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二十九章 一山二虎

破破烂烂,一片狼籍的书房之中,沧云皇帝正焦头烂额的踱来踱去,脸上更是布满了抑郁之色。

沧陌染这个任性霸道的儿子砸烂了皇宫大部分地方,就连他这御书房都没能幸免,这样的事实,令他气得肺都要炸了,偏偏,他却不知道那个逆子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做!

“胡里怎么还没回来?快去给我催催!”突然,沧云皇帝朝着书房内小心随侍的侍从吼了起来。

侍从战战兢兢的正要领命出去,就听外面响起胡里的声音:“陛下,臣回来了。”

“怎么这么久?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那臭小子吃错药了?”没等胡里站稳,沧云皇帝就迫不急待的拉着胡里追问道。

“陛下,殿下会这么生气,是因为那冰娆突然毒发了,而且,是从陛下这里回去的路上毒发的,听说这次的情况比较凶险,那小丫头到现在还没能醒来呢!知道这一情形的人都已经在私下里盛传冰娆活不过三天了!”胡里小心翼翼的汇报。

“真的?毒发了?活不过三天?”沧云皇帝一听,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如果那小丫头真的死翘翘了,自家儿子应该就不会再为了一个没什么大用的臭丫头跟他作对了吧?

可以说,沧云皇帝对自家儿子狠狠打了他脸的行为是相当恼火的,但那毕竟是自己最疼爱、最优秀的儿子,打,他肯定是舍不得,顶多骂上两句发泄一下,可那样根本治标不治本,臭小子也不在乎,甚至依然故我!

再者,这几天来,他和儿子冲突的很大因由都是冰娆,而做为身份贵不可言、高高在上,并同样霸道惯了的沧云皇帝来说,这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

做为父子,儿子跟他怎么闹都没关系,他也乐意宠着,可他就是不能忍受儿子因为一个外人跟他这个父皇作对,难道说,他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小丫头吗?

要知道,打从染儿的母后过世,那孩子就和他不亲了,而不论他如何讨好,那小子都总是冷着脸,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原本他也以为,儿子可能就这副性子了,谁知道有次他却无意中看到自家优秀的儿子在百般讨好那个小丫头,当即,他心里的酸水便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涌了上来。

那次以后,沧云皇帝就将冰娆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怎么看都不顺眼,当然,这只是其中一方面,还有就是,在他眼中,冰娆无论资质还是身份根本配不上自家儿子!

这就好比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当然,鲜花肯定是他那优秀的儿子,牛粪嘛?也就不言而喻了。

可正是他眼中的牛粪,夺走了儿子的宠爱和视线,这叫沧云皇帝如何受得了?

“对了,那小丫头毒发,染儿难道怪到了我身上?”在胡思乱想了这些后,沧云皇帝又问胡里。

“应该是。”胡里低头道。

“难道真是被我气的?”沧云皇帝忍不住自言自语。

胡里有些黑钱,其实他很想说,陛下啊!那是毒…

不过,看沧云皇帝此刻貌似心情不错,胡里深深意识到他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触皇帝楣头了。

“陛下,咱们现在要不要做点什么?”良久,胡里才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做什么?什么也不用做,咱们只等着消息就好。”沧云皇帝心情有如拨云见日,说话的语气都温和了许多。

听皇帝都这样说了,胡里只能将自己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事实上,他是觉得,冰娆那小丫头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挂掉,殿下也不会允许啊!不然殿下也就不会从皇宫药库搬了那么多药材去他的皇子殿了…

而此刻的皇子殿中,侍从们正有条不紊的将一批批药材送到了钟伯找来的丹师手中,然后丹师们便开始忙碌起来。

至于沧陌染,在皇宫中狠狠发泄了一通后,便回了皇子殿守着冰娆去了。

看着躺在床上,小脸煞白、昏迷不醒的冰娆,沧陌染心中恨意满满。

据钟伯给冰娆检查得知,自家小媳妇的体内居然又多了一种毒,而这种毒所中时间还很短,只有几天工夫,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给媳妇下毒啊?还是皇宫中特有的难解巨毒,红颜醉!

中了红颜醉之人,一开始会嗜睡,等时间久了就会陷入彻底的沉睡之中,直到体内机能耗尽而亡。而这种毒的最大特点就是很难察觉,等到发现的时候,往往已经无药可救了。

当然,冰娆的情况略有不同,她体内原本就有一种相当霸道残忍的巨毒,加上了红颜醉之后,自然是一山难容二虎,因此两种都非常霸道的巨毒便将冰娆的身体当成了战场互相争夺起所有权来,如此,冰娆才再次提前毒发,当然,也正是如此,才让钟伯发现了她体内的红颜醉。

想到这些,沧陌染心头大恨!

都怪他没有保护好媳妇,才让她遭受了这样的折磨!可恨的是,他却不知道是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动了手脚,不过,不论是谁,只怕都是这宫中之人!

“媳妇,你放心吧!不管是谁给你下的毒,我都不会放过他!”看着冰娆越显虚弱苍白的小脸,沧陌染保证道。

“陌染,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情和你说。”这时,看了眼沧陌染,冰溪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坚定道。

但他这副模样,却让沧陌染的心一沉,一股不安的感觉顿时涌上了心头。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

再进来时,两人都沉默了许多。

与此同时,昏迷不醒的冰娆,却正承受着比上次毒发时更为痛苦的经历。

上次,冷与热两种感觉,是相互交替的,而这次,却是冷热同时并存,谁都不甘退让的在她小小的身体中互相争夺,害得冰娆根本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而她的身体,更是一半冷如万年冰山,一半炙热如同火山爆发…

依肉眼所见,短短片刻,冰娆半边身子就被炙热烤的通红,别外半边则结满了冰霜,这样的情景,顿时吓得冰溪和沧陌染大惊失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