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三章 七日,深夜外出(二更)

“查不清是用你,查清了还是用你,这点绝不变,就算你以前是龙、是凤,现在在澹台家,也必须给我趴着,按照澹台家的命令来做。”澹台玥沉声,话说到最后与生俱来一股威严,试图将床上之人身上那股让他感到她真的好像高高在上的感觉给压制下去。

“好大的口气,以往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本宫说话。”夭华不怒,接着笑。

“你也说了,那是以往。从现在开始,还请你务必时刻牢记,你现在是在南耀国,在南耀国的澹台世家府中。还有,从这一刻开始,忘记你以前的身份,你就只是澹台府四小姐——澹台雅。”除却大哥、二哥与他,澹台雅排行第四,虽是澹台府唯一的千金,但还是称一声四小姐,“明天一早,我就会派专门的婢女过来,给你具体讲讲我妹妹平日里的喜好与一些习惯,再教你些南耀国的礼仪规矩,到时候决不允许有任何破绽,也不许丢了澹台家的脸。另外,我会对外宣布,你不小心伤了脸。以后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你都给我带上面纱,不许拿下来。还有,你最好别想着逃跑。在这南耀国中,澹台府要找一个人,别说是挖地三尺,就算你长了翅膀会飞,我也定能将你给找出来。到那时,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说完,澹台玥转身出去,吩咐人在外面严加把守,不得有误。

夭华似笑非笑地看着澹台玥出去的背影,与听着澹台玥出去后对外面之人的吩咐,之所以暂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那是因为她在这远离魔宫的南耀国中并没有多少势力,在其他三国中也是一样,顶多只有些偶尔传消息回去的眼线而已,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来这南耀国,也没有想过到其他三国,也就并未重视在外的势力,只是对外面最基本的了解了解而已。

另外,容觐现在如何,究竟是生是死又还不知道,就这么贸然出去的话非但无济于事,还会得不偿失,光说一个先到哪落脚还成问题,想要回去更是一时半刻急不来的事。与其这样,那还不如先留在这澹台府中,至少目前留在这还算是安全的,然后想办法查看查看容觐的情况,与想办法联系联系潜在南耀国的眼线,让潜在南耀国中的眼线将她的消息传回魔宫去,再让魔宫中人过来接应她,届时再离开。但没想到关于澹台世家与夏侯世家的婚事,日期这么快就定下来了。不过无妨,不是还有七天嘛,这七天时间也足够她把握的了。

外面的人听从澹台玥的吩咐,开始守在门外,寸步不离。

白天留在门外的婢女,不久从饭菜进来,一一摆到桌面上,“姑娘,请用饭。”

“这就是你们澹台府小姐平日里吃的饭菜吗?会不会也太寒酸了?”夭华扫了一眼桌子,嗤之以鼻。

婢女一怔,中午送饭菜进来的时候,床上之人可是连筷子都没有动过一下,后来原封不动地撤了下去,没想到现在倒嫌弃起饭菜不好了。可是,这些饭菜哪里不好了,有鱼又有肉,“姑娘……”

“鲍参翅肚都给本宫送上来,这些拿出去喂狗。”

“这……”婢女不免为难,深深犹豫了一下后,不知怎么的,有些不敢违抗床上之人,硬着头皮先将饭菜都撤下,快速前去向刚刚离开的澹台玥禀告。

刚刚离开的澹台玥,已经前往了书房。

此时的书房中,灯火通明,一袭锦袍的澹台荆正坐在书房的桌前处理事情。

对于夏侯世家那只老狐狸竟会将“两家的亲事”这件事私下上报给皇帝,他也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才知道。看来夏侯世家那只老狐狸是怕他会反悔,先来这么一招下手为强,板上钉钉。有了皇帝出面后,他澹台家再怎么样也必须答应。

对于那夏侯世家三公子,他了解的其实并不比其他人多,当年之所以会定下这门婚事,只因为当时澹台府与夏侯府走得还算近,关系也还行。但谁能想到,后来不久,夏侯家那只老狐狸竟将这位三公子给特意“藏匿”了起来一般,别说是外人,就算是夏侯自己家的人都很难见到这位三公子。

而现在,已经过去了足足二十多年,早已时过境迁,就连他女儿今年都二十一岁了。这要是放在一般的府中,早已经不知道成亲多年了,要不是他一直宠着她,又有夏侯世家这门亲事,他有些不愿提,又找不出更好的办法去夏侯府解除,一来二去耽搁下就给耽搁到了现在。

