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一十四章 掌掴皇亲,辱骂权臣

这夜,注定漫长。

宣武将军府后院的小佛堂关了一刻的时辰,佛堂的门再度打开时,堂前庭院里起了风,风卷新枝,飒飒不绝,莫名生了杀机。

月色霜楚,半面佛堂沐着月光,高氏从佛堂里出来,月色渡过她的面庞,照见妇人眼底一现的森寒杀意。

她速步离去,佛堂里却有一人未动,那人在月光不及的暗处,负手而立,等。

未几,夜色里依稀有人行来。

夜色深深,佛堂外植着几棵杏树,旧廊九转而过,廊外树上白灯盏盏,廊内有人两袖如雪。那人进了堂前庭院,稍一驻足,院中便似飞花时节忽至,东风拂来,满园药香。

巫瑾进了佛堂后,看了暮青一会儿,问:“都督真的打算如此行事?”

暮青望着庭院,声如夜风,轻飘飘的,“嗯。”

巫瑾闻言稍作沉默,颔首道:“好。那几个被打断了腰骨的人里有个管事婆子,体弱年迈,本就难活,那便挑她吧。以她的年纪伤势,我施了针,她也未必能活过明早。”

“嗯。”暮青依旧盯着院子。

巫瑾看着暮青,又沉默了半晌,微微摇头,“我原以为都督是这世间唯一坚信公理之人。”

此言诛心,暮青肩头忽颤,衣袖倏地被扯紧,袖下似藏着千均力,那十指捏得发白,仿佛渡了银白的月色。她久不言,只背衬着佛龛,淡声道:“我的罪孽,我自会承受。”

说罢,她便大步走出了佛堂。

步惜晟的死需要一个凶手来结案,她想过夜里让隐卫去刑曹大牢里换一个死囚出来自承此罪,这是最不伤及无辜的办法,但是要从刑曹大牢里换个死囚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一需备面具,二需寻替身,三需对口供,还需寻个牢里换岗松懈的时辰,此事需要周密计划,今夜未必能成事。

可步惜晟的死险就险在今夜,步惜尘一心盯着帝位,这么多年了,这次恐怕是他唯一一次离帝位这么近,以他的性情,他应该等不到她查出凶手就会出来自首,到时事态就麻烦了,所以结案要快,最好赶在宫里的人来之前!

算算时辰,宫里的人就快到了,凶手只能在将军府里找,且没有对口供的时间,因此唯有那些挨了杖责的人合适。那些人重伤昏迷,开不了口,也就不需要对口供,而弑主的原因自有高氏来向宫里回禀。

高氏一心想知道是何人毒害了她的夫君,却不知此案真相大白会让宣武将军府有倾覆之险,护子心切,高氏得知阴谋利害之后,当场便知道该如何做了。

她要今夜就堵住步惜尘自首的可能,解步惜欢之危!

但如此行事,终究是误了一人的清白。

她一生之愿乃是天下无冤,今夜竟要亲手制造冤案,哪怕事后她会尽力救人,不会让那婆子因担下弑主之罪而被处死,但这亲手冤枉一人的行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若能步惜欢化解此次危难,她宁背负一生的罪责!

暮青速步离去,巫瑾立在佛堂里望着她的背影,见月色如银,披洒在少年的肩头,那背影单薄孤清,明明是清卓不染污浊之人,却偏偏要担那沉重,明知诛心,宁可诛心。

男子眸底似有情绪万种,理不清品不明,揉成一团,终化作一声惆怅沉叹,“可惜,有人不愿你承受。”

暮青在庭院门口顿住脚步,回身问:“何意?”

巫瑾出来佛堂,行过庭院,先暮青一步走了出去,男子广袖舒卷,药香淡淡,“世间尽是沽名钓誉之辈,那些污浊不堪之事恨不能假借他人,你们倒好,争着抢着要自个儿沾染,真是……傻不可言!”

巫瑾摇了摇头,人已行到廊上,转眼便去得远了。

暮青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直觉是步惜欢趁她走后做了何事,心中顿觉不妙,匆匆赶回了书房。

书房里,步惜晟的尸体静静躺在榻上,步惜欢和元修却都已不见了踪影。

*

暮青忧心如焚地赶到前院时,见前院已热闹了起来。

帝驾已到,花厅上首,一人懒洋洋地坐着。

那人大红龙袍加身,容颜与步惜欢一模一样,歪在阔椅一侧,眉宇间的那漫不经心的意态,还真是像极了步惜欢。

元相国也到了,他坐在帝驾左侧下首,对面立着刑曹尚书林孟和盛京府尹郑广齐。

高氏也在花厅,她正跪在圣驾前哭诉,暮青到来时正听见她呜咽的话,“……那掌柜的家中已有妻儿,他要纳松春为妾,妾身怎肯依他?”

掌柜的?

松春?

这跟她和高氏在佛堂里商量的完全不一样!

