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六十九章 你是后妈吗?

冰娆和冰溪,听着爷爷和肖敬两人旁若无人的在说他们如何如何老实,如何如何好欺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如果不是怕打断爷爷他会生气,冰娆真心想说,爷爷,这话咱们在家说说就行,就别在外面说了!人家是会害羞滴!

但钟伯和肖敬这一老一小显然越说越来劲,根本就没注意到冰娆和冰溪的尴尬,以及齐亚枫等人的震惊。

直到钟伯和肖敬说够了,说过瘾了,他才问冰娆:“娆儿,咱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柳御尘还来吗?”冰娆转头看着齐亚枫问道。

“他、他还在月光森林那棵树上挂着呢,让我和你们说一声,他今天应该是没空来了。”齐亚枫有些无语道。

今天一大早,他不放心就去了月光森林,看到一晚上了柳御尘居然还在那棵树上挂着,本打算想办法帮柳御尘下来,可那家伙死活不肯,还让他快离开,别打扰他享受清新美好的大自然…

面对这样任性的柳御尘,齐亚枫是真心醉了。

“这样啊!那咱们就不等他了。”冰娆淡淡笑道,不过,她心里也有些纳闷柳御尘究竟是想要干嘛?

“对了,昨天柳琴儿不是说她身边有侍卫跟着吗?柳琴儿回了柳家没有?”冰娆想到这个,遂问道。

“不知道她回去没,不过,她昨天前往月光森林的时候,貌似并没有带侍卫。”齐亚枫回想道。

“我就说嘛!如果她带了侍卫,我那样对她的时候侍卫怎么没出来阻止呢,原来是没带侍卫,这可就怨不得我喽!是她自己作死啊!”冰娆恍然大悟道。

“这事,柳奶奶知道了不?”听见冰娆这样说,齐亚枫小声问道。

“知道啊!”冰娆点头。

“那她没说什么?”齐亚枫小心翼翼问道。

“说了。”冰娆诚实道。

“呃,不会也是说你老实好欺负吧?”齐亚枫猜测。

“你答对了,但没有奖励。”冰娆淡淡一笑,然后又小声对齐亚枫道:“我跟你说,现在咱们家最受宠的就是冰魄和染儿,所以,你懂得!奶奶她老人家对昨天的事情很生气,今天,她是特意来保护冰魄和染儿的,就想看看谁敢抢咱家的兽,若是发现,应该会直接咔嚓了!”

“那就对了!”齐亚枫恶狠狠道,显然,他对于昨天冰梅要强抢冰魄和染儿的事也相当火大。

简单聊了会儿,众人便出发了。

交通工具,仍然是水晶。

水晶的速度很快,不到三个小时,他们就已经到达了虚妄森林。

进入森林后,按冰娆的想法,觉得还是大家分开来走,可爷爷一听这话,坚决反对!

用钟伯的话说,虚妄森林可不同于月光森林,这里绝对要比那里危险许多,除了有可能会遇到实力强悍的兽兽,另外,还有许多佣兵团会出现在这里做任务,而不是所有的佣兵团对待别人都那么友好,如果大家分开来走,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到时某些人很可能就有去无回了!

钟伯在说到有去无回的时候,明显是看着齐亚枫等人说的,这让齐亚枫等人当时感觉就不好了。

这老头,真是门缝里看人啊!他们不就是实力低了些,又没有带侍卫嘛?可也不用如此贬低他们吧?

当然,这些心里活动,齐亚枫等人肯定是不敢说出来,可他们那张俊美脸蛋上的郁闷,怎么能瞒得过冰娆几人。

柳妖精闻言直接‘噗哧’一笑,然后才赞同道:“这老头说的没错,你瞧瞧你们这一个个光鲜亮丽的,脸上分明就写着‘我是肥羊,快来打劫我吧!’若真是让你们单独行动,说不定到晚上的时候我就见不到你们这几个小家伙了,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咱们还是一起走吧!”

“老祖宗,我好伤心,呜呜…”齐亚枫郁闷道,他绝对从柳妖精身上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

不过,柳妖精可不在乎,直接一巴掌呼到齐亚枫那张俊美的脸上,恨铁不成钢道:“小枫子,这些人里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若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和你母亲交待?所以,你就乖乖的呆在老祖宗身边吧,有我家水晶在,你肯定安全无虞!”

