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二十八章 十的后面多加几个零

由此可见,沧云皇帝是真把她当成没见过世面的小奶娃了!

虽然冰娆恨不得自己直接拿出十万上品晶石砸到沧云皇帝脸上,并吼着告诉他‘姐不差这点钱!’但可惜,她前世的私人财产都放在了星戒之中,现在就是想取都取不出来,不过,等有机会一定要拿晶石砸沧云皇帝脸的想法她倒是牢牢的记下了…

而沧云皇帝听了冰娆的质问,却是黑着脸吼道:“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只值十万上品晶石!”

“是你说的,给我们兄妹十万上品晶石让我们离开沧陌染,这难道不是你儿子的价码吗?”冰娆淡定自若道。

“当然不是,这是让你们离开我儿子的价格。是你们兄妹只值这个价!”沧云皇帝恶狠狠道。

“原来如此。不过,在你眼中我们兄妹可能只值这个价,但在我的眼中,我和哥哥可是无价的,所以,你出的价太低,我们兄妹恕难从命!”冰娆拒绝道。

“那你们说个数,给你们多少晶石才肯离开。”深吸了一口气后,沧云皇帝才问道。

“我也不和你多要,就在十的后面多加几个零就好。”冰娆笑眯眯道。

“多加几个零?”沧云皇帝一脑门子问号,多加几个啊?

“唔!就十亿上品晶石吧!”冰娆说出这个数后,沧云皇帝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算看出来了,这小丫头哪里是想拿钱走人啊!分明就是在戏耍他!

沧云皇帝愤怒了!

冰溪则是满脸震惊的张大嘴巴看着冰娆,心道,妹妹究竟知不知道十亿上品晶石是个什么概念啊?

这个世界,通用货币就是晶石,晶石又分为极品、上品、中品、下品,而晶石各品级之间的兑换比率则为一比一千,也就是说,品级越高的晶石,价值也越高,当然,这也和晶石除了做为流通货币,还能够辅助人们修炼有很大关系,但正如沧云皇帝所言,十万上品晶石确实足够普通人家一辈子享用不尽,至于这十亿,冰溪压根不敢想。

现在听妹妹张口就要十亿,冰溪完全被吓到了。

妹妹不会是认真的吧?

“妹妹,咱们不要他的臭钱!”冰溪气愤道。此刻,他真心觉得眼前这位皇帝太过份了,这不是欺负人吗?虽然他们兄妹现在身无分文,可这样的撵人方式也太伤人自尊了?

可以说,冰溪在三年之前,还是个衣食无忧,天真无邪并且生活幸福的孩子,而那场巨变之后,他的生活水平虽然直线下降,但也几乎没有为了钱的事情愁过,可现在,却被人这样活生生的用钱打脸,自尊心极强的他,自然受不了。

“哥哥,放心,他不会给我们十亿上品晶石的,他舍不得,肯定也没那么多钱。”冰娆坏笑着安抚有些炸毛的哥哥。

“也是。”听了妹妹的话,冰溪突然安心了。

不过,沧云皇帝却被眼前兄妹两人的对话气得胃疼,随即,就见沧云皇帝指着冰娆又吼道:“谁说我没这么多钱?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哟!真要给啊?那我和哥哥可就等着了啊!”冰娆故意满脸期待的道。

“等着吧!”沧云皇帝没好气的吼着。

“嗯,那我们回去等着了,再见啦!”心情大好的冰娆,朝气急败坏的沧云皇帝挥了挥小胖手,然后拉着哥哥就准备离开了,再不走,谁知道这位一怒之下会做出点什么事来啊!

“等等!”见冰娆兄妹要走,沧云皇帝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件事没说,便连忙喝住了他们。

“怎么?你想反悔了?”眨眨水汪汪的美眸,冰娆有些紧张害怕道。

沧云皇帝让冰娆这话气得呼吸一窒,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你根本算不得染儿真正的未婚妻,他的未婚妻可是另有其人呢!”强忍着怒火,沧云皇帝有些兴灾乐祸道。

“嗯?”冰娆纳闷上了,这是什么意思?

是哥哥说她和沧陌染有婚约,难不成哥哥骗了她?

带着疑问,冰娆看向冰溪。

“妹妹,你就是沧陌染的未婚妻,别听他胡说八道。”冰溪懊恼的瞪了眼沧云皇帝,并安抚冰娆道。

“怎么,不敢让你妹妹知道,与染儿有婚约的其实是你吗?”以为冰溪心虚的沧云皇帝,直接点破事实道。

听到这话,轮到冰娆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待仔细的打量冰溪一番,她才忍不住问道:“难道哥哥不是哥哥,而是姐姐?”

看着冰溪那张漂亮到雌雄莫辨的脸蛋,冰娆被成功带到沟里了。

“我是你哥哥!”看到冰娆脸上满是对他性别的怀疑,冰溪有些抓狂!

这算什么事啊?

沧云皇帝有毛病吧?那都八百年前的事了,还提来干嘛?

“那、那婚约是怎么回事?”冰娆有些懵。

“回去在和你说,总之,你不要听别人胡说,信哥哥的就行了。”冰溪叹着气,拉走了冰娆。

沧云皇帝目送着两个小人的背影,心里为自己的小算计得意不已,哼!他倒要看看,冰娆知道了自己并非正牌未婚妻,会如何自处?

还好意思跟他要钱吗?十亿?做梦去吧!

觉得自己坑了冰娆一把的沧云皇帝,一扫之前被冰娆气出来的闷气,乐呵呵的去了自己宠妃的宫殿。

不过,沧云皇帝根本没得意多久,就被暴怒的沧陌染找上门来。

沧陌染二话不说,直接带人当着沧云皇帝的面砸烂了他那位宠妃的宫殿,吓得某倒霉宠妃一个劲的不停的哭。

“住手!逆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看着爱妃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沧云皇帝只觉得心头一阵阵的烦燥,这臭小子又发的什么疯啊?

“我在帮你改建皇宫!你不是钱多吗?”沧陌染冷冷凝视着眼前身着龙袍的高贵男子,淡然道。

“……”

这小魂淡!沧云皇帝闻言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而沧陌染带人砸完了这里,又直接换了一处地方继续砸。

沧陌染一向在皇宫横行霸道惯了,一见他怒气汹汹的出现,根本没有人敢阻拦他。笑话,这位当着皇帝的面都照砸不误,还会在乎别人的想法?

所以只半天时间,整个皇宫除了沧陌染自己的皇子殿,可谓一片狼籍。

而令人感觉郁闷的是,却没有人知道沧陌染为什么突然会发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