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六十三章 揍皇帝,盗藏宝库!

变成女人?

冰溪有些恶寒,他堂堂男子汉,变成娇滴滴的女人,这还能看吗?想想都觉得可怕!

猛地摇头,冰溪表示,自己还是当男人比较好!

“哥哥,不想变成女人,那就变成你最讨厌的人吧!”原本就是在逗哥哥的冰娆,见哥哥不想体验下女子的感觉,便又坏笑着道。

“变成最讨厌的人?怎么变?”冰溪明显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嘿嘿,只要你心里想着那个人的容貌,这易容丹就会将你变成他的模样。”冰娆解释。

“这么神奇?”冰溪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嗯,我的这易容丹之所以跟普通的易容丹不同,正是因为里面加了一株变形草,那草是我前世无意中得到的,可惜,只有一株,不然,我就可以多炼制些这种易容丹了,以后咱们做点什么坏事,也方便嫁祸于人啊!”冰娆小脸上满是遗憾。

冰溪听完,则有些凌乱。

妹妹以后还打算经常做坏事?然后嫁祸给他人?这、这样的想法好吗?

不过,冰溪相信妹妹肯定是不会嫁祸无辜,所以,身为哥哥的他自然应该多多支持。

这样想过,冰溪也就不觉得妹妹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了,不仅如此,他还一脸认真的道:“妹妹,以后你干坏事可得多想着哥哥点,再不能向这次这样,将哥哥抛在一边了,知道吗?”

“……”哥哥,你被我带坏了吗?冰娆默。

晚上,原本布满闪亮星星的天空突然刮起了狂风,只瞬间的工夫,漫天星空就被黑压压的厚实云层给遮挡住了。

看着阴沉沉、仿佛已经注满了水并随时都会爆炸的天空,钟伯和柳妖精觉得有可能会下暴雨,不过,之前冰娆已经和他们说过,要今晚去皇宫,两人虽然很担心天气,但他们肯定是不能让两个孩子单独去。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钟伯和柳妖精不约而同的来到院子,两人四双眸扫了一圈,却压根没看到冰娆和冰溪,不过,他们却见到院中多出了两名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那两人此时正背对着他们仰望阴沉的夜空。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家?”柳妖精一见家里多了陌生人,而她这个主人居然不知道,当即质问起来。

这时,背对着他们的两名男子缓缓转身,霎时,钟伯和柳妖精全都傻傻的愣住了。

这两人怎么会来这儿?

可以说,转过身的两人都是颇有名望的人,钟伯和柳妖精也全都认识,可这个时候他们不应该在这里啊?

柳妖精很郁闷,大半夜的窜门,还不经通报就进来,这算什么事啊?

“胡里大人、冰家主,你们这大晚上的前来拜访,是不是有点失礼啊?”心里气不过,柳妖精又质问了起来。

“嘿嘿,爷爷,是我们。”突然,冰娆的声音从胡里的口中响了起来。

钟伯和柳妖精顿时吓得不轻,这、这胡里怎么变成娆儿了。

“爷爷,是我。”冰家主也开口道。

“娆儿、溪儿?”抹了把额上冷汗,钟伯才小心翼翼的确认道。

“哈哈!爷爷,是我和哥哥。”冰娆坏笑着,一把挽住钟伯手胳膊,开心的道。

“坏丫头,哪有你这么吓唬爷爷的!我还以为被胡里发现了呢!”钟伯哭笑不得的抱怨道,然后又故意板起脸,拍掉冰娆的手臂,“别搂着我,你一个大男人搂着我这老头像什么样子!”说完,他还故意抖了抖鸡皮疙瘩。

见状,柳妖精忍不住狂笑起来,这对祖孙可真是太有趣了!

等她笑够了,抹掉笑出来的眼泪后,她才好奇问道:“小娆儿,你和溪儿是怎么弄的?居然变成了胡里和冰家主,我都被吓了一跳,这可真是太像了!”

“我们吃了易容丹,所以就变成了他们的样子。”冰娆解释道。

“那易容丹有那么神奇?”柳妖精还是不太敢相信,之前,她虽然知道冰娆是因为吃了易容丹,才把自己伪装成男孩的模样,但她却没想到,这易容丹不但能改变容貌,还能幻化成别人的容貌,更主要的是,幻化成的别人不仅容貌、身形一模一样,就连这气息都毫无二致,这可真是太逆天了!

“普通的易容丹肯定没有,但我这易容丹里添了一株变形草,所以,只要你心里想着的容貌,这易容丹就都可以变幻出来,爷爷、柳奶奶,你们要不要试试?”冰娆说完,又掏出两枚黑色小药丸诱惑着。

柳妖精有些跃跃欲试,但又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易容丹如此神奇,必是珍贵无比,哪能让她随便试着玩,但她实在太好奇了,所以,心里这个纠结啊!

反倒是钟伯,对孙女一点也不客气,直接拿起一粒黑色丹药,就放进了嘴里。

片刻,钟伯的容貌便在柳妖精的注视下一点点的改变了。

柳妖精看着这一幕,嘴张得大大的,整个人都傻了。

这、这真是太神奇了!

不在犹豫,受不了这易容丹诱惑的柳妖精,遂拿起另一枚丹药,吃了下去。

很快,柳妖精也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回,轮到冰娆和冰溪受惊吓了。

因为,他们的爷爷居然幻化成了一名女子,还是一个拥有倾国倾城之貌的绝色美人,只是这美人的脸蛋让他们有些似曾相识!

而柳奶奶,依然还是女子。就是不知道这女子和她是什么关系,敌或友?

没等冰娆和冰溪问出心中疑问,钟伯就主动解释道:“我幻化的人,正是我之前的主人,也就是小主人沧陌染的母亲,沧云国的前皇后。”

“不是要去皇宫吗?这张脸在适合不过了!就是不知道那渣皇帝看到这张脸会是什么反应!”钟伯有些期待起来。

肯定会被吓尿的!

听了钟伯的话,冰娆忍不住腹腓,不过,这下到是更好玩了。然后,她又将头转向柳妖精,却只见柳妖精解恨的一笑:“这狐狸精是我的宿敌,今天我就用她的脸去皇宫里玩玩,到时看她怎么向沧云国交待!”

“……”冰娆有些同情那倒霉女人了。而钟伯,自然清楚柳妖精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所以,他除了叹气外,也别无他法,不过,今天晚上皇宫想必会相当热闹。

随后,众人相约皇宫见。

冰娆和柳妖精都打算光明正大的直入皇中,而钟伯和冰溪则完全没有那个想法,因此,四人便兵分两路。

钟伯带着冰溪直接瞬移,翻墙而入。

冰娆拿着小白偷到的胡里的进宫令牌,直奔正门。柳妖精则跟在她身边。

诧异的看了眼跟着自己的柳妖精,冰娆好奇问道:“柳奶奶,您打算怎么进去?”

“直接进去就行了!”柳妖精坏笑道,此刻,她心情简直太美丽了,那雀跃的心情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呃!”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接进去?这位柳奶奶好霸气!她都不敢说直接闯进去,还特意让小白去偷了胡里的令牌,现在看来,比起柳奶奶,她还是差了点啊!

“小娆儿,一会儿你别说话,看我的!”神秘一笑,柳妖精颇为得意道。

“好吧!”冰娆点头。

等到了皇宫,守卫宫门的侍卫看到冰娆幻化的胡里,连忙过来询问:“胡大人,都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这么晚就不能来吗?胡大人是特意送我进宫的。”听完侍卫的话,冰娆身边的柳妖精立即摆出高不可攀的气势,冷冷道。

侍卫听见胡里身边传出来的说话声,正疑惑着,可当他看清说话之人的那张脸,立即恭敬的行礼道:“属下参见长公主!不知道是长公主驾到,有失远迎,望恕罪!”