“老祖宗,你确定最担心的人是我,而不是冰娆?她才是我们中间最小的吧?”齐亚枫一脸不甘心的问道。

“娆儿虽然最小,但生存能力绝对比你强!更主要的是,以你这垃圾实力,还真未必打得过她。”上下打量着齐亚枫,柳妖精实话实说道。

可是,实话往往很伤人,这不,齐亚枫脆弱的玻璃心就被伤到了,然后就听他愤怒的朝冰娆吼道:“我要向你挑战,要和你单挑!”

“主人,快答应他吧!”趴在冰娆雪白玉臂上的紫衡一听这话,顿时双眸放光,打架啊!它最喜欢了。

“嗯嗯,答应他!”冰娆肩膀上的青云也跟着起哄。

看到两兽兴致勃勃,齐亚枫顿时有些蔫了,不带让兽兽欺负人的啊!

“不许上兽兽,只许你自己和我单挑!”沉默了下,齐亚枫又道。

“你确定要和我打?”冰娆笑着问道。

“当然,那还能有假吗?”齐亚枫大声道。

“可是和我打,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赢了,你赢的是个女人,难道你会觉得很自豪?输了,输给一个女人,你面子往哪搁?”冰娆笑眯眯道,随后她还补充:“当然,如果你真想向我挑战,我接下就是了。”

“呃!我是不能欺负一个女人,所以,我看这挑战还是算了吧!”齐亚枫知道冰娆的话有道理,连忙找了个台阶就爬了下来。

“其实,你若真想挑战,可以挑战我家哥哥的。”冰娆云淡风轻的提醒着。

“挑战冰溪?他什么实力?”齐亚枫这次没有冲动答应,反而小心翼翼问道。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对兄妹太过神秘,对于他们的实力更是知之甚少,而让他挑战冰溪又是冰娆提出来的,所以他才得更加小心,免得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呢!

“和你差不多吧!”冰娆想了想道。

“和我差不多?”齐亚枫震惊了。

他现在实力为灵王,如果冰溪和他差不多,那么冰溪岂不也是灵王实力?

可冰溪跟他不一样啊!

他能在二十五岁之前晋阶灵王,那可是家族花费了不少珍贵宝物的结果,可冰溪他有什么?从小就被家族驱逐的冰溪,珍贵资源肯定是没有人提供的,但冰娆却说,冰溪实力却跟他差不多。

更令齐亚枫悲愤的是,冰溪年纪还比他小!

呜呜…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是谁说冰溪是废物的?

一个是已经二十三岁,被家族各种珍贵宝物打造出来的灵王,一个只有十八岁,没有家族当后盾的灵王,这么一比较的话,齐亚枫怎么觉得自己才像是那个废物呢?

幽怨的看着冰娆和冰溪,齐亚枫抑郁道:“你们兄妹真的是废物?”

“嗯,大家都那么说。”冰娆淡定自若道。

“……”齐亚枫更郁闷了。

连谨等人感觉也不好了。

妹子,啥叫大家都那么说?

这大家,说的准吗?

齐亚枫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他们看着冰溪的眸光却突然炙热了起来,既然冰溪也有着灵王实力,那他们互相切磋一下到是没所谓啊!

可惜,冰溪却不愿意过早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只是谦逊的看着齐亚枫等人道:“娆儿是我妹妹,在她心里我肯定是最强的,不过,今天咱们是来虚妄森林抓猪的,在这里切磋的话,合适吗?”

齐亚枫等人听了,才觉得这里确实不是太合适,可是他们又有些心痒难奈,这可怎么办?

看他们的模样,冰娆就知道这些家伙是不甘心,遂笑道:“以后有都是机会,我哥哥又跑不掉。”

“小娆儿说的有道理,我看咱们还是别耽误正事了,快点抓猪去吧!”肖敬一听也是,便赞同道。

其他人同样点点头,众人继续前进。

虚妄森林面积要比月光森林大上许多,冰娆等人没走出多远,就遇上了一队佣兵,那队佣兵人数很少,只有五个。

见到他们后,那队佣兵的队长便十分热情的想邀请他们结伴前行。

知道冰娆不太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所以钟伯直接拒绝了对方的提议,并带着冰娆等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被钟伯拒绝了的佣兵小队队长,目送着冰娆等人的背影,心里郁闷的不行。

