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9 再次出手,亲手弑父

佟秋练第二天刚刚到警局的时候,白少言就急匆匆的拉着佟秋练到了实验室,实验室里面正放着一个汽油桶,佟秋练走过去,拿起汽油桶,看了半天:“哪里来的?不是说市面上面已经没有了么?这是哪里来的?”

“昨天有个收垃圾的人,举报说是有焦尸案的线索,就是这个汽油桶,你肯定打死都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他从哪里收购来的?”白少言神秘兮兮的说,佟秋练看了看汽油桶,里面的汽油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个汽油桶上面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盖子的地方灰尘更多,看得出来是已经很久没有用的东西了。

“哪里找到的?”佟秋练戴上手套,将拿起了工具,将汽油桶上面的灰尘擦去,在底部的地方露出了生产日期,和焦尸案的那个汽油桶居然还是同一批次生产的。

“裴子彤家里面的!”白少言神秘兮兮的附在佟秋练的耳边,佟秋练虽然心里面一惊,但是脸上面却仍然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尤其是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缓,仍旧是慢条斯理的检查着汽油桶。“老师,你能不能露出一点惊讶的表情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佟秋练看汽油桶上面也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以为能够到了收垃圾的人手中,这里面肯定是经过了许多人的手的,指纹提取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

“王喜去世之后,裴子彤就把家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换了一遍,就让搬家公司把所有不用的东西都搬走,要是卖了还是怎么的,裴子彤自然是不管的,这些没有任何价值的汽油桶,收废品还是能卖点钱的,搬家公司的人就拖去卖了,结果收废品的就认出和悬赏通告上面的汽油桶一样,这才打电话举报的,领个赏钱!”白少言看着佟秋练脱下手套,也跟着佟秋练走到桌子边上,“其实裴子彤的嫌疑真的很大!”

“这么说的话,嫌疑是很大,但是她和孙学初怎么会有交集的,再怎么说也是觉得有些说不通的,而且现在王喜的案子有个幕后嫌疑人和焦尸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难道裴子彤会把别的女人送到王喜的床上……还能确保王喜一定会被佟清姿杀害,太冒险了……”佟秋练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本来是毫不相干的两个案子,孙学初的死,王喜的死,佟清姿的杀人嫌疑,裴子彤的犯罪动机,本来是独立的两个案子,现在整个交织在一起,现在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是一团乱麻的感觉,完全理不清楚头绪。

“赵队长请裴子彤来警局喝茶了,说是例行询问,其实就是想要获取裴子彤的DNA样本,拿回来给我们比对一下!”佟秋练点了点头。她真的无法想象裴子彤一个女人真的可以在幕后操纵这一切。

而此刻在会客厅中,裴子彤看着赵铭和李耐,“不是说有事情么?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到底是关于什么事情的,我还有事情要做!”裴子彤看了看手表,“我等会儿还有个剧组赶着要去拍戏,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裴小姐,您先别急,先喝口水!”赵铭和李耐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东西,但是裴子彤都是装着那种一问三不知的样子。“裴小姐的丈夫刚刚去世,就有心思拍戏么?”

“你们不懂,我也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说实话,我姐姐,我父亲,我们家,现在加上我的老公,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和他们命中相克的人,我自己在家总会胡思乱想,就想着出去找点事情做,也省的在家老是心神不宁的!”裴子彤看了看面前的一次性杯子,就是碰都没有碰一下!

“那裴小姐,您的父亲现在怎么样了啊……”赵铭突然就问了一句,李耐这个耐不住性子的,刚刚想要开口,就被赵铭伸手按住了膝盖,在桌子下面,倒是没有引起裴子彤的太多关注。

因为裴子彤这些日子早就忘记了裴昌盛的事情了,在她的心里面裴昌盛已经死了,她早就已经把裴昌盛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突然被赵铭问起来,心里面居然开始打鼓了,因为裴子彤完全不懂为什么赵铭怎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赵队长是什么意思啊?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其实裴昌盛一直在医院疗养的事情,赵铭这段时间也是差点忘了这茬了,还是裴子彤提起自己的父亲赵铭才想起来的!