长公主?

冰娆听着侍卫的话,突然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柳奶奶幻化的女子,是沧云国长公主?这可真是太有趣了。

强忍着内心的惊讶,冰娆面上表现的十分淡定。

而柳妖精因为非常熟悉这个宿敌,因此装扮起来也分毫不差。

见侍者给自己行礼,柳妖精眼眸都不带抬一下的,并继续高冷的问道:“现在我和胡大人可以进去了吗?”

“长公主请!胡大人请!”侍卫哪里敢阻拦这位长公主啊,当下就恭恭敬敬的将两人请进了宫。

不用说,长公主三更半夜的进宫,肯定是去见皇上的,说不定还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到有这种可能,侍卫就恨不得从未见过这两位,免得知道些不该知道的事。

进宫后,冰娆和柳妖精熟门熟路的直奔皇帝寝宫。

看到冰娆对皇宫也如此熟悉,柳妖精忍不住轻声调侃:“行啊!小丫头,看样子是没少做功课啊!”

“十年前,我在皇宫里住过一段时间。”冰娆诚实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皇宫里可没什么意思,也肮脏的很,所以,能不住最好还是不要住,不然,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柳妖精突然情绪有些低落道。

“嗯?”冰娆有些搞不清楚这位在她眼中一直很乐观的柳奶奶,怎么就突然伤感上了?

当然,柳妖精也没打算跟冰娆这小丫头解释,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沧幕华居住的荣华殿。

既然是沧云皇帝居住的宫殿,那在整个皇宫中自然是最大、最豪华的。两人到了那里,钟伯和冰溪已经在隐蔽的角落等了有一会儿了。

见到妹妹到来,冰溪十分自然的将妹妹抱在怀里。可这一抱,他才发现自己此刻抱着的是个跟他身高差不多的男子,顿时,冰溪整个人都僵硬了,心情也不美丽了。

可爱的软妹子变成了糙老爷们,这让他这个当哥哥的好想抓狂。

钟伯见状则轻咳了几声,并一脸认真道:“快松开,两个老爷们抱在一起像什么话!”

“不要!”冰娆反手抱紧哥哥,突然美眸一转,瞬间心生一计。

然后,冰娆笑了。

“妹妹,你别笑了,我有点害怕!”见冰娆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冰溪忍不住颤了颤,这是谁又要倒霉了吗?

“哥哥,别怕,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冰娆突然伸出一根修手的手指,勾起冰溪秀气的下巴,调戏道。

“……”冰溪要哭了,他现在是冰家主啊!而妹妹,则是胡里啊!现在的情景,是冰家主被胡里调戏了吗?

事实上,冰娆是觉得,让胡里和冰家主基情满满貌似也挺令人开心的!

唔!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想好了一石多鸟的计划,冰娆就准备先去收拾沧云皇帝了。

首先,需要她和柳奶奶出马。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便颇有默契的准备去敲沧云皇帝的宫门。

谁知就在这时,那最大、最豪华的雕花宫门里,突然传出了一道尖锐、压抑的低吟,四人一听,互相看了眼,紧接着,钟伯和柳妖精的脸红了,冰娆虽然有些尴尬,但她面上还是很淡定的。唯有冰溪,看到钟伯和柳奶奶的反应,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

貌似他们来的不是时候啊!另外三人暗自叹息。

“现在怎么办?”钟伯问道。

“闯进去!”冰娆毫不犹豫的道。

“……”柳妖精默了,冰娆女汉子,这种时候也能闯吗?

“别胡闹,看到脏东西会长针眼的。”黑了脸的钟伯,满脸不赞同。

“那怎么办?难不成还等他啪啪完?”冰娆忍不住问道。

“……”钟伯和柳妖精啥也说不出来了,丫头,你懂得可真多啊。

偏偏这时候,冰溪还一脸纳闷的问道:“什么啪啪完?”

“……”三人看了看,谁也不说话了。

他们忘了,这还有一个单纯无比的娃儿在,更主要的是,这种事情此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嘿嘿,啪啪啪!就是一公一母在那个呢!”就在这时,一只娇小的紫色蝎子爬到了冰溪的衣领,猥琐笑着给他解释道。

“那个!”冰溪囧了,脸色暴红!

他、懂、了!

尴尬不已的冰溪,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人丢的,都丢到姥姥家了!

良久,冰溪才依然尴尬的红着脸道:“娆儿,要不,今天先回去吧,明晚咱们再来。”

“明晚?明晚来的时候,他依然在啪啪啪怎么办?”冰娆眨着美眸,一脸无辜的问道。

“……”

冰溪默了默,才道:“那、那也不能就这样闯进去啊!你可是女孩子…”

“哥哥,我现在是男人。”冰娆提醒。

“那内里也是女的。”冰溪固执道。

“哥哥,你可以把我从里到外都当成男人,我不介意的。”冰娆笑着调侃道。

“可我介意。”冰溪无语了,这算什么事啊!

“哥哥,淡定,淡定!其实啪啪啪没什么的!咱们不用太放在心上,别忘了,咱们可是来捣乱的,难道还要迁就他的时间不成?我决定了,现在就闯进去,破坏他啪啪啪,最好让他吓得以后再也没机会啪啪啪!”冰娆恶狠狠道。

听着冰娆的话,另外三人都有些呆怔,只有娇小的紫衡,挂着一脸猥琐的笑容,赞同道:“小娆儿,你的话真是太得我心了!走,走,咱们进去搞破坏,顺便我在送他点毒,哎呀,蝎爷我都等不急了啊!”

说完,紫衡便一蝎当先。

冰娆一瞧,这家伙比她还能唯恐天下不乱,她可不敢放它自己进去捣乱,如此,只能跟上。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也过去瞧瞧。”不放心冰娆自己去的柳妖精,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留在原地的两名男子汉,则只能默默的对视,满脸的瀑布汗。

现在的女人啊!都变得如此可怕了吗?

与此同时,冰娆已经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沧云皇帝寝宫的门口。

想都没想,她直接伸手拍门!

“陛下,臣有要事汇报!”拍门的同时,冰娆还大声吼道。

“胡大人,陛下已经歇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在说,非得赶这时候?”皇帝的宫门虽然没敲开,但冰娆把两名内侍给从旁边的房间敲出来了,其中一名更是满脸不悦的看着她道。

“我说了有要事汇报,如果耽误了正事,你们两个小小的侍从担待得起吗?”冰娆恶狠狠道。

“胡大人有何要事?”另一名侍从忍不住问道。

“你们两个想知道?”冰娆笑眯眯看着两人道。

“胡大人可以告诉我们,我们自会转告陛下!”两名侍从互相对视着,并不约而同道。

“大胆!你们两个也配!”冰娆愤怒吼着,然后抬腿踢向侍从,给了他们一人一脚。

一名侍从当即被踢翻在地,另一名则脸色大变,紧张道:“胡大人,你、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是陛下的人!”

“正因为你们是陛下的人,才更要揍你们!哼!小小的侍从,居然也敢拦本大人!”冰娆怒气冲冲的大发雄威,然后又转身去敲门,这次,她敲门的声音明显比之前更大了。

砰砰的击门声,吓得两名侍从小脸煞白,这、这胡大人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居然敢来破坏陛下的兴致,这是不想要小命了吗?

但更令他们胆战心惊的还在后面,见敲不开门,冰娆干脆拔出一名侍从身上的佩剑,并直接砍到那极为漂亮的雕花宫门上!

