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七十二章 遇险

冰娆有些心虚,她并不想撒谎骗哥哥,可又怕哥哥反对自己去冒险,所以心里这个纠结。

知妹莫若兄。

冰溪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娆儿肯定是有事情瞒着自己了。

“娆儿,不管你去哪儿,去做什么,都要带上我。”轻叹了口气,冰溪固执道。

看着哥哥,冰娆很无奈,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只因为她知道,如果她不同意带上哥哥,那么哥哥一定会跟她死抗到底。

见妹妹同意了,冰溪也松了一口气。

“娆儿、溪儿,要不要我也一起跟去?”这时,钟伯主动问道。

“爷爷,你还是留下来保护他们吧!”冰娆听了爷爷的话,不由得抹了把额上冷道。

“为什么要保护我们?我们不能一起去吗?”肖敬好奇问道。

“银狼王有事找我帮忙,带着你们算什么事?”冰娆有些郁闷,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要跟着凑热闹啊?爷爷和哥哥担心她,想去也就罢了,可肖敬他们就不能选择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原地等着他们回来吗?

说实话,不是她不想带众人一起,只是九级豺狼没那么好对付,若带上肖敬等人,绝对会给她和众兽增加负担,总不能在他们与豺狼战斗的时候,还要分心保护这些富二代吧?

更主要的是,冰娆很怕肖敬等人看到那只九级豺狼会直接吓尿了,到时别说与豺狼群战斗,只怕站着都困难!

可以说,冰娆很不信任这些有背景的人中之龙的战斗能力,毕竟,同人战斗与同兽兽战斗是绝对不一样的,再者,带着他们势必会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这也是冰娆不太想带着他们的原因之一。

看出孙女的想法,钟伯敲了下肖敬的道,斥道:“娆儿是去办正事,你们跟着添什么乱?”

“爷爷,我们只是想帮忙而已。”捂着头,肖敬委屈道。

“谢谢各位,但我的事情只有冰娆可以帮忙。而且,这事也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接收到冰娆的眼神,银狼王开口道。

见银狼王都这样说了,肖敬等人自然只能打消要跟去的想法,不过,见冰娆带走了水晶和银啸,他们也猜出这事只怕是不小,不然怎么会把水晶都给带上了。

而被留在营地的紫衡、青云、烈炎三兽则一脸忧桑的抬头望天,唉!它们又被主人抛下了啊!

唉!

见它们叹气,边上看热闹的冰魄和染儿立即跟着叹了声,心中也满是哀怨,它们为嘛这样小啊?两个麻麻啥都不让它们参与,这样的事实令两只小狐狸异常烦闷!

不过,这个时候的冰娆,显然无法顾及几只兽兽郁闷的心情,因为她正忙着安抚哥哥呢!

离开宿营地不久,冰娆就将要去杀九级豺狼的事情告诉了哥哥,然后,哥哥就暴怒了。

可暴怒的哥哥还偏偏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黑着一张脸,怒瞪着她。

毫不知道的水晶也啧啧称奇道:“小娆儿,你胆子真是太大了,居然敢去杀九级豺狼?你就不怕被豺狼给吃喽?”

“不定谁吃谁呢!”冰娆有些气恼的看着水晶,没好气道,这家伙,怎么这时候添乱啊!没看哥哥正在气头上吗?

“嘿嘿,也是哦!”水晶坏笑着点头,然后拍了拍冰溪肩膀安抚着:“安了,有我水晶女王在,小娆儿不会有事的!”

“哼!我的主人,我自己保护就够了!”高冷的银啸,冷哼一声,也争起宠来,或者说,它不允许有别的兽来抢夺自己保护主人的机会。

“那当然,银啸老大,我愿意给您老人家当助手,一起保护小娆儿。”听见银啸这样说,水晶立即拍马屁道。

听着这对话,冰娆无语的不行。

她真是不知道银啸到底对水晶做了什么,怎么堂堂的水晶女王在银啸面前就跟个小女仆似的呢?

而银啸,继续高冷回道:“算你识相!”

说完这句,它又转头看着冰溪安抚道:“冰溪,别担心,咱们这边有三只九级灵兽,难道还收拾不了一只九级豺狼吗?”

