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章 重生,苏醒

“速度快些,今天我一定要杀掉这个小贱人!”

某一偏僻荒凉,长满了杂草的小院中,一道尖锐狠厉的女音乍然响起。

说话的是一名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一身华服,脸蛋也如花儿般美丽动人,但她说话的语气,美眸中的凶狠却破坏了那张原本美丽的小脸蛋,使她此刻的脸庞看上去异常扭曲。

她的一双美眸,则紧盯着眼前被阵法笼罩并不太起眼的小破屋,心中妒火中熊熊燃烧。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小贱人能得到十七皇子如此对待?

而十七皇子却对她不屑一顾,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她是苍蝇一般的嫌恶,这让向来心高气傲的她怎么能忍受?

明明她才是冰家嫡女,是冰家最受宠爱的小姐,也是冰家天资最高的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在十七皇子的眼中,她却比不上那个小贱人,还是个自出生就昏迷不醒,没爹没娘、已经被家族放弃,根本活不了多久的小贱人!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她恨的要死。

所以今天趁着十七皇子不在,并带走了大部分侍卫的情况下,她带来了一位高薪聘请的阵法大师,只要破了眼前罩着那间破屋的阵法,她就可以杀了那个令自已又妒又恨的小贱人了!

想到今天就可以得偿所愿,女孩忍不住心情都激动了。

不过,显然破阵还得一会儿,无所事事的冰家某小姐觉得自己还是干点什么吧,不然实在是太过无聊了。

想着的工夫,她已经迈步来到破屋不远处昏迷不醒的一少年身边,低下身,并用手指轻轻勾起少年的头,当看到少年那张俊美无俦、精致绝伦,并且与自己心中所恨之人有三分相似的脸蛋时,她忍不住加重了手劲,瞬间,少年精致的脸上就出现了两个青紫的手指印。

昏迷中的少年因突如其来的疼痛悠悠转醒,看到眼前之人,他顿时挣扎着想要起身,一双焦急的、清澈的黑眸却紧紧盯着面前的少女,并恨声道:“冰玲,不许你伤害我妹妹,你敢动她一下,陌染不会放过你的!”

“陌染?大胆!谁允许你直呼十七皇子名字的?”冰玲听到少年的话,心头妒火更盛,不过一废物,有什么资格那样叫十七皇子?想到俊美如妖孽般的十七皇子,她又忍不住提醒,“你以为现在十七皇子救得了你们?呵呵,等他赶回来,你这个废物和那小贱人应该都已经去和你们那个已经死翘翘的妈团聚去了!”

“是吗?就算我们死了,陌染也会替我们报仇的!”少年十分笃定道。

看着少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冰玲心里恨得要死,哼!她就不信,十七皇子真的会为了一对废物兄妹拿她这个冰家嫡女怎么样!

想到这些,冰玲素手一扬,朝着身后侍卫道:“给我杀了这个废物,记得,可别让他死得太容易了!我到要看看十七皇子究竟会不会为了一对废物得罪我冰家!”

说完,冰玲便退后一步,而她身后如狼般的侍卫则快速上前,对着瘦弱的少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很快,少年身上便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不过,少年显然是个硬骨头,即便在自己完全占劣势的情况下,依然不忘找机会反击。

但可惜,少年那弱不禁风的身体以及双方本身实力上的差距,让他很快就无还手之力。

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被揍得口吐鲜血,痛苦的再次昏倒在了地上…

侍卫们见状,连忙向冰玲禀报,“小姐,在打下去,他恐怕就不行了!”

侍卫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在问,这废物现在就杀吗?

以他们对自家小姐的了解,小姐肯定不会愿意让人如此容易就死去,可眼前这少年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弱小了,弱到他们根本不需要动用到灵技,就完全可以将其咔嚓掉。

杀吗?

杀是肯定的,不过冰玲却觉得,她好像还没有折磨够眼前这该死、又讨厌的废物,再者,这废物还有一张漂亮无比的小脸蛋,当奴隶卖出去的话,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唉,好纠结啊!

就在冰玲犹豫的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冰小姐,这阵法已经破解掉了!”

一听这话,冰玲当即将少年的事情放下,并吩咐,“先杀掉屋里那小贱人,回头在收拾这废物!”

侍卫们听令,连忙回到冰玲身边,并簇拥着她走向破屋。

一脚踢开破屋的门,冰玲的一双美眸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破屋那张唯一完好无损的床上的小女孩,顿时,她的双眼爆射出嫉恨的寒芒。

那小女孩年纪很小,也就两三岁的模样,可即便年幼却已经美得惊人,此时,小女孩正如同精雕细琢的精美水晶娃娃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看见这一幕的侍卫们,眼中不期然的闪过一丝惊艳,可以预见,等床上的小女孩长大成人,会是何等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当然,前提是她得有机会长大!

而侍卫们的惊艳神色自然也落入了冰玲的眼中,这不禁令冰玲更加的妒火中烧!

