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50】陪你睡

沉欢平静的看着摩延,“凌麟的事情本来就是交易,你娶她,我护我的亲人,已经两清了。我没欠你的,你也休和我说其他条件。”

摩延不管赤冰在场,掀了袍子,自顾自的坐在沉欢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被子中露出的一张出尘素颜,低笑道:“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利用我帮到我的?”

沉欢耸了耸肩,“什么叫做利用你帮到你,你要的结果我已经做到了。至于如何谋划,这个容易,凡事只要做便有蛛丝马迹,凌麟的个性是不服输的,她被你当众羞辱,加上欲爱不得,她怎会轻易罢休,而,最好出手和同时解决问题最好的时候便是婚礼。只要盯住凌麟行动便好。不过可汗藏药作假倒是很逼真,否则也无法诱得凌麟继续下去。至于我姐姐的安全,反而是最不用担心的事情。”

摩延盯着她好半响,笑意深了,“我真的需要你这样一个王妃。”

沉欢瞪他,“你需要这样一个王妃,可我不需要你这样一个夫君。”

摩延凑近身子,托着下巴看她,“你可有心上人?”

沉欢往里挪了挪,“没有。”

赤冰眼睛都快瞪出火了,可这人是回纥可汗,若是在战场上,她定动手了,可在大沥,她若和他打起来,会影响世子。听见沉欢说没有心上人,心底被狠狠一揪,狠狠的瞪了一眼沉欢。

沉欢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赤冰,她招她惹她了?

“那就好了,你我都没有心上人,就可以随便谈论婚嫁事宜了。你在大沥,会有什么出息?大不了嫁个中等官员,做个内宅夫人,管个鸡毛蒜皮的事情,和府中姬妾斗斗嘴,吃吃醋,无趣。”

沉欢翻翻眼皮,大半夜的,这个只见过三面的家伙来和她谈论她的终生大事,谈得着吗?

摩延才不管她什么表情,耐着性子,琢磨着怎么将这个有趣聪明的小丫头弄走。要是换个地方,在回纥,他看上的女子直接掳到营帐中就办了,草原上的女子谁不是听到他的名字就一脸崇拜,恨不得爬上他的床。

可偏偏到了大沥遇到的第一个大沥女娃娃居然对他正眼不瞧,越是如此,越是觉得她有趣。凌麟大闹那晚,他派人来请她,将自己要娶凌麟的想法托盘而出。他本来目的很简单,就是知道凌麟在泓帝心目中的位置,他要和亲便要最有利的公主,否则,不值得他亲自出马。那日他发现凌凤、宁逸飞、沉欢和凌麟之间的纠葛,就想利用,自己一个外来人要想逼得凌麟下嫁恐有难度。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凌麟居然当众要求和亲,这点让他不爽,这样性格的公主定要挫挫她的锐气,否则,去了回纥很难让她听话。

沉欢一口答应,便通知他凌麟做了药丸,让他见机行事。

沉欢其实也是摸准了凌麟的性子,她认为摩延是外邦人,好骗。何况秦婉*给谁都不太好处理,而且,以荣亲王如今的势力,万一宁逸飞不顾秦婉*也要娶的话,凌麟会更加生气,所以,凌麟利用摩延是必然的。

重要的是,摩延当众羞辱她了,这个仇她一定会报。

本来沉欢只打算让凌凤、凌朝凰他们看见就算了,没想到有人报了皇上,这件事就连褚贵妃也被拉下了水。听闻褚贵妃和凌麟都被禁了足,这是褚贵妃横霸后宫以来第一次被罚。

沉欢也是看在摩延这次将褚贵妃的气焰也磨了磨,今晚才对他如此客气,否则,她才不会准许陌生男人深更半夜的在她床前说话。

两人一边各想各的心事,一边盯着对方,揣摩对方的心思。

一对未婚男女,深更半夜,一个床上,一个床边如此对视,赤冰看不下去了,用力咳了咳。

两人抬眸看她。

“秦姑娘,我有笔大生意和你谈。”摩延抛出诱饵。

听到生意,沉欢眼睛微亮,“赤冰,你先下去。”