“就是啊!一只九级豺狼算什么?就算是十只,咱们几个也能给灭掉!”水晶跟着敲边鼓。

闻言,冰娆冷汗都出来了,无奈的看着水晶,亲,你夸张了。

“走吧,去杀豺!”见妹妹小心翼翼讨好的看着他,几只兽兽也自信满满,冰溪还能说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不想妹妹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因此才佯装生气的想吓唬吓唬娆儿罢了!

看到哥哥终于阴转睛,冰娆放心了,然后挽住哥哥的胳膊笑着哄道:“哥哥,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的,我敢去杀那只九级豺狼,自然是有足够的把握,所以,你不必太担心!”

“真拿你没办法!”冰溪宠溺道。

搞定了哥哥,冰娆心情大好,银狼王也长吁了一口气,不然,它还真怕这对兄妹因为杀豺狼的事情吵架,那样它会内疚的!

心情放松的银狼王,一高兴就想让冰娆兄妹坐到自己的背上,它载着两人前去豺狼族的领地,可它这提议一出,银啸和水晶当即就不乐意了。

“就你能当做骑是不?你当本女王是摆设啊?告诉你,本女王可是小娆儿的专属坐骑,侵权必究!”水晶女王大为不满的看着银狼王道。

银啸则更加不满的看着银狼王和水晶,淡淡道:“你们想当坐骑,有我名正言顺吗?我可是主人的兽,你们是啥?水晶是那疯老太婆的,你这只狼呢?跟我家主人有毛线关系?”

“……”

听着银啸的长篇大论,冰娆和冰溪都有些惊呆,这还是他们头一次听到银啸用这种语气跟别的兽说话呢?平时,银啸可都是高冷到谁也不理会的,今天这是咋的了?受啥刺激了?

事实上,不仅冰娆和冰溪这样想,水晶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它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银啸,这不正常啊?

银狼王更是傻眼,它也没说啥啊!咋就被银啸和水晶这两个家伙给攻击了呢?

一时间,倍感委屈的银狼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它还是好脾气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和你们抢了。”

“这还差不多。”水晶满意道,然后,它又立即转头对银啸道:“银啸老大,我也不会跟你抢坐骑专属权的,放心,放心!”

“主人,今天就由我载你吧!”给了水晶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银啸才看着冰娆道。

“银啸,咱们不是说好,要保存实力的吗?万一被人撞见你的本体,到时你可就暴露了。”听了银啸的话,冰娆提醒着。

银啸闻言皱着眉头纠结不已,半晌,才恶狠狠的对银狼王道:“便宜你了,还是你来吧!”

“银啸老大,怎么不让我来?”水晶不高兴了,觉得银啸胳膊肘儿往外拐。

“它又没翅膀,你噌的一下飞走了,让它怎么追?再说了,我们谁知道那只九级豺狼住哪里?不是得让它带路嘛!”银啸理所当然道。

对于银啸如此现实的说法,银狼王泪奔了。

它是没有翅膀,可它跑的并不慢好不?要知道,它可是以风系著称的银狼王啊?但今天,它的奔跑速度却被两只长着翅膀的家伙给嫌弃了,呜呜…这不是欺负狼没有翅膀,不会飞吗?

不过,在二对一自己绝对占劣势的情况下,银狼王只能默默的忍着着水晶和银啸两兽对自己的鄙视,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纯属扯蛋!那都是因为地头蛇没有遇到两条强龙!不信,让它们多遇几条试试?看看会不会变成蛇羹!

就这样,银狼王担任本次坐骑工作的事情,尘埃落定了!

虽然说,它让水晶和银啸弄的有些郁闷,但能有自己的表现机会,银狼王内心还是有些小得瑟的,再加上大敌即将被咔嚓,所以银狼王心情还算不错。

载着冰娆、冰溪以及两只傲娇的兽兽,心情激动雀跃的银狼王一路撒欢狂奔,不出半个小时,它就已经跑到了豺狼领地的外围。

收到消自己的豺狼王,在众小弟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看到银狼王,它先是鄙视了一番:“怎么,自己打不过我,所以就找来帮手了?还找的是两名人类!你可真是出息啊!你难道不知道人类跟咱们兽兽有不共戴天之仇吗?”

“尼玛!你眼瞎了?水晶女王在此都没有瞧见?还有我家银啸老大,这你都看不见?”没等银狼王回击,彻底被豺狼王无视的水晶,就先暴怒的开骂了!

