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6.坑深156米:你说你哪次给我洗澡,就只是洗澡?

乔染好像不大懂人事,下意识的以为她是被打成这样的。

所以虽然没有明说,但她是相当不齿顾南城的,一个男人看上去温和儒雅,所有人眼里的贵公子,结果私底下竟然对女人下这么狠的手。

说他是衣冠禽—兽都侮辱禽—兽了。

也是因为这样,她才一直没有给顾南城打电话,没有告诉其他的任何人。

顾南城低头看着病怏怏精神状态很差劲,却还是挺直着背脊的女人,他俯身下去,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将她的身子锁在怀里。

呼吸被淹没下来的男人气息笼罩,晚安别过脸龊。

“那天晚上。”他低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缓缓的响起,“是我不对。”

晚安看着卧室的地板上,忍住想将他推开的冲动,淡淡的道,“我要去洗澡,你让开。”

“那个载你的司机说,”他依然维持着这样的语调和语速,没有很明显的靠近她,更加没有遵从心头的冲动把她抱住,只是不着痕迹的贴过去了一点,“你上了车就开始哭。”

她纤细卷曲的睫毛颤了颤,唇抿起。

半响,她方淡淡的道,“不记得了,可能是疼得不行。”

除了在还尚未懂事的年幼被至亲的人莫名其妙的厌恶,她长这么大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娇生惯养的身子也受不得男人刻意的作恶。

顾南城手指探了探她仿佛瘦了一圈的脸颊,低低的道,“我给我你放水洗澡,淋浴会打湿你额头上的伤。”

她立即警惕的回过神来望着他,想也没想的吐出三个字,“我不要。”

男人瞧着她蹙起的眉心,抵触和排斥的情绪表露无疑,“晚安。”

她曲起自己的腿往后退了两步,眼睛没看他看着他衬衫胸口的扣子,淡淡的道,“我在发烧,感冒了,会传染你,”顿了顿,“而且我的身体也没有恢复,没办法陪你做,我满足不了你。”

她说这些的时候,睫毛在细细密密的动着。

顾南城眉头皱起,声音也冷了几分,“我说给你洗澡,你以为我想对你做什么?”

“做愛呗,”晚安眼睛不眨的道,唇上带了几分嘲弄的笑意,眉目有些病态的困倦却又是平静的,“你哪次说给我洗澡就只是洗澡?而且,我有三天没有回来了,按照你平常的频率,是应该饿了。”

顾南城看着她,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他在她的眼里,已经成功的进化成禽—兽了。

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条线,随即起了身,淡淡的道,“我去给你放水。”

言罢转身走进了浴室,调好水温在浴缸里开始放水,出来接她的时候,晚安刚好下了床,脚踩在长毛的白色地摊上,转着脑袋四处的找鞋子。

他大步的走过去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晚安蹙着的眉头始终未曾舒展开,直到他单膝跪在她的身侧替她除去她身上的衣物,她才几度抗拒,“顾南城,我说了我自己来,”她的语气有几分乱,“你出去,我自己可以洗,你让我自己来。”

他置若罔闻,只是问道,“头发要洗是吗?”

“不洗,你出去。”

其实她是要洗的,在乔染家第一次洗澡就把脑袋给撞破了,之后就没有再洗澡——发烧又捂出一身的汗,三天不洗头对她来说已经达到极限。

顾南城一言不发,把她扒得光光的,然后转身抱进已经放好了热水的浴缸中。

末了,他摸了摸她的脑袋,“要洗头发的话,让我给你洗,你额头上有伤不能碰水,我用花洒。”

晚安蹙着眉头,接过他递给她的干毛巾捂住受伤的额头,手臂慢慢的趴在浴缸的边缘,身体泡在水里,长发反方向放下。

可能不怎么熟练,又顾虑着她的额头,顾南城洗个头发洗了差不多半个钟头,晚安一动不动的趴着差点睡着了。

洗完后把她的头发擦干然后包起来,隔着热水氤氲的热气望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我出去等你,洗好了叫我。”

