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七十四章 二货学长

冰娆还真不知道,她只知道兽兽的内丹对人类或兽兽都有很大好处,并且价值连城,至于这能让兽兽晋阶,她倒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如此孤陋寡闻,毕竟她不是兽兽,自然无法了解到如此秘辛。

回头看了看紫衡、青云,目前她的兽兽中,只有它们两个属成年兽兽,也是最适合服用九级灵兽内丹的,但,冰娆觉得,做人还是要讲诚信,她既然都决定要把其中一枚九级内丹给银狼王了,自然不可能因为知道了九级灵兽内丹可以令兽兽直接晋阶就反悔,那她成什么人了?

毫不犹豫的将豺狼王的内丹塞进银狼王爪子中,冰娆云淡风轻的道:“银狼王后伤的太重,它比我家的兽兽更需要这枚内丹!”

“就是,我家小娆儿给你,你就收着,啰嗦什么啊!”紫衡有些不满道。

“嘿嘿,难道我们还会差一枚内丹吗?以后还是会有机会杀死其它讨兽厌又恶心的九级灵兽的,是吧,主人?”青云也附和着。

“嗯。”冰娆点点头,对于紫衡和青云出人意料的懂事,冰娆表示很欣慰。

银狼王却仍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冰娆和她的兽兽就对银狼一族有大恩,现在又把如此珍贵的九级内丹送给了它,它觉得自己欠的这个人情实在是太大了,大的都有些还不清了!

而看着冰娆随随便便就送出如此珍贵的内丹,她的兽兽脸上也全都是满不在乎的模样,银狼王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银狼王有些感动道。

“谢什么啊!咱们不是并肩战斗过嘛!说谢,有些见外了吧!”银啸淡淡道。

“银啸说的没错,银狼王,难道咱们之间的友谊还比不过一枚九级灵兽内丹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是要失望了!”冰娆故意道。毕竟,相较于一枚内丹,她更看重的是银狼族的友谊。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有些矫情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说谢了,以后你们若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帮忙的!”银狼王表态道,而它会这样说,完全意味着是把冰娆从恩人变成了朋友,并认可了他们双方之间的友谊。

要知道,想让兽族认可一名人类,那简直比登天还要难,可冰娆却做到了,并得到了银狼一族的认可,这对冰娆来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相比之下,恩人这个称呼就有些弱暴了。毕竟,兽族向来恩怨分明,面对恩人,对于兽兽来说只要报了恩,那么双方之间就可以没有任何关系了,可朋友,却是它们一辈子永远的朋友,也是不存在任何利益、背叛、必须忠诚对待的最重要的伙伴!

听完银狼王说的,紫衡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它的肩膀,笑着道:“这才对嘛!要记住了,咱家小娆儿不是个小气的人,以后,给你啥就尽管拿着,可别在扭扭捏捏的了!知道不?”

“……”

银狼王沉默了,看着紫衡暗道,你如此败家,冰娆知道吗?

冰娆也没想到,紫衡居然也有胳膊肘儿往外拐的时候,不由得好奇的看了眼紫衡。

紫衡接收到冰娆的眸光,有些恼羞成怒的吼道:“看什么?爷的气还没消呢,所以,决定祸害你的家产泄恨了!”

“……”

众人及众兽,都默了默。怪不得紫衡突然变得如此大方了,原来是为了报复啊!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还得哄道:“祸害吧!只要你高兴!”

“这还差不多。”紫衡略带得意,然后略显粗鲁的抢过冰娆手中另一枚深渊血蟒的九级内丹,直接抛给了黑焰道:“黑大个,这个送你了!”

“给、给我?”黑焰看着那枚红色内丹,感觉如同烫手山芋一样,哎玛!这么珍贵的东西它可不敢要,更主要的是,这是紫衡气头上决定的,万一这家伙气消了,再来报复它?

胆小的黑焰觉得,无论是计谋还是其它,自己都不是紫衡的对手,所以,哪怕面对如此珍贵,让蛇眼馋的九级灵兽内丹,它也不敢要!虽然它心中极度渴望,但显然,小命更重要!

呜呜…主人只有它一个,势单力孤,因此也注定了它被欺负的命运。

“给你!”紫衡说完,根本不给黑焰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掰开它的大嘴,将那枚篮球大小的内丹给塞了进去。

咳咳!黑焰猛的咳嗽着,想把内丹给吐出来,可那内丹十分光滑,顺着它的喉咙就进到了它的胃,顿时,黑焰泪奔,完蛋了,完蛋了,等紫衡气消了,到时倒霉的肯定就是它了!

