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七十三章 战血蟒

菊花!

这两个字迅速刺痛了深渊血蟒敏感的神经,让它变成更加暴怒,卷着冰娆的身子随即加重了力道,霎时,冰娆身上又有咔咔声传来。

冰娆清楚,她的骨头只怕又断了好几根。

而看到这一幕,见妹妹痛得小脸煞白,冰溪对这条大蛇的恨意噌的一下上升至最高点,魂淡!敢如此对待他心爱的妹妹,他不会放过这条蛇的!

但现在当务之急,得是救下妹妹,不然,妹妹的痛苦只怕会加剧!

想了想,冰溪对那条蛇喊道:“深渊血蟒,你快些放了我妹妹,我给你当人质!”

“哥哥,不要!”痛得浑身已经渐渐开始麻木的冰娆,一听这话,连忙阻止。

深渊血蟒听见冰娆阻止它有新玩具,自然不开森了,所以身子绞力又加重了几分,顿时,冰娆痛的直接晕了过去!

接着,它才咧嘴笑着对冰溪道:“人类,想不到你居然也知道我的名字!”

“你这臭名昭著的大名,谁不知道!”没等冰溪回答,银啸就怒瞪着喷火的双眸,火大吼道。

对于这条蛇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绑架了它的主人,银啸自然是愤怒无比,但它更气的是,自己居然没能及时救下主人,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受这条臭蛇的折磨,它心里这个恨啊!

可深渊血蟒出了名的皮糙肉厚,任何属性的灵技,几乎都打不穿它那张皮,而最好的攻击手段,只能是寻找它的弱点,再来攻击!但说实话,这条蛇的弱点实在不好找,而它又相当警惕,所以基本上不会让人有机会去袭击它的弱点,这点让银啸也异常的无奈!不过,不管如何,得先把主人救下来才行!

银啸清楚,但凡深渊血蟒的脾气都不太好,特别容易因为被激怒而分心,因此,它便一边用言语刺激的深渊血蟒,一边传音安排战术!

想要救下主人,必须要智取!

都说深渊血蟒智商极低,今天银啸就想看看这家伙智商究竟欠费到什么程度。

与深渊血蟒说话的同时,银啸也迅速涨大了身形,全本体状态的它,体型虽然不如深渊血蟒那般巨大,但它自认自己的攻击力绝对在这条蛇之上!

只是这条死蛇力乃是力量型的,硬拼力量的话,银啸有自知之明,它肯定是不如这条蛇!但它智商高啊!怎么会和这条蠢蛇硬碰硬?那得多傻!

不得不说,短短瞬间,银啸就已经思考了很多,而深渊血蟒,却还沉浸在银啸所说的,臭名昭著这几个字上!

“想不到我这么有名?”后知后觉的深渊血蟒,终于开口道。

“必须啊!整个兽界谁不知道你好吃懒做、贪婪成性、暴力嗜血、又蠢又傻,只会用蛮力啊!”说这话的,是水晶。

此时,水晶心里也对这条蛇恨得要死!尼玛,故弄什么玄虚,把堂堂水晶女王吓得一愣一愣的,好在它够镇定,才没有丢人现眼!

“你这是在夸奖我吧?”深渊血蟒听完傻傻问道。

“嗯,必须是在夸奖你!”水晶笑眯眯道。

顿时,深渊血蟒有些得意了。

就在这时,银啸突然腾空跃起,一下子便跳到了深渊血蟒的身上,而深渊血蟒也总算反应过来,并怒声问道:“你快给我滚下去,跑到我身上干嘛?”

“放开我家主人!不然,后果自负!”银啸威胁着。

“哟!想不到高贵的银翼雪虎,居然也会认人类为主!这可真是咱们兽界的一大新闻啊!”银啸的话,令深渊血蟒颇有些吃惊,随即它又道:“我不放又如何?你们能攻破我的防御吗?”

说这话的时候,深渊血蟒简直不能更自信了!

