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四章:再回天阙城

天破晓后,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倾洒上玉雪峰时,轩辕天音紧闭的双眸微微一颤,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吐出一口浊气后,轩辕天音撤了结印的双手,收了功,经过昨日一晚上的调息,她体内的伤算是好得差不多了。

推门走出房间,站在庭院中,轩辕天音仰头深深呼吸了一口,微眯着的眸子看着微微泛蓝的天空,眸中有一抹情绪极快的划过,快得跟从来没有出现过般。

“醒了?”

突来的说话声,让得轩辕天音缓缓转头看去,正好瞧见一身月白锦袍的夙离,缓步进了庭院。

看着他长袍上还带着点点雾水,轩辕天音朝他挑了挑眉,这狐狸如今倒是不怎么犯懒了,居然没有用任何术法,徒步爬上的玉雪峰。

“早啊。”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目光在扫过夙离手中提着的篮子后,嘴角隐隐一抽,这造型可真是…乡村美男混搭风啊。“你提个篮子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卖花的小骚年呢。

轩辕天音眼中的古怪神色,夙离如何没看清,只不过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日在西海上看见她的模样时画面,顿时眸光闪了闪,扯着嘴角,朝她晃了晃手中的篮子,道:“桃子,吃吗?”

在夙离的晃动篮子间,轩辕天音果然瞧见了那篮子里装满了一个个的饱满且看起来就十分香甜的水蜜桃,“你一大清早的就是为了去轩辕宗后山的桃林偷桃子去了?”轻笑一声,走近几步,从篮子里挑了一个最大的桃子出来,轩辕天音眼眸弯弯,看模样似乎的确是很喜欢吃桃子。

皮薄粉嫩的水蜜桃上还带着点点水珠,显然夙离在摘下这些桃子后,已经洗干净过了。轩辕天音也不客气,拿过桃子直接咬了一大口,边朝着庭院中的小亭子里走去,边走边对着身边夙离问道:“你的伤好了吗?”当初夙离跟着鲲鹏离开就是为了去疗伤,如今走了这么久,想来也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嗯,恢复得差不多了。”学着轩辕天音的样子,夙离一边啃着桃子,一边跟了上去。

“九尾都修回来了?”轩辕天音闻言,侧头看向他。

夙离眸光闪了闪,却是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还想回去吗?”

知道夙离是在问自己是否还想回去二十六世纪,轩辕天音默了默,将目光看向远方,半晌,才轻声道:“或许,我已经回不去了。”

夙离闻言垂眸,无声笑了笑,“只要你想,没有什么回不去之说。”

“也许你说得对吧。”轩辕天音收回目光,轻笑了一声,眸光一凝,认真道:“那日在西海之上,我让他走,让他不要管我,他说…我在这里,他能去哪里……”

“如今即便我真能回去,只怕也是走不了了,因为他在哪里,而我就会在哪里。”

夙离拿着桃子的手微微一颤,掩去眸中的一抹黯色,抬眸轻笑道:“唔…即便你想走,其实也一样走不了的。”见轩辕天音挑眉看着自己,夙离继续啃了一口桃子,道:“因为我只恢复了八尾就提前出关了。”

“当日西海弄出那么大的动静,鲲鹏那家伙察觉到了魔族封印似乎被打破了,便拽着我和那小狐狸提前出了关,一路疾行赶去西海,果然瞧见你也在那里……”

瞥了轩辕天音一眼,夙离做苦大仇深状,对着轩辕天音便抱怨道:“你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儿,走到哪里就闹到哪里,这次不仅将魔族给闹了进来,还将两个神阶的家伙也给招惹了,害我提前出关,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那可真是对不住你啊。”轩辕天音没好气地道,只是眼中的神色却是极为认真且带着一丝愧疚。因为她知道,虽然夙离是开玩笑的话,但却绝对是真的,当日若不是神龙苏醒的及时,而鲲鹏和他一路赶来,只怕那时在西海的所有人的结局,都是难说。

夙离轻哼了一声,摆摆手,顺势道:“对不住什么的倒是不用,不过记得以后补偿我就行了。”

二人坐在亭子里再闲聊了一会儿,该来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到了,一时间,整个玉雪峰上倒是热闹了起来。

“天音丫头,你的伤怎么样了?”众人一来,最先关心的依然是轩辕天音的伤势,轩辕无忧围在她身边转悠了几圈,在察觉到她似乎恢复得不错后,便放心般地点了点头,“你昨日不是说要动身去南方天阙城吗?准备何时走?”

“待会就走。”轩辕天音笑着道。

“南方天阙城?”韩澈眸光一亮,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轩辕天音,问道:“姐姐,听说南方天阙城是整个天昊东大陆最富饶的一座城池,澈儿也想去看看,姐姐把我也带上吧?”