看着黑焰欲哭无泪的脸,紫衡鄙视了下,心道,切,小样!真以为本皇是因为生气故意给你的啊?那是本皇嫌弃,才把你当成垃圾桶将内丹塞进去的!

当然,以上心理活动只是紫衡傲娇的想法,它真实想法是觉得既然是蛇的内丹,自然是给蛇服用才最为合适,另外,这次能消灭深渊血蟒,黑焰还是大功臣,因此它才大方了一把!

但谁知,它的大方反倒把黑焰给吓到了,由此可见,黑焰平时被紫衡欺压的有多惨!

而现在,内丹已经进肚,并迅速转化为磅礴的灵气,使得黑焰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顾及其它,并立即闭上双眸趴了下来。

冰娆三人及兽兽们都清楚,黑焰是在晋阶了。

“爷爷,恭喜你就要有只九级灵兽了。”冰娆开心的道,其实,紫衡会将深渊血蟒的内丹给黑焰她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从在崖底的时候,这两兽的关系就不错,当然,偶尔也会有打闹,但那也是兽兽之间联络感情的另类方式,它们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只会越打越好。

钟伯也很开心,但他更感动于紫衡的决定,要知道,平日里紫衡那小家伙多扣门啊!可谁知,越是在关键时刻,人家反而越大气!

真不愧是他家的兽兽啊!钟伯都忍不住想得瑟下了!

不过,这个时候黑焰晋阶显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因此在场的人或兽,都情不自禁的禀住呼吸,以免打扰到黑焰晋阶。

良久之后,一道耀眼的青绿色光芒从天而降。

在流云大陆,无论人或兽兽晋阶时所引发的天地规则,都是这种青绿色的光芒,有了它,也意味着人或兽兽晋阶成功,而且,这种规则相对温和,主要是对人类或兽兽修炼的一种肯定!

看到出现了这青绿色光芒后,钟伯悬着的心才算真正放下。

从今天起,黑焰也是九级灵兽了!

不久,晋阶完毕的黑焰更加兴奋,但好在它还有点理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为避免再引来其它强大的兽兽,黑焰只有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雀跃,并瞬间拟态缠到自家主人身上,与之来了个亲密接触。

对于自家兽兽的突然示爱,钟伯显然没啥太大心理准备,老脸更是瞬间涨的通红,当然不是气的,而是他有些害羞了。

看到爷爷的模样,冰娆噗哧一笑,调侃道:“爷爷,脸红什么?”

“臭丫头,你别笑话爷爷了,还是想办法搞定紫衡吧!”钟伯见孙女居然取笑他,也不甘示弱道。

一听这话,冰娆当即蔫了,紫衡是她的兽兽中最有任性的一个,可不容易搞定啊!

果然,她这想法一出,就听到紫衡冷哼一声。

小心肝有些颤的冰娆连忙转头,然后就见紫衡突然缩小了身型,并以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小模样对她吩咐道:“抱我!罚你抱着我!”

冰娆黑线,亲,咱别这么傲娇行吗?

你知道自己有多沉吗?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冰娆还是认命的抱起紫衡,嘤嘤嘤,不敢不抱,不然谁知道这家伙又会想出什么鬼点子!

“麻麻,我也要抱抱。”见紫衡被麻麻抱在怀里,染儿不干了。

“麻麻,同求抱!”冰魄也不甘示弱道。

“你们麻麻,会被累死的!”冰娆可怜兮兮道。

“麻麻,我们很轻的。”染儿提醒着。

可是紫衡童鞋沉啊!冰娆暗道。

但没有兽理会她的苦。

两只小狐狸眼见麻麻对抱着它们不甚热情,立即就要下雨给她看,冰娆一见,连忙投降了。可不敢让这两个小东西哭,不然,虚妄森林非发水不可!

就这样,她怀里又多出了两只可爱的小狐狸。

银啸见状,心想,反正主人都抱了这么多个了,应该也不差它一个,所以,它随即拟态跳到了冰娆肩膀上。

冰娆欲哭无泪。

接着,烈炎和青云也各就各位。

看着冰娆身上挂满了兽兽,银狼王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这、这…

最后银狼王只能做出结论,冰娆和她的兽兽感情可真好。

其实,冰娆绝对是有苦自己知!