当然,皇家的门,自然是极为结实讲究,冰娆砍了几下,除了在雕花宫门在留下几道剑痕外,那门丝毫无损。

冰娆故意做出怒火滔天的模样,一边砍还一边吼:“陛下!臣有要事啊!”

“胡、胡大人,您、您别叫了,求求您了,别叫了!”边上傻眼的两名侍从,压根没想到胡大人今日居然如此疯狂,连忙哀求着。

可冰娆对他们的话却视若无睹,依然执着的砍着那漂亮大门。

砍不坏门,她又将目标放在了窗户上。

经过冰娆不懈努力,只听砰的一声,漂亮的窗户终于碎成了两半。

冰娆一瞧,当即从窗户跳进了沧云皇帝的寝宫。

两名侍从见到这一幕,小脸白的都没有血色了,但两人也更加确认,今天的胡里大人,确实是疯了。

冰娆进到寝宫后,当即嫌弃捂住了口鼻,这宫里的气味实在是难闻了点,接着,她打开了大门,准备放放味道,顺便也方便其他人进入不是!

随后,她便直奔龙床。

此刻,床上的两人依然忘我的抵死缠绵,以至于冰娆故意弄出那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都没有听到,不过,冰娆可不会给里面的人留面子,所以,她一剑劈断了龙床外面罩着的明黄色纱帐,紧接着,尖叫声乍然响起!

“啊!”

床上的女子,无意中瞥见单手持剑站在床边的‘胡里’,吓的魂都没了,刹那间,女子推开身上的重物,不顾一切的就往外跑,这时,沧云皇帝也清醒了些,看到相当淡定的胡里,他脸当时就黑了。

“胡里,你这是干什么?”沧云皇帝气得浑身直打颤,随手披过一件长袍,他便怒斥起来!

“陛下,臣是有要事禀报,而且,纵欲有害健康,还忘陛下节制些!”冰娆幻化的胡里,一本正经的提醒道。

“有什么要事,居然令你如此失态,以前,你可从不曾这样啊!”沧云皇帝被气笑了,看到似乎变得有些不同的宠臣,他也被搞糊涂了,胡里这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啊?

“陛下,长公主进宫了!”突然,冰娆压低声音道。

“来就来呗,难道她来了,我还不能宠幸女人了不成?”见胡里说的要事就是这个,沧云皇帝有些不以为然道,但随后,他才反应过来并大惊道:“长公主?你是说我姑姑?”

“正是!”冰娆慎重点头,心里却在想,没想到柳奶奶的宿敌居然是这渣皇帝的姑姑,这辈份到是不低啊!

“该死!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确认后,沧云皇帝脸色更难看了。

“陛下,我早想通知您的,可外面的两名侍从非要拦着,我没办法,只能破窗而入,还望陛下恕罪!”冰娆满脸歉意道,顺便给那两名侍从上了点眼药。

“恕你无罪,你现在快点告诉我,我那姑姑在哪?”沧云皇帝急切道。

“陛下,本宫在这儿!”突然,柳妖精的声音从外面传进宫殿之中,然后,一中年美妇款款而入。

进来后,柳妖精一脸嫌弃的捂住鼻子,并满脸不赞同道:“陛下,你又乱来了!”

听到这话,冰娆真想笑,不过,沧云皇帝却黑着一张脸,提醒道:“姑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是吗?可我怎么感觉你貌似越活越回去了?你瞧瞧你,衣衫不整、满脸狼狈,这像个当皇帝的样子吗?”柳妖精训道。

“姑姑,请给我留点面子,别当着臣子的面训我好吗?”见眼前女子越说越过份,沧云皇帝有些忍无可忍道。

“无妨!胡里大人不是你的宠臣吗?你们向来都穿同一条裤子,他是不会把你的丑事泄漏出去的,是吧,胡大人?”柳妖精微微一笑,又转头问冰娆。

“是的!臣见过的陛下的丑事多了,如果臣真是个多嘴的人,那陛下的名声只怕早就臭遍整个流云大陆了,所以,陛下就将心放肚子里吧,臣嘴严实的很。”冰娆十分认真的保证着。

柳妖精对冰娆的话相当满意,含笑的看了眼她,然后又对沧云皇帝道:“华儿,你可以放心了吧!”

他放心个屁啊!

沧云皇帝早让自己这姑姑和大臣的话气得快要爆炸了,但对方是他从小就有些忌惮的姑姑,而这姑姑在皇家又相当有地位,他还真不敢顶嘴!

可不敢对自家姑姑如何,不代表他不敢收拾自己的大臣,所以,在给胡里使了几个眼色,示意他快退下,但胡里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还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后,他算是把胡里给恨上了。

可惜,没等他想点理由给胡里个教训,就突然听到柳妖精又大吼了一嗓子:“大胆沧幕华!你可知错!”

“姑姑…朕咋的了?”让柳妖精这么一吼,沧云皇帝有些傻眼。

这老女人一来就说他乱来,现在又问他可知错,他知什么错啊?

沧幕华完全摸不着头脑,姑姑吃错药了吧?

“胡大人,给我打!打到他知错为止!”根本懒得解释,柳妖精直接吩咐冰娆。事实上,是她也不知道给沧云皇帝安个什么错,干脆就打吧!

先打了再说!

冰娆等的就是这一刻,因此她根本没客气,直接就上了拳脚。

砰砰砰!几拳下去,沧云皇帝的脸当即肿了起来,而沧云皇帝则直接被打傻。接着,冰娆又上了脚,几个连环踢,渣皇帝被踹到了墙角,这冰娆还觉得不解恨,又冲上前狠狠踢了几脚,霎时,骨头咔咔断裂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

简单粗暴的发泄了一通,冰娆又乖巧的退到了柳妖精身边,并一脸恭敬的汇报道:“长公主,打过了!”

“很好!”柳妖精满意点头,心里则爽翻天!

哈哈!太过瘾了!虽然不是她亲自动的手,但看到有人被揍,心里真是倍儿爽!

“胡里!你、你敢打朕!”被揍得措不及防的沧云皇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惊觉肋骨似乎断掉了,那伤痛处火辣辣的疼,简直差点要了他的老命啊!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紫衡,见状又蛰了他一下,瞬间,沧云皇帝就感觉半边身子麻木僵硬了。

但此刻,沧云皇帝意识还是很清晰的,可就是这身体反应和心里想的却磨合不到一处,甚至就连说话都不那么利索了。他这是怎么了?

沧云皇帝有些慌了神!并忍不住用眸光询问‘胡里,你对朕做了什么?’

冰娆很淡定,并笑眯眯道:“陛下,臣只是奉了长公主的命令!”

“嗯,没错,华儿,你知错了吗?”柳妖精点头,并又问道。

“朕,知错了。”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觉得状态不是很好的沧云皇帝,只能强忍着郁闷,认下这令他莫名其妙的罪行!

他究竟做错什么了啊?不就是刚刚宠幸了个妃子,而没有迎接姑姑大驾吗?

理所当然,沧云皇帝觉得姑姑定是因为这个生气了!

“姑姑!朕知错了!”自己脑补了一番的沧云皇帝再次道,他认错态度简直好的不行,当然,他这会这样态度诚恳也是希望自己的侍卫、暗卫以及死士能及时出现好把他救下来,但可惜,他想的有点多,现在是姑姑教训侄子的时间,他又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所以,那些识趣的家伙自是不会轻易出现。毕竟,眼前这样的情况,无论是皇宫侍卫还是暗卫、死士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去边上跪着吧!”早就料到自己以姑姑身份教训沧云皇帝根本无人敢管的柳妖精,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一听要去跪着,沧云皇帝的脸色有点难看。

堂堂皇帝,向来都是他让别人跪着,可今天,却轮到他自己跪着了,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陛下,需要为臣帮你下吗?”见沧云皇帝一脸的屎相,冰娆笑着开口问道。

“好!”沧云皇帝咬牙切齿道,看向冰娆的眸光满是愤怒的火焰。

胡里啊胡里!你给朕等着!