结果话音一落,轩辕天音还没回答,一旁的轩辕无忧顿时斜睨了韩澈一眼,哼道:“我给你布置的功课你有完成?居然还想着出去玩?等你什么时候能打赢了砚小子后,什么才能出蓬莱岛。”

“啊——”韩澈顿时哀嚎一声,天知道乔砚那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天赋几乎近妖,在轩辕宗这么久,他就没有一次赢过那小子的,一想到自己必须得打赢了乔砚才能出岛,韩澈一张小脸立刻皱成了包子状,眼睛里闪着点点泪光,可怜巴巴地瞧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摇头失笑,不过却依然没有被韩澈的可怜模样所打动,“澈儿,姑祖婆婆说得对,若是你一天打不过小砚,就不许出蓬莱岛,姐姐留在这里的时间并不多了,待姐姐走后,你得替姐姐担起咱们驱魔龙族在这个大陆上的担子。”揉了揉韩澈的脑袋,目光柔和地看着他,继续道:“澈儿的天赋也很好,姐姐相信,以你的天赋,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强者,或许在不就的将来,咱们还能在上界相见呢。”

闻言,韩澈抿唇点了点头,“姐姐放心,澈儿一定会努力成为强者,帮姐姐守护好这片大陆,澈儿也一定会努力追赶上姐姐的脚步,到时候姐姐一定要在上界等澈儿啊。”

“嗯,好。”轩辕天音笑着点头,似又想到什么般,突然道:“对了澈儿,本来这件事我早就该告诉你,可是这段时间又一直太忙。”

瞧得韩澈不解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双手结印,眉心灰光一闪,封神碑被召唤了出来。

“前段日子皓月城中秦家谋反逼宫,正好被我赶了过去,如今皓月城里再也没了秦氏家族。”

“秦家没了?”闻言,韩澈神色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还没成为强者,没亲手为自己的族人报仇,秦家就这样没了。

轩辕天音看了他一眼,抬手一挥,只见封神碑突然灰光闪烁,然后几道人影顿时自封神碑中掉了出来。当看清那掉出来的几人时,韩澈顿时浑身一僵,随即咬牙怒道:“秦岚!”

这从封神碑中掉出来的几人,正是秦家家主秦岚和几个当年参与了杀害韩家族人的秦家长老。

原本被困在封神碑中一直浑浑噩噩的秦岚,在突然听见这充满恨意的声音喊出自己的名字后,一直还搞不清状况,神色茫然的秦岚缓缓转头,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

当瞧见轩辕天音和一众他不认识,且浑身散发着令人惊惧的气息的人后,顿时神色惊恐了起来。

“秦岚,你这老狗,当日就是你诬蔑我韩家,杀了我韩家三百七十一人,如今我要你偿命!”

韩澈发出一声怒喝,如一阵风般,从亭子里冲了出去,直扑秦岚几人,而瞧得韩澈浑身的煞气,轩辕天音却静静地看着,并没有出声阻拦。

倒是一旁的其他人,看得韩澈的模样,眉心微微一皱,想说什么,却在瞧见轩辕天音淡然的神色后,皆是住了口。

‘砰——’

一脚踹向秦岚的胸口,顿时将他给踹飞,然后一口血喷了出来。韩澈满含恨意和杀意的一脚,显然是没有任何留情的。

“啊——”

“这一脚,是替我含冤而死的父母打的……”

“这一拳,是为我三百多名惨死的族人打的……”

“这一掌,是为了保护我们四兄妹而惨死的奶娘打的……”

一声声的怒吼,却道出了这个小小少年心中最痛的伤,韩澈如一只愤怒咆哮的小兽,一拳一脚实实在在地打在了秦岚的身上,如此如发泄般的打法,不带任何的灵力,却也是将秦岚打得如死狗般。

发泄过后,韩澈渐渐收了手,清澈空明的双眼中起了一层薄薄地水雾,最后看了一眼如死狗般趴在地上的秦岚,韩澈狠狠抹了一下眼角,便不再看他一眼,转身朝着亭子里走去,在走近亭子后,突然哇地一声,扑进轩辕天音的怀里,哭了出来。

“姐姐……”

轩辕天音低头看着怀中大哭的少年,抬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问道:“哭什么呢?姐姐已经将人给你带了来,为何不动手杀了他?”