在兽界,它可是以力量著称的,没有谁敢跟它比拼力量,就连出了名的大力士金钢巨猿都不行!所以,在深渊血蟒的眼中,银翼雪虎虽然十分厉害,但想攻破它的防御,下辈子吧!

嘿嘿!得意之余,深渊血蟒不禁猥琐的笑了起来。

“你要试试吗?”银啸也笑了,并淡淡道。

“好吧!试试吧!”深渊血蟒自信满满的道。

银啸笑而不动。

但深渊血蟒却明显感觉到身体某处有刺痛传来,尼玛!又是谁在戳它的菊花?这臭不要脸的,还有没有点节操!

大脑袋往下一低,深渊血蟒便看到冰溪手里拿着一把刀,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扎着它下腹部的某一位置,见它低头了,冰溪还朝着它摆了个胜利的手势,丫的!这是红果果的挑衅啊!

深渊血蟒恼羞成怒!

可当它准备教训下冰溪的时候,却发现那只九级银狼王也坏笑着跑到了它菊花位置,然后亮出了自己锋利的爪子,还自言自语道:“虽然你的菊花肯定臭的熏死人,不过,为了救冰娆,本王就牺牲下吧!”

说完,银狼王直接在锋利的狼爪中注入灵力,然后狠狠的扎了下去!

嗷的一声!痛极的深渊血蟒整个身子狂甩起来!

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奈何对方力量太大,因此冰溪和银狼王还是被甩飞了出来去。不过,这一人一兽十分有毅力,甩飞了就继续爬回来再戳,总之,不把它的菊花戳烂势不罢休!

与此同时,水晶也动了!

高高飞到空中,水晶瞅准时机,一双锐利的双爪瞬间注入灵力,然后猛地朝着深渊血蟒的硕大眼睛刺去!

扑哧一声,水晶成功刺伤了深渊血蟒一只眼睛。

深渊血蟒顿时又狂暴起来,剧烈的疼痛让它巨大的身子不停的在半空中翻滚扑腾着,而它身体所带起的力量,瞬间便将几棵高大的巨树拦腰砸断!

可以说,菊花和眼睛对于深渊血蟒来说,都属于相对脆弱的部位,不过,这也只是相对而言,并且,这两个地方即便是它的弱点,别人或别兽想要攻击到这里也并非很容易。

毕竟,如果它的对手只是一只兽,它是完全可以上下全都顾及到的,可偏偏,它的对手不是不仅仅只有一只兽,而是三只与它同等级的九级灵兽,面对三只九级灵兽的上下夹击,深渊血蟒明显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其实,如果它的智商足够,它根本就不应该招惹冰娆这两人三兽,可惜,它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并且自大的认为老子天下无敌,所以把谁都不放在眼中,可此时,它面对的是三只懂得配合的兽兽,这三只兽兽与它在等级上又没有任何差距,如此一来,它自然有些疲于应付。

现在,仅冰溪、银狼王和水晶,就让它伤上加伤,而银啸则还没有出手。

银啸在等待时机救出冰娆!

另一边。在冰娆受伤昏迷的同时,一直闷闷不乐的呆在宿营地等待冰娆他们回来的紫衡、青云和烈炎,突然感觉心口一紧,然后三兽脸色顿时煞白!

小娆儿出事了!

三兽对视一眼,完全顾不得其它,撒腿就跑!

与此同时,一直被柳妖精抱在怀里稀罕着的冰魄和染儿,也突然从不顾一切的从柳妖精怀里挣扎了出来,并不顾柳妖精着急的喊叫,迈着小短腿就跑出了宿营地!

见状,柳妖精真是担心不已!如果这两个小家伙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和小娆儿交待啊!

“出什么事了?”柳妖精的呼唤没能叫回两只小狐狸,却把钟伯给喊了出来。

“魄儿和染儿不见了!”看到钟伯,柳妖精着急道。

“什么?”钟伯大惊!