面对沧云皇帝的威胁,冰娆自然不怕,谁让她并非真正的胡里,就算这老皇帝想报仇,只怕也找不到她身上。

随即,冰娆便上前去扶沧云皇帝,在沧云皇帝僵硬的腿想跪却跪不下去时,她又狠狠的朝着他膝盖后面踢了两脚,然后就听扑通一听,脸色漆黑的沧云皇帝跪到了墙角。

沧云皇帝心头大恨!

可现在,他又拿胡里没有辙,但这笔帐,他算是记在心里了。

收拾了沧云皇帝,冰娆和柳妖精就打算走人了,下面,该换别人上场了啊!

“华儿,好好跪着,若是表现好了,明天姑姑自会让你起来!而且,记住!不许趁我不在偷着起身,不然惩罚加倍!当然,我会安排人监督你的!”走前,柳妖精还坏心眼的警告了下。

警告完,心情大好的柳妖精就拉着冰娆迅速出了沧云皇帝的寝宫。

到了外面,将柳妖精留下来陪着钟伯,冰娆则拉走了哥哥。

“娆儿,咱们去哪?”进了皇宫还没机会大显身手的冰溪,有些郁闷道。

“去找小白!”冰娆坏笑道。

“唔,那小色鼠好像在花园那边。”冰溪凭着和小白之间的契约,感应了下。

“嗯,哥哥,其实,那边是沧云皇宫的藏宝库!”冰娆笑着解释。

“娆儿,你是想…”冰溪瞪大眼睛,为冰娆的想法而震惊,这揍了皇帝还不算,居然还要偷人家的宝贝?

“就是你想的那样,事实上,我已经让小白观察好几天了,现在,银啸正在那边等着我们呢!”冰娆如实道。

“妹妹,这太危险了。”冰溪紧张道,这简直比揍了皇帝还危险啊!

“怕什么,又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偷的!哥哥,别忘了,我现在是胡里,而你是冰家主!”冰娆坏笑道。

“呃!好吧,是哥哥紧张过度了。”冰溪有些惭愧,他咋就不如妹妹淡定呢?唉!还是缺少锻炼啊!

甚至,看着妹妹顶着胡里的身份,在皇宫花园里大摇大摆的走着,他都感到深深的蛋疼!

妹妹,这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啊!瞧她,跟逛自家后花园似的!

就在冰溪感叹不已的时候,冰娆已经拉着他到了小白和银啸的藏身处。

此时,两只兽兽正躲在半人高的树丛中,看到他们两人到来,两兽兽立即从树丛里走了出来,小白更是兴奋的上窜下跳,并指着它身后的一扇门,小声道:“主人、娆儿美人,这里面好多好东西!”

冰娆一听,双眸放光。

好东西?搬走,统统搬走!

紧接着,冰娆将眸光转到小白身后的那扇门上。那门,掩在了几棵高大树木中间,看着十分不起眼,但经过小白鉴定这里正是沧云皇宫的藏宝库!

“咦!是密码锁?”仔细打量过后,冰娆看了眼门上的锁眼,有些头疼。这密码锁可是最麻烦的,难猜不说,若是多输几次依然错误,到时必然会触动报警,惊动皇宫里的侍卫,这该如何是好?

可就这样放弃藏宝库里的宝贝,冰娆绝对是不甘心的!

“主人,我知道密码。”看出冰娆的想法,一直未吭声的银啸突然道。

“你知道?”冰娆惊讶不已。

“嗯,我们银翼雪虎有一项天赋,名为追溯术,就是可以透过某件物品,知晓它们最近一段时间都遭遇过什么,只不过,我实力太低,只能追溯到最近一年的,在往前,就看不到了。”银啸有些遗憾道。

“太好了,银啸,你真是帮了大忙了!”听了银啸的解释,冰娆惊喜道。

“主人,这不算什么。”被冰娆一夸奖,银萧反倒有些害羞了。

“我现在就解开这密码,打劫完,咱们得快些离开这里。”接着,银啸又道,随即,它蓝眸看了看那锁,一双灵巧的爪子就在密码锁上灵活的舞动起来。

随着一声滴答音响起,那扇不起眼的门立即向两侧打开,冰娆和冰溪一见,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吩咐银啸守在外面给他们放哨,冰娆拉着哥哥及小白直接冲进藏宝库。

藏宝库里,各式珍宝琳琅满目,冰溪眼睛都有些看不过来了,而冰娆,则根本看都不看,遇见东西也不管是什么,都先收到星戒里再说。

小白也迈着小短腿帮忙。

等冰溪反应过来装东西时,藏宝库里的东西都少了一大半了。

看着妹妹的速度,冰溪汗颜不已。然后他也开始往自己的储物装备中收东西。

很快,整个藏宝库便被洗劫一空。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两人一小白鼠都笑得十分荡漾,这打劫的滋味实在是太爽了。

临出来的时候,冰娆还特意扔了一块金色牌子在藏宝库的角落里。冰溪正巧瞧见,不禁好奇问道:“娆儿,那是什么牌子?怎么扔那儿了?”

“胡里的随身令牌。”冰娆淡定自若的回道,并没有往深了解释。

“……”

冰溪秒懂了。

在心里又为胡里默哀了三秒,可怜的家伙,你保重啊!但愿不会这么早就被他家妹子给玩死了!

“主人,娆儿美人,我要去方便下!”突然,有些不甘寂寞的小白开口道。

方便一下?

冰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小白已经蹲到了那块金色令牌上,还一脸羞涩的看着他道:“主人,你转过头去啦!你这样看着人家,人家尿不出来!嘤嘤嘤,好害羞哦!”

顿时,冰溪又闹了个大红脸,而冰娆则忍不住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小白调戏一脸严肃的哥哥,冰娆都觉得特别有爱!

“娆儿,你还笑!”冰溪很郁闷,妹妹咋就这么喜欢看他出糗呢?

说完,冰溪就十分尴尬的红着脸,急步走出了藏宝库。

小白一见,担心上了,“娆儿美人,主人又生气了,唉!”

“快尿你的,哥哥才没生气。”冰娆坏笑着道。

“好嘞!”一听主人没生气,小白立即跟打了鸡血似的,短暂的哗哗声之后,小白一脸满足的站了起来,然后又对冰娆道:“娆儿美人,咱们也走吧!”

“好。”冰娆点点头,带着小白出了藏宝库。

此时,冰溪和银啸已经在等门口着他们了,小白一脸主人,立即冲了过去就直奔冰溪怀里,冰溪却一脸嫌弃的躲开了,并认真问道:“你方便完,洗手了吗?”

“……”小白傻眼,它方便完,从不洗手!啊!不对,它没有手啊!

“噗哧!”冰娆实在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这对活宝啊!能不这么逗吗?

她长这么大,就没听说过兽兽方便完要洗手的!不过,这貌似确实是个大问题。

想了想,冰娆也认真的看着银啸道:“银啸,以后你们方便完,也得洗手啊!”

“……”这算躺枪吗?

