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一章 灾难的开始

“众国瞩目的值民卫星一号将在今天中午的十二点发射,我们将全程跟踪报道。”

“还有三十分钟值民卫星一号将会升空,我们都非常期待这次的实验能取得突破性的成果。”

“伊莉沙家族已经进入值民卫星一号,如果这次发射成功,他们将是第一个去到火星的家庭,在那里进行长达十八年的试居,成为首批移民宇宙的人类。”

灾难后的俄方陆地面积大大减少,他们热切的想要寻找更大的土地进行居住,为此他们准备了二十年,比美方还先进行值民的实验,如果这次他们成功,美方领先世界科技的名头就要转嫁给俄了。

这是一次前所畏有的实验,不仅是俄,世界所有国家都在关注着,包括海盗们。

距离发射时间还有十分钟。

瞭望台的人紧张激动,摄影师与记者忐忑的等待着,火箭发射区则是一片战斗气氛。

当十二点的时钟敲响,殖民卫星一号整点发射。

从直播现场传来的视频,让市民们都仿佛身在其中。

杨光和靳成锐匆匆赶到临时基地,刚好看到发射场传来的震耳欲聋的轰鸣。

“杨光,韩冬他们没有跟你一起?”朗睿看向跟在靳成锐身后的女孩。

杨光心虚的摇头。希望韩冬他们能在一个小时内赶回来。

这是他们战狼部队的守则,不管你是去到美洲还是哪里,收到传叫一定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回基地。

而被杨光敲破窗户的破军车倒是没丢,就是韩冬他们把车开去维修店里维修,在收到传呼时修车师傅才刚把玻璃搬出来。韩冬他们顾不得那师傅的大喊大叫,直接上车跟土匪似的跑了。

他们比长官和军医晚到了两分钟,看到围在电脑前的他们,都立即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火箭已经拔地而起,像巨龙的火焰将殖民一号发射升空。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满怀激动、忐忑、紧张的等待着。如果能发射成功,地球能减少许多负担,那些无家可归的海盗们也能重新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

杨光看着颠簸画面里升空的白色巨人,捏紧了拳头。

实际不管这次发射成功与否,都是各位国家都担心的事。如果成功,那么他们的科学家们压力更大,可能会造成恐慌,而如果不成功,海盗们的希望又破灭,鬼知道他们会做什么过激的事,所以才会传叫在外的队员回来,以便在上面的命令下达后,第一时间拔营部署。

“看来美方要让贤了。”

就在朗睿说完这句话,人们开始欢呼和喜悦时,直指苍穹的殖民一号发出异常震动,画面也跟着剧烈颤抖,像地震般,瞭望台上的人紧紧抓住护拦不让自己摔倒,连士兵都在伸手遮挡飞扬的尘沙,只有摄影师还在坚持拍摄。

模糊的画面突然像爆炸的巨大烟花,屏幕前的人大张的嘴忘记闭合,怔怔的看着陨落的残骸。

杨光他们被这一幕震惊的无法思考,虽然不像现场的人那么失控,可心还是渐渐往下沉。

然而,这并不只是发射失败而已,坚守岗位的摄影师拍到了让俄以及周边国家都极为恐慌的事。

殖民卫星一号在空中爆炸后,强大气流摧毁了发射站,到达华氏度1000的高温引爆了地下的核反应堆,既而发生第二次爆炸。

重达六吨的核泄露,殖民号爆炸的冲击波带着高辐射放射性粒子急骤升空,横扫上千公里。

很快,尽职的摄影师把镜头转向瞭望台上的人,在颠簸的画面里他们看到身体开始有变化的观众,看到他们的皮肤开始溃烂,开始流出鼻血,最后画面越来越低,镜头拍到了水泥地板,颤抖了几下便再无反应。

这是他们中方的记者,他放弃逃跑的时间,将最后这一幕传送回来,这让人无法冷静看待的一幕。

心沉到谷底的狼群们,此时都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灾难开始了。

这次俄方发射卫星号的地方是在哈尼,离中方不算近,但也不算远。

在战狼他们知道事情不可收拾时,国防部同样进入战斗状态。

气象局向国防部汇报了此时的风向,情况很不容乐关,表示最多还有一个小时,空中的辐射粒子就会进入中方的漠河。

国防部第一时间通知漠河政府,让他们出动全部的警员、军队,立即将市民撤离,能撤离多少是多少。

这是一场与时间争斗的比赛,容不得他们输。

在漠河人民撤离时,这次政府下令不再进行报道,并在大兴安岭建立根据地,阻止外面的人进入,制止里面的人出去,同时发布新闻称这次辐射并不会影响中方,让大家放心等等。

看到新闻的市民在惊呼后就事不关已,因为他们觉得哈尼离他们太远了,这什么核爆炸根本威胁不到他们,再加上漠河下面是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都是地处偏僻人迹罕见之地,政府有心将那里隔绝起来太容易了,所以,在俄方乱成一锅时,中方还算和平,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