豺狼王被骂的一愣,回过神才慢悠悠的道:“原来还有两只兽啊!”它是真没看见。

当然,它觉得这也不能怪它,谁让那只鸟和猫都拟态成那么小只,还缩在那名人类小妞怀里,它又不是透视眼,哪能看那么清楚?

显而易见,它的话定然将水晶气个半死。

然后,脾气不太好的水晶女王,就率先开骂上了。

论骂人,混森林的豺狼王肯定是比不上水晶在人类世界练出来的嘴皮子,所以,它又被骂的一愣一愣的,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转瞬间,水晶成了与豺狼对阵的主角,银狼王貌似成了打酱油的。

银狼王听着水晶滔滔不绝的骂人的词,只感觉冷汗连连,并忍不住暗道,好在它没得罪这只泼鸟啊!不然,现在被骂傻的兽只怕也得算上它一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被骂傻的豺狼王,终于适应了水晶的骂声,并反应过来火大吼道:“臭鸟,你真是找死!”

“你才找死,你全家都找死!今天,咱们就是过来让你死的!”水晶继续不停歇的骂着,听的冰娆也快蒙了。

冰娆也是第一次知道,水晶这么会骂,这么能骂。瞧瞧那豺狼王,气得都快要吐血了!不过,冰娆自然不会同情豺狼王,毕竟,他们就是来杀它的。

“水晶,别骂了,咱们动手吧!”叫住水晶,冰娆无奈道。

“动手?好,动手!”水晶一听,当即恢复成巨鹰的模样,并飞到半空,傲视苍生般的俯瞰着豺狼王,并大声吼道:“臭豺狼,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看到水晶回复本体,豺狼王大惊,该死!它大意了!居然没发现这是一只九级灵兽!那只猫呢?也是九级吗?

其实,这也不能怪豺狼王大意,主要是兽兽们拟态的时候,除非自己暴露了气息,不然其它兽兽是很难看出对方实力的,而这就是兽界所谓的扮猪吃老虎,因此在见识到了水晶的本体后,豺狼王当即警惕起来,并紧盯着冰娆怀中那只雪白小猫。

不知道为什么,豺狼王总感觉这只白猫对它的威胁似乎更大!

感觉到豺狼王的视张,银啸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才淡淡问道:“豺狼王,你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干什么?我对你可没兴趣!”

“你也是九级灵兽?”豺狼王见对方说话了,遂警惕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不是九级灵兽,敢来你这里溜达?”银啸不是很热络道。

“来我这里溜达?只怕是来杀我的吧?”豺狼王听完银啸的话,愤怒道。

“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意思。”银啸眯了眯眼睛,然后对冰娆道:“主人,快些收拾掉这只豺吧,我困了,想回家睡觉去。”

“好。”冰娆点头,对兽兽,她一般都有求必应。

而豺狼王闻言却异常暴怒的吼道:“尼玛!你实在是太瞧不起豺了!居然还想快点收拾完我回去睡觉!哼!既然如此,咱们就看看是谁先收拾了谁吧!”

暴怒的豺狼王,随即招呼属下,“孩儿们,大家给我一起上,今天咱们就让这几个目中无人的家伙有去无回!”

话音落下,接到豺狼王命令的众豺狼,就直接将冰娆、冰溪以及几只兽兽包围了。

冰娆淡定自若的从银狼王背上下来,看着将他们包围起来的豺狼们,不由道:“豺狼王,你觉得凭你这些小弟,就能收拾了我们?”

“哼!试试看不就知道了!”豺狼王略带得意的笑了。

冰娆正纳闷豺狼王哪来那么大的信心,就见围着他们的豺狼们嘴巴鼓鼓的,貌似有些不对劲。

果不其然,眨眼的工夫,豺狼们就从口中喷出一大口唾液,那唾液直奔着冰娆、冰溪以及兽兽们而来…

“小心,那唾液带有腐蚀的作用,沾上即腐烂。”银狼王大惊,连忙出声提醒。

同一时间,感觉到不对劲的冰娆、冰溪已经迅速跳离了原地,银啸则被逼的现出了本体!

可恶!

不是它怕了这些豺狼,而是它被恶心的想要速战速决了!