现在想想这个裴子彤也是实在很可疑,你想啊,自己的父亲失踪了,作为子女的,能不着急么?要是说裴子彤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失踪的话,这完全是不可能的,裴昌盛住的地方肯定是医院或者是疗养院,有看护的那种,难道病人失踪了会不向家属汇报,不可能吧!而且最近压根没有人报案称有人失踪啊……

赵铭怎么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里面透着一丝诡异呢,而裴子彤则是笑着低头玩弄了一会儿指甲,“其实我挺久没有见过我父亲了,你们也知道,姐姐的去世,对我父亲影响挺大的,我父亲一向不喜欢我,所以我也就不想去惹父亲心烦了,你们这一提我倒是想到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改天是该去看看了!”

裴子彤这话说的,赵铭心里面还是疑惑的,好像把自己的嫌疑给撇得干干净净,但是还是觉得有地方不对劲,好像这事情和她没有半分关系一样,但是就算是这样,赵铭心里面的疑惑却在不断的放大。

等到裴子彤走了之后,李耐就问赵铭:“队长,这个裴昌盛明明就在医院里面啊,你怎么还问她裴昌盛怎么样啊?”

“自己的父亲失踪了,作为子女的,这么多天能毫不知情么?裴昌盛现在是属于树倒猢狲散那种,唯一的亲人也就剩下一个裴子彤了,就算是在疗养院,哪个疗养院的胆子这么大,病人失踪了能不通知家属,也不报警?”赵铭这一说,李耐都觉得这事情怎么透着一点怪异呢!

“去医院看裴昌盛去!”说着赵铭和李耐就走出了会客厅,而当他们走了之后,在拐角处走出了一个人影,裴子彤手中捏着手抓包,哼……原来不是被孙学初带走了,居然在这些警察这里,倒是赵铭和李耐完全不知道此刻的他们的身后已经鬼鬼祟祟的跟了一个人。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医院顶层的病房里面,就一个看护和一个警察,而且这里十分的安静,人很少,就是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都不多,裴子彤反正已经确定了裴昌盛所在的地方,就走楼梯下去,因为王喜的事件,裴子彤最近在C市也算是重新火了一把,所以裴子彤戴着口罩和墨镜,从楼梯处下去!

“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联系个医院也联系不到,是怎么回事?难道C市疗养院的床位就这么紧张么?赶紧给我安排一个,我这两天就要安排我女儿住进去……”裴子彤的脚步顿了一下,因为这声音分外的耳熟,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裴子彤等到佟修离开之后,才慢悠悠的晃了下去,晚上的时候似乎也可以去拜访一下佟清姿呢!

若是真的疯了,更好,这样的话就不会泄露出去更多的事情,因为裴子彤不确定佟清姿是不是对自己有印象,因为她说她记得一双高跟鞋,若是没有疯的话,更好!我会让她变成真正的疯子的……

此刻的萧家可是分外的热闹的,萧寒翘着腿坐在沙发上面,对面站着两个人两条狗,“阿秋——”萧晨打了个喷嚏,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大哥,我感冒了……”萧晨说话的声音本来就是粗声粗气的,现在更是粗的不行,还弄这种撒娇一样的口气,弄得萧寒心里面一阵发毛,小易更是远离萧晨挪了一步。

而他们的面前就是那一套监听设备,昨天可是被萧寒逮了个正着,“说吧,哪里来的!”

“小叔叔的!”萧晨这个慢半拍的还没有想好说什么,小易就指着萧晨说,“爹地,你看我才五岁不到,怎么可能弄到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啊,这是小叔叔的,他说他想知道你和妈咪都在干嘛,这个人真是太坏了,我都阻止他了,他还是一意孤行,我也是没有办法,哎……”这话说得怎么像是母亲在教训儿子啊!

