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四十四章 崖底惊魂

但当务之急,得快些离开这里才行,毕竟,这里的味道可不太好。

拉着哥哥,冰娆美眸又扫了眼那坨血肉模糊的东西,她已经认出来了,那堆东西正是某只倒霉的被她和哥哥一起拉下悬崖的灰衣人首领,虽然说,他们兄妹本意就是拖灰衣人首领当垫背,可她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真成了垫背的,这算不算死得其所?

很满意灰衣人首领发挥了作用,才使得她与哥哥平安无事的冰娆,朝地上的灰衣人首领挥了挥手,就和哥哥沿着面前小路走去。

一路上,冰娆惊讶发现他们所处的崖底空气十分清新,灵气也浓郁,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时不时给她一种阴森的感觉,就好像有眼睛在盯着她和哥哥一样。

而她和哥哥没走多久,就看到一个小白团急急忙忙的朝着他们扑了过来,嘴里还大声嚷着:“呜呜…主人,你总算是醒了!”

“小白?”冰娆没想到会遇到小白,实在是她已经忘记了这小东西的存在,它应该是呆在哥哥的灵兽空间里的吧?难道自己出来了?

“嗯嗯,娆儿美人,你也醒了,真是太好了。小爷怕你们饿,所以去给你们找吃的去了,不过,只找到了几只果子…”小白一脸不好意思的道,然后伸出两只前爪到冰娆和冰溪面前。

只见它小小的爪子上摆着两枚只有成年人拇指大小的朱红色果子。冰溪看了眼,当即嫌弃道:“这是给你自己吃的吧?我们可不是老鼠,这点东西给我们塞牙缝都不够!”

小白闻言,有些伤心,自己能力有限,被主人嫌弃了,嘤嘤嘤,好难过啊!

冰娆见哥哥又挑小白的刺,有些不忍道:“哥哥,小白很能耐的,这两枚果子可是好东西,快吃吧!”

妹妹说话了,冰溪自然不能不给面子,不过,他就是不愿意看到那小老鼠得意,所以,即使吃下了一枚红色果子,他仍然没给死赖在自己身边的小白团好脸色。

小白也不介意,甚至又犯起了花痴,唉!主人就是漂亮啊!明明都这么狼狈了,依然貌美如花,它真是怎么都看不够。

感受到小白团火辣辣的眸光,冰溪脸黑了。

随后,有些恼羞成怒的冰溪一把抓起蹲在他肩上的小白团,远远一丢,小白就被抛了出去。

冰娆瞧见如流光般消失的小白点,心里十分的无奈,唉!这两只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相处呢?要知道,在森林中,小白的作用可是会很大滴!至少,一些如方才那般珍贵的果子,恐怕只有小白找得到,而那些东西,无论对人对灵兽都是有好处的,所以,她真不希望小白被哥哥给气走,但从目前情形看来,哥哥被小白气到的可能性显然更大!

叹了口气,冰娆其实很想劝哥哥,现在此地形势不明,他们不要窝里斗才好。不过,看哥哥漆黑的脸色,她还是聪明的咽下了要说的话。

随后,兄妹两人继续前进。

走着走着,突然,前方传来了小白惊天动地的尖叫:“救命啊!救命,主人!救命,娆儿美人!”

说话间,小白又动作迅速的窜到了冰溪肩膀上,并喘着粗气道:“快、快离开这里,有好多大虫子…”

虫子?

冰娆和冰溪正有些纳闷,什么虫子居然把这小老鼠吓破了胆,瞧这小身子颤的,满身绒毛也竖起来了,明显是吓得不轻啊!

“快走啊!再不走可来不及了!”见冰娆和冰溪没动,小白顿时着急了。

看小白如此,冰娆和冰溪也不敢在耽搁,不过,眼前的路是笔直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躲,而就在这时,两人已经听到了咚咚的脚步声,并伴随着飞扬的尘土朝着他们袭来,这一刻,他们才看清小白口中所谓的虫子是何物!

我去!这哪里仅仅是虫子,分明就是一大群巨毒之物啊!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只体型庞大的巨型蝎子和蜘蛛,足有数十只,这些蝎子和蜘蛛全身黑褐色,头顶的眼睛简直比冰娆的脑袋还要大上一圈,看得两个小人十分有压力。

下一秒,兄妹两人便默契十足的撒腿狂奔。

那些蝎子和蜘蛛则在后面穷追不舍,但好在两人奔跑的路很小,蝎子和蜘蛛们体型又过于庞大,所以几乎每跑动几下,都会有蝎子和蜘蛛撞到一起,如此也给他们争取了一些时间。

可冰娆和冰溪根本不敢停下休息,不知道跑了多久后,两人感觉身后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远,才稍稍停下歇息了会儿。

而这时,冰娆才发现,她和哥哥居然不知不觉跑到了一条河的旁边。不过,他们两人都不敢靠那条河太近,免得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危险发生。

事实证明,两人的顾虑完全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两人在一块青色巨石上坐下不久,河面上突然翻起了一大片浪花,然后一个小山般的硕大脑袋从河里浮了上来。那脑袋极丑,呈青灰色,独眼,头上还生长了一根根尖利的倒刺。

一直很警惕的小白最先发现了危险,并再次尖叫起来:“啊!有怪兽!”

尖叫之余,小白四只小爪子则紧紧抓着冰溪的头发,小身子又狂颤了起来。

冰娆和冰溪在小白尖叫的同时转头,然后两人猛的惊跳起来,天呐!这河里居然有条刺鳄!

刺鳄也是鳄鱼的一种,但却比普通鳄鱼凶狠许多,更主要的是,这种鳄鱼是食肉动物,而此时的他们,显然成了这条鳄鱼相中的猎物!

“哥哥,快爬到树上去,刺鳄不会爬树!”镇定了下心神,冰娆连忙道,她就说嘛,那些蝎子和蜘蛛怎么不追了,原来这里是这条刺鳄的地盘,而兽兽们,最重视的就是地盘,若擅闯其它兽兽的势力范围,则视同挑衅!

有了冰娆的话,冰溪直接背起她,朝着河边最粗的一棵树上爬去。

见冰溪几下就爬到了树顶,河里正准备侍机而动的刺鳄郁闷了,爬到树上?这分明就是在讽刺它不会爬嘛?

瞬间,刺鳄想饱餐一顿的心情登时不美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