“松春是大厨房里的一等丫头,妾身用着顺心,本是想着给将军为妾的,能怎许了他人?哪知那掌柜的得知将军想纳松春为妾后竟起了杀心?他知道将军爱吃杏仁糕,便送给将军一瓶杏仁露,松春拿去做了点心,将军用过之后就、就……枉将军相信那祥记酒肆的掌柜的,还以为真是那杏仁露真是难得之物,用过后怕散了味儿还吩咐松春埋去书房外的杏树下……陛下可要为妾身做主啊,妾身的夫君死得冤啊!”高氏想起亡夫,不由悲从心来,哭得毫不作假。

祥记酒肆?!

暮青心头一惊,震意如浪,击打得她一时竟难以思考,只觉得脑子记忆如画,却被割得支离破碎,隐约拼凑起一张纸。那是步惜欢写给她的,上头列着的是刺月门在盛京城里的暗桩,她虽从未去过,却记得清楚,外城有家酒肆,就叫祥记酒肆!

暮青隐约猜出为何高氏会不提那婆子,而将毒杀步惜晟的罪名推给刺月门,但她此时竟难以思考,脑海中只来回荡着一句话——有人不想你承担。

步惜欢……

“既是被毒死的,为何派人来报时说是服毒自尽?”元相国自没那么好唬弄,他的声音却让暮青醒过神来,她望进花厅里,抬脚便要往里进,刚迈进一只脚去,忽听身后一声长报!

“恒王妃、恒王世子到——”

暮青猛地回头,见小厮们提着灯笼而来,那灯笼织锦彩绣,恒字狂草,在繁花间舞着,灯笼随风而晃,那字远远瞧着,莫名透着几分杀机。

宋氏吓得回了府,一个时辰的工夫竟又回来了,只是这回不同,她素装而来,去翠戴银,满面悲痛,未进花厅便将步惜尘往里一推!步惜尘扑跪在地,恭请圣安,宋氏从暮青身边走过而目不斜视,跪在步惜尘身边便掩面而泣,说道:“妾身恭请圣安,庶子猝然自尽,妾身悲痛难自抑,本应料理一应后事,怎知这不孝子一时糊涂,竟犯下天理难容的大错!”

“世子犯了何错?”元相国不待帝王开口便出声问道。

宋氏看了步惜尘一眼,似乎难以启齿,张了几回口都没有说出话来,最终把头一撇,含恨拭泪,咬牙道:“妾身没脸说,要这不孝子自己说吧!”

步惜尘身披素袍,去冠簪发,跪伏不起,亦一副悲痛姿态,道:“启禀圣上,大哥……乃是臣弟逼死的!”

“什么?”林孟和郑广齐皆惊。

元相国亦忽然盯住步惜尘,眼底霾色深深,问:“世子为何逼死庶兄?”

“因为……我大哥就是相府别院湖底藏尸案的主谋!”步惜尘闭着眼,面色沉痛。

林郑二人闻言,下巴险掉。

高氏身子一颤,眼底恨意汹涌,牙齿一合,咬破舌尖,和着血将恨意咽下,抬起头来时脸上只剩惊惶不解,“世子为何……”

“哦?”元相国打断高氏,要步惜尘往下说,“世子怎知?”

“我本不知,但前日都督府送来请帖,请我大哥过府问话,我想起英睿都督在查相府别院的案子,那湖底里捞出的尸体听说是胡人,都督不会无缘无故请人去问话,我猜测大哥兴许与此案有关,于是便跟着一起去了。果然,那日都督问的正是当年相府别院园会的事,大哥说不记得了,都督便送客了。从都督府出来后,我因怀疑此事,便与大哥一起找了家酒楼喝酒,席间借故将他灌醉,试探着问了当年的事,没想到……真是我大哥!他竟通敌,我一时不能忍,责难他如此行径是不顾圣上、不顾朝廷、不顾恒王府!我当时极怕大哥连累父王和母妃,于是便说要揭发他,大哥怕被揭发后会祸及宣武将军府满门,因此便求我保守此事,他愿自尽,以保妻儿。”

“既如此,世子今夜又为何说出此事?”

“我与大哥二十年手足之情,他因我而死,我心里终究难安,母妃说的是,逼死兄长有违天理伦常,男儿行事当无愧于君父,因此今夜特来圣上面前请罪!大哥一时糊涂犯下通敌之罪,但还请圣上念在他尚且迷途知返的份儿上,饶过大哥的孀妻幼子!臣弟甘愿领罪!”步惜尘跪伏在地,慷慨陈词,泣不成声。

花厅里一时无人出声,只听见步惜尘的抽泣声。

夜风过堂,烛火急晃,人影叠叠,飘摇如鬼。

元相国往上首看了一眼,见皇帝垂首下望,盯着步惜尘跪伏的脊背,向来喜怒难测的眸底亦露出了沉沉杀意。

元相国眼底生出笑意,这时,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高氏先前说过的话。

“是吗?”花厅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清音,众人转头,见暮青大步走进了花厅。

少年一步一步走向步惜尘,官靴踏在花厅冰凉的青砖上,脚步声一声不闻,却步步如碾过人骨,杀意无声。

“你说,步惜晟是湖底藏尸案的主谋?”她走到步惜尘身边,没有看他,只问。

“没错。”步惜尘直起腰来,却因仰头看着暮青而不适地皱了皱眉头。

他眉头刚皱,忽觉脸上刮来一道厉风!