“那个……我……你……小易,你怎么……啊……阿秋——”萧晨说着又是一个打喷嚏,萧寒拿着纸巾捂住口鼻,这个二货,就是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行了,你们俩现在靠着墙,都去面壁思过去!”萧寒这话说完,这两个人都是互相瞪了各自一眼,然后慢悠悠的走到了墙边,茶茶一看小主人过去了,撒着小蹄子也到了墙边,用爪子扒了扒墙壁,然后就学着小易两只前爪子扒在墙上面。

大人则是慢悠悠的晃到了萧寒的脚边,打着哈气就准备睡觉了,萧寒则是拎起大人,扔到了墙边,大人哀嚎了一声,靠着墙壁就睡觉去了,萧寒对这只懒狗也真是无语了。

此刻经过了佟清然去世的事情,离婚协议书的曝光,葬礼的血案,整个令狐家在上流社会几乎成了别人的谈资,而令狐默则是变得更加的深居简出了,每天都是公司家里面两头跑,有的时候甚至是几天都见不到人影,而令狐乾则是因为毒品的案子在军部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整个令狐家平时就像是死城一般的寂静。

令狐泽在书房抽着烟,整个书房都是一股浓重的烟味,他看着眼前的男人:“事情办妥了么?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很干净,他们就是追查起来,一个死人罢了,能查出什么,我们已经在打算送他出去了,放心吧,已经很妥当了,孙正一死,已经没有任何的人可以对我们构成威胁了!”蒋千里笑着,在昏暗的房间中,这笑容显得分外的诡异。

“行吧,那你先出去吧,有事情我再通知你!”蒋千里点了点头,刚刚打开房门,就看见了刚刚回家的令狐默,令狐默看见蒋千里,锐利的眸子闪过了一道寒光,蒋千里冲着令狐默一笑,但是令狐默却是头也不回的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间,蒋千里也不恼怒,反正他已经习惯了。

自从跟了令狐泽,初了令狐泽之外的令狐家的人,是从来没有给过他半分好颜色的,尤其是令狐家的这两个兄弟,和佟秋练的关系之前都是特别好,在他们的眼中,自己不过是个背主的人,怎么可能容得下自己呢。

令狐默到了令狐泽书房的时候,令狐泽已经打开了窗户,窗外的空气带着一丝寒意,或许是这几天都是阴天的缘故,总是让人觉得有些讶异,尤其是令狐泽的书房,本来就是十分沉闷的一个地方:“坐吧!”

“父亲找我来是准备做什么!”令狐默坐在沙发上面,看到了满是烟蒂的烟灰缸,父亲的烟灰缸虽然一直都在,但是却从未抽得这么厉害过,毕竟军人出身,他们年少时候多多少少都是受过很多伤,身体到了中年之后就会出现一些病症,所以令狐泽自从坐上高位,一直都是在调理身子为主,烟酒基本上能不碰就不碰的。

“我知道你对佟秋练恋恋不忘,但是就算是佟清然去世了,你和佟秋练也是不可能的,你这些天这么折磨自己,难道不是为了她!”令狐泽说着将手边的报纸甩在了令狐默的面前,上面是记者偷拍的自己的照片,还说什么是为了亡妻,茶不思饭不想,令狐总裁日渐消瘦,这几天令狐默是日渐消瘦,不是为了佟清然,而是被萧寒刺激到了。

“那又怎么样?之前为了不违逆您,我已经做出了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了,难道你还想我的后半辈子也搭进去么!”令狐默的话音未落,报纸就猛地砸在了令狐默的脸上和身上面!

“混账东西,你们兄弟两个都是为了女人才来忤逆我,真是反了天了!”令狐泽大怒!

“爸,我从小就是按照你给我规划的人生,一步步的走向你给我计划好的巅峰,我很庆幸我那次的事故,让我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我现在觉得我过得比以前开心!”令狐默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左腿,即使阴雨天越发的疼痛,但是他还是不喜欢从前的日子!