“紫衡、青云和烈炎也不见了!”这时,肖敬听到他们的对话,插嘴道。

“它们也不见了?”钟伯和柳妖精对视了一眼,感觉事态有些严重了。

怎么小娆儿一不在,她留下看家的兽兽就集体造反了呢?

可紫衡、青云和烈炎跑出去也就罢了,毕竟,那三兽中有两个已经成年了,出去即便遇到到危险也足以自保,可两只小狐狸还小啊!

想到冰魄和染儿,柳妖精这心都不安的提到嗓子眼了。

如果娆儿回来看不到两只小狐狸,又或者两只小狐狸遇到坏人…柳妖精不敢往下想了。

“你们留在这儿哪也不许去,我去找找它们!”钟伯想了想道。

事实上,他想的比柳妖精更深远。

钟伯猜测,几只兽兽八成是去找娆儿了。毕竟,它们与娆儿有着灵魂契约,想找到娆儿自然易如反掌,可之前它们一直挺老实,现在却突然集体失踪,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娆儿有可能出事了!

不敢把此事告知任何人的钟伯,立即离开了宿营地,并将黑焰移了出来给他带路。

凭着气味,黑焰很快就追上了两只小狐狸。

“魄儿、染儿!”看到两只正努力狂奔的小狐狸,钟伯首先松了一口气,虽然还不确定娆儿如何了,但这两个小东西可不能有事,不然,他该怎么和娆儿交待?

冰魄和染儿一见到钟伯,立即跳进他怀中,并全都双眸含泪的看着他,伤心道:“爷爷,麻麻受伤了,我感觉到了!呜呜…”

“别担心,有爷爷在,不会让你们麻麻有事的!”钟伯安慰着,见事情跟他猜测的分毫不差,他这心也不安的狂跳起来。

娆儿,你可一定要挺住!等着爷爷啊!

钟伯知道,冰娆的伤只怕不轻,不然,这几只兽兽不会如此惊慌失措的不告而别,可他也想不明白,娆儿身边三只九级灵兽,他们兄妹本身实力也不弱,她又怎么会受伤?

究竟是谁,又能伤得到她?

想了许久,钟伯都猜不出事情到底是怎么个情形。

又过了一会儿,黑焰也把紫衡、青云和烈炎给追上了。

为了追它们三个,黑焰真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而追上它们后,黑焰本打算跟他们开开玩笑、调侃一番,但看到那三个家伙全都失魂落魄的模样,它反倒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路,黑焰快马加鞭!

可以说,现在除了它状态稍好,它背上的五只兽,还有它的主人,明显魂游天外了。

而当黑焰循着冰娆的气味,追踪到深渊血蟒所在位置时,它完全情不自禁的目瞪口呆!

眼前的战况,实在是太激烈了!

只见冰娆被一条蟒用粗壮的身体卷着,已经昏迷不醒。

银啸正站在那蟒的身上努力营救,水晶则用爪子攻击敌人的眼睛,冰溪和银狼王则对着深渊血蟒的菊花展开了猛烈攻击…

显然,战友们都疯狂了!而那条蟒被冰溪还有三只九级灵兽群攻,显然也不太好过,可他们怎么会遇上深渊血蟒啊!

传说这种蟒,不是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深渊之中吗?怎么会跑到虚妄森林来安营扎寨?

可以说,虽然同为蟒类,但黑焰一点也不喜欢深渊血蟒这样的同类,主要是吧,深渊血蟒最喜欢吸食血液,而兽兽一向不喜欢吸血的东西,因而,深渊血蟒几乎与豺狼一样,同列兽缘最差的兽兽之一!

当然,黑焰见到深渊血蟒也没有什么同类不能相残之类的想法,所以,为了帮助银啸救出冰娆,它第一个就朝那条深渊血蟒扑了过去。

虽然黑焰只有八级,但黑焰属于相当稀少珍贵的墨蟒,血脉等级更是在深渊血蟒之上,因此,面对体型庞大的深渊血蟒,它丝毫不惧!