“队长,怎么办?人家根本不愿意同我们一起。”一名佣兵成员见状,担心问道。

“咱们跟在他们后面走吧!真遇到危险,我相信他们总不至于见死不救。”想了想,佣兵队长道。

“这样行吗?那些人一看就不好惹,应该是哪个大家族长子弟出来历练的,我们贸然跟着,只怕会惹得他们不高兴。”那名佣兵担心道。

“那也没办法啊!不然还能怎么办?难道你想死吗?”佣兵队长瞪着眼睛低吼道。

“不、我不想死!”那名佣兵一听,瞬间吓得小脸煞白,并连忙道。

“那就别废话了!咱们快跟上。”佣兵队长随即下令,然后他们一队人就悄悄跟在了冰娆等人身后,并自觉的与冰娆等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走了会儿,冰娆突然停了下来。

齐亚枫还以为冰娆累了,连忙讨好道:“娆儿,累了咱们就歇会儿吧!”

“你真是齐家少主?”冰娆有些头疼的看着齐亚枫问道。

“呃,啥意思?”齐亚枫不明白了,听小娆儿的语气,貌似在鄙视他啊?

“你确定自己不是被齐家推出来当炮灰的?或者说,是齐家人心目中另有少主人选,但那人现在不太适合出现于人前,所以就拿你当了挡箭牌?你不是这种角色?”冰娆打量着齐亚枫,有些怀疑道。

“我当然不是!小娆儿,你啥意思?”齐亚枫有些火大,小娆儿真是太瞧不起他了,他在齐家很受宠好不?

“娆儿的意思,你的警觉性太低了,连后面有人跟着都没察觉。”冰溪同情的看了眼齐亚枫,笑着解释。

“其实,我也觉得你在齐家挺危险的,有可能只是表面受宠,实际上却是炮灰一枚,唔!这样的情况貌似叫捧杀!”随即,冰溪又补刀道。

齐亚枫整个人都不好了,从冰娆和冰溪的话中,他感觉到了无比强烈的恶意,这两个家伙怎么这么坏?说他警觉性低也就罢了,居然还说他是炮灰!说他被捧杀!

真是气死人了!这种好想咬人的感觉怎么破?

不过,其他人听了这话,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毕竟,看着齐亚枫吃瘪,总比自己吃瘪好吧?而且,从齐亚枫的教训中,连谨等人也深刻的意识到这对兄妹有多毒舌了。

他们瞬间做出了决定,以后哪怕得罪任何人,也不能招惹到这兄妹,不然,气都要被气死了。

“你们…”齐亚枫见连谨等人笑得如此开心,直接被气了个半死,然后,他手一指紫衡和青云,雄纠纠、气昂昂道:“跟我走,咱们把他们抓过来拷问下!”

紫衡和青云眨眨眼睛,诚实道:“其实,我们自己过去就行了。”

“……”齐亚枫泪奔,他也被兽嫌弃了吗?

“呜呜…小娆儿,你是坏蛋,你的兽兽也都是坏蛋!”齐亚枫眼眶含泪,愤恨道。

“亚枫叔叔,真是太可怜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被柳妖精抱在怀里的冰魄一脸同情道。

“小魄儿,还是你最好,叔叔果然没白疼你。”虽然被冰魄这小萌物给同情了,不过齐亚枫一点也不介意,这证明,小魄儿心里有他啊!

“废话可真多!”紫衡有些看不下去了,伸出钳子将齐亚枫拦腰夹起,然后便带着他朝那队佣兵小队跑了过去。

根本没有心理准备的齐亚枫,让紫衡这一夹走,吓得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而且,紫衡的奔跑起来还极其不稳,颠得他都快要吐了。

好在那队佣兵离他们不远,到了那队佣兵面前后,紫衡就将齐亚枫放了下来。

小脸有些苍白的齐亚枫,从紫衡钳子中脱身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蹲下来抱住一棵树狂吐不已。

等吐得差不多了,齐亚枫站起身,正好看到那佣兵小队的队长,正一脸恐惧的和紫衡大眼瞪小眼。

紫衡看到齐亚枫起来了,遂指着他对佣兵队长道:“你们是想向他一样被我夹着过去,还是自己主动走过去!”

这话,让齐亚枫好生悲愤,魂淡,他怎么又被当成典型了!

不过,齐亚枫可不敢招惹紫衡,并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般,可怜兮兮的看着紫衡,然后又语重心长的对那名佣兵队长道:“你们最好听它的话,不然,倒霉的肯定是你们。”

事实上,就算齐亚枫不这样说,佣兵队长也没敢反抗。

这么大块头的蝎子,又会说话,那必是高阶灵兽无疑啊!