赤冰瞪眼,她连房中的灯都不点,居然还让她离开?虽然她相信沉欢心无旁骛,但是难保狼一般的摩延保持纯良,何况他已经公开表明要她做正妃了。

沉欢知道赤冰在想什么,想了想,似乎是不妥。

“英武可汗,大沥女子重闺誉。你先请挪步到花园,带我换了衣服请你喝杯茶。”

摩延笑笑,“好。”

赤冰见他出去,冷声道,“这等蛮夷,姑娘和他谈什么生意。”

沉欢一边下床,一边说:“你猜皇帝为何要姐夫舍了命去找他们和谈?真的只是为了停战吗?非也,而是为了可以互通商业。既然皇帝将路打通了,谁占先机谁便赚大钱。”

赤冰惊讶的看她。

在外守夜的浅玉早就知道有人进了屋子,只是看到赤冰也进去了,姑娘没叫人,也没有听见打斗的声音,便没有进屋。见到一个陌生男子走出来,自来熟的走到沉欢屋子前的小花园落座,浅玉也吓了一跳,忙进屋见沉欢起来了,赶紧帮她取了衣服,服侍更衣。

“让云裳去弄些不是太甜腻的点心,煮一壶暖茶来。”

沉欢推门出去,坐在摩延面前。

“说罢,你想做什么生意?”

“回纥疆土正好是大沥和西域连壤之地,若是得了回纥的支持,大沥和西域各国的商队便可畅通无阻。姑娘善经商,想必是有眼光的。”

沉欢看着他,这家伙的确眼毒。她和摩延素未谋面,为何会不顾提前得罪褚贵妃答应帮他,就是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只凭大沥朝中的力量很可能不足以支撑她未来面对的事情。如果她得助回纥,将来至少她多了个筹码和大沥朝堂谈判。

但是,沉欢如果表露出自己的目的,便被摩延抓住了弱点。

她淡淡一笑,“我不过是个小姑娘,目光短浅,如今拥有这些铺子也足够我活得富足了。”

摩延微怔。

云裳和浅玉张罗着点心和暖茶。沉欢端起茶盏,笑看他:“红茶暖胃,可汗可尝尝。”

摩延笑着端起茶盏,一口喝尽。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小的少女能在自己面前如此淡定自若,仿若一双双小手便能定乾坤,这样的女子若是再长大几岁,不知道要如何了得了。如此向来,摩延更加急切要获得她的心,他很清楚,沉欢这样的人若是不心甘情愿,她一定有一百种方法,让她自己得逞,又或许玉石俱焚。

他必须得到她!

“我部族有丝绸、香料、玉器,大沥有我们需要的盐和玄铁,如果姑娘有兴趣,我们可以互换。我可以将姑娘定为独占这些商品,姑娘觉得是否可以。”

这份诱惑的确足够大,几乎等于独霸了回纥和大沥间可互换的商品权。

沉欢依旧淡笑,“丝绸、香料、玉器,这些大沥都有,就算不要你们的,也不影响大沥。所以,我没有兴趣。”

摩延笑意深了,只要有她感兴趣的就行。

“那姑娘对什么感兴趣?”

沉欢放下茶杯,定定看他,缓缓道:“战马。”

摩延扬眉,果然是厉害的小姑娘。

“你是想抓住大沥购买战马的咽喉,获得和皇帝谈判的筹码?哈哈。”摩延大笑起来,果然没看错人。她提出条件就好办了。

“那你用什么来换?”摩延笃定的看着她,玄铁和盐吗?沉欢想把握住大沥的盐和玄铁交易,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又或许她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本汗可以答应你,以最低的价格将我们的战马全部交给你,你卖给大沥价格任由你开。而且,如果你不愿意给战马给大沥,我宁愿杀了吃,也不会给他们一匹!”