完全本体状态的黑焰,只比深渊血蟒小了一点点,有了它的加入后,战况更是倾向于银啸这边了!几乎是眨眼的工夫,两条体型庞大的巨蟒就缠在了一起!

看到缠住自己的墨蟒,深渊血蟒大惊,并不敢置信的看着黑焰,质问道:“你我都是同类,你为什么要帮着它们来对付我?”

“丫的!谁跟你是同类?我和他们才是一伙的!”黑焰气定神闲道,然后朝着天空急飞的水晶大声道:“水晶,我缠住它了,你快来戳它的眼睛,戳瞎它!”

“好嘞!”有了帮手,水晶自然不客气,并对深渊血蟒发动了更加猛烈的攻击!

被黑焰死死缠住的深渊血蟒,气得简直都快要吐血了!这可真是太欺负蛇了!它只有自己,再瞧瞧对方这边又来了多少兽援?对了,还有个老头,也厉害无比!

深渊血蟒眼中的老头,当然是钟伯。

刚刚抵达时,钟伯看到眼前一幕,差点没吓晕过去!他那可怜柔弱的孙女啊!被那条臭蛇紧紧缠住,生死不知!

当下,他大脑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并啥也没机会想就拿着武器朝深渊血蟒冲了过去。

此时,冰溪已经累得小脸同样发白,但他仍然不愿意停歇的拿着刀在扎深渊血蟒的菊花,而在他和银狼王的努力下,深渊血蟒的菊花已经人工扩大了一倍,当然,那条蟒自然也痛得死去活来,好不*!

钟伯到了后,就接手了冰溪的工作,冰溪也终于有了机会可以喘口气,但刚歇了一会儿,他便又爬上了深渊血蟒的身体,想去解救妹妹。

“妹妹,别怕啊!哥哥来了!”好不容易爬到深渊血蟒身上,冰溪艰难的爬到冰娆身边,流着泪心疼道。

看到妹妹苍白着小脸,毫无生机的模样,冰溪更是感到无比的恐惧!

他一定要救妹妹出来!

这样想过,冰溪又拿起匕首去砍深渊血蟒身上的肉。

“主人,我们也来了!”

“小娆儿!”

“麻麻!”

两只小狐狸、紫衡、青云和烈炎好不容易才爬上来。

一见冰娆的模样,两只小狐狸就率先哇哇大哭起来,青云、紫衡和烈炎心里同样不好受,并含着泪,它们跟冰溪一样用自己锋利的钳子、爪子去戳深渊血蟒的肉。

冰魄和染儿见状,也一边哭一边学着他们的样子,用爪子去挠深渊血蟒,不过,它们实在太小了,爪子上力量不够,根本无法给深渊血蟒造成任何伤害,见帮不上忙,它们两个哭得更凶了!

“哇!麻麻,你醒醒啊!你别睡了,快醒醒!”染儿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它干脆低下头去舔冰娆的脸,它觉得,每次它这样做的时候,麻麻都会醒来,这次肯定也不会例外的!

可是舔了许久,冰娆都不见一点反应,染儿急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它的泪水,更是全都滴到了冰娆脸上。

突然,冰娆长长的睫毛似乎颤动了下。

染儿一见,连忙小心翼翼叫着:“麻麻,你醒了吗?”

“麻麻,你要是还不醒,我和染儿就离家出走了哦!”见唤不醒冰娆,冰魄居然威胁起来。

但它这样威胁后,冰娆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顿时,冰魄小脸垮了下来,心情也变得极其沉重!

它和妹妹,自一出生就没有见过亲生母亲,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养母,难道…不!麻麻不可以有事!绝不可以!

冰魄激动之下,小小的身子突然暴射出一道耀眼强光!但这道光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个时候,在场的无论人或兽,注意力都放在了深渊血蟒的身上,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甚至就连冰魄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异常。

不过,此时的冰魄,却明显感觉到自己小小的身子异常疲惫,但它也没多想,只以为是自己担心麻麻,因而激动的体力有些透支。可真的好累哦!