面对高阶灵兽,他们整个佣兵团就是给人家送菜去的!

“我们自己走。”小心肝七上八下的佣兵队长,非常识相道。

佣兵队长看到这只蝎子是从冰娆等人那边过来的了,所以,他带着自己佣兵小队的人,便直接朝着冰娆等人方向走去。

紫衡对于他们的识相,自是相当满意。

很快,紫衡便抛弃了那队佣兵以及齐亚枫,飞奔着回了冰娆身边。

“小娆儿,我回来了,想我没?”紫衡有些期待问道。

“想了,干得不错。”冰娆哄道。

“既然干得不错,可有么么哒奖励?”紫衡又问。

“这是在外面,你给我收敛点。”听见这话,冰娆小脸一沉,小声警告道。

“好吧,那等咱们回房间在么么哒啊!”紫衡笑眯眯道。

冰娆可无奈了,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这时,佣兵队长带着自己小队的人也走了过来。

看到冰娆等人,佣兵队长略微有些不自在的打招呼道:“你、你们好。”

“为什么跟着我们?”冰娆直截了当问道。

“可别说路又不是我家的,谁都可以走啊!我们不是傻子!”冰娆问完又补充了句。

佣兵队长闻言暗忖,你们肯定不是傻子啊!特别是眼前这精明的小丫头,那是真心不太好骗!因为如果冰娆后面不加上那句,他还真打算那样说来着。

但现在,肯定是行不通了。

看着冰娆,佣兵队长心里发苦,他活了三十多年了,就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女人,而这位年纪看着又不大…

这么年轻,又如此倾国倾城,当个花瓶不好吗?佣兵队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过,他也知道当着这些人的面自己肯定是不能撒谎了,遂实话实说道:“我们佣兵小队实力太低,在这里十分不安全,所以我才想跟你们搭个伴,相互有个照应,可是被你们拒绝了,因此我们只好悄悄的跟在你们后面走。”

“啥叫有个照应?谁照应谁?你这人太不实诚,明明就是想寻求我们庇护,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冰娆还没对佣兵队长的话发表什么意见,听见的青云就一脸不屑的抢着道。

佣兵队长听了青云的话,泪奔了。

呜呜…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吗?虽然他的话说得有些含蓄,可他也没撒谎啊!

想了想,佣兵队长解释道:“我们当然是想求你们庇护一二,可说照应也没什么不妥啊!我们小队常年在森林中行走,对虚妄森林相当熟悉,不但可以给你们当向导,还可以帮你们做些体力活,所以,我们肯定是有自己的价值的,跟我们搭伴,咱们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

佣兵队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冰娆也知道他说的确实是实话了,不过,她还是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找上我们?”

“你们看着应该是大家族年轻子弟出来历练的,身边肯定有厉害的仆人或侍卫陪着,所以跟你们在一起,我们活着离开这里的胜算才更大。”佣兵队长诚实道,说话的时候,他还特意瞄了眼钟伯,心知肚明,这老头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

可被他瞄了的钟伯却很郁闷,因为他知道,他又被人当成仆人了。

冰娆看了眼钟伯暗自发笑,并用眼神表示,爷爷,让你不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这下子郁闷了吧!

我不郁闷了,仆人也是我的老本行!

钟伯用眼神跟冰娆交流。

“你们也别怪我如此势利,主要是刚才我遇见个同行,那人告诉我,咱们佣兵界的一霸今天也在这森林里,我很怕会遇上他,那样的话,我这一队的人只怕都出不了虚妄森林了。”见冰娆没有什么反应,佣兵队长继续一脸诚恳道。

“佣兵界一霸?”冰娆的注意力终于被佣兵队长拉了回来。

“嗯,那家伙最近一直在收编我这样的小佣兵团队,可我们这几个人都不愿意被他收编,如此,自然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原本,我今天带着兄弟们来虚妄森林,也是因为早前接了个任务,为了佣兵的荣誉,我们必须把它完成,否则,我们虎刺小队只怕早就解散了,而这个任务,也是我们小队最后一个任务,从今往后,流云大陆上就在也没有默默无闻的虎刺小队了!”佣兵队长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有了几分失落。

“你们接了什么任务?”冰娆淡淡问道。

“采集蛇涎草!”佣兵队长如实道。

“需要多少?”冰娆又问。

所谓蛇涎草,是指蛇的口水滴落后,蕴育出来的一种小草,这种草虽然算不得多名贵,但却很难采集。因为但凡有蛇涎草的地方,也意味着有群蛇出没!