银啸眨着蓝汪汪的大眼睛,有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它们是兽!是兽!不过,既然这是主人的要求,那它们也只能遵守了。

点点头,银啸表示自己知道了,但心里这郁闷却怎么都压不下去,嗷嗷!这太强兽所难了。但好在,主人已经打劫完了皇宫藏宝库,所以它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伸出硕大爪子从冰溪怀中抓起那只赖在他怀里的小白鼠后,银啸便拍着翅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皇宫。

实在是它受的刺激过大,需要回去好好消化一下。而突然被银啸带走的小白,却好像银啸是分开它与主人的恶霸似的,对银啸极其不满了。

愤恨之下,小白伸出爪子想去挠银啸,银啸却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只是淡定道:“小老鼠,你挠我一下,我就把你丢下去。”

面对银啸红果果的威胁,小白顿时怂了,九级灵兽,它还真惹不起!随即,它露出讨好笑容道:“银啸大哥,我跟你闹着玩的,其实,我只是想给你挠痒痒罢了,真的!只是想给你挠痒痒!”

“哼!老实点。”银啸高冷的哼了声,直接飞回了柳妖精的别院。

目送两兽离开后,冰娆则拉着哥哥,慢悠悠的在皇宫花园里溜达起来,当然,他们溜达的方向,正是前往沧云皇帝寝宫的那条路。

看到妹妹依然和来时一样,如此淡定,冰溪终于忍不住道:“妹妹,咱们这样在花园里溜达,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难不成皇宫的侍卫敢管我?”冰娆坏笑道。

就在这时,一队巡逻的侍卫正巧路过。

侍卫小队队长见到冰娆,居然还特别有礼的跟她打招呼:“属下见过胡大人!”

“免了!好好巡逻啊!特别是这几天,一定要注意陌生人!”冰娆用着胡里的语气,慎重的叮嘱道。

侍卫小队队长听完连忙唯唯诺诺的点头,根本不敢怠慢了胡里。

不过,当侍卫小队队长抬起头,看到站在冰娆身边的冰家主后,还是尽责的问道:“胡大人,这位是?”

“这位是冰家家主,本大人的好朋友!”冰娆大大方方介绍着,然后,还给了侍卫队长一个‘你懂的’眼神,顺便摸了把侍卫小队队长清秀的小脸蛋,随即又摸上了侍卫小队长的胸膛,并赞叹道:“锻炼的不错,蛮结实的,一点不比冰家主的差,有时间,我约你出来玩哦!”

“……”冰娆一番略带调戏的话,弄愣了冰溪和整个侍卫小队。

侍卫小队队长小脸煞白,显然被冰娆的话吓得不轻!他是真没看出来啊!胡大人居然还有这嗜好!

冰溪则是满脸黑线,妹妹怎么这么快就又学坏了啊?他有些后悔了,他们不应该离开那崖底啊!瞧瞧那里的兽兽们,一个个的多么单纯可爱!可现在呢?他们才出来几天?妹妹咋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可恶!快把他那单纯又可爱的漂亮妹妹还给他!

冰溪的黑脸,让侍卫小队队长脸色更白了,接着,就见某队长苍白着脸,哆哆嗦嗦的道:“冰、冰家主放心,我不会和你抢胡、胡大人的!我、我喜欢的是女人!”

听完侍卫小队队长的话,冰溪脸又黑了几分。这话啥意思?难道他喜欢的是男人不成?

冰溪正想发怒,却见侍卫小队队长已经带着属下,逃命似的直接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娆儿?”无奈的冰溪,轻声叫着。

“亲爱的,叫我里!”冰娆给哥哥抛了个媚眼,吓得冰溪汗毛都竖起来了。

“妹妹,你还玩?”冰溪抚额,妹妹太调皮了。

“亲爱的,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冰娆一把搂上哥哥肩膀,笑眯眯道。

冰溪不自在了,如果妹妹还是妹妹,抱抱自然没什么,可现在,妹妹是个大老爷们,这两个大男人勾肩搭背的,不令人误会才怪!

可冰娆就是想让人误会啊!

按冰娆的想法,他们两个现在顶着的是胡里和冰家主的脸,有啥事丢脸的肯定也不会是他们。

抱着这样的想法,冰娆干脆将整个身体都挂到了哥哥身上,两人如同连体婴儿般,在花园里漫步着。

在接连又遇到了几队巡逻侍卫后,冰溪终于适应了。

算了!妹妹爱玩,就让她玩个够吧!反正那些侍卫惊悚的眸光他也见的不少了,相信用不了几天,胡里和冰家家主的八卦就能在流云大陆上被传得满天飞了,想到那个盛况,冰溪真是醉了!

见哥哥不在反抗,冰娆更加坦然。

两人就用这样的姿势,一路走到了皇帝寝宫。

正守在皇帝寝宫门口的柳妖精,见到冰娆和冰溪半搂半抱的就来了,当即惊得张开了嘴巴,却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这两人,搞什么鬼啊?

“你、你们…”柳妖精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长公主,你会祝福我们吧?”冰娆眨着眼,一脸期待的看着柳妖精道。

“……”柳妖精听完情不自禁的颤了颤,祝福什么啊?听这语气,怎么好像这两人要在一起似的!

突然,她反应过来。

眼前的可是胡里和冰家主啊!

哎玛!小娆儿真是太坏了!

不过,柳妖精还是妩媚一笑,并配合道:“当然会祝福你们,放心,我会让陛下给你们两个赐婚的!”

赐婚?

冰娆眨眨眼,柳奶奶貌似比她还坏哟!

不过,赐婚也蛮好!

边上的冰溪看着这一老一少全都没打好主意,心里已经为胡里和冰家主默哀了好几百次了!但不可否认,这样真的很解恨!

“爷爷干嘛呢?”和柳妖精达成共识后,冰娆又问道。

“在里面揍那皇帝呢!”柳妖精无奈一笑,轻声道。

“那我们进去瞧瞧热闹。”冰娆一听,当即来了兴趣,然后拉着哥哥推开门就进了沧云皇帝的寝宫。

刚一进去,冰娆就听到一愤怒的女人声音:“沧幕华!你对得起我吗?”

紧随其后的,就是接连不断的巴掌声!

“你这个混蛋!我为了你,远离故土,你呢?你做了什么?一个接一个的女人被你接进了宫!我生染儿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你在宠幸那些该死的贱女人!那些贱女人,害了我不够,还想害我的染儿,你这个当父皇的又是怎么表现的?想当什么也没发生,嗯?”女人边打边质问。

沧云皇帝则不停的求饶:“婷儿,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别打了!在打我就要被你打死了!”

“打死了更好,正好到地狱去陪我!沧幕华,你知道我一个人在地狱里有多寂寞吗?跟我一起走吧!把皇位留给染儿!你跟我一起下地狱吧!”女人怒声道,并直接操起边上桌子摆着的木棍,抽打起沧云皇帝。

不用说,那名正在发飙的女人,正是钟伯幻化的沧云前皇后。

看到爷爷如此疯狂的模样,冰娆也不难猜测爷爷心里有多恨沧云皇帝,这个时候,被打得抱头鼠窜的沧云皇帝不知怎么就跑到了冰娆脚边,抬头看到冰娆后,沧云皇帝忍不住大声吼道:“胡里、胡里,快护驾!有鬼啊!护驾!护驾!”

“鬼?在哪里?”冰娆故作不解的抬头找了一圈,后又低头看着沧云皇帝道:“臣并没有看到什么鬼啊!陛下,你这是在闹哪样啊?长公宫可是让你一直跪着的,你这样乱跑不好吧?”