一个小贱人而已,凭什么夺走了所有见过她的人的视线?

难道就因为那张脸蛋?

看着那张虽然稚嫩,却眉目如画、出尘脱俗的漂亮脸蛋,以及对方那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冰玲心里的妒嫉之火如同星星燎原般,越烧越旺。

一直以来,她都对自己的美貌极具信心,可自从这个小贱人出现,她这心里的郁闷就没减少过!

众人眼中,她不如一个小奶娃子漂亮,竞争对手又经常拿这小贱人的那张脸来打击她也就罢了,她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这小贱人而无视自己的存在!

既然是因为这张脸,那她就先毁了这张脸,然后在杀了这小贱人!

有生以来,冰玲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比自己漂亮,哪怕对方只是个小奶娃也不许!

“冰娆,要怪就怪你让十七皇子如此与众不同的对待吧!”冰玲看着床上小人妒恨道,当然,这小贱人长得漂亮也是不可以饶恕的!

心里发狠的同时,一柄小巧精致并镶嵌着宝石的匕首出现在冰玲手中,下一秒,她手中的匕首直接朝着床上小人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上蛋上划去,就算要这小贱人死,她也得先毁去这张脸才行!

随着匕首划出的寒芒,突然,一道小小的火红身影高高跃起,并一口咬上了冰玲拿着匕首的雪白皓腕,疼的冰玲险些叫出声来。

冰玲定睛一瞧,手腕上居然多了一只娇小的红色小狼。

此刻,那巴掌大的小狼正使出吃奶的力气紧紧咬住冰玲的手腕,越来越疼的痛感令冰玲愤怒不已,“小畜生,你找死!”

冰玲心头大恨,她一心想先毁了冰娆那小贱人的容,却忽略了这只一直守在冰娆身边的小狼,不过,想依靠一只幼狼来守护这小贱人,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心里冷笑一声,冰玲猛的甩了下胳膊想把小狼甩掉,但那火红小狼却依然死死咬住冰玲手腕不放,一双火红的眸子中满是坚毅,仿佛在说,它是绝对不会松嘴的!想欺负主人,门都没有!

见此情景,冰玲大怒。

手中匕首换到另一只手上,然后迅速朝着小狼身体捅去。

嗷嗷!小狼腹背被刺中,疼的闷哼了几声,却仍然不肯松嘴,随后,冰玲又连捅几刀,伴着鲜血喷溅,死也不愿松嘴的小狼慢慢无力的垂下四肢,火红的眸子越来越涣散,见状,冰玲一使力,小狼被她甩到了墙角。

就在小狼如同破抹布般被丢到墙角的同时,床上水晶般小人的睫毛微不可察的动了动,不过,此时怒火高涨的冰玲却并未察觉到这一幕。

而就在她又一次举起匕首想要行凶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怒喝:“住手!谁给你的胆子!”

说话的同时,来人抬起一脚直接踹向冰玲,刹那间,没有丝毫准备的冰玲,直接向着墙壁飞去,砰的一声,她头猛地撞到墙上,然后撞得头破血流的冰玲昏过去的同时,顺着墙壁滑落到地上。

冰家的侍卫见状,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这位、这位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着发威的俊美黑衣少年,冰家侍卫们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个时候,被抓个现行貌似怎么都是个错啊!

“把他们都给我处理了!”轻瞥了眼一声不敢吭的冰家侍卫们,黑衣少年吩咐身后之人。

“殿下,饶命啊!我们什么都没做过啊!”听到少年的话,冰家侍卫们连声哀求,不过,俊美的黑衣少年显然没有时间听他们废话,这个时候,他已经坐到了床边,仔细检查着眼前小人,而少年身边所带的侍卫也没用主人吩咐,直接拖走了哀嚎不已的冰家侍卫们处理去了。

正在检查小人是否受伤的时候,另一狼狈的少年挣扎着跑进屋内,紧张不已的盯着黑衣少年问道:“娆儿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娆儿没事。”黑衣少年道,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好在他回来的及时,不然媳妇可就危险了!

狼狈少年一听,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在放下心的同时,黑衣少年似发现了一丝异样,方才,他好像看到床上小人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下。

“冰溪,娆儿…是不是要醒了?”犹疑着,黑衣少年看着身旁脏兮兮的狼狈少年道。

“嗯?”冰溪不解,妹妹从一出生就没醒过,现在可能醒吗?

冰溪不敢想,而黑衣少年则眼睛眨都不眨的紧盯着床上小人。

良久之后,床上水晶般的小人终于缓缓睁开了一双美眸。

秋水般的眸子,乍一睁开还有些迷茫,而水晶小人的突然醒来,让两个半大少年惊喜的简直有些不知所措,黑衣少年更是情不自禁的大声道:“媳妇,你总算醒了,真是太好了!”

------题外话------

公众章节更新时间未定,明天应该会早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