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33章 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宋太太约了赵太太去打牌,太太小姐们闲着没事打打麻将做做SPA,时光就消磨过去了。

而时光消磨掉的同时,这家的儿媳妇不能生,那家的儿子和媳妇关系不好,东家长西家短的,就全都交流了一遍。

打完牌,宋太太又请赵太太去做指甲,两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太太往那里一坐,伸出保养得宜的一双手来时,真是让人闪花了眼件。

宋家更权贵,赵家却是家底更厚一点,饶是宋太太见多识广,在看到赵太太手上那一颗鸽子蛋一样大的红宝时,仍是在心里抽了一口冷气龊。

这该死的暴发户,还真是出手阔绰!

若不是女儿喜欢,失心疯了一样,宋太太也不会这样上杆子的拉拢着赵太太。

毕竟,他们宋家可是板上钉钉的红色权贵,哪里是赵家这样抱大腿发家的人家能比的?

只不过,宋太太也有自己的苦衷,家大业大,长辈们太耿直,规矩就多,免不了的他们就手头紧。

这也是宋太太夫妻两个肯松口的原因,那个赵景予,还真是个财神爷,会赚钱的男人,谁不稀罕?

门第再高又怎样?一家子去喝西北风啊?宋太太倒宁愿像赵太太这样,见天的手上宝石不重样。

等着护手的精油吸收的空档,宋太太让那做指甲的小妹先出去,二人清清静静的说话。

“你们家媳妇儿,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得知岑安怀孕的消息时,宋太太是真的很不爽的。

当初赵太太给她保证的多好,谁知道人家儿子不领钱,不说和月出关系越来越僵,甚至干脆一刀了断,到头来,老婆肚子里都揣了一个了。

宋太太若说最初不太乐意赵家这一门亲事,现在倒是心里窝着一口气了。

赵太太听她提起岑安就忍不住的撇撇嘴,想到她肚子里那个便宜孙女,更是不屑,也是她没福气,好不容易结婚三年怀孕了,却是个丫头。

赵太太心里立时就对这一胎看轻了很多,不过原本她也没有多在意。

“一个丫头片子罢了。”

宋太太闻言不由得一喜,却是不动声色,想到丈夫前儿临睡前和她说的一席话,就瞧了赵太太一眼,故作惋惜道:“唉,想起来一件事,真觉得可惜。”

赵太太闻言,不由得心头一动,“怎么了?”

“之前我不是和你提起过嘛,我们家老宋听老爷子说的,您家里那位,还能往上动一动……”

赵太太一下子挺直了腰杆,双眸也有些发亮:“如今,怎么说?”

宋太太就叹了一声:“本来想着,咱们两家做了亲家,那不是正大光明的提携一把?如今倒好,被别人钻了空子了,这件事啊,大约是不成了。”

“啊!”

赵太太忍不住的变了脸色,整颗心都跌入了谷底。

到嘴边的肥肉,就这样被人给抢走了,谁能甘心呢?

赵太太自家也知道,赵至诚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其实有多想更进一步,男人嘛,谁没个争名夺利的心?

她之前给丈夫透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明显丈夫是高兴的,可如今瞧来……

“我听我老公说了之后,也觉得遗憾,唉,本来多好的事儿,月出喜欢景予,一心一意的等着他,然后咱们两家做了亲家,大家齐头并进……唉!”

赵太太直到坐车回去的时候,还觉得胸口的闷气没有办法散尽。

而岑安,正在初夏的花园里,看着孙姨逗弄阿呆。

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儿,再不好的日子,也能让她过的锦绣无比。

赵太太最是讨厌她这样,瞧着天真无邪的,却偏偏,竟然这般有手段,一点一滴的在赵家站稳了脚跟,还让她的儿子也渐渐对她看重起来。

她恨她恨的几乎忍不住亲手把她给撕成碎片!

丈夫的前程,就这样的折毁了!