“不喜欢?不开心?什么叫喜欢,什么叫开心,难道我给你们规划的人生不对么?你是令狐家的子孙,你就该为了令狐家出一份力,你以为你有今天的成就,你自己的努力能占了多大的比例,没了令狐家,你以为还剩什么!”令狐默和令狐泽此刻就像是两头猛兽,而且每个人的眼中都散发着冷冽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哼,那是你眼中的令狐家,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就要为令狐家奉献我的一生?”

“就凭你姓令狐,你已经在年少的时候享受了别人从未享受的待遇,所谓的能承担比别人更多的荣誉,就要付出比被人更多的努力,承担别人不能承受的压力,失去自由和理想只不过是其中一个部分!你看看这个……”令狐泽又将另一份报纸摔在了令狐默的面前,整整一个版面都是佟秋练和小易,有的甚至出现了萧家的长辈,只不过这些都是做了模糊处理!

“这个是……”令狐默拿起报纸,上面的照片很多都是佟秋练和小易居多,从小易出生到现在的,还有和萧寒一家三口合照的,一看就是那种特别温馨和睦的一家,“哪里来的!”

“若是萧家不提供,谁又有这个本事去萧家偷出这样的照片,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了头版头条,你以为萧寒是傻子么?萧寒这是准备将佟秋练带入公众视野中了,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么?别做梦了!”令狐默只是看着照片,照片上的女子很少笑,但是一笑,却是倾城动人的,令狐默死死的攥住报纸,一言不发。

这也是令狐泽加快对孙正动手的原因,他怕等到佟秋练的身世被挖出来之后,佟齐的事情又会被翻出来重新被人审视,这样的话,就会留下很多的后患,令狐泽这辈子没做过什么错事,偏偏在佟齐的事情犯了错,而这种错误也逼得他走向了更错的深渊。

为了自己,也是为令狐家,令狐泽不得不采取一系列的手段,这就是一步错步步错!

佟秋练还等着赵铭那边送过来裴子彤的样本呢,结果就换来了一句,什么都没有,也真是醉了,这个裴子彤就是一口茶水都没有喝过么?也真的是够小心的!若是说她真的是凶手的话,说明裴子彤还是心思缜密的,反侦察意识还是很强的,若是她不是的话,她这戒备心理也是很重的。

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裴子彤对着镜子找了找,慢悠悠的涂上了一层厚厚的唇彩,戴上了口罩和眼睛就准备出门了,一楼的大钟,敲击的声音,嗡嗡嗡的,在空荡荡的别墅里面回想着,显得格外的诡异,每当钟声敲响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心脏也跟着颤抖了几下,着实有些吓人。

偌大别墅里面,只有裴子彤一个人,佣人只是白天才过来收拾一下,晚上都是回去的,而裴子彤现在的心里已经极尽的扭曲了,她现在只想要不择手段的达到自己目的,而她已经尝到了这种杀人之后的甜头了!

从一次杀了孙学初时候的惶恐不安,到焚尸灭迹,到之后安排王喜的死亡,裴子彤已经在这条路上面越走越远了,而且已经无法回头了。

而午夜的医院也是静悄悄的,明亮的白炽灯,将医院的走廊拉的很长,无人的走廊安静的像是死了一般,下面的楼层偶尔还有人影晃动,但是越往上面高的楼层,人影越来越稀少,到了顶层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了。

裴子彤瞥见了一个护士正趴在值班处的桌子上面睡着了,而她的面前则是一张值班纪律表,边上居然有一张病人的换药时间,裴子彤蹑手蹑脚的从边上将那张纸抽了出来:裴昌盛,一点整换输液!既然你都睡着了,那我就帮你做好了!

裴子彤看到了一边挂着的护士服和帽子,裴子彤演戏的时候也是演过护士的,她十分利索的将衣服穿好,摸了摸口袋中自己带来的一支氰化物,裴子彤拿起了带上口罩,拿起了手边的一个输液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裴昌盛的病房里面。

病房的门是虚掩着的,因为裴昌盛这样完全不能自理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状况,所以门都是没有上锁的,裴子彤一进去就看见了一个看护正在一边打盹,而那个警察则是靠在沙发上面睡着了,听到动静,那个看护立刻就醒了:“今天比较早啊……这边的还没有滴完呢!”

