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四十三章 大难不死

听到沧陌染的决定,钟伯和顾奕大惊失色!

无煞殿?

那是什么地方?是殿下这样身份的人能去的吗?

要知道,无煞殿那可是培养沧云皇族死士的地方,里面的人除了专门送进去要培养成死士的孤儿,就只有一些犯了死罪、凶狠残暴的亡命之徒了。

而那些亡命之徒,正是为了磨砺死士才被送进去的,为了活得更久,他们可不会对里面历练的人手下留情,若殿下真进到了无煞殿,他们任何人都没办法随身保护了,到时万一殿下遇到危险,只怕他们也鞭长莫及!

想到这些,钟伯显然不赞同沧陌染的这个决定。

但苦苦劝说了许久,沧陌染却依然不肯改变主意,钟伯对此也十分无奈。

顾奕见状,只能也试着劝道:“殿下,如果只是想变得强大,真心没必要进入无煞殿,皇室有许多不错的训练场,随便挑一个都会很适合殿下,所以殿下真心没必要去冒险,再说,陛下也未必会同意。”

“我心意已决,不需要那老头子同意。而且,我是想变强,并不是想当个温室里的花,所以,没有比无煞殿更适合我的地方了!”沧陌染一脸固执道。

“另外,媳妇也说过,人是不分高低贵贱的,那些死士都能去的地方,为什么我不可以去?难道我的胆子连一个死士都不如吗?那样的话,我还谈什么给媳妇和冰溪报仇?干脆也跳下悬崖去陪着他们的好了!”随后,沧陌染继续道。

“……”见沧陌染这样说了,钟伯和顾奕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安啦,有我在,会保护美人的。”突然,奶声奶气的声音自沧陌染身上传了出来,然后从他怀中探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正是苜羞草。

此时的苜羞草身形缩小了数十倍,看上去还没有成年人手掌大,不过,小家伙颇为自信,扬着小脑袋一脸傲娇的看着钟伯和顾奕,一副‘快快表扬我吧!’的表情。

虽然不清楚苜羞草为何会这样说,但钟伯和顾奕还是颇给面子的道:“那你一定要保护好小主人!”

“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让他活着从那什么无煞殿里出来的!”苜羞草保证道。

“光活着还不够!身上汗毛都不许少一根!”听完他的话,钟伯有些火大吼道。

“好吧,好吧!我努力让他不掉一根汗毛,这总可以了吧?”面对炸了毛的老头,苜羞草很无奈的哄道。

“这还差不多!”钟伯满意了,然后,他又转头对沧陌染道:“小主人,既然你心意已决,钟伯也知道拦不住你,但你一定要向钟伯保证,凡事都不会冲动,会全须全尾的回来见钟伯!”

“钟伯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我还要为媳妇和冰溪报仇,怎么可以早死!”沧陌染也保证。

钟伯闻言稍稍放心些,然后他也道:“小主人安心修炼吧,钟伯会继续寻找娆儿和冰溪的,钟伯也保证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谢谢钟伯!”沧陌染很感激,有了钟伯的承诺,他终于可以专心修炼了。

隔天。

沧陌染早早便离开,前往了无煞殿。

当沧云皇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沧陌染已经进入了无煞殿接受极其严苛的残酷训练。

气极败坏的沧云皇帝向上无煞殿要人,却只得到一句:“入得无煞殿,要么打出去,要么死出去!”

可想而知,管理无煞殿的皇室长老极其古板,他这是连当朝皇帝的面子都没卖,而沧云皇帝听到这话,气得差点吐血,那可是他最宠爱、最优秀的儿子啊!难道要就此折损无煞殿了?

想到不无这个可能,沧云皇帝心里对冰娆的恨意又加深了不少,不过,他一想到冰娆已经跳下悬崖死翘翘了,才惊觉自己满心怒火居然无从发泄,硬生生憋得他的心火烧火燎的痛苦难捺,暴怒之下,他直接砸了自己的书房。

而钟伯,则在沧陌染进入无煞殿后,也离开了沧云皇都不知去向…

与此同时,万丈深渊之下的崖底,却有一群小动物们围着一坨血肉模糊的东西在评头论足。

“喂,那是什么东西啊?从上面掉下来的,是不是人呀?”两只雪白兔子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语言沟通着,它们不敢太大声,生怕吵到那坨烂肉。

“不知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我感觉这里将会很危险。”另一只雪白兔子提醒道。

“不会有危险的,这坨肉都好几天了,一直这副样子,估计是死透透的了。”某傻兔子有些不以为然。

“蠢!正因为好几天了,那些大人才要下爪了,要是看到我们,一定会连我们一起抓的,你想给它们当食物送上门,我可不愿意啊!我先走为上!”说完,这只聪明的兔子就一蹦一蹦的离开了。

另一只兔子见状,连忙追上:“等等我呀!”

两只兔子离开后,一直躲在树看热闹的两只大型松鼠及几只一直在给自己梳毛的臭美鸟儿,也觉得无趣,一溜烟的走了个干净。

这些无害的小动物们离开后不久,地上那坨血肉模糊的位置突然爬起来一个半大少年。

少年初醒,清澈的眼神还十分迷茫,但很快,他的记忆便回笼了。

这名少年,正是跟着冰娆一起跳崖的冰溪。

见自己没死,冰溪才一脸焦急的回头寻找冰娆。

“娆儿,娆儿,你在哪里?”找了一圈,他也没发现妹妹的影儿,遂着急的蹲到那堆血呼呼的东西面前翻找着。

待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身躯后,他当即确定了是冰娆,便直接将冰娆抱到一旁,感受到妹妹十分微弱的呼吸,冰溪激动得眼泪狂飙,娆儿也活着,真是太好了。

“哥哥,下雨了吗?”突然,柔弱的声音响起,冰娆艰难的睁开一双美眸。

“娆儿,你醒了。”冰溪激动得有些哽咽,眼泪也流得更凶了。

听到哥哥这样说,冰娆才恍然,他们这是没死啊!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他们的后福又会是什么?冰娆突然有些期待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