不过,它的本体一现,就轮到豺狼王吃惊了。

“银、银翼雪虎!”豺狼王脸色骤变,如果说,只有银狼王和那只雪鹰,它或许还不会这样害怕,毕竟,那只雪鹰虽然也是九级灵兽,但论战斗力肯定是打不过它,而它又知道银狼王的软肋,自然是胸有成竹,但多了只银翼雪虎,它就没办法不忌惮了!

众所周知,银翼雪虎这种白虎的变异品种,绝对是以战斗见长的兽兽,并且战斗力在虎族之中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不夸张的说,两只白虎也未必打得过一只银翼雪虎,再者,这种老虎还有翅膀,打不过就飞的话,让地上跑的兽兽根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面对银翼雪虎,豺狼王有些退缩了。

今天一战,只怕自己要吃大亏了!豺狼王想到这个结果,心中就郁闷,也就不想恋战了。

可偏偏,在对方三只九级灵兽面前,它想跑貌似都有困难。而那两名实力莫测的人类,显然无视了它的存在,开始对自己的小弟们大开杀戒了!

豺狼王眼睁睁的看着属下们一个个的死翘翘,心痛的都滴血了,可面对紧盯着它,对它虎视眈眈的三只九级灵兽,它却不敢轻举妄动。

借着豺狼王不敢动的当口,冰娆和冰溪杀死豺狼来自然毫不手软!

没办法,谁让他们也被这些豺狼给弄恶心了?要知道,刚刚这些豺狼吐的口水,可是差点就沾到他们身上了,如果不是他们躲的快,后果必然相当严重,因为那些唾液滴到地上后,就立即将地面给烧出了一个大窟窿,还散发着一股恶臭!

有了这么危险的前车之鉴,他们当然不可能在留着这些豺狼看热闹。

虽然说,擒贼先擒王比较好,不过在冰娆看来,无论是贼中的王,还是小贼,肯定都是跑不掉的,如此,先擒谁又有什么区别?

抱着这样的想法,冰娆几个烈焰焚心下去,豺狼的数量就减少了一半!

她使用的烈焰焚心,是星辰诀本身自带的一项群攻技能,使用的时候,不但有漂亮的朵朵红莲特效,而且,杀伤力惊人!当然,杀伤力范围是完全取决于使用这一技能时所耗用的灵气!

如果灵气足够多,方圆百里都有可能灰飞烟灭!而这次,冰娆只用了少部分灵气,因此攻击面积并不算大,但杀死这些豺狼足够了。

而那些豺狼,面对如此可怕的火焰,根本是想跑都跑不掉。

冰溪看着妹妹使出的火系技能,有片刻的怔忡,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妹妹用这技能,没想到不但漂亮而且杀伤力惊人。

相较之下,他觉得自己使用的技能就温和多了,虽然也是群攻,但却是水属性,名为万莲穿心。

万莲穿心也属烈阳诀所特有的技能,与冰娆的烈焰焚心有异曲同工之效,同样是伴随着朵朵莲花特效,并让敌人在震撼美丽的莲花世界中灰飞烟灭!

可以说,冰娆和冰溪各自使用的技能一出,把在场的兽兽都给震憾了。

只见风华绝代的两人,周围各自漂浮着火红和冰蓝两种色彩的莲花,那莲花不大,只有成人拇指大小,萦绕在冰娆和冰溪身边,同时,朵朵莲花又是攻击的利刃,每朵莲花一出,必定结束掉一条豺狼的小命!

短短数分钟,包围着他们的豺狼,就被灭得干干净净。而豺狼王也成了光杆司令!

见此,水晶忍不住狂笑起来。

“哈哈,豺狼王,这下子你没小弟当炮灰了吧?”水晶略带得意的刺激道。

豺狼王大怒,但它也深知眼前情势对它实在是太不利了!

眼珠转了转,豺狼王愤愤不平道:“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个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和我单挑!”

“单挑?你想找我们谁和你单挑?”水晶好奇问道。

“她!就她!这个人类小妞吧!我要和她单挑!如果我赢了,你们必须马上离开我的领地!如果我输了,自然任由你们处置。”豺狼王指着冰娆道。

“哟!你倒是挺会挑的嘛!咱们三个九级灵兽在这儿你不挑,偏偏挑了个最弱的!”水晶啧啧称奇道。

冰娆听到最弱的这三个字,额头情不自禁的滑下几道黑线,她是最弱的?这是谁鉴定的?