冰魄觉得,它好想睡觉哦!但它知道自己可不能这个时候睡着,它要守着麻麻,不然麻麻睁开眼睛看不到它,一定会不习惯!

努力瞪大眼睛,冰魄眨都不眨的盯着冰娆。

突然,极其微弱的声音在冰魄耳边响起:“还敢离家出走,真是胆肥了!”

“麻麻?你醒了吗?”听到熟悉的声音,冰魄眼睛不敢置信的又瞪大了几分,并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都要离家出走了,我敢不醒过来吗?”幽幽的叹息着,冰娆缓缓睁开美眸。

“麻麻!”冰魄和染儿一见,顿时开心了。而迎接冰娆的,自然是这两个热情小家伙的口水!

“娆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冰溪听到动静,也抬起头,正好看到妹妹倍显虚弱的绝美小脸。

“哥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虽然依然被深渊血蟒缠着,但冰娆尽量想让自己表现得轻松些,她不想哥哥太担心。

“你是我妹妹,我不担心你,还能担心谁?”冰溪轻笑着,然后拿着一粒疗伤丹药就往冰娆嘴里塞,冰娆摇头拒绝,“哥哥,别给我吃,暂时先这样吧,不然让这条臭蛇再绞一次,我肋骨还得断。”

“娆儿…”冰溪眼眶一红,心疼不已。

“哥哥,我没大事,被这条蛇缠住,还挺暖和的,正好夜晚有些冷,我就当盖了张被子,虽然这被子有点沉!”冰娆不想看哥哥如此,只能故作轻松的开着玩笑。

明溪知道妹妹是怕自己担心才会如此说,可他这心里就是不好受,而且,明明他也想配合冰娆,可惜,到嘴边的话他愣是说不出来。

见哥哥沉默,冰娆只能暗自叹气。

“小娆儿…”这时,紫衡可怜兮兮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微转头看了眼正眼巴巴望着她的紫衡、青云和烈炎,冰娆淡淡一笑,“你们怎么也跑来了?不是说了让你们呆在那里看着那些肥羊吗?”

“主人啊!那些肥羊哪里有你重要!”青云不满的抱怨道。

“就是!你快点给爷滚出来!需要被子,爷给你当,找这条破蛇干嘛?”紫衡没好气的道。

它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掉了的宝贝小娆儿,居然会被一条破蛇如此对待!这样的事实,令紫玉蝎皇大爷彻底恼羞成怒了!但偏偏,它现在对这条蛇一点办法都没有,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娆儿受苦!

紫衡心里极为难受!

别看小娆儿嘴上说的轻松,但身为跟她有灵魂感应的兽兽,它如何能不知道小娆儿此刻痛得心神剧颤!哼!还想瞒着它们,瞒得住吗?

“紫衡。”冰娆看着轻叫了声,然后才非常认真道:“你身体太硬了,不适合当被子!”

“你!”紫衡暴怒了!瞪了会儿冰娆,突然转身走了!

走的时候,它嘴里还愤怒的大声嚷着:“我去戳这条破蛇的菊花,让它得瑟!”

“对哒!戳它菊花,那里是它最大的弱点!”冰娆提醒着,如果不是自己戳到了深渊血蟒的菊花,又怎么会逼得它现形?当然,也正是这一举动惹恼了深渊血蟒,所以她才会成为那条蛇主要攻击目标,但,她并不后悔!

冰娆觉得,与其让她重视的人或兽受伤,她宁可伤的是自己!但她忘了,如果她受了伤,她重视的人或兽也同样会担惊受怕!可在那一刻,她别无选择!

现在,她也不后悔!

正因为自己成为了深渊血蟒的目标,牵扯了那条蛇大半的注意力,哥哥他们才能安然无恙!