原本,他也有想过,再过些日子,真的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他就亲自去一趟夏侯府,以他女儿如今的年纪实在已经有些大的不能再大了为由也不失为一种方法,量将那三公子藏匿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也不能说什么,理完全在他这边,也量将那三公子藏匿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定然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应该不会因为婚约一事就轻易将藏匿了这么多年的人给拉到明面上来。

等婚约一解除,他再以澹台府的家世将唯一的女儿风风光光嫁出去。

单说他自己手中,就有好几个他一直看中的,都很不错的,并且都还没有成亲的年轻人可给他女儿选择。这几个人,身份现在低点没关系,一旦成了他女婿,他自然有办法让他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但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那只夏侯府的老狐狸主动派人上门了,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另外,除了时过境迁外,就连朝堂的局势也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尤其是皇帝都已经换了一个了。现在的皇帝,是几年前才登基的,不是夏侯家那只老狐狸一心扶持那位七皇子,也不是他澹台家极力希望与支持的五皇子,而是谁也没想到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韬光养晦深藏不露的被废多年的大皇子。而大皇子登基至今数年,非但没有拿夏侯家与澹台家开刀,还有意重用夏侯世家与澹台世家。两大世家表面上一如既往,但他与那只夏侯家老狐狸心底都明白的很,这只是表现。或许,这也是夏侯家那只老狐狸会突然想拉拢澹台家,再提这门婚事的原因之一。而他澹台荆,并没有夏侯家那只老狐狸那么大的野心,如今只想尽可能的明哲保身,保全住澹台世家而已。

要是他在这个时候因为婚约一事与夏侯家闹翻,皇帝再插一脚,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付澹台家,对澹台家十分不利。对于这位皇帝,他澹台荆自认已经见惯了与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人,也在权势中行走了几十年,但真的有些捉摸不透他。就在前段时间,也就是差不多半年多前,就在他以为终于成功接近了这位皇帝多年来唯一的女人——当朝皇后,与皇后的儿子,可以想办法与皇后打好关系,从而让皇后在这位皇帝面前稍微为澹台家说说好话时,皇后却出了意外,一夕间被废了,还被皇帝亲自下令追杀,带着儿子逃离出去后至今下落不明,或许已死在外面了也不一定。至于皇后娘家的人,那些助这位大皇子一招翻身的功臣,也全都受到了牵连,无一幸免。

通过这件事,更让他对这位皇帝忌惮三分,担心哪天澹台家会是这的翻本。至于夏侯家那只老狐狸,不可能没有同样的忌惮与思虑。而对于皇后突然被废与被追杀的具体与真实原委,外人始终没办法得知,就连他再怎么打探,也都只是打探到一些皇后触怒了皇帝,皇后意图不轨之类的冠冕堂皇的原因。

到来的澹台玥,敲门而入,反手合上房门,看向书桌前坐着之人,“父亲。”

“已经去跟那女子说了?她有什么反应?”澹台荆听到声音,立即从思绪中回来,抬头直截了当地问道。

“她还是和白天时一样,很平静。我已经派人抓紧在查她的身份了,相信接下来几天应该能查到一二。”

“查,接着查,这件事已经惊动了皇帝,更加不可大意。”澹台荆罕见的严肃强调。

澹台玥点头,“父亲,你就放心吧,我知道的。如果没其他事,我想去看看妹妹。”

“去吧。另外,她那里也给我再说一遍,说清楚了,再过两天会先送她离开,去澹台府在泾城中的那座别院。在离开的这段时间,在外面,她断不可以抛头露面被人看到,也不可对任何说自己是澹台府的人。”

“是,我会说的。”澹台玥再点了点头,转身退下。

澹台雅的房间,也就是澹台玥要夭华冒充她代为出嫁的那个人房间,澹台雅正兴奋不已地在亲自整理衣服,早就想出澹台府,到外面去见识见识与游历游历了,但都没有机会,就连澹台府的大门都很难迈出去,没想到现在因祸得福,竟然能够出去了,实在是太好了,只是不知道哥哥澹台玥带回来的那个顶替她的人,到底是什么人,长得怎么样。

“小姐,你放着,让奴婢来吧。”一旁的婢女跟左跟右,不断地道。

澹台雅没有理会,依旧理着自己的衣服。

澹台玥到来,进入房中,对快速看过来的婢女摆了下手,示意她出去,“带上房门,没有我的命令,与没有通报,任何人不许进来。”