晚安一声不吭的看着男人起身带上门离开了浴室,他衬衫和裤脚都湿了大部分。

脑袋还是晕的厉害,在浴缸里泡久了她更加的不舒服,很快的细细的洗干净自己的身体,就扶着墙扯了条浴巾给自己擦身体。

人到底是太晕乎了,又在水里泡的太久,走几步她就有点步伐不稳。

手肘撞到了什么东西,响了一下。

“晚安,”外边立即响起敲门声,“洗好了么?我进来了。”

他根本就不是询问,只是通知而已,声音落下他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晚安整个赤条条的,下意识就用浴巾挡住了自己的身体,“顾南城!”

他故意把衣服放在外面了。

咬唇,“你把衣服给我拿进来。”

顾南城笔直的走了过去,拿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擦身体,

“待会儿要上药,上完药再擦。”

他看着她四处分布的淤青,动作顿了一秒钟,嗓音黯哑了几分,“你在乔染那里,没有让她给你买药?”

“买了。”

他沉了声音,“只记得买避—孕药了?”

晚安不温不火,“还有感冒药。”

顾南城没出声,把身上的水珠擦完就抱着她出去了,床上放着一支药膏。

晚安抱着枕头就把自己包起来,“能让我自己抹吗?”

他拧开盖,淡淡道,“背上,还有下面,你能抹到吗?”

她爬进被子里,冷淡的声音混着不耐,“不用抹,死不了,自己会好。”

顾南城毫不迟疑的一把将她拖了出来,“趴着,”手指挤出白色的膏状,“林妈的晚饭快好了,擦完药就去吃饭。”

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十分的怠倦,抱着枕头躺在那里,不想再跟他做无意义的抗争。

药膏很清凉,涂在身上有种凉凉的舒适感。

等男人细细在全身上下淤青都一一的抹好,晚安已经蜷缩着身子睡着了。

那两条秀气的眉头始终蹙着,看上去睡得很不安稳。

手背探上去,额头始终烫得厉害,顾南城皱着眉头,看得出来她困得厉害,不忍心闹醒她,可是本来身体虚弱,不吃东西光睡觉也不好。

“晚安,”手指撩开落在她脸蛋上的发丝,低低的唤道。

男人温热的唇息都喷洒在她的脸蛋上,痒痒的,晚安埋头就躲开了,眉头也跟着蹙得更紧。

她的身子和脸都散发出一股热气,顾南城本来是想伸手去捏她的脸,结果没有抬手就直接低头亲了下去。

没有深入的吻,只是薄唇在她的面颊上辗转而过,直到来到唇边,身下温香软玉的女人像是自带蛊惑,让他抵不住想要亲近的渴望。

沉重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晚安立即醒了过来,准确的说,她是被吓醒的,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她眼睛里溢出来的恐惧顾南城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顾南城!”伴随着重重呼吸的尖叫声,她睁着一双眸看着他。

顾南城阴了脸,本来想起身却因为她的眼神顿住了动作,也没有做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淡淡的道,“医生到了,穿好衣服先让他给你检查。”

末了才不紧不慢的从她的身上起来,然后才转身替她取了一身衣服,柔软的毛衣,宽松的长裤。

待她的穿好才拿掉她脑袋上包着头发的毛巾拿下来,让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顺被按了内线通知下面,“让金医生上来。”

来的是上次晚安痛经加感冒时来的医生。

金医生是从医院直接过来的,穿着一身白大褂,进来的时候顾南城自然的放下吹风,“她发高烧,然后给她额头上的伤上药。”

金医生,“……”发烧跟额头上一点半点伤都是可以自行吃药涂药解决的好莫!

不过有钱的是大爷,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按照程序给晚安照例检查身体。

手摸上去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眉头,“顾太太,您发烧多久了?”

晚安嗓音沙沙的回答,脸上没什么表情,“两天吧。”

职业病发作,“顾总,您太太烧了两天才叫我过来……”看在他身份不是他能得罪的份上,金医生忍住了,“需要吊点滴,再晚几天这么烧下去说不定哪里就烧坏了,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