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四十九章 坦白

妹妹不就是彪悍了点吗?

他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就又看呆了呢?

对于自己的不淡定,冰溪很烦恼!

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着妹妹大发神威而傻眼了,而这样的体力活,本就应该是他这个男子汉去做的,偏偏自己又一次让妹妹化身为女汉子!

呜呜呜…冰溪忍不住泪奔,这样的感觉真是太不美好了!

“妹妹,你刚刚抢了我的风头!”突然,郁闷的冰溪抱怨起来,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妹妹,咱以后温柔点行不?你只要当个让哥哥疼宠的小公主就好了,女汉子神马滴,就让给别人去做吧!

当然,这话他是绝不敢直接说的,不然妹妹以为自己是在嫌弃她可就遭了,因此,冰溪说的很含蓄。

冰娆听了哥哥的话,却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对不起,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以后再有这样的机会,我让着你点就是了!”

“……”冰溪闻言好想抓狂,他不是想让妹妹让着自己啊!他只是不想自己最最漂亮可爱的妹妹化身金钢女汉子,那样他会崩溃滴!

想想妹妹小小的、软软的、香香的小身子在某天突然变成了满身肌肉的强壮大猩猩,冰溪觉得到那一天他真的会疯掉!

“妹妹,哥哥会保护你一辈子的!”看着冰娆,冰溪霎时感性的道。

“嗯。”冰娆点头,表示相信。

“所以,我一定会努力变强!以后打架这种事,就全交给哥哥吧!”冰溪又道。

冰娆看着冰溪拐弯抹角的说出自己的目的,早在心里笑翻了。

哥哥呀,你怎么可以如此可爱呢?不过,哥哥想变强的想法,倒是与她的不谋而合。

“哥哥,很想变强吗?”冰娆确认道。

“想!”冰溪重重点头。

“为什么?”冰娆继续问。

“变强了,我就可以更好的保护妹妹,就在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不过,哥哥资质不好,要变强只怕要好久!但不管需要多久,我都一定会保护好妹妹,哪怕是死!”冰溪意志十分坚定的道。

“哥哥!”冰娆有些受感动,随即,她毫不犹豫的道:“我知道有个方法可以改变哥哥的资质,哥哥想试试吗?”

“真的?我要试试!”冰溪一听这话,立即表示同意。

冰娆有些无奈,哥哥,你怎么也不好好想想,回答的这么快干嘛?你就这么信任我吗?都不问问我是什么方法?

见冰娆似面露难色,冰溪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你说的方法很难完成吗?”

“哥哥,你都不问我是什么方法?有没有生命危险?我又是怎么知道的?”冰娆提醒着,哥哥也未免太粗线条了吧?

“有什么好问的,你是我亲妹妹,难不成还会害我?”冰溪漂亮小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听完,冰娆真是越发无奈,当然,也更感动了!

想了想,冰娆便一脸凝重的看着冰溪道:“哥哥,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什、什么事啊?”看着冰娆认真的表情,冰溪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莫非是有什么不好的事?他有些不安起来。

“哥哥,虽然我现在才只有三岁,但其实,我是有着前世记忆的!”深吸了一口气,冰娆实话实说道。

“……”什么意思啊?冰溪小脸有些发白,难道妹妹是嫌弃他了?不然为什么会这样说?

“哥哥,我出生就带着前世的记忆,只不过当时灵魂受损,又中了巨毒,所以才会从出生起一昏迷就是三年…”见哥哥满脸迷茫和问号,冰娆只能详细解释。

从她前世因何被人追杀,到她如何与敌人同归于尽,以及怎样成了冰家的女儿,他的妹妹,还有她前世哥哥的一些情况,冰娆都如实告知给了冰溪。

原本,她是没打算告诉冰溪的,怕的就是会影响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担心冰溪心里会不舒服,觉得自己不是他妹妹,但面对冰溪毫无条件的信任,冰娆觉得自己没办法在隐藏这个秘密了,所以,她向冰溪坦白了。

毕竟,她以后的秘密只会越来越多,而她瞒得住所有人,只怕也瞒不住和自己关系最为亲密的冰溪,与其让冰溪日后胡思乱思,不如她主动告知,这样,也方便她们兄妹日后更好的生活。

而冰溪听完这话,则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

冰娆见状则有些担心,生怕哥哥会不在喜欢自己了,所以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咚咚狂跳个不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溪突然一把紧紧的抱住冰娆,并哽咽道:“妹妹,不管你有着几世的记忆,你都是我的妹妹,是我最爱的妹妹!另外,我也必须是你最爱的哥哥,至于你前世的那个哥哥,我只允许他排在我后面,他不能和我争宠的!”

冰溪的话听上去像是在和冰娆前世的哥哥争风吃醋,可实际上只有他清楚,他说这些不过是想让妹妹心里放松些,而他心里,则因着冰娆所述的前世遭遇对自家妹妹心疼不已。

他的妹妹,明明应该过着锦衣玉食、幸福快乐的生活,可为什么妹妹的前世今生都要如此坎坷?

不!他要改变这种状况!

虽然妹妹的前世他无法参与,但冰溪已经打定主意,今生他一定要成为妹妹最坚实的臂膀,从今往后,他都会好好的保护妹妹,但凡想欺负妹妹的人,都只能留下自己的尸体!

打定主意,冰溪意志更为坚定,并再次郑重道:“妹妹,我要变强,请帮助我!”

“哥哥,洗髓会很痛苦,所以,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冰娆提醒道。

“妹妹,我会坚持下来的!”冰溪眸光坚毅,为了妹妹,他也不允许自己失败,而只有他成为强者,才能更好的保护妹妹安全。

“好!那我稍做准备,就为哥哥洗髓!”冰娆赞赏的看了眼冰溪,点头道。

说起洗髓,冰溪还是很好奇的。

可当他看到冰娆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只半个成年人那么高的大木桶时,他则有些目瞪口呆,这是要干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