“婷儿、婷儿来找朕了!她来了!”见胡里不相信自己,沧云皇帝只能如实道。

“前皇后吗?陛下,前皇后不是你最爱的女子吗?她来找你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干嘛怕成这样?臣真是被你给弄糊涂了!”冰娆脸上满是不解。

“婷、婷儿,她、她已经过世了啊!”沧云皇帝着急道,过世了的女子来找自己,换成谁,谁能不怕啊?

“这样啊?那依臣之见,前皇后想必对你一直难以忘怀,以至于她到了地狱都想着你,才来找你的!另外,前皇后没来找臣,臣根本看不见她,所以陛下,这事臣真是帮不上你。”冰娆有些遗憾道。

“来、来人啊!护驾!快来保护朕!”见胡里指望不上了,沧云皇帝干脆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可惜,无论他吼得有多么声嘶力竭,外面的侍卫、暗卫们一点动静都没有,因为钟伯早防着沧云皇帝这一招,所以在他进入这寝宫后,就已经在门口设了一道隔音结界,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尽情的收拾这渣皇帝了。

当然,钟伯是肯定不会要了这皇帝的命滴!毕竟,如果这老皇帝真断了气,到时势必会惊动皇族那些深藏不露的老古懂们,那样的话,他们想顺利离开皇都可就难了。

现在,能揍这渣皇帝一顿,替自家小姐出出气,钟伯已经相当满足了。

给冰娆和冰溪使了个眼色,钟伯发泄完打算撤了。

冰娆却没立即走,反而笑眯眯的对沧云皇帝道:“陛下,想让侍卫护驾吗?”

“嗯嗯,快来护驾!”沧云皇帝一听,继续害怕的吼着。

“我的陛下啊,省省嗓子别叫了,这样,你帮臣下一道圣旨,臣就去给你叫侍卫怎么样?”冰娆跟沧云皇帝讲起条件来。

沧云皇帝此时被钟伯幻化的女子吓得不行,大脑已经有些短路了,所以他压根就没察觉出胡里正在用着什么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并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圣旨?”

“看到没,这是冰家家主,我们两个决定在一起,所以陛下,给我们赐个婚吧!只要你给我们赐个婚,我就去给你叫侍卫去,如何?”冰娆手一指冰溪,淡定道。

“好,我给你们赐婚!”沧云皇帝压根就没细想,并果断同意。

钟伯听着两人对话,嘴角情不自禁的抽了抽,让渣皇帝给胡里和冰家家主赐婚?这要传出去,非成为流云大陆上的一大笑话不可!不过,他的承受能力显然要比冰溪强上许多,因此只愣了愣,就淡定了下来。

看到爷爷如此,冰溪又感叹上了,爷爷不愧见多识广,就是比他强啊!呜呜…他以后必须多锻炼!

很快,冰娆就拿到了怕死的沧云皇帝写给她的,一张新鲜出炉的赐婚圣旨。

拿着圣旨,冰娆开开心心的跟着爷爷和哥哥离开了沧云皇帝的寝宫。

至于给渣皇帝叫侍卫?

做梦去吧!明天一早,不用她叫也会有侍卫发现那家伙的。

出了寝宫,钟伯当即瞬移离开。

冰溪本来打算跟爷爷一起走,却被冰娆和柳妖精留了下来。

用两个坏心眼女人的话说,新鲜出炉的情侣,怎么也得让人多欣赏下啊!

就这样,冰溪被赶鸭子上架了。

走到宫门口,侍卫已经轮换了一班,自然没人发现原本进去的是两人,出来的却是三人。

光明正大走出宫门后,冰娆又拽着哥哥在皇宫门口拉拉扯扯的秀了番恩爱,看得宫门口的侍卫们一愣一愣的都成了木桩子。

强忍笑意回了自已别院的柳妖精,进到院子后终于忍不住的狂笑了起来,直到笑出了眼泪,她才对冰娆道:“小娆儿,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不如,做我孙女吧?”

“死老太婆,你这是想抢我孙女?”一听这话,没等冰娆做出反应,钟伯就先炸毛了。

气急败坏的钟伯,这个时候可不是面对柳妖精感到坐立不安的老头了,想抢他孙女孙子的,那都是敌人,不管对方是谁!

面对钟伯的炸毛,柳妖精也不怕,反而一本正经道:“我就是抢了,怎么滴?你咬我啊?”

“……”咬?钟伯还真不敢,随即,他老脸忍不住红了。

冰娆见到这一幕,很识趣的拉着哥哥走掉了,只留下了两个老的在院子里。

隔天,冰娆又幻化成侍卫进了皇宫。

这个时候的皇帝书房里,已经疗过伤的沧云皇帝正在大发雷霆,而胡里,也已经让他命人带来了。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胡里,沧云皇帝心里说不出的憋屈和郁闷,昨天晚上的事,更是如同一根刺般扎在他的心上,所以此刻,他看胡里十分不顺眼,自然,也就让这个平日里的宠臣一直跪着了。

而大清早就被皇帝派人传进皇宫的胡里,根本不明白这大早上的,皇帝陛下怎么就拿自己出上气了?难道说,是欲求不满了?

“陛下?是不是昨天晚上…”胡里正想问,是不是昨天晚上某个妃子没服侍好他,可沧云皇帝一听他提起昨晚,便立即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并吼道:“大胆!你还敢提昨晚?”

“我……”为嘛不敢提?

胡里彻底糊涂了,陛下这是怎么了?

“胡里,你胆大妄为!竟敢…来人!将胡里拖出去打两百大板!”沧云皇帝本想说,你竟敢打朕,但又觉得昨晚挨打的事情从他嘴里说出去有些丢人,所以就准备直接打了!

哼!胡里啊胡里!我说过了会让你等着!这不,你这么快就等到朕的惩罚了吧?现在没有长公主给你撑腰了,你还想逃出朕的手掌心?做梦去吧!

看到胡里听了他的命令后小脸煞白,并满脸的不敢置信,沧云皇帝心中暗爽了!

这打人和被打绝对是两种心情啊!

尔后,如狼似虎的侍卫听到命令,直接进入书房将胡里给拖了出去。

胡里这才反应过来,陛下是真的要打他啊!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压根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陛下的胡里,在被侍卫拖走的时候才想起来大声求饶:“陛下,臣冤枉啊!臣冤枉啊!”

哼!还敢喊冤?昨天打他的时候不是挺嗨的吗?

沧云皇帝脸色黑了黑,直接又给胡里加了二百板子。

很快,书房外就传来了胡里杀猪般的惨叫!

执行惩罚的,正是冰娆幻化的侍卫。

有了光明正大揍胡里板子的机会,冰娆可是一点没客气。

啪啪啪!几十板子下去,胡里屁股就被打开了花!

等四百大板打完,胡里早就成了血人,并昏死了过去。

看到胡里的惨相,沧云皇帝心里舒服了,并命人将胡里送回胡家。

可沧云皇帝根本没暗爽多久,就有一名侍卫队长突然前来汇报情况。

皇宫藏宝库被人盗了!

听到这消息,坐着的沧云皇帝直接噌的一下站起身,脸色瞬间煞白,身子都站不稳的晃了起来。

皇宫藏宝库被盗,这显然不是件小事。而皇宫藏宝库虽然不是沧云国库,但却是他们皇族的私库啊!