别看她兽兽多,但争风吃醋起来也是会要人命的!而每当那个时候,都是她最为痛苦的时候,可谓痛并快乐着!

处理完善后回去营地的时候,冰娆抱着紫衡抱的胳膊都酸了,无奈,她只能跟紫衡商量:“紫衡,你在变小点呗!”

“干脆我拟态得了。”紫衡一瞪眼,没好气的道,变小点,它还怎么惩罚小娆儿啊!

“当我没说。”冰娆听了紫衡的话,当即怂道。唉!被兽欺负的主人,她应该是有使以来第一个吧?

等到了营地,柳妖精看到冰娆、冰溪、钟伯和兽兽们总算是回来了,立即担心的跑过来,关心问道:“娆儿,你们去哪里了?怎么去了那么久?真是急死奶奶了!”

“呃!有了点小麻烦,不过现在都已经解决了,奶奶不必担心。”冰娆可不敢跟柳妖精说,自己差点死翘翘,不然,奶奶非抓狂不可!

见冰娆这样说了,柳妖精就知道冰娆是不打算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既如此,她就只能装聋作哑了!不过,看到孙子和孙女完好无损的回来,她也放心了。

担心冰娆几个还没有吃晚饭,柳妖精连忙让肖敬等人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食物端了上来,冰娆、冰溪、银啸、水晶以及银狼王,还真全都饿了。

两人三兽谁都没废话,直接拿起桌子上的食物就开吃。

边上围观的柳妖精等人见状,心里都有些发酸。

虽然冰娆没明说,但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今天这一天,他们肯定遇到了一些难以启耻的事情,只怕比冰娆口中的麻烦更加的麻烦!

不过,冰娆既然没打算说,那他们自然也不会问。

等到吃完饭,柳妖精又催促他们快些去休息。

将冰娆、冰溪推入帐篷后,柳妖精才开始看着钟伯叹气。

钟伯很无奈,只能安抚道:“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听钟伯这话,柳妖精就知道事情果然不仅仅是麻烦,唉!这两个孩子啊!看来她得早做心理准备,以后啊,她是有操不完的心了!

隔天,冰娆、冰溪睡到了中午才醒来。

一出帐篷,两人就受到了众人的调侃。

“呀,不容易啊!竟然能看见你们睡懒觉!”肖敬发现新大陆似的惊讶道。

“习惯就好。”冰娆很淡定的回道。脸皮通常都是这样练厚的。

“这只是个意外。”冰溪则有些尴尬,显然,比起冰娆,他的厚脸皮还需要锻炼。

看着兄妹两人截然不同的反应,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吃过了柳妖精为他们准备的食物,冰娆就看到银狼王带着几名族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随行的,自然还有已经服用了那枚豺狼王内丹而晋阶为九级灵兽的银狼王后,以及银狼族小王子。

此刻,银狼王后神彩飞扬,身上的伤显然完全好了,小王子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比起那天冰娆第一次见到它时,精神了很多,漂亮的蓝眸也睁开了,现在正好奇的往他们这边瞧。

快走近他们的营地时,那银色小毛团就迫不急待的从银狼王后背上跳了下来,并朝着冰娆的方向跑来。

扑进冰娆怀里后,小毛团就开始激动得舔冰娆的脸。

面对给她用口水洗脸的银色小毛团,冰娆眼中也全是宠溺。如此可爱的小兽,哪个人能拒绝得了啊!

柳妖精很喜欢小银狼,看到它们过来窜门,立即过来热情的招呼。

这时,银狼王后也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看着冰娆感激道:“冰娆,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冰娆淡笑道。

“嗯,我们是朋友。”银狼王后淡淡一笑,身上更是洋溢着温暖的气息,它是真的很感激冰娆,因为冰娆对它们实在太好了,不但给了它们不少疗伤的丹药,最主要的是还送了它一枚九级灵兽内丹,并让它成功晋阶。

这样的恩情,哪只兽兽也忘不了!

虽然说,击杀豺狼王的时候,银狼王也有份参与,但它们都清楚,银狼王的付出显然不足以让它拥有这枚最为珍贵的九级内丹,而兽兽向来最讲公平,这次,绝对是它们占了大便宜了!