“哼!就她了,人类小妞,你敢不敢?”豺狼王得瑟道,水晶的话让它心知自己挑对人了,别看那人类小妞使用的技能挺漂亮,可对上九级灵兽,那就是废!

“我和你打!”没等冰娆回答,冰溪就抢先道。

“我不和你打,我就要和这小妞打!”豺狼王可没那么傻,明明有最弱的女人在,它干嘛要挑个硬绑绑的大老爷们一战啊!

正所谓柿子就是要挑软的捏,所以,它只选冰娆!

“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见哥哥让豺狼王气得脸都黑了,冰娆淡笑着出言问道。

“不为什么,我就选中你了!”豺狼王耍无赖道。

“可我没选中你啊!我不和你打!现在我们形势大好,我还和你单挑,你以为我傻?”冰娆嘲讽道。

“……”豺狼王被噎了下,它确实以为眼前的对手傻来着。

“小妞,那你想怎么样?怎么才肯和我打?”想了想,豺狼王万分不甘心道。

“不单挑,我喜欢玩群攻!”冰娆笑眯眯的看着豺狼王道。

“我不喜欢!”豺狼王恼羞成怒了,这小妞在耍它啊!它现在都光杆司令了,上哪找兽群攻去?更主要的是,上哪找三只九级灵兽去?

“由不得你吧!”冰娆淡淡一笑。

“就是,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讲条件?”配合的陪着豺狼王玩了会儿的水晶,也嗤笑道。

“你们三个,大家同为兽兽,难道你们真的想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人类杀死我?”与冰娆谈不拢,豺狼王转而又对水晶、银啸和银狼王打起感情牌。

银狼王听见这无耻的话,深感无奈的愤怒道:“豺狼王,现在知道大家同为兽兽了?你想杀我妻儿的时候干嘛去了?你这混蛋,连只孕狼都不放过,你此时还有脸说这些?”

“我、我那不是一时糊涂吗?你们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豺狼王能屈能伸的服软道。

“杀了你以后,我也会承认自己只是一时糊涂的。”银狼王转而笑着道。

“你、你真的不肯给我一次机会?”闻言,豺狼王气得脸都憋红了,并大吼道。

“不给,我要为狼族除害!”银狼王除豺的意志十分坚定,机会如此难得,它自然不愿意放过。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别怪我无情了!”被严重刺激到的豺狼王,嗷的怒吼了一声,并迅速涨大身形…

可就在冰娆、冰溪还有几只兽兽以为它要正面迎战了的时候,已经化为本体最大状态的豺狼王,却突然改变了方向,掉头就跑!

顿时,银啸、水晶及银狼王有些傻眼。

这货真是九级灵兽吗?

艾玛!可别给九级灵兽丢人了!

毕竟,九级灵兽中,可没有这种不战而逃的孬种!

“别让它跑了,快追!”冰娆一见,则立即道。

刹那间,水晶飞到高空,观察着豺狼王奔跑的方向,并给冰娆等人指路。

将族人留在原地处理善后,银狼王则抓着冰娆、冰溪和银啸坐到自己背上,然后撒腿就朝着豺狼王追去!

有了水晶这个高空雷达,银狼王总是能够迅速掌握豺狼王的踪影,但豺狼王也够狡猾,总是朝着偏僻阴暗的小路跑,就这样你追我赶,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

直到临近傍晚,他们才将豺狼王堵在了一条幽密茂盛的树林中,这也是条死胡同,周围都被高大的巨树挡住,易进难出!

眼看豺狼王已经无路可逃,水晶笑了。

“挺能跑啊?小样的!这下子看你还往哪里跑!”说这句话的时候,水晶虽然是在笑,可实际上它心里火大的很,这家伙,浪费了他们这么久的时间,害得他们晚饭都没吃,真是罪无可恕!

“你们也挺能追的。不过,我在最后问一句,你们真不肯放过我?”豺狼王似乎有些纠结道。

“当然。”水晶傲娇的一扬头,纵虎归山,那是找死啊!

“那咱们就一起死吧!哈哈!”豺狼王突然狂笑起来,脸上也极为得意。

不过,冰娆等人都没太明白豺狼王的话,水晶更是满脸疑惑道:“你这家伙是被吓傻了吗?”