对她来说,这就足够了!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这事居然把紫衡、青云、烈、冰魄以及染儿都给招惹来了,如此一来,爷爷他们只怕也瞒不住了!

“臭丫头,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在想,如何瞒住我们啊?”就在冰娆刚这样想的时候,钟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

顿时,冰娆小心肝咯噔一下,心道,完蛋了!这下子根本不用瞒了,爷爷都来了!

“爷爷。”看着已经爬到她身边的钟伯,冰娆讨好的叫着。

“听说,你给自己找到了一床好被子?”钟伯笑眯眯的,然后又拍了拍深渊血蟒的身体,赞叹道:“不错,这被子还能做衣服,也可以烤着吃!”

“……”冰娆不敢吱声了,这话,让她听出爷爷很生气。

“还嫌紫衡身体硬?”钟伯继续笑着道。

“紫衡找您告状了?”冰娆有些无语道。

“还用它告吗?爷爷既没瞎,也没聋!”钟伯突然吼道,那嗓门大的,把冰娆吓了一跳。

“爷爷,小点声,我怕怕。”冰娆哀求着。

“你还会怕?你不是挺有主意的吗?杀豺狼也就罢了,竟然还惹上了深渊血蟒!你当那家伙是吃素的啊!”钟伯火大吼道。这么多九级灵兽,外加他这个灵尊都拿深渊血蟒没辙,可想而知,那家伙有多么的难缠,多么的令人抓狂了!

其实,若说深渊血蟒有多厉害,到也未必,只是这家伙力量极大,在配上它那数百米长的身体,简直就是一辆纯天然的肉山,想要憾动这座肉山,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现在,他的宝贝孙女还被深渊血蟒缠着,钟伯如何等得了?

正因为如此,紫衡气哼哼的下去接替他戳蛇菊花后,他就迫不急待的上来看孙女了。

孙女说的那些话,意思他也明白,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发火,这臭丫头现在若不好好管管,只怕将来胆子会越来越大!

当然,钟伯肯定是不知道冰娆有前世记忆,不然他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因为,冰娆的胆量是前世带来的,显然已经无法约束了!

而冰娆,面对钟伯的怒吼,自然有一肚子的委屈。

然后,她小声辩解道:“爷爷,这条蛇不是我们惹来的,是豺狼王把我们骗到这里来的。”

“你不是很聪明吗?居然也会被骗?”钟伯没好气道。

冰娆沉默了下,才小心翼翼道:“人有失足,马有失蹄。”

“臭丫头,你还有理了?”钟伯闻言更怒。

“爷爷,您就别说娆儿了,咱们得先想办法把娆儿救出来啊!”心疼妹妹的冰溪,见钟伯越说越来劲,连忙阻止道。

“慈哥多败妹!”钟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冰溪直叹气。

冰溪:“……”

冰娆:“……”

“现在,黑焰正在和那条深渊血蟒较力呢,一会儿,咱们找个好机会,争取把娆儿先弄出来!”说得两兄妹哑口无言后,钟伯才小声对两人道。

冰溪点点头,伸手拉住了冰娆的一条胳膊,钟伯则拽住了冰娆的另外一条手臂,银啸咬着冰娆衣领,各自先做好准备。

不过,冰娆就帮不上什么忙了,现在她的身子仍然被深渊血蟒那庞大的身体缠着,虽然不像之前那般紧了,但她依然动弹不得!

片刻之后,冰娆突然又感觉到脖子以下再次被挤压,不过,为了不让爷爷、哥哥以及几只小兽担心,她愣是咬紧牙关没敢出声,更主要的是,这次的疼和之前深渊血蟒故意的绞压不同,这次,好像是两重物撞击到一起所产生的连锁反应,而且很快,她就明显感觉身体似乎轻松了许多。

无意中抬起头,冰娆才看到她的身体居然脱困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还坐在那条深渊血蟒的身体上,但深渊血蟒显然已经无法顾及冰娆这个它眼中如此渺小的人类,此刻的它,已经完全被黑焰缠得死死的!