正因如此,这次它们也算有备而来。

随后,银狼王后便又笑着对冰娆道:“冰娆,我们银族一族经过商量,决定送十名优秀的族人前往人类的世界历练,你看,能不能帮它们找一位可靠的主人?”

事实上,这只是银狼王后含蓄的说法,它真正的目的,就是打算把这十只银狼送给冰娆,只是考虑到冰娆的兽兽已经很多了,因此它才没有让冰娆自己收下这十只银狼的打算,银狼王后甚至觉得,十只银狼应该可以为冰娆带来些好处,无论是人脉或是财富,总不会让冰娆吃亏就是了!

而银狼族之所以会如此决定,除了是信任冰娆的人品,也是想还点人情给她,毕竟,比起冰娆为银狼一族所做的,送出十只银狼根本就不算什么。要知道,它们别的或许没有,可银狼却多得是!

冰娆听了银狼王后的话,有些吃惊。

狼族,向来都是群居的动物。可现在银狼王后却和她说,让她为十只银狼找主人,那十只银狼也愿意吗?

“它们是自愿的吗?”冰娆认真问道。

冰娆会有此一问,自然也是看出了银狼王后的想法,可她不愿意银狼族为了还她的人情,就让十名族人被迫的离开自己的家园,那太残忍了,也不是她想要的!因此,她要问清楚。

“是的!”银狼王后点头,心里也颇感欣慰,它们银狼一族,果然没有看错人。只可惜,冰娆的兽兽已经太多了,要不然,它真想冰娆能收下这十只银狼。

按照银狼王后的想法,人类的精神力有限,应该契约不了几只兽兽,而冰娆已经有了那么多兽,想让人家在收下这些银狼,显然有些强人所难,正是如此,银狼王后才会改走迂回路线,以拉近与冰娆之间的关系。

可将来某一天,当银狼王后知道冰娆精神力强大到可以无限契约兽兽时,它才知道自己当时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

好在那几只银狼的主人都不错,不然,它非得把肠子给悔青了不可!当然,这只是后话,现在嘛,银狼王后自然是觉得自已十分的善解人意,既还了冰娆人情,又没有让人家为难!这多好啊!

从银狼王后那里确认完,冰娆放心了。不过,她还是特意瞧了眼银狼王身旁的那十只银狼。

十只银狼中有几只比较害羞,一接触到冰娆的眸光,那几只银狼就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另外几只,则目光炙热的看着冰娆,脸上满是期待。

看到它们各自的反应,冰娆真放心了,并且对银狼王和银狼王后保证:“放心吧,我会给它们找到一位好主人的。”

“对了,你们看我家哥哥、爷爷和奶奶怎么样?有没有想跟着他们的?”随后,冰娆又问那十只银狼。

银狼王和王后很吃惊,现在冰娆就要给那十只银狼找主人了吗?不过,对于冰娆先行选择了自己的家人作为人选,它们两个银狼族的大BOSS还是很满意的。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如果十只银狼的主人是跟冰娆亲近的人,它们只会更放心。

十只银狼听完,互相看了看,显然都有些心动,但它们也有些担心对方看不上它们,所以,犹豫着根本不敢站出来。

不是这些银狼没有信心,而是银狼王在之前就跟它们交待过,说是冰娆的哥哥、爷爷和奶奶身边都有高阶灵兽,如此一来,它们在人家眼中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而冰溪、钟伯和柳妖精这三个被冰娆点了名的人,也没有啥心理准备冰娆会这样说。

特别是柳妖精,简直都有些凌乱了。

她可是驯兽师总会的副会长啊!

对于兽兽自然是见多识广,可什么时候,兽兽居然也流行批量认主了?

之前,见识到了青云的死皮赖脸,柳妖精还以为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够好的了,但现在她才知道,这才哪到哪?真正的刺激,还在后头!

看着这些扭捏的银狼们,柳妖精好想抓狂。

你们跟个小媳妇似的羞涩是想闹哪样?

再者,这样的认主方式,也让柳妖精感觉有些受伤。

驯兽,对于每一名驯兽师而言,都有着相当的难度,而兽兽的等级越高,驯服的难度自然也越大,可现在,面前这十只八级银狼,就跟菜市场等待挑选的大白菜似的任君选择,这让柳妖精这名驯兽师中的大BOSS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好在当初她没坚持让冰娆做一名驯兽师,不然,小娆儿绝对会将所有驯兽师都打击的体无完肤、信心丧失…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柳妖精就险些吓出一身的冷汗。

“你们都没决定好吗?”见主、兽双方都不吱声,冰娆无奈问道。这是怎么个情况?互相都没看上对方?

