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二章 回想当夜,逼娶逼嫁(一更)

觉得好笑之余,夭华又立马重新凝眉沉思,但最后还是和之前一样,实在想不起来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会一转眼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这转变,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几乎都快堪比她当年突然穿越到这里时的情形了。

哦,对了,如果她没有感觉的话,她当时似乎有察觉到一丝火药味,但实在太快了,根本来不及仔细去辨别。

年轻男子,也就是澹台世家二公子澹台玥,依旧不见夭华有何反应,甚至是说一个字,若换作是其他人,直觉她不是被吓傻了,就是反应太过迟钝。可放在面前之人身上,几乎断定她绝不属于这两者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实在过于冷静了。而一个过份冷静的人,怎么说也是个够理智与聪明之人,只要他们把握好了度,成功威胁住她,就能让她完全按他们的吩咐行事,成为他们手中的一颗棋子。

不得不说,走这一步棋,他们虽然已经深思熟虑了,但委实还是有些冒险。

可是,为了自己妹妹的幸福,也为了保护自己妹妹,澹台玥宁愿冒这个险。

始终没有说话的中年男子——澹台世家家主澹台荆,也一直留意着夭华的神色及反应。初开始,对于儿子澹台玥的这个决定,他是反对的,可最终终架不住自己女儿的苦苦哀求。不过,同意了是一回事,反正他今日有空,就亲自过来看看自己儿子刚刚意外救回来的,要用来替代的这个女人。

看着看着,见惯了各种场面与人的澹台荆,直觉床榻上的红衣女子不简单。

对于她的身世,不是他们不想查,也不是他们浑然不在乎,而是实在情急,有些没时间去查,只是从一开始初步断定她应该不是南耀国中的人。

夭华还在努力回想着那片空白的片段,纠结于“火药味”那几个字。据她这些年来对四国的简单所知,现今的四国中,都还没有研究出所谓的火药,而她用自己古代四大发明里面的火药的简单配方,倒是能配制出一些火药来,当然这样配置出来的火药爆炸力是绝不能和现代相比的。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某个地方,已经有人秘密研究出了火药来,就比方说船上看到的来接应乌云的那个带着半张面具之人?毕竟在自己那个世界的古代,既然有人研制出了,那这个世界也不是不可能。不知道乌云这厮现在在哪?会不会以为她已经死了?而如果真是火药,当时是刹那间发生了巨大爆炸的话,倒是可以解释得通她那一刹那后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原因。

想到这里,夭华抬眸再看向进来的年轻男子,只见进来的年轻男子与中年男子都还直直看着她,并排站在她床前。这要是放在以往,放在魔宫中,有哪个人敢如此直视她?至于两个人的容貌俊美刚毅与否,夭华没兴趣欣赏,最后目光大部分落回到年轻男子身上,刚才可是他自己亲口说了,是他救了她,“那你可是在海边救的本宫?”

“本宫?”好陌生而又熟悉的称呼,澹台玥看着夭华缓慢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除了后宫中尊贵无比的太后与皇后会用此来自称外,其他没有人会用,也不敢用。再说,身为南耀国四大家族中的澹台世家二公子,他当然是有亲眼见过南耀国太后与皇后的,至于其他三国中,三位年轻帝王都还没有封后,只有一国还有个太后,可已是白发苍苍的年纪,也断不可能是面前之人,没想到她一开口竟会这样一声自称,不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没错,是在海边。”

“那可有看到其他人?”夭华再问。

“没有,当时就只有你一个。见你年纪与我妹妹相仿,又非南耀国之人,应该不会有人见过你,也查不出什么来,故将你带了回来。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你答应也好,不答应……我劝你还是答应的好。”

“那容本宫一个人好好想想,如何?”夭华挑眉,语气中透出一股显而易见的逐客味道。

澹台玥侧头看向自己父亲澹台荆,想听听他怎么说。

澹台荆没有说话,面色低沉地直接转身往外走,就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澹台玥后面跟上去,到外面后再对澹台荆问了一遍。

“还有几天时间,照刚才的情形来看,不论如何先想办法查清楚她的身世再说。”澹台荆一边继续走,没有丝毫停顿下来的意思,一边开口回道。

“那我现在再回去,直接去问她……”

“先别问,先查了再问。”澹台荆阻拦了一下,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对房间中的红衣女子都一无所获,就算她说谎,他们也分不出来。如果她再故意混要是听,指条错的路给他们查,只会更加浪费他们的时间。