数千年来,沧云皇族积攒的收藏可都放在了皇宫藏宝库里,可以说,那里面的东西比之国库更加的珍贵和丰富,这一被盗,他不但损失重大,甚至还要受到皇族的责问…

“去查!我到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子,敢跟我们沧云皇室作对!查到之后,杀无赦!”沧云皇帝苍白着脸,下命令道。

“陛下,属下刚刚探查过藏宝库,在里面发现了一块令牌。”接到命令后,那名侍卫队长并未急着离开,而是继续汇报。

“什么令牌?”沧云皇帝一听,急切的问道。

侍卫没说话,只是亮出了手中的金色牌子。

“这是…”沧云皇帝顿时眸光一凝,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来人,把胡里给我带回来!朕要亲自审问他!”抬起头,沧云皇帝再次吩咐。

此时,准备送胡里回胡家的侍卫们根本还没有走出皇宫,接到皇帝命令后,就直接将伤痕累累、满身鲜血的胡里又抬回了御书房。

“弄醒他!”看到昏迷过去的胡里,沧云皇帝紧抿着唇道。

沧云皇帝话音落下,一盆盐水已经泼到了胡里脸上,霎时,胡里被疼醒了。

醒来后的胡里,拖着伤残疼痛的身躯爬到沧云皇帝脚边,委屈的嚎啕大哭起来:“陛下,陛下!臣冤枉啊!老臣冤枉啊!”

“你冤枉?你看看这是什么?”一块令牌被抛到了胡里脸上,沧云皇帝十分暴怒道。

胡里傻傻的捡起那块令牌,不解道:“陛下,这是臣的随身令牌。”

“这么说,你承认喽?”沧云皇帝佯装淡定道,心里的火气已经蹿的跟火山暴发似的,忽上忽下的。

“嗯,这是我的令牌。”胡里肯定道。

“既然如此,你就老实交待吧!”沧云皇帝寒着脸,命令道。

“陛下,这是臣的令牌,陛下不是也认识吗?还用臣交待什么?”胡里被彻底弄糊涂了。

“大胆!朕当然认识你的令牌,朕让你交待的是,你把皇宫藏宝库的宝贝都弄哪去了?如果你老实交待了,朕可以饶你胡家上下一命,但如果你执意不说,那可休怪朕无情了!”沧云皇帝见胡里居然还装傻,只好威胁道。

可他这样一威胁,胡里更傻眼了。

藏宝库里的宝贝?

那和他有啥关系?皇帝为嘛跟他要?

“陛下,臣不明白您的意思?臣怎么会知道藏宝库的宝贝在哪里呢?”冷静了下,胡里一脸焦急的连忙道,身为皇帝的心腹,他相当清楚这罪名可不小,而他是绝对不能承认下来的。

更关键的是,他是真不知道啊!

“胡里,罪证确凿,你居然还不承认?来人!继续给朕打,朕到要看看,胡里这嘴究竟有多硬!”见胡里死不肯承认,沧云皇帝简直又急又怒,情急之下,他准备给胡里再次用刑了。

胡里听了,瞬间小脸煞白,心里更是忍不住暗想,陛下这是想屈打成招啊!不行,他得想办法,可不能就这样替别人背了黑锅!

“陛下!臣真的冤枉,藏宝库里的宝贝,跟臣没关系啊!陛下,请相信臣,这么多年,臣对你可是一直忠心耿耿的。”胡里怕被打,脑筋一转就想跟皇帝套近乎。

但他没想到的是,沧云皇帝听他这样一说,脸色当即又黑了几分。因为沧云皇帝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昨晚,胡里说,知道他的丑事多了!

想到这儿,沧云皇帝当即怒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沧云皇帝说这话的时候,感觉特别解恨,哼!胡里,昨天有长公主给你撑腰,你打的不是挺过瘾吗?今天,朕就跟你老帐新帐一起算。

侍卫听到皇帝命令,二话不说又把胡里拖了出去。

“陛下,饶命啊!臣冤枉…”伴随着啪啪的板子声,胡里求饶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皇宫内院。

很多听到这凄惨叫声的皇宫中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下,心里更是忍不住暗自腹腓,胡里这是把陛下得罪的有多惨啊?

半个小时后。

接到消息的胡家长老们集体进宫面圣。

来的这些长老,有几位辈份颇高,在胡家也算是老祖宗级的人物,这样的人,即便沧云皇帝见了,都应该给几分面子。但今天,沧云皇帝实在气极了,所以,看到胡家人一律没有好脸色。按他的想法,他没立马派人查抄了胡家都算给胡家很大面子了,几个老头今日还想在他面前摆谱,这不是白日做梦吗?

见到沧云皇帝后,胡家辈份最高的一名长老,十分恭敬的给沧云皇帝行了个礼,才道:“陛下,不知胡里究竟犯了什么罪?”

“想知道?”沧云皇帝一挑眉,语气有些冷淡道。

这不废话吗?

那名长老心里腹腓着,面上却依然挂着恭敬的表情,一副准备等皇帝答疑的谦逊样子。

偏偏此时皇帝很讨厌他这副样子,所以也没客气的直接道:“胡里,偷盗了皇宫的藏宝库…”至于打了他的事,他觉得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料想胡里也不敢对别人乱说。

“什么?陛下,这不可能啊!胡里绝没那么大的胆子!”那名长老一听,立即脸色大变,胡家的其他长老小脸也煞白,这罪名如果坐实了,他们整个胡家只怕都有灭顶之灾啊!

天啊!是谁这么陷害他们胡家?这、这简直、简直就是要亡了他们胡家啊!

“没那么大胆子?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沧云皇帝怒声道,又把那块令牌扔到了某长老面前。

某长老接住令牌,看了眼,然后又传给了下一位长老,当所有的长老都鉴定完,那名辈份最高的长老,才开口道:“陛下,这令牌是胡里的不错,可仅凭一块令牌,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吧?”

“是吗?可这令牌如果是在藏宝库发现的呢?”沧云皇帝冷笑了下,他倒想看看,这些老不死的还想怎么狡辩。

“陛下,那就更不可能了。哪个贼会傻到将自己的随身令牌留下当罪证啊!这分明就是红果果的陷害!绝对是有人想陷害咱们胡家!”那名长老想都没想就道。

“哈哈!好一个陷害!你怎么就知道是有人想害你们胡家?就不能是胡里一时大意,不小心掉下的?”沧云皇帝显然不相信胡家长老的狡辩,这个时候,怕惹祸上身,犯人一般都会如此说。

“陛下,这可是随身令牌,要是掉落了,简直非同小可。所以臣等以为,这定是有人胡意陷害,依臣看,不如把胡里带进来,咱们在好好问问他的令牌是否丢失?”眼珠子转了转,那名长老出主意道。

听到某长老这样说,皇帝心情一点也不美丽了。

问胡里令牌是否丢失,这不等于给胡里脱罪的机会吗?但对方不仅是胡家老祖宗辈的人物,甚至在皇室中也有着一定地位,算是三朝元老,所以他的意见,沧云皇帝还真没办法不采纳。

“陛下,就听胡通大人的,让胡里来对质吧!”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两名老者,见到这两名老者,沧云皇帝连忙站起身,恭敬道:“两位皇叔,你们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能不来吗?”其中一人,面容严肃道。

“皇叔,对不起。”沧云皇帝闻言,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有些无颜面对沧家的列祖列宗,但现在,抓住小偷显然是当务之急。

“容长老,我们胡家是清白的。”待皇帝和皇室的两名长老热络完,胡通才眼含热泪,满脸委屈道。

“我们当然相信胡家的清白,可这事却扯上了胡家,所以,我们势必要弄清楚,还望胡家能极力配合。”被称为容长老的老者,一脸认真道。

“我们胡家自当全力配合。”胡通保证,事实上,他不配合根本行不通,真那样的话,只怕都不用找什么证据,胡家就可以直接从沧云国的历史上消失了。

随后不久,已经血肉模糊、生死不知的胡里,再一次被带进了书房。

在容长老的示意下,侍卫给胡里喂了一粒疗伤丹药,很快,胡里就醒了过来。

醒来后,顾不得身上仍然有些疼的伤势,胡里抱住沧云皇帝的大腿就开始嚎:“陛下,臣真的是冤枉的!臣不知道藏宝库的宝贝在哪里啊?”