看护刚刚有点动静,裴昌盛就幽幽的睁开了眼睛,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裴子彤,直接拿着输液瓶将原来的输液瓶换上,而这样直接挡住了那个看护的视线,那个看护哪里能想到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医院的护士啊,只是打了个哈气,就继续眯着眼睛准备睡觉了。

裴子彤直接撩开了裴昌盛的手臂,裴昌盛顿时觉得手臂一阵刺痛,睁眼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护士正在朝着自己注射东西,而他到了这里这么久,从来没有过半夜还要打针的情况,“嘘——”裴子彤直接将针管一推到底,裴昌盛只觉得一股冰冷的液体瞬间到达了自己的手臂之中,而这个声音,就是裴昌盛变成鬼都是能认得出来的!

裴昌盛的眼睛睁得很大,他死死地盯着裴子彤,刚刚想要开口,裴子彤已经快一步直接捂住了裴昌盛的嘴巴了,因为裴昌盛的整个身子都是不受控制的,早就失去了知觉了,完全是不能反抗的,只能僵直的睁大了眼睛,裴子彤笑着死死的捂住裴昌盛的嘴巴,裴昌盛想要挣扎,但是双手完全动不了啊,只能双腿死死蹬着床铺!

但是也只是片刻的功夫,因为裴昌盛现在比起之前更瘦了,力气还不如以前,只是蹬了几下就完全没有力气了,直到裴昌盛不再做出挣扎,裴子彤才缓缓地松开手。

因为药物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裴昌盛能够感觉到那冰凉的液体,在自己的周身游走,瞬间就散步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裴子彤弯腰附在裴昌盛的耳边:“老不死的东西,多过了这么多天的好日子,你也算是值当了,其实要怪的话,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好好地医院不呆,偏偏要落到警察的手里面呢!你不像坐牢,我也不想啊……”

“啊——啊……”裴昌盛只能从喉咙处发出细小的呜咽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直接卡住了他的喉咙一样,他只能用嘴型表达自己的想说的话:你会不得好死的!

“呵呵……”裴子彤压低了声音,靠在裴昌盛的耳边,那笑声就像是催命的魔鬼的午夜狂欢曲,裴昌盛只觉得整个心脏的跳动都陡然加快了,“我会不会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要不是你做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姐姐怎么会死的那么惨,先奸后杀啊……呵呵……”

“额——额……”裴昌盛只觉得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刀,一直往他的胸口上面戳,裴昌盛只觉得整个身体都是冰凉的,蔓延到了四肢百骸,而心脏却跳的越来越快,他现在只觉得整个脑子都是晕乎乎的,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轻飘飘的,裴昌盛的嘴角突然就扬起了一抹微笑,在那瘦骨嶙峋的脸上面显得格外的诡异。

“爸爸,其实姐姐被抓的时候,那个人本来抓的是我,谁让我是明星呢,可是你知道姐姐说了什么么?她说我可以威胁到你,一定要抓我!”裴昌盛看着裴子彤,眼睛就像是快要凸出来一样,他死死地盯着裴子彤,裴子彤笑着伸手拍了拍裴昌盛的脸。

“别这么看着我,我就和他说,姐姐才是最受宠的,你见过哪家父母会看着自己女儿在火坑里面不拉一把的么?很显然你对我就是这样的,只会落井下石,哼——然后他就带走了姐姐,然后姐姐就死了,其实就是你害死了姐姐,就是你……”裴昌盛的瞳孔一阵收缩,整个人抽搐了一下。

裴子彤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死死地攥住了,裴子彤低头就看见,裴昌盛那似乎只剩下骨头的手死死地攥住自己的手,裴子彤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将裴昌盛的手指掰开,然后干净利落的离开了。

而裴昌盛躺在床上面,他似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生命正在不断的流逝,这种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觉真的不太好,裴昌盛想起了第一次见裴子彤的时候,瘦瘦小小的,面黄肌肉的,看到自己也是怯生生的模样,自己没有儿子,一心培养裴姿颜,而对于这个便宜女儿,裴昌盛只想着如何从她的身上面获取最大的利益。

果然她也是不负众望的,居然能够进入萧寒的公司,但是之后的照片门事件,自己已经放弃了这个女儿了,但是就是这样的女儿,居然让自己家破人亡,真的是家破人亡啊,自己真是引狼入室了啊!