“杀了我,你们也跑不掉的!”豺狼王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便扯着嗓子嗷嗷嚎叫了起来。

它的声音极大,甚至惊飞了不少树上休息的鸟,也震得树上掉落了不少叶子。

“魂淡,闭嘴!别在嚎了,吵死了!”水晶受不了的捂住耳朵吼道。

可豺狼王却依然故我,并且嚎叫声越来越大!

“哥哥,我感觉有点不动劲,这家伙会不会是在召唤帮手?”疑惑的冰娆,皱了皱眉头,并问着哥哥。

“它还会有帮手?”冰溪诧异不已。

“应该不会,豺狼在兽族中的兽缘并不好,所以,它几乎没有交好的兽兽,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有兽过来帮它。”银狼王解惑道。

“可我心里有股不安的感觉,我看咱们还是别耽误时间了,快点杀掉这只豺狼王吧!”冰娆提议道。

“嗯嗯,快点杀掉它,真是吵得鸟都想抓狂了!”水晶举双翅赞成。

达成一致后,豺狼王的死期也就等于到了。

不过,兽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是九级灵兽,想到一击毙命也很难,但他们不想在浪费时间,干脆就一起上了!

在冰娆、冰溪、银啸、水晶以及银狼王的联手攻击之下,豺狼王只抵抗了几回合就断了气。

望着死不暝目、并且死前一刻脸上还挂着诡异笑容的豺狼王,冰娆心中的不安越发浓烈。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完全暗了下来,同时伴随着沙沙的风声…

“大家小心,我感觉不对劲,咱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冰娆再次提醒道。

“嗯,你们都坐上来,咱们立即离开。”银狼王连忙道,身为九级灵兽,它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水晶一见,立即用爪子抓起豺狼王的尸体,然后飞到半空准备继续担任高空雷达给银狼王带路,当然,这只豺狼王的尸体也不能便宜了别的兽兽。

可飞到半空,正准备飞出去的水晶,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貌似撞上了一面凉冰冰的墙!

迅速降落后,水晶连忙道:“小娆儿,咱们出不去了!”

“什么?”冰娆大惊,怎么会这样?

伴随着她的话,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传递了过来,顿时,众人心底冰凉一片!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银狼王不解道,并好奇的伸出锋利的爪子朝那面同样挡了自己去路的墙挠了一把,可惜,除了挠出一片火花,那面令他们倍感疑惑的墙却啥事都没有!

不信邪的银狼王,又接连挠了几下,可那面墙依然完好无损!

“这东西可真结实啊!”没辙的银狼王,头都大了。

“别白废力气了,现在的情况,显然是我们已经被困住了,外面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怪物,有可能正准备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所以短时间内,它应该不会对我们出手,但时间长了如果一直困在这里,我们不是被它玩死,也迟早会被憋死!”冰娆叹气道。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如果不是为了帮我们狼族除掉豺狼王,你们也不会来这儿,更不会被困住。”听了冰娆的话,银狼王一脸内疚的道。

“别这么说,这只是个意外!而且,我相信自己福大命大,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翘翘了!”冰娆安抚道。

“是啊!这只是个意外,曾经,我和妹妹掉下悬崖都还活得好好的,在这里,自然也不会有事。”冰溪也安慰道。

不过,话虽这样说,可他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但这个时候他身为堂堂男子汉,自然不能表现出一丝懦弱,不然,他又何谈保护妹妹!

情不自禁的,冰溪拥紧身旁的冰娆,冰娆也回了哥哥一个拥抱。两兄妹清楚对方的心思,看着黑暗中对方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他们心中安定了不少。

良久。

无边的黑暗,一直笼罩在两人三兽身上。

伴随着夜色,气温也越来越低。

冰娆、冰溪、银啸、水晶以及银狼王互相依偎在一起取暖。

这一刻,气氛异常的宁静。但实际上,两人三兽却是在用灵力传音交流着应对方法。

冰娆想试试火,但又怕激怒了这不明状况的东西,在不知已知彼的情况下,如果貌然出手,显然有些冒险!

更主要的是,如果这东西是个不怕火的,那么她就等于白白浪费了灵气,如此,她只能等待时机。

商量了许久,两人三兽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其实,按照银啸的想法,就算那挡路的东西是只实力强悍的兽兽,最多也和它一样是九级灵兽,而他们这边有三只九级灵兽,还怕对付不了外面那只故弄玄虚的家伙吗?

