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二十四章 皇帝使者

沧云国在整个西流云南部,占据了西流云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不仅如此,沧云国更是西流云三国中最为富有、实力最强悍的国家,而在冰娆一行人抵达沧云国边境不久,沧云国的皇帝就派了自己的心腹来接他们了。

当然,主要是来接沧陌染的。冰娆兄妹则完全被来人无视了。

不仅被无视,来人看到他们兄妹时,眸光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高高在上以及鄙视,都让冰娆相当不喜。

不过,在沧陌染面前,某皇帝派来的人也挺会装的,至少,当着沧陌染的面,皇帝使者到并未敢给他们兄妹眼色。

可一但沧陌染不在,那使者的优越感就完全体现出来了。

当天夜里,使者便直接找上了冰娆兄妹。

看到眼睛长在头上的使者后,冰娆和冰溪只是互相看了眼,都没有先开口。

见自己貌似把两个小娃给吓到了,使者很得意,然后直接丢出一枚储物戒子扔到桌子上。

冰娆和冰溪又对看了眼,还是没有说话。

使者见状,只能直截了当道:“这里的东西给你们,现在你们必须立即、马上离开十七皇子身边!”

“不知道这是谁的意思?”冰娆淡淡一笑,问道。

“当然是十七皇子的意思。”使者没想到眼前小女娃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提问题,不禁诧异了下,才回道。

“不可能!陌染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没等冰娆开口,冰溪便十分激动的反驳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以为十七皇子愿意带着你们两个没什么大用的拖油瓶?实话告诉你们,咱家殿下可是要做大事的人,你们这样的废物跟在他身边,只会阻碍他,所以,识相点的赶紧自己滚蛋!”使者见冰溪居然不信自己的话,不禁怒声道。

“依我看,该滚蛋的人是你吧?”见使者怒了,冰娆冷冷提醒。

“你说什么?”使者大怒,气得脸都涨红了。

“我说该滚蛋的是你!如果让沧陌染知道你居然背着他做出这样的事,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呢?我实在很好奇。”冰娆笑着威胁。

“你、你…这就是十七皇子让我告诉你们的,不然你们以为我会来?”使者结巴了片刻,才一口咬定道。

“是吗?既然如此,就让沧陌染自己来和我们说好了,只要他说让我们滚蛋,我和哥哥立即走!”冰娆果断道。

“你、你们等着…”被冰娆的话气得不轻的使者,眼见任务无法完成,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妹妹,陌染不会这样对我们的。”使者一离开,冰溪连忙拉着冰娆的手肯定道。

“他是不会…”冰娆轻声道,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事实上,她根本不愿意寄人篱下,但更不愿意如此被人嫌弃的赶走。

要走,也得是自己想走,还得堂堂正正,这算什么事啊?

冰娆心头怒火熊熊燃烧,不过,想到哥哥的担心,她决定先忍下再说。

隔天。

准备前往皇都的时候,使者害怕冰娆告黑状,心虚的根本不敢正眼看沧陌染,唯有趁沧陌染不注意时他才会恶狠狠的瞪一眼冰娆兄妹。

瞧着这使者的小动作,冰娆来了兴致。

这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啊!看来自己这一路上不会无聊了!

冰娆决定了,不管到了沧云皇都会如何,她都要先收拾收拾这名使者。

根本不清楚冰娆打算的使者,一听沧陌染还要继续乘坐飞马车慢悠悠的前往皇都,不禁有些着急道:“殿下,陛下听到殿下回来十分开心,正在皇宫等着您呢!所以,咱们还是不要让陛下久等,快些坐飞行灵兽回皇宫吧!”

谁知沧陌染才不赞同使者的话,并一脸鄙视道:“等我?他那么多儿子、女儿,又不差我一个,我早回一天,晚回一天有什么关系!”他还想陪着媳妇好好溜达溜达沧云国,顺便让媳妇看看沧云美景,如此,自家小媳妇才能安心留在这里呀!

眼见沧陌染打定主意,使者急的都快哭了。

而冰娆听了沧陌染的话,却是忍不住‘噗哧’一笑,并好奇问道:“你家孩子貌似很多啊!你都排到十七个了。”

“哼!何止多,我下面还有十几二十个呢!”沧陌染继续不屑的撇嘴。

“呃!你父皇可真能生。”冰娆咋舌道。

“切,孩子都是他那些女人生的,哪里需要用到他!”沧陌染越发鄙视。

闻言,冰娆很是无语。

好吧!孩子都是那些女人生的,和某个皇帝没关系。不过,没他提供的那只小动物,那些女人要是生得出孩子就出大事了!当然,这话她自是不能对沧陌染说,不然,会教坏小孩子的。

而边上的钟伯听着这两个半大孩子的对话,却忍不住有些风中凌乱,这俩熊孩子,皇帝的私事也能议论吗?虽然说其中一个是那位皇帝的儿子,但这种事也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说啊!没看到某使者脸都黑了嘛!

可惜,无论是沧陌染还是冰娆,显然都是不在乎别人看法的人。

甚至在慢吞吞前往皇都的一路上,沧陌染已经竹筒倒豆子般将皇宫中可能会遇到的人或事都详细的给冰娆汇报了一遍。

生怕冰娆记不住,沧陌染还不停的叮嘱:“媳妇,到了皇宫,你住在我的皇子殿就行了,基本上,皇宫里的那些人你都不用理会,有些人啊!生来就是为了恶心别人存在的,你直接无视他们就行,至于他们说的话,好听的咱们就听听,不好听的,完全当对方是在放屁就可以了!”

其实,他说这些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自家小媳妇只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皇子殿,免得被人给欺负了。

冰娆听完则木然点头,听了沧陌染说的这些,她怎么觉得皇宫无比凶险呢?甚至貌似还有可能九死一生…

要不要这样吓唬她啊?要知道,她可不是被吓大的!而同样听到这些话的冰溪,却突然间无比惆怅,他仿佛霎时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带着妹妹随沧陌染回沧云的决定是对是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