回纥的战马是草原上最好的战马,回纥疆土辽阔。因为他的强悍,将西域一溜小国都掌控在手中,因为地域位置极佳,西域小国要将战马卖给大沥,必须经过回纥,因此,回纥利用这个从中抽佣,也就是说,只要大沥需要战马,必须找回纥。

摩延见她半响不说话,便笑着说,“交换条件我只要一个。就是你。”

沉欢脸色一沉,摩延不等她答话,立刻道:“今年你才13岁,而我回纥如今还未稳定,现在你嫁到回纥的确不是时机,也会得罪大沥朝的一些人,让你的亲人为难,甚至有危险。所以,我等你2年,我会在这两年里,将回纥内政管好。等你正式成为我正妃时,你便可大展拳脚,辽阔的天空任你飞翔。”

沉欢淡淡一笑,面对摩延越说越兴奋的话,并不答他的话,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缓缓的抿了一口。

摩延倒是被她这幅模样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坐在高树杈上的赤冰却真是呆不住了,索性发了信号。

“秦姑娘,你究竟答不答应!”摩延毕竟是大漠草原上的汉子,一再忍耐压制性子,也憋不住了。

沉欢这才放下茶杯,一汪清澈如水的剪眸看得摩延呼吸顿凝。

“交换条件还是马。”

看着沉欢干净绝丽的面容发呆的摩延被她的话弄得发晕,“马?”

沉欢含笑颔首,“正是。回纥的马虽好,却不是最好的战马。回纥占据的地理优势最好,却不是非你就无路可寻。如你我合作,将整个西域的战马握在拳中,你我都会得益。但若你不同意,我自有其他办法将其他部族的战马弄到。我想,除了回纥之外,想将战马卖给大沥的大有人在。除非,你回纥能一手遮了整个西域的天。”

摩延这才缓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她。

沉欢继续说道:“如果我和你合作战马的生意,我会用我经商的头脑将你们马匹价格拉到最合适的位置。但是,若你不肯,我也会抬举其他部族的马价,到时候回纥的马就失去了优势。可汗大可仔细斟酌,无须急于答复我。”

摩延呆了好半响,忽然大笑,“好,厉害,我摩延第一次佩服一个女人!”

沉欢含笑,学着男人抱拳,“可汗谬赞了。我不过是贪财的女子罢了。”

摩延一双湛蓝的眼睛盯着她,“你,我非娶不可。”

沉欢挑眉,“我这个人啊,有个臭毛病,说一不二,没有人能勉强的了我。”

摩延扬眉,“大沥皇帝下旨让你和亲,难道你敢不允。”

“她就算允了,我也不允,皇帝允了,也没有用!”一声洪亮的声音穿透夜空,惊了二人。

“凌凤?”沉欢惊讶,忙扭头看赤冰,黑暗中,她环臂躺在树杈上,不看她。

摩延微蹙眉,很快便朗朗一笑,“没想到世子也喜深夜不眠,到访姑娘地方。”

凌凤不理他的讽刺,径直走到沉欢面前,皱着眉看她,伸手理了理她的衣襟,“深更半夜的还不睡觉,也不知道爱惜自己。”

沉欢愕然,他表现得如此随意亲昵是为那般。当着摩延的面,有些羞怒,不由后退一步,淡淡道:“英武可汗到访,我自然需要款待。”

摩延目光沉静,嘴角微扬,“秦姑娘和本汗谈得正欢。”

凌凤扭头冷看他,“英武可汗习惯了不羁的生活,习惯了回纥女子性情豪迈,但这是大沥。欢儿是大家闺秀,官家之女,若是可汗不顾及她的闺誉,何谈其他!”