想到这儿,冰娆不禁打量起眼前名为虎刺的佣兵小队。

这一小队,只有五个人,清一色的年轻男子。其中只有那名队长实力稍强些,但也不过是名大灵师,其他人的实力则在灵者和灵师之间,以这样的阵容去采集蛇涎草,说实话,有些勉强了!

如果他们真碰到蛇群,那就是给人家送食物去了。

不过冰娆也觉得,这位佣兵队长看着应该不是个鲁莽之人,或许他是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可以避开蛇群。

不得不说,冰娆真相了!

这名佣兵队长确实有自己的办法可以避开蛇群取到蛇涎草。

但这个时候,这位佣兵队长显然没想到会被冰娆猜出来,他还以为冰娆这样问是怕自己等人耽误了他们的时间,所以,连忙回道:“只需要一千份,放心,不会耽搁太久,很快就可以弄好的。”

“一千份只怕要采好久吧?”齐亚枫怀疑道。

“不会,如果顺利的话,最多两小时就可以采集完成。”佣兵队长保证。

“你们对这里很熟悉?”冰娆继续问。

“嗯,很熟,我们佣兵团常年在虚妄森林里采集各种草药,所以这森林里除了一些相对危险的地方我们没敢去,其他地方几乎都去过了。”感觉冰娆思维有些跳跃的佣兵队长,如实回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合作吧!你们帮我找五百只飞天猪,我保证你们可以平安出了虚妄森林,如何?”冰娆很满意这位佣兵队长的回答,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有了向导,总比他们跟无头苍蝇似的在这森林里乱转强,更主要的是,这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没问题。”佣兵队长点头同意了,虽然五百只飞天猪有些多,可能会费些时间,但同活着离开这里相比,那根本就不算什么。

达成协议后,虎刺佣兵队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安全有了保障之后,他们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原本一开始,这几名佣兵都不太敢和冰娆等人说话,后来感觉冰娆等人挺好相处的,一点也没有大家族子弟那种高高在上、傲慢不可一世的做派,而能当佣兵的人,大多都十分豪爽,所以没多久,两边的人就打成一片了。

从和冰溪等人的简短聊天中,佣兵队长才知道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闹了一个大乌龙,原来,被他当成仆人的中年男子,根本不是什么仆人,而是这对漂亮兄妹的爷爷。抱着两只可爱小狐狸的中年美妇,则是人家的奶奶。

闹出这样的乌龙,佣兵队长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并在心里直呼好险,幸亏当时他没有把这话说出来,不然,他都没脸见人了!

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佣兵队长主动提出先帮他们抓够五百只飞天猪,然后自己在带着队伍去采集蛇涎草。

听见这话,冰娆坏笑着问他:“你就不怕我抓够了五百只飞天猪,不管你们自己先走了?”

“不怕,我相信你们不是那样的人。”佣兵队长自信道。他不会看错人的!

“你错了,我们就是那样滴人!”趴在冰娆肩膀的紫衡,调皮的替冰娆回道。

“……”佣兵队长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说他不相信冰娆等人,只是没想到,这只蝎子居然又跑过来逗弄他,难道说,他看上去很傻很天真?

“噗哧!”看到佣兵队长欲哭无泪的模样,冰娆忍不住笑了,并安慰道:“别担心,紫衡逗你玩呢!既然咱们暂时合作,自然应该相互信任,现在都自我介绍下吧!我是冰娆。”

“冰溪!”

“齐亚枫!”

“连谨!”

“商羽!”

“白皓!”

“肖敬,小娆儿的头号粉丝!”

肖敬的自我介绍最与众不同,佣兵队长听完都忍不住笑了。

“我莫俞!”佣兵队长也道。

“墨鱼?我正好认识一只啊!”听到佣兵队长的名字,青云兴奋道。

“不是海里的那个墨鱼。”佣兵队长有些黑线。

“哦!白兴奋了。”青云郁闷道。

“别捣乱了。”冰娆轻拍了下青云的头,警告道。

“嘿嘿。”青云傻笑,不吱声了。

佣兵队的另外四人也各自做了介绍。

个子最高的那个,叫方庭。

五人中长得最好看的那个,是夏泽。

另外两人则没有什么太大特点,一个叫徐承,一个叫林子逸。

另外,据佣兵队长莫俞介绍,夏泽是他们虎刺的副队长,林子逸则是虎刺的大管家,基本上虎刺的所有收入及开销,都经由他手。

当然,这一配置是以前虎刺小队的配置,现在虎刺小队已经被人给逼得名存实亡,不少队员早已离开,目前只剩他们五人还在坚守着。

对于莫俞说的这些,冰娆虽然同情,但却不会做什么,毕竟,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

要么被人欺凌!要么被人景仰!没有第二种选择!