脱困之后,冰娆口中随即被哥哥塞了好多的疗伤丹药,那些灵气满满的丹药一下肚,她立即感觉身体如同被阳光映照般,暖暖的!

数分钟之后,在强力疗伤丹药的作用下,冰娆终于又生龙活虎了!

自星戒中取出一柄看似普通的长剑,冰娆跳下了深渊血蟒庞大的身躯。

见妹妹终于没事了,冰溪也放心的下了蟒身。

紧接着,钟伯、青云、烈炎、银啸、冰魄和染儿,都陆续的下来。

下来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报仇!

今生,还是冰娆头一次感觉如此的憋屈,哪怕是那次被逼着跳下悬崖,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可这次,她有了!

当然,会让她有如此感觉,也是因为这条深渊血蟒太让人倍感无力了!

打,人家皮厚,无论你是各系灵技,还是武器,一律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它唯一的两处弱点,只有菊花和眼睛!

眼睛长在头部,对于人类来说很难触及,唯一有机会碰到的,自然是深渊血蟒的菊花,但菊花离尾部很近,戳了菊花的后果,却是会被对方那庞然大物的身体给死死缠住,近而窒息死亡!

可以说,如果不是深渊血蟒对她怨恨太深,因而并没有想一下子就弄死她,还想多折磨折磨她,恐怕她就又要转世重生了!

但现在,好运气应该站在她这边了吧?

转身直接来到深渊血蟒的菊花处,冰娆就见紫衡率着自己的那群小弟,正努力的用巨大钳子戳菊花玩。

见到她来,紫衡也没表现出多么的喜悦,反而一脸傲娇的将头转过一边,用屁股对着她,以表示自己还在生气中,不想理人!

但实际上,看到冰娆平安无事了,紫衡心里这个激动啊!不过它觉得,小娆儿真是太让人操心了,所以,还是给她个冷脸比较好。

努力克制着那对不安份、想要去抱小娆儿的大钳子,暴怒的紫衡猛地将钳子戳进菊花里,然后又在里面捣鼓一番,硬是拽出了一坨血淋淋的东西,它这一举动,顿时,把已经疼得菊花都有些麻木的深渊血蟒,又痛的狂乱扭动起来。

不过,被黑焰死死绞缠的深渊血蟒,这次扭动的幅度明显不太大,而冰娆见到紫衡的举动,心中顿时有了个好主意。

投了一个小火球扔进菊花里后,冰娆随即令众兽后退!

她也拉着钟伯和哥哥退到了一旁。当然,她只是在试验,想看看以这种方式能不能从内部破坏了深渊血蟒的身体,但等了一会儿,深渊血蟒反应明显不太大。

难道没用吗?

“啊啊啊!你们这群小虫子,实在是太可恶了!我要杀了你们!”就在冰娆以为从内部攻击也没效时,深渊血蟒突然张天大嘴,仰天狂吼着!

黑焰一见,立即用脑袋撞上了对方脑袋,并恶狠狠威胁:“别在叫了,在叫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才是同类,你为什么要帮着外人欺负我!”深渊血蟒伤心欲绝的看着黑焰,质问道,如果不是这家伙死死缠的它动弹不得,它又岂会让那些小虫子有机会不遗余力的戳它菊花!

这些魂淡!它完全是败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啊!

可惜,深渊血蟒将黑焰当成了自己人,但黑焰心里显然没有它。

只听黑焰冷冷的道:“我说过了,我和他们才是一伙的!所以,你就别套近乎了!再说了,这也是你自找的,如果你不是那么贪心的想要吃掉他们,又怎么会给自己惹来无妄之灾!哥们,你安息吧!”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啊啊!我的菊花啊!”深渊血蟒痛苦哀嚎的同时,突然感觉到本已麻木的菊花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剧痛,那痛,直达心底,痛彻心扉!