“既然如此,那你说说,自己的随身令牌为什么会在藏宝库里被发现?”沧云皇帝有些嫌弃的想踢开脏兮兮的胡里,但书房里的人太多,他实在不好下脚,只能强忍下来。

“陛下,臣不知道啊!臣的令牌,应该是被人偷了!偷臣令牌的这人手法很高明,臣居然一点没察觉…而且,藏宝库是昨晚被盗的吧?可昨晚,臣一步都未离开家中,怎么可能来皇宫偷东西。”胡里越说越觉得自己冤枉,不仅如此,他还挨一了顿揍,呜呜…

“你说昨晚没来皇宫?”听见胡里这样说,沧云皇帝眼睛眯了眯,心里暗自骂道,该死的,你昨晚没来皇宫,那带长公主进来的是谁?揍他的又是谁?鬼吗?

“是没来啊!”胡里不明白皇帝为何如此问,但他还是非常肯定的道。

“来人!”沧云皇帝懒得跟他辨了,直接叫人。

进来两名侍卫,恭敬的看着沧云皇帝。

“你们说说,胡大人昨晚进没进宫!”指着胡里,沧云皇帝看着侍卫道。

“禀陛下,胡大人昨晚进宫了,不仅如此,还带了长公主和冰家主一起,另外,胡大人和冰家主关系十分亲密。”侍卫如实道。

“……”在场的人听见这话,全都有些呆怔。

这话,信息量好大,还有,什么叫胡大人和冰家主关系十分亲密?

胡里也一头雾水,并呐呐道:“我什么时候进宫了?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半夜,当时胡大人神智清醒,不像是梦游。”一名侍卫补充道。

“胡里,听到了吧!昨天晚上你来过皇宫,不仅带了长公主进宫,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冰家主带进来了,老实交待,这是不是你和冰家主早有预谋的?还有长公主,是不是你们的帮凶?”沧云皇帝怒声质问,越想,他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不然的话,长公主怎么都没在宫里住,当晚就离开了呢?这分明就是干了坏事心虚的表现嘛!

一番脑补,沧云皇帝觉得事情真相了!

“陛下,我真的没有来过啊!还有长公主和冰家主,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们,又怎么可能跟他们一起来皇宫!”胡里简直委屈的不行。

“皇叔,你们瞧见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可胡里就是死不承认,我是没辙了,这事交给你们处理了。”等胡里说完,皇帝也不看他,干脆将事情丢给了两名皇叔。

两名皇叔见状,只能继续问两名侍卫:“你们说昨晚看到胡大人了,是只有你们看到了,还是许多人都看到了?”

“回两名长老,皇宫里的侍卫基本都看到了。”一名侍卫诚实回道。

“胡大人一点也不避嫌,拉着冰家主就在皇宫御花园秀恩爱来着,我们想装看不到都不行。”另一名侍卫补充道。

“你们胡说!我怎么可能拉个大老爷们在皇宫里溜达,还秀恩爱?”侍卫的话,让胡里气得差点吐血,这是红果果污蔑,绝对是的!

“有什么不可能?你们不是还向我讨了一道赐婚圣旨吗?”没等侍卫说话,沧云皇帝就有些耐不住寂寞道。

“赐、赐婚圣旨?陛下,臣没有啊?”胡里大惊失色,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哼!胡里,你是想说朕也在撒谎吗?”沧云皇帝沉下脸,不悦道。

“陛下,臣不是那个意思,可臣真的没讨什么赐婚圣旨啊!求陛下明鉴!”胡里急得都快哭了,这事真他爷爷的出鬼了!他和冰家主那样的一个糙爷们…怎么可能!

“你的意思是想说,出鬼了不成?”沧云皇帝脸黑的都快赶上锅底了,昨天,还真是出鬼了,但那鬼,绝对不是胡里,他敢肯定,昨晚的胡里的的确确是真的无疑!

“陛下…”胡里还真想说,是出鬼了。但见皇帝脸色不好,他还是识相的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可怜兮兮的用眸光去哀求两名长老。

两名长老面对胡里的哀求,还真没办法视而不见,只能跟皇帝说了情,然后将调查的任务揽到了他们两人身上。

一番调查下来,两人已经完全被弄懵了。

有胡家人做证,胡里当天晚上确实没有来过皇宫,但也有众侍卫和皇帝证明,胡里当晚出现过。至于皇帝一方提到过的长公主和冰家家主,则据守城的侍卫所言,两人那天深夜就已经离开了皇都。

如此扑朔迷离的案情,直接让两名长老感觉事情似乎没有一点进展。

两日后。

两名长老收到消息,长公主和冰家主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地盘。

这一消息,让两名负责调查的长老头都大了。如果长公主和冰家主真的从未离开过自已的家,那皇宫里出现的长公主和冰家主又是谁?

难不成,真出鬼了?

沧云皇帝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对于三人众口一词的不承认,他十分恼火,但对方一个是他姑姑,一个又是东流云十大家族之一的家主,他总不能命人将那两人直接抓来吧?

这事,简直都成悬案了。

甚至只要一想到,他那天晚上被揍的那么惨,而他又不能对别人说,他这心里就憋屈的好想挠墙。

与此同时,胡里和冰家家主绯闻也已经传得满天飞!

“陛下,你可要为臣做主啊!”

突然,正心烦意乱坐在书房的沧云皇帝,听到了胡里鬼哭狼嚎的声音,顿时心里更烦了。

这家伙虽然因为证据不足暂时被释放了,但这个时候他不在家好好闭门失过,又跑来皇宫闹什么?

正想着,胡里已经进了书房。

“胡里,朕不是命你在家里闭门失过吗?你居然胆敢抗旨?”看到胡里,沧云皇帝大怒道。

“陛下,外面、外面都在传臣和冰家主…臣不活了,呜呜…臣这老脸都被丢尽了!”胡里哭的稀里哗啦,沧云皇帝却看得烦燥不已。

“那能怪谁?除非找到偷你令牌的人,否则,这名声你就背一辈子吧!”沧云皇帝有些兴灾乐祸了。

现在,看到别人倒霉他心里就特别爽,在说了,他心里还是觉得这事是胡里联合长公主及冰家主做的,只是这三个人都不承认,而他们三个身份又很特殊,只要有一个人不承认,他就没办法给三人安上这偷盗沧云藏宝库的罪名,想想,他都觉得郁闷,对胡里自然也看不顺眼了。

胡里也明白沧云皇帝的意思,可他上哪找线索去啊?

没在皇帝这里寻找到安慰的胡里,悻悻的回了胡家。

坐在自己房间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拿起令牌仔细回想。

许久后,摸着令牌的胡里叹了口气,然后拿起桌上摆放的糕点,正想往嘴里送,可他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是尿骚味…

怎么会有尿骚味?

百思不得其解的胡里定了定心神,闻了闻自己的手,发现味道正是从手上传来的。

难道他上完茅房没洗手?

这不可能啊?

胡里随即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从早上到现在,他根本就没上过茅房。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想不明白的胡里,又拿起令牌的瞬间,突然猛的站起身,双眸暴射出精光,然后他直接冲出房间,再次朝着皇宫跑去。

“陛下!有线索了!”胡里边跑,边大声叫道,声音很快便传遍了整个皇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