可以说,银啸对这样喜欢搞怪的东西实在厌恶的很,你说你,真想把他们当成猎物,直接出手不就好了?还把他们给困住!这样有意思吗?

一直高冷的银啸,小暴脾气都要被气出来了,不过,见主人依然淡定的在等待时机,它也不好太着急,所以,只能跟着干瞪眼。

时间一分分流逝。

冰娆这方仍然十分淡定的等着以不变应万变,但外面那东西却有些等不下去了。

随后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传进冰娆、冰溪、银啸、水晶以及银狼王的耳中:“你们还挺能忍的!”

“不然能怎么办?外面那个谁,敢露下你的真面目吗?这样故弄玄虚有意思?”冰娆无奈道。

“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不是吗?”声音十分得意。

“有病!”冰娆嗤之以鼻!

接着,她又问:“你是那只豺狼王找来的帮手吧?”

“不是!小小的豺狼王,也配劳动本座的大驾吗?”声音明显瞧不起豺狼王。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冰娆不理解了,总不会专门跑过来就为了堵住他们吃掉的吧?以一敌五,这家伙勇气可嘉啊!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当然要在这里!”声音怒道,随即补充:“你们擅自闯入本座的地盘,就留下来给我当食物吧!哈哈!”声音得意的大笑起来。

“可以,你过来拿吧!”冰娆很好说话的道,同时,她瞬间就想明白了豺狼王临死前那些话的意思,想必豺狼王知道这里有只强大的兽兽,因而才故意把他们往这里引,就是想借那只兽兽的手消灭掉他们,以报杀已之仇!

不得不说,冰娆都有些佩服那只豺狼王的聪明了,想不到,兽兽居然也懂得借刀杀人了!

“嗯?”声音有些疑惑。

“不是要把我们当食物吗?自己过来拿啊!”冰娆继续引诱着。

“小丫头,你当我不敢啊!”声音怒了,它已经听出来,冰娆是在歧视它。

“我就是觉得你不敢!”冰娆淡笑道,说完,还站起身,故意走到那面墙跟前,并取出一把匕首,然后一下一下的扎着。

这应该是对方的皮,而且实在够厚,冰娆扎了十多下,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皮肤上,居然连个划痕都没有!

想了想,冰娆在匕首上注入了一丝灵气,然后继续扎…

“小丫头,你在给我挠痒痒吗?”声音又传了过来。

“是啊!我好吧?”冰娆淡淡一笑,突然,她手中匕首光茫大绽,耀眼的光,瞬间照亮了黑暗密闭的空间,趁着这个间隙,她扫了眼面前的墙!

火红色,很光滑,上面带有漂亮的花纹。

咦?那里是?

短短扫了几眼之后,冰娆发现了一个可以攻击并且相对脆弱的地方,便毫不犹豫、动作迅速的手持匕首朝着那个地方扎了过去!

只听‘扑哧’一声,整个匕首瞬间没入!

“啊!该死的人类!”

霎时,那面墙动了!

如同山崩地裂一般,他们脚下的整片大地都摇晃起来,树上的叶子成堆成堆的掉落,冰娆险些站不稳,距离她最近的银狼王及时出手相助,才避免了她摔成狗吃屎的噩运!

而随着那面墙的移动,月色趁机溜了进来。

“娆儿,小心!”突然,冰溪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冰娆下意识的抬头,正好看到一张血盆大口,迅猛的朝着她袭来!

刹那间,根本躲不开的冰娆,半边身子就被那张血盆大口狠狠的咬住了!

冰冷的牙齿嵌入血肉之中,痛苦,瞬间传达至冰娆的心底深处,这时,她也终于看清了咬住自己的是个什么东西!

好大好大的一条大蟒蛇!而这蛇的大名,深渊血蟒。

眼前这条深渊血蟒,全身火红,身长足有数百米,身体直径比水缸还要粗,此刻,愤怒的蟒蛇正瞪大阴冷的双眸斜睨着冰娆,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不仅如此,火红巨蟒还好像要戏弄冰娆似的,转瞬又把她从口中移出来,以身体卷着,并用力一绞!

窒息感瞬间涌入冰娆的感官,她甚至听到了自己骨头断掉的咔咔声,不过,她可不是被吓大的,并继续挑衅着深渊血蟒:“怎么,想要折磨我吗?就因为我捅了你的菊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