“我决定好了,我要这个傻大个!”说话的,是水晶。

冰娆有些黑线,心道,水晶,不是给你选兽兽啊!

“小娆儿,我就要这个了!”水晶指着十只银狼中最为强壮的那一只道。

“水晶,你决定好了有什么用,你又不能让银狼认主。”肖敬听了水晶的话,好笑道,然后,他又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高大威猛的银狼,嘤嘤嘤,也给他个机会吧,他好想要只漂亮的银狼!

“我的决定就是主人的决定啊!”水晶理所当然道,并双眸放光的看着那只银狼,又急切的跑了过去,将那只明显有些胆怯的银狼拉到自己身旁,这就算占下了。

柳妖精见状无奈道:“那我就要这只吧!”

见未来主人同意了,那只银狼心情明显大好,并迫不急待的就认了主。

随着认主契约完成,柳妖精和这只银狼的主兽关系既成事实了。当然,这一关系板上钉钉后,最高兴的当属水晶。

只见水晶指着某傻笑的银狼,大声宣布:“以后本女王也有坐骑了!”

闻言,在场的人或兽兽都无语了,并心道,你本身不就是坐骑吗?还要什么坐骑啊!

“水晶老大,请多关照!”某银狼一点也不在乎成了水晶的私人坐骑,并立即就懂得讨好了。

“好说,不过,以后别叫我老大,我可是淑女,要叫我女王!”水晶纠正道。

“是,水晶女王!”某狼猛点头,并继续傻笑。

“乖,我叫水晶,以后你跟着我姓,就叫水果吧!”水晶得瑟了下,还给自己的银狼坐骑起了个自认好听的名字。

冰娆等人却忍不住偷笑,水果?这能算名字吗?

不过,那只银狼显然不在意,并且为自己有了名字而开心不已,如此,他们这些外人自然不好多嘴了。

唉!傻狼啊!跟着水晶,以后可有你受的!众人默默同情着。

柳妖精对此则十分无奈,真不知道谁才是水果的主人了,怎么水晶比她还激动呢?不过,对于自己的两只兽兽能相处融洽,她还是很欣慰的!

见奶奶搞定了自己的兽兽,冰溪自然也不会客气,并玩笑般问道:“我能都收了吗?”

“我说,你也太贪心了吧?好歹给我留一只啊!”肖敬一听这话,连忙着急道,原本他还在想,要是这三位都选完了自己的银狼,那么他就算死缠烂打、厚着脸皮也得跟小娆儿要一只,可没想到,冰溪这狮子大开口的家伙,居然想都收了,真这样的话,他只怕连根狼毛都得不到了。

呜呜…肖敬委屈的看着冰娆,传达着内心深处的期盼。

“想要?”冰娆淡笑问道。

“想想,太想了!”见有门,肖敬立即热切道,甚至连狼他都挑好了。

“我说的不算,问它们自己吧!”冰娆指着余下的九只银狼道。

“呃,好吧!”肖敬点头,然后紧张的走到他看上的那只银狼身边,胆怯的问道:“你愿不愿意认我为主啊?”

“不愿意!”那只银狼想都没想就回道。

“为什么啊?”肖敬伤心的都要哭了。

“你太弱!”上下打量着肖敬,那只银狼一脸高傲道。

“……”肖敬想撞墙了,他好歹也是灵王了,还弱?

“而且,我家王说了,除了冰娆的家人,别人想得到我们必须付出代价!”某银狼又补充道。

“代价?”肖敬眨眨眼,秒懂了!

这些银狼,应该算是银狼王送给冰娆的回礼,所以,关键还在冰娆身上是吧?

“小娆儿…”想通之后,肖敬当即拉长声音看着冰娆。

冰娆哆嗦了下,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家伙,为了只狼难道连节操都准备不要了吗?