澹台玥点了点头,“那好,我这就亲自去办,请父亲放心。”

“去吧。记住,这件事务必保密,别泄露了风声,让人知道我们救了个人回来。”

“我明白。”话落,澹台玥转身离去。

澹台荆眸中闪过深思。

房间内,床榻上面的夭华,在进来的年轻男子与中年男子两个人都退下后,快速自我运功调息了一下,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这也就是说,她的武功还在,身体也没有什么重伤。

可是,按照刚才的推算来看,当时是突然发生了十分巨大的爆炸,但从当时地方到南耀国至少还要很多天的路程,她竟会安然无恙倒在南耀国海边被澹台家的人给救了,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不知容觐现在怎么样了?而她眼下出现在南耀国,按照当时紧追乌云的路线来看,乌云会不会也来了南耀国?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夭华心中正想着的乌云,早已经入住进夏侯世家的一座隐秘庄院中。

因为乌云还带着小奶娃,小奶娃对夏侯家来说,是丑闻,是污点,是断不允许进入夏侯家的。当年若不是乌云一心要保住小奶娃,他们早已经将他杀了。当然,对乌云来说,这些并不算什么,只是断不允许小奶娃的身世被泄露出去。任何知道这件事的人,与用此来威胁他的人,都必须死,不管是谁,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确保小奶娃安好。

庄院内,大厅中——

当夜亲自前往海上接乌云,带着半张面具之人再来看乌云,进入厅中后一边走过去坐下,一边取下脸上的半张面具,“我已经问过了,他的意思是,要留下孩子一命可以,和当年一样,马上将孩子送往雪山山顶冰封住。”话中的那个他字,乌云从未将他当父亲看待,他也从未将乌云当儿子与当夏侯家的人看待,一向如此,但他还有很多需要用到乌云的地方,所以千方百计也要乌云回来,“再说,你也应该知道,只有将他彻底冰封在雪山山顶中,他才能活。你现在瞒着他将孩子带了出来,还唤醒了他,你以为你真能医治好他的身体?”

说到这,取下脸上那半张面具的男子——夏侯赢,冷冷笑了笑。

或许,那个人说得对,乌云确实有狠多厉害的地方,厉害得无人能及,就比方说为了救小奶娃,短短几年时间竟学了一身的医术。而他的医术,当然只会用在小奶娃一个人身上。想要他出手救其他人,简直难比登天。

还有,那个人还说过,要用乌云的同时,也要防被乌云咬一口。

这么多年了,他现在可算是回来了。

想到这些,夏侯赢又冷冷笑了一笑。

乌云没有说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更没有半点喜怒,或者说更看不出半点喜怒,手掌轻柔地抚着趴在腿上昏昏欲睡的小奶娃的小脑袋。当年,连夜前往唐门,从唐门年迈病危的唐门老门主手中拿到唐门失传已久的禁药,离开时为防唐门老门主将这件事说出去,直接杀了唐门老门主。唐门上下只当老门主是正常死亡,并没有怎么起疑,毕竟老门主年纪已大,也病危很久了。之后,将小奶娃一个人送往雪山山顶,亲手将服下药的小奶娃冰封在雪山山顶冷寒至极的洞中,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痛,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当时根本没有办法救小奶娃。如今,终于有办法可以医治他了,就是用夭华身上的血,配合他研制出来的药方,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还是失败了。

小奶娃现在好像没有一点事的样子,但这只是表面而已,只有乌云自己心里清楚小奶娃的情况。

再将小奶娃冰封回雪山山顶的山洞中,一来为了小奶娃着想,二来此次回来会有一定的危险,他不是没有想过,甚至还对小奶娃说过,尽管他根本听不懂。可是,那么冷寒的地方,已有有过一次了,再留小奶娃这么小一个人,他怎么舍得。

小奶娃昏昏欲睡,但还没有睡,小嘴在呼吸中微微的一张一合,小手紧拽着乌云的衣袖不放。

见乌云仍旧不说话,夏侯赢冷笑着再道:“现在不是征求你的意思,而是他亲口下的令,你自己准备一下吧。没错,小奶娃对夏侯世家来说是丑闻,是污点,不到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将这个污点捅破,甚至还会帮着粉饰粉饰,但对你来说,你更不能让他的身世曝光。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另外,当夜海上的人,除了你我,与这个孩子,以及我的亲信回来外,其他人全都已经死了,包括她,没有人会知道你这些年去了其他地方,并不在南耀国中,也没有人会将这件事传出去。对于你现在脸上的这张人皮面具,可以摘下来了。”