以为是个小狗,还是个不会叫不会反抗的小狗,谁知道居然是一直饿狼,还是个虎视眈眈的,伺机而动的饿狼!

等到小护士醒了之后,着急忙慌的跑到了裴昌盛的病房,一下子惊醒了看护:“怎么了?已经换了输液瓶了!”

“我没有来啊,太困了就睡着了!”那个护士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输液瓶,还真的换上了,“谁来的啊,今天和我一直值班的人请假了啊,这个楼层今晚就我一个!”顶楼没什么病人,也就是换药的事情,一个人也忙得过来。

“刚刚有个人来过了……”那看护自己说完都有些被吓到了,连忙推了推裴昌盛,没有反应,裴昌盛现在几乎是每日每夜的休息,所以稍微晃一下都会醒的,那个看护用了比平时更大的力气,但是丝毫不见反应,她又推了推裴昌盛,这次直接触摸到了裴昌盛冰凉的手臂,吓得那个看护直接跳了起来!

那个护士也被吓了一跳,走过去伸手往裴昌盛的口鼻处试了一下,吓得缩了回来,她冲着那个看护摇了摇头……两个人都是被吓了一跳,这人虽然不是好好的,但是若是好好调养的话,还是能活很久的啊。

赵铭正在家睡的正香呢,接到电话,整个人都蹦了起来,披了衣服就往医院冲,到了医院的时候,走到了那个民警面前:“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死亡还是……”

“他们说有不明人士扮成护士进来过,监控上面粘着的是口香糖,完全没有拍到任何的东西。”那民警也是被吓着了,这好好的人怎么就在自己眼皮子死了呢,他也是十分懊恼,这么久都没事,怎么好好地就走了!

佟秋练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是晕乎乎的,佟秋练一听到裴昌盛的名字,整个人就激灵一下,瞬间的睡意都消失殆尽了,萧寒看到佟秋练要下床,一伸手直接将佟秋练捞上了床,下意识的就直接将佟秋练压住,在佟秋练的嘴边亲了一下,“干嘛去,这才三点多,再睡会儿!”

佟秋练看着萧寒连眼睛都睁不开来,将床头的灯光调的暗了一些,伸手环住了萧寒的脖子,在萧寒的嘴边轻轻亲了一下,“裴昌盛死了,应该是他杀,警局暂时法医人手短缺,我现在就要过去!”

萧寒直接张嘴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萧寒……”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萧寒只是短暂的亲了一下,就松开了佟秋练,佟秋练直接翻身下床,拿起了手边的衣服就往洗漱间走,“你再睡会儿,还很早!”

但是等到佟秋练洗漱完了之后,发现萧寒已经穿好坐在了床边,说中还拿着车钥匙,“你起来做什么,才三点钟,你昨晚睡得迟,多睡会儿吧,我自己开车可以过去的!”

萧寒起身伸手直接将佟秋练拥入怀中,两个人的身子瞬间紧紧贴合在一起,佟秋练似乎都可以感觉到了萧寒身上面的那微妙的变化,“别闹了,有正事呢!”

