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7.坑深157米:顾南城,我不想跟你睡

金医生熟练地架点滴准备静脉注射,中途抽空看了眼晚安额头上的伤,这种外伤什么发生的可能都有,豪门深深,还是不要多问了。

不过,习惯性的抚了抚眼镜,“那个……顾公子,”金医生严肃的道,“我上次就跟您说过了,您太太的体质……最好是不要服用避—孕药。”

戴个套做是会怎么样件?

他早就说了她这身子骨经不起这种乱七八糟的药的折腾,上次也是发烧,这次烧的更加厉害了,他不用温度计量都能手测出至少三十九度。

偏偏每次都还是一副很心疼又很体贴的样子,骗他还是骗他的小妻子?

顾南城看了靠在枕头上安静的女人一眼,脸沉了又沉,最后只是简单的道,“好,我知道了,不会再让她吃。”

吊点滴,上药,又特意给她开了几副中药滋补和调养身体,走之前叮嘱道,“顾先生,顾太太最近身子很虚,好好的休息和调养很重要,可以的话暂时不要工作,也不要……嗯,剧烈运动。”

剧烈运动四个字,男人之间的对话秒懂。

顾南城让林妈把医生送走了,回到卧室,女人垂首似乎又睡着了龊。

他不知道她是真的这么困,还是只是不想看见他而已。

她一张脸就是巴掌大,就这么靠着枕头露出半边,干的差不多的长发,手腕插着针头,看上去楚楚可怜。

他下楼无声无息的把饭菜端了上来,让林妈找了张桌子然后才轻轻的拍着她的脸想要把她叫醒。

她的脑袋摇了摇,好像受到了惊吓,低低喃喃的开始呓语,“不……不要……”很低的声音,模糊得难以辨别。

顾南城乍一听,以为她梦到了那天晚上他对她做的,手顿住就僵硬在半空中。

“别走……不要走,爸,不要走……”

眼泪从闭着的眼睛里滚落下来,打湿了眼睫毛。

心里那跟弦一下松弛开,但是眉间的褶皱却更加的深了。

他记得她是年纪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了。

晚安好像陷入了梦魇中,不断地反复呢喃这么一句话,爸爸,不要走。

光洁的额头上很快的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她的手无意识的攥着被子,很用力。

她跟他结婚有两三个月了,也基本上每个晚上都一起睡,她睡相斯文,除了头几个晚上认床其他的时候都睡得很好,还有不小的起床气。

不会做噩梦,更加不会噩梦到这个地步。

“妈妈!”

情绪激烈的叫出两个字,她忽然之间就惊醒了过来,满脸的泪水,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双眸空茫,瞳孔涣散。

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致命的脆弱。

顾南城搂着她的肩膀把她抱入怀里,低低的温和的道,“晚安,只是梦而已……没事了,没事了。”

她揪着他胸前的衣服,不断地抽泣,像是崩溃后的失控,哭得极尽虚脱。

顾南城低头吻着她脸上的眼泪,她好像也浑然没有察觉。

他的拇指拭去她从眼睛里溢出来的眼泪,她脸颊都是干掉的泪痕,一抽一噎的,眼睛放空的看着地面。

等她的情绪稍微的平缓下去后,他才抚摸着她的脸颊问道,“做噩梦了?”

她动作迟缓而小弧度的点点头。

“梦见你爸爸妈妈了?”

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安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从小就父母双亡,是慕老一手带大的。

他也一直以为,她对父母的印象很浅,感情也不会很深厚。

她轻轻地出声,下巴搁在膝盖上,插着针的手被男人按住了,没动,“嗯。”

顾南城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你父母是怎么过世的?”

她低下头,慢慢的道,“车祸。”

车祸……跟传闻中一样。

他亲了亲她汗津津的额头,“先吃饭,乖。”

她的左手在静脉注射,顾南城给她拿了勺子,看她失魂落魄的慢慢的喝着汤,一双眼睛始终没有聚焦,甚至都没有排斥他的亲近。

眸底划过淡淡的暗流,不过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吃东西。

晚安的胃口明显的不好,喝了一碗汤,勉强的吃了几口饭就摇着脑袋不想吃了,倒下就想睡觉。

“吃完一碗饭,”顾南城看了她没怎么动的饭菜,“不吃饭就没法补充营养,身体也很难康复,晚安,你要一直病着躺在床上,也不去工作吗?”