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一块砖头扔下来,砸死的说不定就是个当官的,他们赵家,汲汲钻营这么多年,才有如今这样的地位。

丈夫

的官位听着煊赫,却是个清水衙门,宋家承诺的,可是炙手可热的位子,多少人挤破了头!

就这样,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它从手指头缝里溜走了!赵太太的心简直都在滴血。

她透过窗子,看着岑安没心没肺的笑的样子,看着她躺在长椅上,小腹微微隆起的样子,忽地,宋太太的那些话,却又一点一滴的钻入了她的脑子里去。

“要是,没有这个孩子,该多好……”

宋太太一脸的惋惜:“月出的爸爸说了,怎样都行,就是不能让女儿进门就做后妈……”

是了,宋月出喜欢景予,喜欢到不能自拔,宋家疼这个唯一的女儿,无有不应,宋家,还是想要结他们赵家的这一门亲事的……

赵太太忽地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方才烦躁闷热的空气,似乎也有了习习的凉风。

赵太太靠在沙发上,望着面前雕梁画栋的一切,又眯起眼睛,细细看着自己手上的红宝,想到宋太太有些艳羡的眼神……

她渐渐的镇定下来,她要好好想想,好好的想一想,这件事,到底该怎样去周全妥当。

2004年的立夏,岑安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六个月大。

京中局势出现不小的变动,宋月出的父亲连升***,几乎是平步青云,宋家,顺价炙手可热。

这其中原因,外人不自知,赵家人可是清清楚楚。

正值权势更迭的时期,宋家人背后关系网复杂,自然第一手消息最齐全,站对了队,跟对了主子,那可是从龙之功。

随着那一位薄先生越来越远离权势的重心,京城的局势,简直是一日千里。

赵太太和丈夫谈起此事,更是心如油泼。

若是早早的月出嫁进来……

何至于赵至诚如今还窝在这个位子上?原本不如他的,都往上升了,却偏偏他,依旧是官居原位。

他瞧着那些曾经见他一口一个局长喊着的下属,如今在他面前也趾高气扬起来,这口气,又怎么咽得下去?

“咱们,不能再耽搁了。”

赵太太终是下定了决心:“不过是个丫头片子,没什么可惜的。”

“你确定,宋家还有和咱们景予结亲的意向?”

赵太太闻言,倒是志得意满的一笑:“这个你全然可以安心,宋月出喜欢咱们景予,多少年了,痴心不改,再没有错的。”

赵太太倒是没有说错,宋太太也因为这个闹心着呢,宋先生如今前途可观,宋月出的身价自然跟着水涨船高,多少条件优渥的少爷三代们,女儿都能攀得上,何至于认定了赵家?

但宋月出就是不肯松口,只说,非赵景予不会嫁。

做父母的,拗不过心爱的孩子,只能妥协。

更何况,宋太太刚收了赵太太一首饰盒子的各色宝石,价值可着实的不菲,她拿了人家的,自然手软。

赵至诚闻言,沉吟许久,方才缓缓点了点头:“不要把事情闹大了,最重要的是景予那里。”

赵太太就会心的一笑:“我是他母亲,不要说我只是一时失手,就算是我有心的,他难道还敢弑母不成?”

赵至诚阖了眼帘,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第二日,赵太太一早就去敲岑安的房门,说是要带她出去吃早茶,顺便做产检。

这些时日,赵太太对岑安也不错的样子,有时候到了做产检的日子,赵景予偏生不在家,就是赵太太带着她去,孙姨正在楼下厨房忙着,听着太太这般说话,也不由得会心一笑。

别管从前怎样,如今这般,才像是一家人过日子的样子呢。

岑安睡的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听得赵太太如此说,赶紧就梳洗了一番换了衣服出门来。

赵太太瞧着岑安肚子大了起来,走路有些笨拙的样子,就好心上前:“我扶着你吧。”

ps:写到这里了,你们还会给我票吗?(┬_┬)对了,我还写了一个林漠和程灵徽的简介,自己感觉很虐,是和赵渣不同的虐,在评论区,微博也有,你们可以去看看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