“爷爷、哥哥,这些狼认主的事还是回去在说吧。”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道,看着肖敬那饥渴的眸光,她有些被吓到了。

钟伯和冰溪好笑的点点头,同意了。

之后,冰娆又送了一大堆的礼物给银狼王,并且留下了足够治好银狼小王子的疗伤丹药,众人就准备离开这里了。

一听他们要走,银狼王、银狼王后以及小王子自然百般不舍,不过,知道冰娆等人还有其它的事情,它们也不好多留,而且,冰娆也给它们留下了在柳城的地址,如果它们想了,随时都可以去柳城看望这些人类朋友!

互相不舍的告别之后,冰娆等人便继续去寻找蛇涎草了。

昨日,冰娆他们在除掉深渊血蟒的时候,在那家伙的领地发现了几百株蛇涎草,由紫衡的蝎子小弟们帮着采完后,冰娆就把那些草带了回来,并且已经交给了莫俞,如此,莫俞等人需要的蛇涎草就只差三百株了。

三百株蛇涎草,如果运气好,只需半天时间基本就可以采到,采完了那些草,冰娆等人自然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原本,冰娆是打算在虚妄森林里多呆几天的,可与深渊血蟒遭遇之后,她深切的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了!而回去之后,她自然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晋阶星辰诀第二层。

有了这样的想法,对于回家她就变得迫不急待了。

跟在冰娆身边的九只银狼,知道他们要去采蛇涎草后,十分主动的提供了情报并给他们带路。

由银狼们带着,冰娆等人来到了一处十分狭小的山涧之中。

刚一下去,众人就闻到了一股蛇类所特有的腥臊气味,不久,他们又在一个小山洞里看到了许多的蛇。

那些蛇都是些普通的小草蛇,只有拇指粗细,青绿色,数量十分庞大,密密麻麻的拥挤着扭缠在一起,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不过,透过微光,冰娆等人到是看到了不少的蛇涎草。

可摆在他们面前也有一个难题,那就是蛇的数量太多,如何进入山洞?

“杀掉这些蛇吧!”半晌,冰娆毫不犹豫的道。

差点被深渊血蟒杀死的冰娆,现在看到蛇就烦燥,就想杀了,当然,她家的黑焰除外!

“等等,黑焰说它有办法。”听见孙女说要杀蛇,钟伯连忙阻止。

说完,钟伯就将黑焰移了出来。

拟态的黑焰,出来后立即钻进了山洞,不一会儿,它便爬出来了,并告诉冰娆等人:“可以了,进去吧!”

听到这话,冰娆等人立即钻进了山洞。

到里面一看,果然没有一条蛇了,肖敬不禁佩服道:“那条小黑蛇可真厉害,那么多蛇也不知道被它弄到哪去了?”

能弄哪?

自然是黑焰自己的空间里了!冰娆暗道。而且,黑焰是九级灵兽,收服区区几条蛇,还不是易如反掌?要知道,在那些蛇面前,黑焰那就是蛇祖宗级的!孙子见了祖宗,哪有不怕的!

不过,冰娆自然不会主动告诉别人,他们刚刚看到的那条蛇,已经是九级灵兽了,有时候,低调才是王道啊!

“快采蛇涎草吧!采完这些草,咱们就回去了。”想完这些,冰娆便催促道。

众人一听,全都不在废话,并蹲下来开始拔草。

这山洞里的蛇涎草数量十分多,也让莫俞等人倍感亲切,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离开这危险重重的虚妄森林了。

当然,更令他们开心的是,跟冰娆等人一起的这一路上,他们居然都没有遇到佣兵界的一霸,这运气真的太好了!

可正当他们采草到兴头上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道极为愤怒的声音。

“我的蛇呢?我的蛇呢?是你们偷走了我的蛇?”

听见这声音,冰娆等人不由自主的抬头,正好看到一个体型颇大的胖子堵在洞口,并单手叉腰,一手指着他们做茶壶状。

这是…那些蛇的主人?

众人都有些不信。

别说根本没有人会养那些只能煮蛇羹的小草蛇,就算真养,也不可能把这些蛇养在虚妄森林吧?那不是给其它兽兽送食物吗?

面对眼前众人的疑惑,那胖子只是不停的吼道:“我的蛇呢?你们还我的蛇!呜呜…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我都养了一年多了,就这样被你们给吞了吗?”

冰娆等人听见这话虽无语,但也不由的暗自思忖,难道那些蛇真是他养的?可也没必要养些用处不大的草蛇吧?

或者说,是为了吃?