“你们这些小虫子,究竟对我做了什么?”艰难的低下头,深渊血蟒无比不甘的怒瞪着冰娆三人及兽兽们问道。

大部分兽兽都表示无辜,它们真的啥都没干,只是一直在努力戳菊花。

这时,冰娆又几下跳到了深渊血蟒头上,拍拍它的头,轻笑道:“大家伙,感觉怎么样?肚子里面暖和不?”

“你、是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深渊血蟒硕大的红色眸子里现出一丝恐慌,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我没做什么,只是丢了个小火球进你的菊花!”冰娆淡定自若道。

“你、你这个流氓!”深渊血蟒悲愤了!

“流氓?我?”冰娆傻眼,她做啥了,就被一条蛇骂流氓?

“就是你!是你先戳了我的菊花,不然我哪里会如此生气!”深渊血蟒说着说着还委屈上了,现在好了,一时不慎,引来了这么多的敌人,这可让蛇怎么活啊!

“你这算恶蛇先告状不?要不是你故弄玄虚想要吃掉我们,我能出手逼你现形吗?而且,你还咬了我,差点把我绞死!这笔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你到好,还委屈上了。你咋这么不要脸?”冰娆也生气了。

“是你们先闯进了我的地盘,打扰了我!”深渊血蟒小声道。

“那是豺狼王故意想借刀杀人,你不去找它算帐,反倒与我们纠缠,这算什么道理?”冰娆生气的又拿剑去戳深渊血蟒的眼睛,泄愤!

“那只豺狼都被你们杀了,我上哪找去!”深渊血蟒理直气壮道。

“那就找上我们?”冰娆怒火中烧!

“总得找个替罪羊,不然,本座的怒火向谁发泄!”深渊血蟒无耻道。

“说的有道理!”冰娆说完,也不在客气,并试着又往深渊血蟒口中丢了几个火球。

不过,这条蛇的嘴,明显比它的菊花要硬上许多,几个小火球进嘴,深渊血蟒居然还啧啧的赞叹着,“好吃!”

“好吃,那就多吃点吧!”放弃了深渊血蟒的嘴作为攻击对象,冰娆又专攻菊花去了。

接连不断的火球,从菊花中被丢了进去,这样的事实,顿时让深渊血蟒真的害怕起来。

之前,它的害怕有真也有假,但这次,它无法伪装了,肚子里烤得跟火焰山一样,这会将它肉烤熟的!

“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深渊血蟒终于服软了。

但因着它之前的所作所为,在场的人或兽,没有一个愿意放过它,差点失去妹妹的冰溪,险些失去主人的众兽,对这条蟒更是恨得要死!

这一刻,但凡拥有火属性的人或兽,都毫不客气的该喷火的喷火,丢火球的丢火球,霎时,深渊血蟒的肚子里燃成了一片火海,而肉烤焦的味道,也一点点的从深渊血蟒的身体中溢出来…

敌人,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深渊血蟒也不例外!

最后,曾经不可一世、猖狂霸道、并以绝对力量称霸于兽界的深渊血蟒,居然就这样成了一片灰烬!

而它死亡后,它那张坚硬无比、刀枪不入的皮却依然完好无损!同时留下的,还有深渊血蟒没有来得及毁掉的内丹!

这些,自然都成了冰娆的战利品。

一次诛杀豺狼王的行动,虽然让冰娆险些与这个世界说再见,但她也并非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她找到了与深渊血蟒这种凶兽战斗的方法,而此次,算上豺狼王的,她手中一共有了两枚九级灵兽的内丹。

想都没想,冰娆就将豺狼王的那枚九级内丹递到了银狼王的面前。

银狼王震惊的看着冰娆,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这是干嘛?要给它吗?

“这给你。”冰娆淡笑道。

“给我?这可是九级灵兽的内丹,如果你给自己的兽兽吃了,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直接晋阶九级灵兽,所以,你确定还要给我吗?”银狼王怕冰娆不知道,提醒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