摩延笑意微收,看了一眼沉欢。

沉欢见状忙道,“我是在何可汗谈生意。为了表示对可汗的诚意,我送给可汗一计。”

摩延看她,“你说。”

“六公主本是皇上公开允了和亲的,如今八公主插了一杠子成了可汗侧妃,但是毕竟抹了泓帝的颜面,万一他怀恨在心,于回纥无益。”

摩延微蹙眉,“继续。”

“六公主生性柔婉,性情极好,容貌秀美。虽然其母妃身份不高,但也是二品芳仪,她的母家也是土族功勋世家。若是可汗从了泓帝的意思,将六公主纳为正妃,其母妃升到四妃之内,那你身边便有了两位有势力的公主。回纥在大沥的心目中的天婿地位便更加牢固,其他部族便会效仿,并拥戴你回纥,成为你的马前卒。”

沉欢很明白拒绝了他,他一直以为以回纥正妃之位吸引她足够了,可是,她居然拒绝了。

难道因为凌凤?

摩延定定的盯着她,好半响,再看凌凤,忽一笑,“凌凤,本汗渴望有一天你和你单挑。”

凌凤含笑,“好。”

“不过,我们说好,谁胜了,谁娶沉欢。”

凌凤眸瞳一沉,“休想!”

摩延大笑,“你连胜我都没有信心,有何本事娶她保她?”

凌凤朗朗一笑,“胜你只是小菜一碟,只是我笑的是你竟然以为单凭我二人决斗就能娶到沉欢,简直是妄想!你连她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情都不了解,何谈娶她?”

沉欢本来听见他们居然拿自己婚嫁决斗,心里就开始冒火,我嫁谁关他们什么事。可还没等发火赶人,凌凤的话就让她心里一动,不由看了他一眼。

摩延被他的话噎住,瞪了他半响,无奈叹气,“好,我娶六公主。”

拂开披风大步往外走,忽然站住,转身,射出一对蓝光炯炯,“我不会死心的。”他握住马鞭指住沉欢,“他若负你,我定摔千军万马来抢你!”

凌凤沉眸盯着摩延远去的背影,好半响,放忍住怒气,平缓心情,低头看她。

沉欢不知为何心有不安,暗骂自己凭什么不安?摩延忽然来这一杠子她也不知道为何,何况,就算是有人喜欢她,关他什么事?他的眼光怎么好像是自己是他所属一般。

凌凤见她沉默不语,忍不住低声问,“你和他究竟谋划了什么?”

沉欢耸了耸肩,“没有什么。”

面具下双眉紧蹙,“你什么时候和他如此相熟?凌麟再如何刁蛮也是公主,弄得她这样,大沥也丢了颜面。”

她和凌麟闹翻后,她们的店铺问题让凌凤想了整整一个晚上。凌麟和褚贵妃毕竟势力极大,他就算用尽心力也难防暗箭,宁逸飞大婚当晚,沉欢那样的行为等于公然和褚贵妃成了敌对。

他真的很担心她。

沉欢闻言生气了,语气顿时硬了,“我和他不熟,姐姐大婚当日的事情是为了我而为,凌麟既然不愿意放过我和姐姐,我又何必客气?”

凌凤见她这副摸样,知道她误会了,心底一软,口气也软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沉欢懒得应付他,沉了脸,“我困了,世子好走不送。”

凌凤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她刚才和摩延说了那么大半夜,也没说要送客,这会他就说了2句话,就翻脸赶人了。

“困了是吧?好。我陪你睡!”凌凤抓住她的胳膊就往里拽。

“喂,放手!”沉欢又羞又怒,又不敢大声说话,吵醒了他人见到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如何误会呢。

凌凤见她挣扎,一股怒意冲头,索性将她打横一抱,身材纤细的沉欢在他手臂中显得娇小玲珑,呆瞪着一双大眼睛,张着嘴,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Hzyueyueyy的2张月票、漫客栈的5张月票和5分评价票,cyz311的一张月票和5分评价票、神奇柚子的一张月票。以我的文如此低的收藏有这样的月票数量,度度真的很感激,大家虽然不爱在评论区说话,可月票一张一张的送,就足以证明大家爱文,这就是度度的码文动力,度度真心的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