看着这胖子的体型,跟白胖的发面馒头似的,众人很难不往这家伙是吃货的方面想。

不过,那胖子见自己都问了好多遍了,眼前这些衣着光鲜、一看就是富二代的家伙居然还一点反应都没有,顿时更怒了!

“你们真是太欺负人了!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偷我的蛇?呜呜…我告诉你们,我不活了!让你们欺负我!”这样说完,那胖子就往山洞的石壁上撞去…

这下子,众人都有些傻眼。

他们貌似啥也没说,没做吧?

可这胖子居然要自杀!

我去!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肖敬等人都想给他跪了,这位自说自话、自作主张的能力也太强了!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胖子死在自己面前,因此,几人一齐出手,就把他给拉住了。

“你们别拉着我,让我死了算了!我不要活了!”那胖子继续说着同样的话。

“就为了几条蛇?”肖敬无语问道。

“那蛇可是我的命根子!”胖子一梗头,道。

“瞧你这点出息!”齐亚枫有些唾弃了。

“随你们怎么说,反正那些蛇对我很重要!”胖子十分固执。

“哥哥,把这胖子给我拎出来,我有话要问他。”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突然道。

“好!”妹妹的话,对冰溪来说无异于圣旨一般,所以想都没想,他就上前两步,拎着胖子出了小山洞。

“你们继续采蛇涎草吧,那胖子交给我来解决。”冰娆淡笑道。

说完,她跟着出了山洞。

见冰娆出去了,齐亚枫等人本打算也跟着出去瞧瞧热闹,可钟伯那严厉的眸光轻轻一扫,他们就立即乖巧的如同小鹌鹑似的,认命的老实采草了。

到了洞外,冰娆上下打量着胖子。

这家伙,就是一个白面馒头。

不但胖,而且白,在加上个子又不高,整人都显得有些圆了。

胖子也同样在打量冰娆兄妹,然后,胖子就犯起了花痴。

这两人好漂亮!

比他见过的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漂亮!

不过,在漂亮也不能偷他的蛇啊!

所以,胖子便很脑残的对冰娆兄妹大声道:“美人计对小爷没用,小爷不吃那套!”

才怪啊!

说完,胖子内心暗暗心虚,说这话时他不知道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因为他实在很难抗拒眼前这两个绝色倾城的美人的诱惑啊!

胖子自知生平有两大爱好,一是吃,另一个则是看美人。

但他喜欢看的美人,只要漂亮就行,男女倒是无所谓。而且,他也和肖敬一样,对美人抱着一种敬畏的欣赏之情,绝没有任何龌龊的想法,因此在看到冰娆兄妹时,他虽然花痴了,但理智尚在,不然,他也不会那样说。

不过,他的话对于冰娆兄妹而言,绝对是一种难言的刺激。

两兄妹愣了下,然后冰娆才抹了把冷汗,无奈问道:“你是不是万煌学院的?”

“你怎么知道?啊不!我不是!”胖子刚问,便立即反应过来,并连忙否认。

“不是?”冰娆好想撞墙,万煌学院如此令这胖子难以启齿吗?竟然让他不愿意承认?

“不,是!”胖子面对美人,不好意思说慌,以至于他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到底是,还是不是!”冰娆有些怒了。

“是。”胖子小声承认,并低着头不敢看冰娆,嘤嘤嘤,他把老底都交待了啊!

“那你干嘛不承认?”冰娆火大吼道。

“我、我怕你知道了我的老底,找到万煌学院去报复。”胖子诚实道。

冰娆:“……”

冰溪:“……”

这算什么神逻辑?

兄妹两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死老头不正常,这收的学生怎么也如此的一加一?

“你又没得罪我,我干嘛要找到你的学院去报复你?你当我时间多的没事干了?”做了个深呼吸,冰娆强忍怒气,不解问道。

“我不是说你们偷了我的蛇嘛!”胖子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极小。

“那我们就要报复你?你这是什么逻辑啊?还有,你刚刚吼着我们的时候,嗓门那么大,现在怎么变怂了?”冰娆无语道。

“那只是一时气愤,现在我回过味来了,你们人那么多,我还和你们起冲突,那就是在找死呢!我们院长说了,对方人多的时候,咱们就应该主动回避,这叫趋利避害!”胖子一脸得意道。

那叫欺软怕硬吧?

冰娆很抓狂,这二货,就是她学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