“是。”婢女颔首,快速往外退,带上房门,守在外面。

澹台雅听到说话声,才意识到澹台玥的到来,立马丢下手中的衣服跑到澹台玥跟前,“哥哥……”

“看你这高兴样,简直像个孩子似的。你这样到外面去,哥哥怎么放心。”澹台玥有些忧心地道。

澹台雅生怕澹台玥下一句会说不让她出去了,连忙双手拉住澹台玥的手臂,撒娇一般地道:“哥哥,你就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说,你和爹不都有派人保护我吗,绝对没事的。哥哥……”

“你呀,就知道出去玩。”澹台玥宠溺。

澹台雅笑,“有什么关系嘛,哥哥,就让我出去吧,让我出去玩玩。哥哥,这次的事,多谢你了,幸好有你在,不然我真要嫁入夏侯家了。”

澹台玥伸手抚了抚澹台雅的头发,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他不心疼她还心疼谁。对于那夏侯府的三公子,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能狠心让自己妹妹就这么嫁过去,再说眼下的局势摆在这里,一旦日后出了事,嫁过去的澹台雅只会成为牺牲品,也幸好在这个时候救了个人回来,还不是南耀国中的人。接下来,澹台玥细细交代了几句,让澹台雅务必记在心里,同时也会再多派人送她,确保她路上安全。

澹台雅一一记下,拉着澹台玥的手臂有些不想松开,虽然很想出去玩,但从未真的出去过,想到即将到来的分离,突然有些很舍不得澹台玥起来,在澹台玥说完之际,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哥哥,要不……”你与我一起去吧!

“公子……”从夭华房间撤下饭菜,知道澹台玥去了书房后就快速前往书房禀告,等到了书房后又听说澹台玥来了这里的婢女,一路过来,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外,对门外守着的婢女说有事禀告,关于救回来那名女子的。门外的婢女听后,就面朝紧闭的房门对房间内的人禀告,无形中掐打断了澹台雅的话,“公子,婢女小禾求见。”

“让她在外面等着。”小禾负责救回来之人的日常饮食。澹台玥一听是小禾,立马意识到来禀告的事应该与救回来之人有关,回复完后重新看向澹台雅,“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了。哥哥,你快去看看吧,我再整理整理,现在那个救回来的人可不能出事,你快去看看吧。”澹台雅摇了摇头,被打断的话没有接着说下去。想想也是,突然救了个人回来代替她嫁入那夏侯府,事情如此紧急,澹台玥必须留下来确保情况,后面还要加倍留意那个女人嫁入夏侯府后的情况,怎么可能有空陪她出去,亲自送她去那泾城,还是算了。

澹台玥没有在意,“那好,我现在先过去看看,你自己早点睡,都记牢我刚才说的那些话。”

“记牢了,全记牢了。哥哥,你好像变啰嗦了。”澹台雅调皮地笑。

澹台玥宠溺地摇了摇头,转身打开房门出去。

外面到来的小禾,眼见澹台玥出来,连忙上前向澹台玥禀告情况。

澹台玥边走边听着,没想到竟是这种小事,淡淡笑了笑,“好,日后就按她要吃的准备。”

“那今晚?”小禾询问。

“就去告诉她,今晚是来不及准备了,就让她先将就将就着,恩,就先饿饿吧。去吧,以后有再什么情况,依旧来向我禀告,对外不许乱说一个字。还有,记住了,那个人她不是什么红衣姑娘,而是四小姐。若再出错,自己下去领罚。”最后两句话,澹台玥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凌厉,脚下的步伐也微微顿了顿,回头看向小禾。

小禾不觉浑身一颤,“是……是……小禾记住了,那红……哦不,是四小姐,四小姐想要吃鲍参翅肚。”

“很好。去吧。”澹台玥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禾快速退下,返回夭华所在的房间,将澹台玥的话转告给床榻上的夭华。

夭华笑笑,没有说话,几顿不知对她来说还不算什么。

小禾见夭华并没有生气,躬身退下。

深夜,夜深人静之际,早已经吹灭了火烛的安静房间内,一直闭目养憩的夭华于黑暗中缓缓睁开眼,勾了勾红唇,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出去,离开澹台府。别说是就外面那几个人,只要她想走,就算是整个澹台府的人加起来,也别想困得住她。此刻出去,只是先想办法到外面联系联系潜伏在南耀国中的眼线,没想到今时今日这种事竟要她亲自来做。

------题外话------

晚上十二点,还有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