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二十六章 君臣密谋

沧陌染虽然潇洒离开,但沧云皇帝看着沧陌染的背影却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个不孝子,我真是白生他了!早知道他越大越不听话,当初就不应该生他出来!”

沧云皇帝此刻的愤怒根本无法用语言去形容,骂起自家儿子来自然也就毫无顾虑,但书房内的侍从们却只能两耳不闻身边事,专心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

皇帝陛下在气头上,自然是想怎么骂自已儿子都可以,可谁知道等皇帝气消后,会不会拿他们这些听到气话的侍从出气啊!怀着这样的心思,侍从们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并努力的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陛下,息怒啊!”这时,皇帝心腹,也就是前去接沧陌染的那名使者信步走进书房。

大老远,他就听到了沧云皇帝愤怒的吼声,自然知道陛下父子又不欢而散。虽然说,这样的情况只要父子二人见面就很难避免,但这次,眼前一国之君的愤怒显然是前所未有。

“胡里,你来的正好,快给我拿个主意。那臭小子真是气死我了!他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非要和那个不知道还能活多久的废物在一起,为了那废物居然敢跟我这个父皇顶嘴!你说可恨不可恨!”见到经常给他出馊主意的心腹来了,沧云皇帝也顾不得家丑,一股恼的就想找人诉苦。

胡里苦笑着,无奈哄道:“陛下,十七皇子自小便心高气傲,您跟他来硬的,这肯定是不行的。”

“那你说怎么办?我说不承认他们的婚约,他根本不当一回事,还跟我顶嘴,让我去找他母后说,你说说,他这不是咒我早死吗?”沧云皇帝火大的抱怨着。

“陛下,殿下很固执的,殿下既然已经认定了此事,那想让他轻易放手根本不可能,所以臣觉得此事还得从那小丫头方面着手才行。”胡里想了想才道。

“你不是说,你之前打着染儿的旗号让那小丫头离开,那小丫头根本不上当吗?”沧云皇帝质疑道,说实话,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和一个三岁的奶娃子打交道,小孩子嘛!除了耍赖,他觉得根本无法沟通,就像他那个儿子,从懂事起就只知道和他做对,每每都气得他差点吐血三升,所以,他对于和小孩子打交道,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臣是觉得,那对兄妹不肯离开,应该是嫌咱们给的财物少。我相信,只要咱们拿出足够令他们动心的东西,他们应该会乖乖听话的。”胡里出主意道。

“你的意思是,再多给他们一些钱?”沧云皇帝确认道,心里却对冰娆兄妹有些鄙视,真是一对贪心的家伙啊!上次他给的钱根本不少,足够他们花用一辈子了,可居然没能打动他们,真真是太可恶了!

沧云皇帝心中对冰娆兄妹极其鄙视,但实际上,冰娆和冰溪只是看到胡里丢在桌上的储物戒子,那里面究竟有什么,兄妹两人根本连影儿都没看到,那枚储物戒子就被灰头土脸溜走的胡里又拿走了。

而胡里之所以这样说,也不过是想借着皇帝的手给冰娆兄妹点教训罢了,谁让那对兄妹给他没脸的!

当然,沧云皇帝不清楚胡里的小心思,还真以为冰娆兄妹嫌当初他给的钱少,心里愤恨的同时又忍不住问胡里:“你觉得给他们多少钱,他们会愿意离开染儿?”

“这个…臣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臣觉得可以在之前的基础上再多加一倍,一倍若是还不行就二倍,反正咱沧云不差那点钱,打发他们兄妹离开才是当务之急,可不能让殿下的前途被这两个废物耽误了!”胡里思考了会儿,才一脸慎重道。

“你说的有理,那这事朕就交给你去办了。”沧云皇帝对胡里的话表示赞同,并又把这任务交给了他。

“陛下,臣不合适办理此事。”胡里一听,连忙推拒道。他都丢过一次人了,可不想再去丢人现眼。

“爱卿啊!你是朕的心腹,没人比你更知道朕的心了,所以,此事非你莫属。”沧云皇帝一听,当即哄道。

“陛下,臣的意思是,微臣身份低,只怕无法震慑那对兄妹,之前我去的时候,那兄妹两人就没将我放在眼里,这次只怕依然如此。”胡里装出心有余悸的模样道。

“不会的,这次你以朕的名义去,我相信他们不敢不给你面子。”沧云皇帝自信满满道。

“陛下,这一路上,臣和冰娆、冰溪也算朝夕相处,很清楚他们的脾气,所以,此事臣真的无能为力。”胡里再次拒绝。

见胡里如此,沧云皇帝倒也没勉强,只是有些头疼道:“那你说,这事派谁去做比较好?”

“此事最好陛下亲自出面。”胡里提议。

“什么?”沧云皇帝脸色有些变了,他讨厌和小孩子打交道。

“陛下,冰娆毕竟是十七皇子承认的未婚妻,我们当臣子的出面去让她离开,这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若是让十七皇子知道了,只怕也不会放过臣等,但陛下出面就不一样了,陛下是殿下的父皇,也算冰娆未来的公公,您说的话,她若不听那可就是忤逆长辈,到时陛下找个理由不就将她打发了吗?那个时候,说不定咱们连钱都省下了…”胡里坏笑道。

“这个…”沧云皇帝有些犹豫,但只要一想到沧陌染那个不省心的儿子,他便立即下定决心道:“你说的有理,现在你就去把冰娆兄妹给朕带来吧,朕亲自见见他们。”

“陛下,现在万万不可!”胡里一听,提醒道。

“又怎么了?”沧云皇帝瞪大眼睛,有些不悦道。

“陛下想见冰娆兄妹,最好趁十七皇子不在的时候,不然,只怕殿下知道又要和陛下闹了。”胡里一脸慎重的道。

“这样啊!那你就去给我盯着,看看染儿什么时候不在,就把冰娆兄妹给我带过来。”想了想,沧云皇帝也觉得胡里的话有道理,并吩咐。

胡里领命告退后,就立即派人去沧陌染的皇子殿外守着,但一连数日,沧陌染都留在了自己的宫殿没有离开半步。

而皇子殿中,看着象老母鸡一样守着自己的沧陌染,冰娆倍感无奈,自从上次见了沧云皇帝回来,这家伙就显得心事重重,问他,又只会说没事,可他这反应,一点也不像啥事没有啊!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后,冰娆实在忍不住,又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