而且,简单的了解,冰娆也看出眼前的汉子需要的不是别人同情,而是一个倾诉的对象。

莫俞压抑在心头许久的话释放出来后,心里果然轻松了许多。

“走吧!咱们去抓猪,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那里飞天猪很多,就是有点远,所以咱们得提点速了!”发完牢骚,莫俞精神大震道。

“远点没关系,只要猪多。”冰娆淡笑道,然后又看着青云:“青云,载我们去吧!”

“好嘞!”青云很乐意适时的表现自己,所以一听有了当车夫的机会,立马从冰娆身上爬了下来,并瞬间变大自己的身形,并对众人道:“快上车!过时不候!”

齐亚枫等人一听这话,连忙坐到了青云背上,第一次坐螃蟹这种高大上的交通工具,他们都有些小兴奋。

莫俞五人则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个的螃蟹,当时愣得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

青云等得有些不耐烦,伸出两只大钳子略有些粗鲁的就将莫俞五人抓到了自己背上,然后又温柔的抱起冰娆,轻轻往自己背上一放,并道:“墨鱼,你带路啊!”

他不是墨鱼啊!

莫俞有些泪奔,不过,他还是飞快的点了点头。

有了向导,青云一路上各种狂奔。

对于它这过于疯颠的速度,冰娆几人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而毫无准备的齐亚枫等人,都被弄得头晕眼花、口吐白沫了。

好不容易到了莫俞说的那地方后,齐亚枫等人根本不受控制的直接从青云背上滑落,然后就地开始大吐特吐。

见此,青云表示嫌弃,并鄙视道:“瞧你们那点出息,看看我家主人都不晕车!”

齐亚枫等人小脸煞白、浑身无力到已经懒得跟青云斗嘴了,其实他们很想说,坐你的车,可不仅仅是晕车这么简单,那是在要命啊!

“不是为了赶时间嘛!”怕被主人骂,青云小声解释。

冰娆这次可没打算骂青云,因为她早就体验过青云那风一样的速度了。

从青云的背上下来后,冰娆打量了下莫俞口中说的猪很多的地方,发现这居然是一处果林。

而这果林面积还不小,许多树上都结满了野果,远处,还有几只粉红色、肉嘟嘟的飞天猪在抱着果子啃着。

那些飞天猪吃得很安逸,显然没发现危险已经到来。

看到这一幕,冰娆心中顿时大喜,然后她便小声吩咐自己的兽兽:“快去抓猪,别让它们跑了。”

几只兽兽一听,立即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速度快的让齐亚枫等人简直目瞪口呆。

“小娆儿,你那只猫怎么也跑得那么快?”连谨好奇问道,他知道的猫,可没有速度那么快的。

“……”冰娆有些头疼,她该暴露了银啸的身份吗?

“我家银啸不是猫。”想了想,冰娆还是实话实说道。

不是猫?怪不得!

连谨恍然大悟。

之前听银啸说话,他还对猫族中居然也有高阶灵兽感觉有点不合常理,现在知道银啸不是猫,他就觉得正常了!

更主要的是,跟冰娆相处了这么久,他很清楚冰娆手里可不仅一只高阶灵兽,受的打击多了,免疫力自然也就增强了。但不得不说,对于冰娆的好运气,他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就在连谨感叹的同时,银啸它们已经抓着飞天猪回来了。

看到冰娆每只兽兽的爪上都抓着两只飞天猪,齐亚枫等人实在很无语。

怪不得人家一天就能抓三百多只飞天猪,瞧瞧人家兽兽多给力啊!