“我…我的确很想杀了他…。”怀中的少年抽泣着,声音带着哭腔地道:“可是姐姐说过,冤冤相报何时了,杀人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而且东方哥哥也曾对我说过,要成为强者,除了要有一颗强大的心,更要学会宽容和放下心中的仇恨,唯有彻底放下,我才能走得更远。”

“我不想因为心中有仇恨,而让自己变成另一个模样,姐姐说过,你最喜欢明媚清澈的我,我不要变成姐姐不喜欢的样子。”

听着少年带着哭音的话,亭子里的所有人都是目光带了一抹赞赏,而轩辕天音终是欣慰地笑了。

“澈儿长大了呢……”

最终,秦岚等人被轩辕宗的弟子给押了下去,至于他们几人的结局,便也不值得任何人的关注了,即便是活着,估摸也只是赖活着而已。

韩澈在哭过之后,跟着轩辕无忧再次进入了空塚闭关,而轩辕天音也出了蓬莱岛,乘坐着轩辕宗独有的楼船,朝着南方天阙城而去。

海风习习,蔚蓝的海面,湛蓝的天空,吹着海风,迎着阳光,居然懒得的生出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心情。

遮阳伞下,轩辕天音懒懒地躺在躺椅里,目光颇为无奈地看着甲板上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嘴角隐隐抽了抽,她只是去天阙城为南无月拔除体内阴阳果留下的极阴之气而已,身后却跟来了一群‘动物’,这叫什么事儿啊?不知道还以为她带了一个动物杂技团呢。

动物一号鲲鹏跟动物二号神龙此时正跨坐在船栏之上,二人手中皆是拿着一根鱼竿,不知道的人只怕还会以为他俩是有多高雅的情趣,若是走近二人,便能听见二人的对话却是这样的。

动物一号鲲鹏:“泥鳅,你倒是赶紧放饵钓啊,多钓点,晚上可以让月笙小子做一顿海鲜大餐,那小子手艺真的没话说。”

动物二号神龙:“你嚷嚷个屁啊,鱼虾都被你的嗓门给吓跑了,若是晚上没吃的,你给老子跳海里捞鱼去……”

动物三号月笙和动物四号血玉还有动物五号耀光,三条龙聚在一堆,正在讨论谁手中的宝石更为闪亮些。

出发前,耀光在轩辕天音那里终于要回点了他喜欢的亮晶晶的宝石和金币若干,也不知道龙是不是都有这么一个属性,还是跟耀光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的原因,连月笙那个二货,和沉默寡言的血玉都对那些亮晶晶的东西有了独特的兴趣,是以这三个家伙没事儿就喜欢凑在一起。

而动物六号魅月在第一眼瞧见娇小可爱的狻猊后,便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小家伙,如今是狻猊在哪里,魅月就在哪里,至于动物七号小狻猊在他家某‘便宜爹’那里根本就不讨喜,每次靠近神龙,就会被神龙无情地丢出去后,终于神色萎靡地让一心想要靠近自己的魅月给近了身,在魅月那里找安慰。

而动物八号啸月,可怜的妖狼王做了几千里的陆地走兽,这第一坐船出海,就不幸地晕船了,此时正躺在甲板上要死不活中。

轩辕天音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身旁另一张躺椅上的动物九号夙离,这家伙从上船之后,便一直眯着眼睛,神情愉悦到不行,自己走到哪里,他就跟哪里,就差没有连上厕所都跟进去了……

目光再次在甲板上转了一圈,轩辕天音抬手揉了揉眉心,在心中不禁哀嚎道: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居然收留了这么多的动物在身边!

……

身边跟了这么多的‘动物’,这一路上自然热闹得不行,在海上行驶了近半月,轩辕天音终于再次来到了天阙城,带着浩浩荡荡地队伍,她却没有选择直接去城主府,而是带着一群人,去了城中的酒楼。

同一家酒楼,同一间房,当轩辕天音再次来到这里时,身边的那人却不在了,轩辕天音看着这熟悉的一切,眸中划过一抹思念,那抹情绪转瞬即逝,快得令人无法察觉。

对着明显情绪高昂的几人,轩辕天音笑了笑,道:“晚上的天阙城很是热闹,你们若是想去逛逛夜市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除去被晕船折磨得神色萎靡的啸月和如霸君般神色睥睨的神龙美男外,其他人皆是意动不少。

“阿音…那咱们什么时候去城主府呢?”月笙虽然也心中意动,倒是颇有良心地问了句。

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你们放心去玩吧,咱们进入天阙的消息,南无月很快就会知道的,也会派人来寻我,所以我们不必多作其他的事情。”

闻言,月笙顿时放心地跟着其他几人出去逛夜市了,轩辕天音看着几人消失的背影,笑了笑,对着身边剩下的二人道:“走吧,我们先上楼。”

------题外话------

看着妹纸们的高昂情绪,连带我也如同打了鸡血般,不如趁着这个机会,顺便来为咱们神龙和鲲鹏取个名字吧,

绯月我是取名困难户呢,所以让妹纸们来想一个高大上且符合这二位美男的名字如何?

(另:你们说,我今儿还要不要二更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