在军队、专家、医生、物资等大批量被送到大兴安岭根据地期间,战狼及各军队也进备战状态,都在紧张的等候上面的安排。

朗睿乐观的讲:“你们都回去训练吧,这么多部队,可能都轮不上我们。”

战狼他们并不知道实际情况和国防部是怎么做的,在没有通知下来前,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在等的时候加强训练。

在长官的同意下,韩冬他们把采购的东西放到临时基地,就开着那辆没有玻璃的军车回战狼。

杨光坐在副座,趴在没有玻璃的窗户上,瞅着倒退的风景,想这次任务上面会让谁去?毕竟比他们要厉害的特种部队太多了。

这次事件用不了多久其它国家都会知道,是众国最为关注的事,任何一支部队都渴望去执行这次的维和任务,如果任务完成,他们不仅能获得荣誉,还将得到国防部及军部的重视,当然这些只是其次,他们最主要的还是解决这次危难。

车里的几人都沉默着,像杨光、韩冬、徐骅他们是在想着这事会不会让战狼去,什么时候去。厉剑则在想这次事情对中方的影响有多大,该如何解决。刘猛虎和陈航则想着他们要抓紧时间训练,随时等待出战。

“队长,我们先从哪一步开始。”杨光站在训练场上,问韩冬要训练计划。

韩冬看了看时间。“你们先去近战室热身,我去写报告。”

每一份训练计划都要总指挥官批准,在他确定可行后才能实施。

杨光他们点头,拿着枪进了近战室,将刚才的事抛到脑后。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加强自己,那些他们不能控制和决定的事,想了也白想,还是做点实际的。

但是他们都在期待能接到前往漠河的命令,然而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在这种等待中,战狼部队的新晋成员出来了,一共是八人。

朗睿看着成员名单,有些紧张的望着总指挥官。因为他想淘汰的三人,还有两人留下了,分别是高博、晨曦。

靳成锐看着成员评估资料,平静的讲:“指导员,通知所有人员,准备欢迎新成员事宜。”

“是!”

而正挂在单杠上的杨光他们听到新战友要来了,眼睛唰的一亮,如幼儿园的小朋友看到玩具般兴奋,个个用最快速度冲回宿舍换上常服,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

徐骅看笑得像白痴的杨光,好笑的问:“小阳光,至于这么高兴吗?跟捡着宝似的。”

杨光依旧笑得比太阳还灿烂。“骅骅,有新成员进来就代表我是老兵了,货真价实的老兵!”就没人再敢说她小,而且她还要拉扰他们,一起对抗恶势力?!

战狼的旗帜和国旗在风中飘扬,战狼所有队员站在旗帜下,面向基地大门,表面平静,内心火热,他们都在等着那八名新战友的到来,等着他们加入战狼,等着和他们一起并肩做战。

和从前一样,总指挥官只发表了简短的致词,再次灌输了一名特种队员的精神,而在最后一周被这位恶魔总教官亲自操练的八名士兵,听得热血高涨,像得到班主任夸讲似的,个个目光如炬,随时可奔赴战场。

“在这里我还要宣布一件事。”靳成锐深邃的视线看向所有队员,冷锐沉着的道:“从现在起,周斌队长将担任战狼的副指挥官,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他可以做任何决定而不需要我的批准。”

听到这里,朗睿没有意外,脸上带笑的讲:“我们欢迎副指挥官出来发表感言。”

看到走出来的周斌,杨光和韩冬稍稍有些意外,但很快带头鼓掌。

战狼只有一个指导员可不行,不管他有多厉害,还是有许多事顾不过来,就像上次的入侵者行动,他为了守着他们,一连几个晚上都没有休息。

他们不意外,周斌却很意外,他完全没想到会成为战狼的副指挥官,没有一点准备的他硬着头皮走到中间,望着他们一张张熟悉的脸,和亲自训练出来的新兵,许久才说:“我是黑豹的一名队员,这点我永远都不会忘,起初来到战狼我只想看着你们这群年青、热血、充满无限潜能的士兵,去完成一个个充满挑战和未知危险的事,这让我同样激动,在你们平安回来时感到由衷的高兴,在队员牺牲时感到难过,我体会着这些强烈证明我还生在军营的感觉,想着等有一天部队不再需要我时回家种田,却没想到长官给了我这么一颗重磅炸弹。”

杨光笑着讲:“副官,你就别想着种田了,好好捧着你这颗炸弹守着战狼!”

听到她的话队员们跟着笑起来。

原本庄重肃穆的迎新会,气氛一下轻松了不少。

周斌也笑起来,不多不少,充满军人风采的讲:“好。”

周斌这声好,让狼群沸腾了起来,让新兵们很不是滋味。

啊喂,明明他们才是主角好不好!

战狼因为新战友和周斌一事,可以说是双喜临门,炊事班的兵哥们,从两点后就干劲十足的张罗着晚饭,准备替新兵接风,替副官庆祝。

基地里一片热热闹闹的,还有人提议要不要挂红灯笼。

“红灯笼?”杨光疑惑的看陈航:“周副官又不是和新战友结婚,挂什么红灯笼?”

