霸才找上门来!王霸的事情才发生多久啊!你以为这位二爷能未卜先知?”

“那他来干嘛?可别告诉我,是来看自己姑姑的啊?”包子可不傻,看姑姑啥时来不行?哪有人家刚一进家门,屁股都没坐热的,就巴巴上门来,这显然就是来找麻烦的嘛!

“那个…我前几天把范家的范柔、冰家的冰梅丢进了大明湖里喂鳄鱼,还有柳家三小姐,也被我命紫衡绑在了大明湖边的一棵大柳树上,跟鳄鱼做伴,我猜,他应该是为这事来的。”冰娆淡定自若道,想让包子有个心理准备,她就是个麻烦缠身的人呀!

“……”

果然,包子听完沉默了片刻。

娆儿口中的冰梅和范柔,不会只是凑巧和他知道的那两人同名同姓吧?

包子这样想,当然是想自欺欺人,但他实在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身在柳城多年,自认消息十分灵通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范柔和冰梅是谁啊?

那可是万滔学院十大美人中排名前三的啊!

就这样让冰娆给丢进大明湖了?

唔,还有个柳三小姐没丢,但与鳄鱼为伴,只怕早就吓傻了吧?

狠!真狠!

包子神色古怪的看着辣手摧花过的冰娆,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丫头看着美美哒,弱弱哒,咋真实面貌如此残暴呢?

真是好可怕啊!包子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

“怎么,怕了?”见状,冰娆似笑非笑道。

“没、没怕,只是觉得学妹你好勇猛,学长我忘尘莫及啊!”包子感叹。

“放心,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会叫上你当打手的。”冰娆坏笑着,然后站起身,拉着哥哥直接朝客厅走去。

包子一见,连忙跟上。

刚到客厅,三人就听到了‘啪’的一声巴掌响。

走进去一瞧,正站在客厅中央,一位容貌出众的中年男子脸上,明晃晃一个巴掌印。

而柳妖精则满脸愤怒的瞪着中年男子。

看到冰娆三人,柳妖精直接对中年男子吼道:“柳城,你给我滚,我这里以后都不欢迎你!”

“姑姑,你保不住她的!”柳城强忍怒气道。

转身时,柳城正好看到冰娆。

惊艳了下,他才警告着对冰娆道:“冰娆,你最好别一个人!不然后果自负!”

------题外话------

谢谢亲13121631483、shirley47、qquser7341234、5890018、sg18698、九天傲凰、hbf9111、ら枯叶蝶√、墨香竹韻投的票票。

谢谢亲墨香竹韻送的花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