若非亲眼所见,他还真不知道这世上竟有人皮面具这种东西,但乌云却真的做出来了,一如这世上从来没有“火药”这种东西,但他却研制出来了一样,谁能想到将硝石、硫黄与木炭这三种普通的东西以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然后点燃火后,会发生那么大的爆炸力与杀伤力。当夜在海上,几乎还是他除试验以外第一次在外面使用。但不得不说,效果很不错,幸好他早有其他准备,他们才能安然无恙回来。

乌云还是没有说话,对于夏侯赢的话,没有任何回应,好像只是听着的旁人一般。

夏侯赢当夜用研制出来的火药一事,当然没有提前跟乌云说。此刻说到死人的中“包括她”几个字的时候,有不动声色地留意乌云脸上的神色,但并未看出什么,看来乌云是真的不在意。

“对了,关于与澹台世家的亲事,具体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就在七日后,并且已经上报皇上,不容更改。据说,那澹台世家的千金,可是个一等一的绝色美人。”

“这事,我不会同意的。他真以为他要我做什么,我就非做什么不可了?你最好回去告诉他,当年的账,谁也逃不了。孩子我暂时不会送回雪山。以后有什么事,让他自己亲自来。你,还不够资格资格。”说到与澹台家的亲事,乌云终于开口,面无表情。

乌云腿上的小奶娃,听到乌云开口后,抬起头来看向乌云,一双眼懵懵懂懂的。

夏侯赢没有生气,真是好一个他还不够资格,“那好,我就先回去了,反正我话已经全都带到了。”说完,夏侯赢一边起身离去,一边带回手中那半张面具,很快消失在厅外。

小奶娃小手挠了挠头。

关于与澹台家的亲事,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乌云从未在意,没想到现在竟被搬上台面,乌云当然知道那个人是想借机拉拢拉拢澹台家。四大世家中,皇普世家早已经被连根拔除,这里面自然少不得夏侯家的“功劳”。剩下的三大世家,除了夏侯家外,就属澹台家还比较有势力,宫内宫外都有人。夏侯世家与澹台世家这些年来表面上也还算融洽,也有礼尚往来。至于百里世家,自当年皇普世家一事后,主动让出手中的权利,在朝当官的人也都纷纷请辞,去意坚决,现在已无权也无势,空有一个名头而已。

乌云冷笑,想要他娶人,笑话!

当然,纵然乌云再怎么神通广大,此时也还丝毫不知澹台家正要另一个人代替出嫁,这个人就是还没有死的夭华。

澹台家中,房间内的夭华暂时还没有准备离去,当然绝没有真的要代为出嫁的意思。

夭华冷笑,想要她顶替其他女人去出嫁,简直笑话。

刚入夜左右,澹台玥再次到来,关于夭华的真实身份,已经派人去查了,但还没有这么快能查到,此刻前来只是想亲自告诉夭华一声,“夏侯家昨天下午已经将这件事上报给皇上了,我们也是今天下午才知。我现在过来,是想告诉你,成亲的具体日子就定在七日后,不容更改。到时候,皇上很有可能会亲临。今天这一天的时间,门外除伺候的婢女外,并没有人把守,你却从未出过房门一步,并没有想过逃离,看来你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这样很好。”

夭华坐在床上,一只脚踏在地上,一只脚弓着落在床上,后背慵懒地倚靠在身后的床棱上,闻言之下似笑非笑一声,牛头不对马嘴地问道:“对本宫的身份,查得如何了?”

“你倒是冷静的很,还能猜到我们现在在查你的身份。”澹台玥没有正面回答。女子多以温柔贤淑为主,偶也有泼辣刁蛮的,但像现在这么慵懒倚靠在床上的人倒是第一次见。屋内的烛光照在她的脸上,不得不说她确实很美,那种邪魅而又妖冶的美,无形中给人一种运筹帷幄高高在上的感觉,尽管他现在站着比她高得多了。

夭华再笑了笑,“还没有查清本宫的身份,就敢这么用本宫,本宫还以为你至少会在查清了本宫身份后再决定要不要来告诉本宫刚才的话,不错不错。”

------题外话------

昨晚抱歉,下午四五点,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