“没闹啊,就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我送你过去吧,这天还没有亮,你出去我也不放心,走吧!”萧寒说着不由分手的拉着佟秋练的手就往外走,佟秋练也不再说什么,但是心里面却觉得异常的温暖,就是这个时候的天气微寒,佟秋练都觉得通过手掌传来的阵阵温度足以融化身体的寒冷。

“冷么?”萧寒从来不知道这三四点钟的时候温度会比半夜还要低,伸手直接将佟秋练搂到了怀里面,佟秋练摇摇头,自己已经习惯了半夜出任务了,但是萧寒应该从来没有过这样吧。

两个人刚刚到了停车场,就听见“汪汪——”的声音,在空荡的停车场还是分外响亮的,两个人一低头,居然是大人,大人摇着小尾巴,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萧寒刚刚帮佟秋练打开车门,结果大人就撒着蹄子就想要往上爬,但是这是越野车,他怎么爬都够不到,佟秋练看了看萧寒:“怎么办?”

“扔下去!”萧寒说着直接就上了正驾驶的位置上面,佟秋练却是笑着将大人抱到了怀里面,狗身上面的温度都是很暖和的,大人在佟秋练的怀里面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蹭了蹭,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萧寒恶狠狠地瞪了大人一眼:这个死狗,那个地方我都没有躺过。

“想了,快开车吧,等会儿赵队长该急了!”萧寒直接开车就走了,大人则是睁着眼睛瞅了一会儿,又接着睡觉了,“萧寒,大人还是挺好的,肯定是不放心我们才跟着出来的,你等会儿回去之后给它准备多一点牛奶!它这是长身体的时候呢!”萧寒不语,这条狗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睡觉,这还不长肉么?

到医院之后,他们把大人留在车上面了,毕竟医院是不允许带动物的,萧寒拉着佟秋练的手,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上了顶层。

因为惊动了警察过来,许多的患者家属或者是医生护士,被吵醒的很多都在这个楼层围观,现场已经被封锁了,在场的几个人都已经被带去录口供了,而萧寒和佟秋练的出现瞬间引爆了所有人的观感。

因为这几天的报纸,所有人对于佟秋练都已经很眼熟了,但是报纸上面看到是一回事,真人又是一回事,佟秋练只是一件裸色的长款套头薄毛衫,因为这几天下雨阴天,温度不太高,佟秋练穿了个丝袜和一双小皮靴,头发还是随意披散着的,脸上面难免有些疲态,但是即使素颜出场,也是难得的好肤色啊,尤其是那浑身的清冷气质,那些准备拿手机拍照的人,都不知道该不该拍照了。

萧寒则是一身黑色休闲裤和黑色尘沙,即使有些疲态,但是整个人还是显得十分的慵懒魅惑,尤其是侧头和佟秋练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而女子则是抿着嘴唇,微微点头,十足的登对。

“萧公子!”赵铭和萧寒点点头,萧寒搂着佟秋练亲了一下,“你去忙吧,我等会儿就回去了,不用管我!”佟秋练也知道自己忙起来的有时候简直是不分昼夜的,有些歉意的看着萧寒。

“困了就在车上面睡会儿,你这样开车我也不放心!”萧寒笑着捏了捏佟秋练的脸,“放心吧,我有分寸的!”佟秋练点了点头,直接从白少言的手中接过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听赵铭说这里的情况,利索的盘发,穿衣,认真的侧脸,萧寒怎么觉得自己在这里等到他们结束呢!

而佟秋练刚刚进去,因为这里是禁止拍照的,所以这些人只能看着佟秋练,真的是比照片上面更好看呢。

而那天天未亮,在网络上面就流传了一张萧寒拉着佟秋练出现在医院的图片,而且两个人都是毫不掩饰,没有保镖,没有陪同,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情侣一般。

佟秋练到了病房,这还是她在那件事情之后第一次见到裴昌盛,简直瘦的快认不出来了,她检查了一下裴昌盛的身体,他的身上面居然有愈合的外伤,不过和他的死亡没有关系,佟秋练很快就注意到了裴昌盛手臂上面的针孔,因为裴子彤扎完没有采取任何的止血措施,所以上面有血痂。

佟秋练拿过面前,在针孔处擦了几下,放在鼻子处闻了闻,苦杏仁味,“难道注射了安乐死的药?”佟秋练这话一出,所有人也是一顿,“具体还是要等尸检结果,不过暂时可以确定死亡原因是心脏呼吸衰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