而见这地儿猪真的很多,冰娆当即决定,他们就在这里守树待猪了。

等了会儿,便陆续有飞天猪过来自投罗网。

午饭前,冰娆手中已经有了近一百只猪。

其中有她自己抓的,也有她的兽兽抓的。

看到这样的状况,齐亚枫等人简直无地自容。

嘤嘤嘤,跟冰娆一起,就是来打击他们的。

虽然说,那猪他们也抓了,但他们全部人抓的加在一起,居然都不及冰娆和她的兽兽们抓得十分之一。

如此大的差距,让在场的诸多男子汉泪奔。

特别是莫俞,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倾国倾城、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绝色小美女,居然能抓猪?甚至比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动作还迅速?

抢猪,他们真心抢不过冰娆。

动作没有人家快也就罢了,居然连眼神都没有人家好,这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吗?

等到午饭的时候,莫俞五人更傻眼了。

按照他们的想法,是想把做饭的事情承包下来,毕竟,抓猪他们没帮上啥忙已经让他们很不好意思了,如果连饭都不做,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可冰娆根本没打算让他们五人插手。

不出半个小时,香喷喷的饭菜就已经出锅了。

然后,他们又继续目瞪口呆的看着冰溪拿出一张大型餐桌,以及十多张椅子…

亲,你们这是历练还是野餐啊?

不安的坐下后,莫俞五人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齐亚枫看着他们五人,笑着道:“吃吧!小娆儿对吃一向讲究,不弄得像样点,她自己都不吃。”

“……”

莫俞五人仍在发呆,这不仅仅是讲究吧?就这么一桌,需要的钱只怕都够他们虎刺一年的经费了。

土豪啊!他们五人仍在感叹。

齐亚枫也不理会他们了,反而讨好的看着冰魄和墨染道:“魄儿、染儿宝贝,叔叔喂你们吃,好不?”

冰魄和墨染可怜兮兮的看着齐亚枫,委屈模式全开道:“麻麻不让我们吃这些。”

“呃!那它们吃什么?”齐亚枫听完,看着冰娆问道。

“吃萝卜。”冰娆说完,便从星戒中掏出两根成人手臂粗的‘萝卜’递了过去,两个小家伙一见立即接了过去,拿在爪里啃着。

“你就给它们吃萝卜?你是后妈吗?”齐亚枫瞪着眼睛不满道,然后正想告诉两个小可爱不要吃,萝卜不好吃的时候,他猛地睁圆了眼睛,有些结巴道:“那、那就是你说的萝卜?”

“嗯!”冰娆点头。

我去!齐亚枫有些抓狂,这哪里是萝卜,分明就是两根人参啊!

还是两根长得白白胖胖、跟他手臂差不多粗的人参!这样的人参,就算没有千年,至少也得好几百年了,可现在,价值千金的两根人参,就这样被两只小狐狸给当萝卜吃掉了!

虽然那人参不是自己的,可齐亚枫仍然感觉到肉疼,这人参若是用来炼丹,能炼制出多少上好的极品丹药啊!

“这是人参吧?”这时,已经回过神并注意到这边情况的莫俞,惊讶道。

“麻麻说是萝卜。”冰魄回道。

“明明是人参啊!”莫俞让那只小白狐狸一说,都变得有些不自信了。

“麻麻不会骗偶和妹妹的。”冰魄十分肯定道,它话里的意思,不外是说,麻麻说的永远都是对滴!

“呃!”莫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他真看错了?

边上的齐亚枫,见冰魄说的如此理所当然,不禁恶狠狠的瞪向冰娆,“你怎么可以欺骗单纯的魄儿和染儿!”

“那确实是萝卜啊!不信你问爷爷。”冰娆无辜道。

“在我们家,那确实就是萝卜。”没等齐亚枫问,钟伯就先开口道。

“……”齐亚枫无语了。

在场的人,除了冰娆一家子,全都无语了。

你们家,到底有多土豪啊!居然把那么大的人参当成萝卜在吃?

对于他们的疑问,冰娆、冰溪很淡定,钟伯是不得不淡定,而柳妖精则是已经被刺激过了,因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自诩为贴心小棉袄的冰魄,见众人貌似都有点不对劲,便举着爪里的‘萝卜’热情问道:“叔叔们,要不要吃萝卜?”

说完,冰魄还啃了一口‘萝卜。’

齐亚枫等人霎时有想死的感觉…

------题外话------

亲们,今天是入V的第八天了,猫猫曾说过,V后第一周争取日更两万,现在猫猫总算完成了目标,当然,偶也从一只喵,累成了汪,呜呜…

从今天开始,将恢复正常更新,日更新字数保底会在五千字到七千字左右,主要看状态。

PS:如果状态好,写得顺,应该会多更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