暮青甩手,衣袖如掌,凌厉一扫!

啪!

步惜尘的半边脸被抽出一道红痕,这还不算,只听少年当头怒喝一声!

“放屁!”

一声如同春雷,炸在花厅里,闻着只觉耳疼头皮麻。

林孟拿官袍挡了挡脸,完了完了,又有人惹着这活阎王了。

步惜尘是恒王府世子,哪怕如今皇权势弱,恒王府也因与圣上的关系而维持着三分脸面荣光,宋氏将嫡子视作心尖子,步惜尘从小到大别说责罚,便是责骂也没受过,而今竟被生生挨了朝臣一记耳光,还被辱骂,这奇耻大辱怎受得住?

宋氏气得脸色发青,指着暮青道:“放肆!圣上在此,你竟……”

“闭嘴!”暮青冷眼刺向宋氏,惊地宋氏一个倒仰,险些背过气去。

元相国脸色一沉,接着宋氏的话道:“圣上在此,你……”

“你也闭嘴!”暮青回头冷喝。

元相国的脸霎时铁青,他不是宋氏,不怕暮青这一喝的气势,起身怒道:“放肆!圣上在此,你君前失仪,该闭嘴的是你!”

暮青冷笑一声,“我君前失仪只这一回,你君前失仪好多年了。”

“你!”

“你若看我不顺眼,明日早朝罢了我的官,缴了我的帅印,我就闭嘴!不然,谁让我查案,谁让我练水师,谁用着我,谁就给我闭嘴!”

“你、你……”愣头青!这小子真是个愣头青!

元家在朝六百年,他自父亲赋闲时就见过朝中各色人等,但从未见过这么一个敢掌掴皇亲辱骂权臣的愣头小子!除了杀了她,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她畏惧臣服。

“如果相国大人等不及明早,那就现在派人去都督府收了我的帅印,但是在你的人回来之前,我仍是江北水师都督,仍负责查察此案!所以,现在,只有我能问案,无关之人闭嘴!”暮青说罢,回身向上首一跪,道,“臣求赐坐。”

假皇帝抬了抬红袖,掩了微抽的最近,眼里含笑,道声:“赐坐。”

暮青谢恩起身,也不用宫人搬椅子来,自己拖来一把就往步惜尘面前一坐!她坐着,步惜尘跪着,他自是不肯,刚想起身,暮青便道:“逼死兄长有违天理,这是你说的,那就跪着吧!”

高氏眼中含泪,看着步惜尘那又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的脸,心中暗悲。也罢,这逼死她夫君的人,今夜为保宣武将军府满门,不能让他担这逼死兄长之罪,但让他在这将军府的花厅里跪一跪他死去的兄长,也是应该的。

宋氏乃是亲王妃,朝廷命妇,她不愿跪暮青,却不敢请皇命起身。圣上怕是此时恨毒了他们母子,怎会让她起身?

宋氏的脸色阴晴不定,暮青看了一眼,暂不理她,她先看向了高氏。

“高氏。”暮青道,“恒王继妃和世子想必是没听见你先前的一番话,你把你先前的话说一遍,给他们听。”

高氏与暮青在同一阵营,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后宅女子演戏都颇有天赋,高氏抽抽搭搭地便把刚才指控凶手的话又说了一遍,宋氏和步惜尘都没想到高氏会说凶手另有其人,母子二人既惊且怒,暮青将两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心中有数。

随后,她开始问话。

“高氏,你说祥记酒肆的掌柜想纳松春为妾,他一介商贾,怎敢跟宣武将军府提这亲事?”

“回都督,那祥记酒肆的掌柜早年是走镖的,会些武艺,妾身的夫君尚武,与那掌柜的切磋过几回,对他生了赏识之心,此后就常去。一来二去的,那掌柜的许是仗着妾身的夫君赏识他,便开口提了这亲事。可是,以我们将军府的门第,府里的一等丫头嫁一介商贾,做妾实是低了,哪怕妾身没有给将军纳妾的心思,也是不会同意这亲事的。”

暮青问,高氏答,答得顺溜,暮青听罢,又问步惜尘。

“世子,你说前日从都督府离开后,你便与你的庶兄去了一家酒楼喝酒,是哪家酒楼?”

步惜尘腮帮子咬得发紧,半晌才道:“祥记!”

祥记?

暮青神色不露,脑中闪念一掠,顿时便懂了。步惜欢登基至今一十九年,他在盛京布置暗桩的时日少说也该有十年了。那些暗桩多是刺月门收集情报的场所,因此多是青楼、酒肆、茶馆、戏园子,这些都是朝臣和王公们常去的地方。今夜步惜欢有危,既然事情涉及到步惜尘,他自然就挑了步惜尘常去的那家酒楼,因此,地点一样,她审案也就好审了。

------题外话------

这章太卡了,卡了两天才过。

陛下和修修谈了什么,去哪了,后面交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