“红灯笼不一定是要结婚才挂,过年或是什么重大喜庆的事都可以挂。”陈航极力解释。“我们那里有个高考状元办酒宴时,就是这么干的。”

“航航啊,这里不兴这个,你跟猛虎两人去搬几箱酒回来,晚上兄弟们喝个痛快,比红灯笼管用一万倍。”朗睿把一打红彤彤的毛爷爷塞他手里。

陈航看他们几个目露精光的眼神,知道指导员说的对,便和刘猛虎开着那辆破军车突突的去市区买酒。

杨光笑眯眯的看着朗睿。

朗睿抖了下,挑着眉问:“有事?”

“指导员,突然发现你很大方。”杨光继续笑,把右手伸向他:“采购的费用是不是该给我报销了?一共是一万九千八,后面的八就不要了。”从现在起她要结约用钱,婚后他们都是大人了,要独立了啊,不能让父母养就要让男人养,长官负担太大了。

“你还好意思说,买个三十四的胸罩谁穿得下,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小巧玲珑…啊!”

不等他说完,杨光一拳就迅速招呼他脸上,把朗睿给打懵了。

杨光狠狠的讲:“一万九千八,一个子都不能少!”

韩冬他们:……

看军医杨长而去,韩冬他们看向他们的指导员,同情的讲:“指导员,小阳光是不会管你的,我们用鸡蛋帮你揉揉?”看吧看吧,这就是得罪军医的下场。

气得吐血的朗睿拒绝他们的好意,气冲冲跑去指挥室找靳成锐告状。

“那个杨光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指导员,不行,我一定要狠狠治她一下,不然她都翻天了!”

靳成锐扫了他眼脸上的一只熊猫眼,继续看有关俄的新闻报道,淡淡的讲:“肯定是你又踩着她尾巴了,不然她不会咬你。”

朗睿走到他桌前,很严肃的指控她。“我说的有错吗?本来就是买错了码,让沈炎穿不上,最后还是用尼龙绳绑着的。”

这事确实是她办事不力,不过那个时候也是自己把她叫出去,才会让她出了差错。靳成锐没吭声,由他诉苦。

“而且她不知道这些只是道具吗?一万九千八,她以为是买晚礼服呢。”

靳成锐面无表情的问:“是谁让她去买这些东西的?”

“她不是女孩子么,自然是让她去买这些东西,不然叫韩冬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去买内衣多奇怪。”

“这么说,是你让她去买的?”

朗睿一噎,默认了。

靳成锐挑眉,批评教育的讲:“这事是你没安排妥当,她自小穿好用好,买的时候自然已成习惯。”

朗睿:……

“快点把钱给她报销了。”

朗睿:……

结果朗睿告状没成反被说,这个晚上他注定是要郁郁而眠了,因为他顶着一只熊猫眼,没法参加晚上的欢迎会!

欢迎会是在操场上进行,这样后面收拾起来也方便。

一起摆桌子搬凳子,搞得红红火火的韩冬他们,在刘猛虎和陈航搬下几箱啤酒时,让他们留两瓶给指导员送去。

“指导员怎么了?”刘猛虎担心的问。

徐骅幸灾乐祸的讲:“被军医打了,哈哈。”

刘猛虎和陈航:……

指导员还不错啊,为什么徐骅那么高兴呢?

徐骅闭着嘴笑,想只有他们两个呆瓜才会觉得指导员好。

“航航,快点来帮忙。”在拉电线的杨光看到外边的陈航,立即冲他挥手。

陈航向韩冬说了声,跑过去和她一起拉,把灯光弄好时随意的问她:“小阳光,你怎么把指导员打了?他一定会去跟长官告状的。”

“哦,没事,别担心,长官是明事理的人。”

此时窝在宿舍的朗睿,靠在椅上拿鸡蛋揉眼睛,一边哀怨的想:总指挥官好像越来越偏向军医了,这是不是说明,小阳光快要得手了?

想到这里朗睿心情复杂,隐隐有些担忧。“希望他们的关系,不会影响他们在战场上的发挥及行动。”

靳成锐想过这个问题,倒没有这种担心。他们都是合格的军人,在战场上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顺利完成任务,这就是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能够控制个人情绪。

晚上的欢迎会很热闹很欢乐,在总指挥官及副指挥官讲完话就开始了,狼群们因为有酒,那跟当了几十年和尚突然看到肉一样,疯狂的难以想像。

杨光在两个战友抢夺桌上的酒时,端着饭碗利落的闪开,走到韩冬和徐骅身边。“队长,你去叫声指导员呗?”

“去叫他也肯定不会来,我们等会给他留点菜。”韩冬安慰她。“没事的,你看长官都没有找你谈话。”

“杨光。”

韩冬刚说完,听到这个声音的杨光心里咯哒了一下,苦着脸看他。

韩冬向她摊手,又给了个鼓励的眼神。

杨光垂着头,磨磨蹭蹭的走向靳成锐。

------题外话------

对还在的妹子飞吻个=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