多少知道她的性子,他不紧不慢的分析道。

“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吃了才准睡。”

她蹙眉抬头看了他一眼,咬了下唇,还是重新拿起勺子往自己口里塞食物。

等一碗饭终于吃完的时候,她精神也从噩梦中恢复过来了一点,好像也更加讨厌

他了,正眼都不再瞧他。

好像他逼迫她吃饭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坏人。

抽了张柔软的纸给她擦唇,然后才低声温柔的道,“我下去吃点东西,然后再上来陪你。”

她别过脸,淡淡的道,“我不舒服,睡了。”

她不需要他陪,应该说他不在才更好。

顾南城亲自收拾好东西就出门了,把餐具交给林妈,而后一张英俊的脸恢复成了淡漠如水。

“先生,您先吃饭吧,不然饭菜会凉的。”

知道他要等晚安吃饭,林妈特意热着了。

“你帮我端出来,我去打个电话。”

“欸,好的。”

别墅外天已经黑了,天幕是深蓝色,墨兰一般的夜。

电话拨通给了薄锦墨,那边倒是很快的接通了。

“听说她找到了。”

“嗯,现在在休息,”顾南城一只手落进裤袋里,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你知道晚安的父母是怎么过世的吗?”

薄锦墨沉默了一会儿,“不大清楚,我到安城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父母了,”顿了一会,他才淡淡的道,“不过据说是因为她爸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要离开,她妈妈在追的过程中出了车祸所以死了。”

顾南城皱着眉,“那她爸爸呢?”

“说法很多,还有人说她妈妈当时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跟他一起死,所以车祸两个人都死了,也有人说她爸抛弃妻子被天谴,后来也出意外死了,慕家当初放了官方消息说慕氏夫妻意外身亡,但是没说原因,葬礼也很低调,没有邀请任何的外人。”

顾南城想起她在梦中不断呢喃重复的话,“你在安城待的时间比我长,这件事情应该有知情人知道,你替我打听一下。”

“好。”薄锦墨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随口问道,“她怎么样了。”

“生病了。”

顾南城没有主动多说什么,薄锦墨自然也不会多问什么,只是道,“既然人回来了,今晚多休息。”

“嗯。”

挂了电话,回餐厅一个人匆匆的吃了晚餐,他就回了卧室。

又累又困又不舒服的女人毫无意外的睡着,他站在床边,看着她似乎并不安稳的睡颜,好几分钟没有动。

像是空荡乱窜的心终于归于原位。

哪怕她模样冷冷淡淡,又排斥他又讨厌他。

洗了澡,把部分的文件和电脑搬回了卧室,在小沙发上办公。

九点的时候结束了工作,回浴室洗了个澡,中间她的点滴吊完了,他就弄醒她哄着她把药吃了。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女人醒来了,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定定的看着他。

男人围着浴巾,半眯着眸,忽然低低的笑了。

她是掐着这时间醒来了,还是没睡着?

他低沉沙哑的开口,“如果你想告诉我不想跟我睡,不必等到我洗完澡睡觉前,那样你吃药前就能把我赶出去,安安稳稳的睡一个晚上。”

晚安摸着脑袋坐了起来,“你洗澡的水声我才醒来的,”她掀开了被子,低着脑袋道,“我感冒了会传染你,我去隔壁睡。”

还没起身就被男人俯身压下来的双臂挡了回去,一双讳莫如深的眼睛盯着她,淡淡的笑,“如果我说,我不怕感冒呢?”

她的手指蜷缩着,“我不喜欢这床单和被子。”

男人仿佛失笑,“我可以换,任何你喜欢的。”

“好,我不想跟你睡,”她重复了一遍,“顾南城,我不想跟你睡一起。”

——更新结束,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