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诉衷肠

萧易一看自己把那一块桃花胰子给捏成了几瓣,他瞪了瞪眼,不去看正在把胰子放进箩筐里头的崔乐蓉,这好歹也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呢,就被自己这么一爪子给捏坏了。

崔乐蓉哪里能看不到萧易这动作,她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萧易一眼,眼中还略微带了点笑意。萧易哪里还敢看人,只管埋头往着箩筐里头装。

刘言东那也是个人精,瞧出这样那还有啥不明白的,他脸上的笑容那也是越发的灿烂起来,嘴皮子上说的那是更加一个利索了,几乎是把京城说成了天上有地下无像是天堂一样的地方恨不得等会走的时候就让崔乐蓉也跟着一起走。

刘言东每说一句萧易的那一张脸就黑沉上一些,看着人那一张脸,刘言东就觉得舒坦,直到把东西都装好了之后刘言东也不管里头有多少块要算多少钱直接塞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给了崔乐蓉,事实上他还觉得崔乐蓉胰子卖的太便宜,这要是弄到京城里头去,就算是卖得贵些也能够卖的干干净净的,再说了这要是不卖上点好价钱那也实在是对不住京城那地界。

小厮和那师傅帮着一起把两大筐的胰子给抬上了车子,刘言东也就不在这里呆着了,他总觉得自己要是再呆着只怕到时候指不定萧易这人就会直接一拳揍上来,瞧那一张脸给黑的,瞧那小气吧啦的人,真是的,他又不会对他那媳妇怎么样的,好歹他也是大户人家出生,咋能没有半点的规矩。

“嫂子,那我下次再来啊。”刘言东笑嘻嘻地同崔乐蓉打了一声招呼之后这才爬上了马车,甚至还不忘朝着崔乐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赶紧走吧!”萧易终于还是克制不住,朝着刘言东一声低吼了一声。

刘言东看了萧易那已经快黑的没边的脸,也露出了个笑来,但在萧易看来,这小子就是从刚开始就一直在挑衅着他呢。

等到刘言东一走,萧易这才觉得觉得安宁了,他看了一眼崔乐蓉,想了想之后道:“我去地上看看。”

那模样倒也有几分的落荒而逃的意味。

“别忙这些,我们先谈谈。”崔乐蓉哪能让萧易就这么一下子给跑了,还没等他拿到锄头呢崔乐蓉就已经开了口。

“谈啥?”萧易踟蹰了一下也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刚刚你那是干啥的呢?干啥那样子对人?”那一张脸黑的都成什么样子了,而且还半点都没好声好气的。

“我……”我就是看不惯他对你嬉皮笑脸的!萧易在心中说道,但说出这么一句话又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但他心中就是觉得有些不大舒服,他还记挂着刚刚刘言东在那边一个劲地说着要崔乐蓉去京城时候说的话,一想到崔乐蓉可能会离开自己去京城这样的事情他就觉得自己心中大痛,完全不能接受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什么?”崔乐蓉看着萧易,面色沉静的很。

“我……”萧易看着崔乐蓉,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反问道:“你是不是想去京城?”

萧易这一句话问的时候也是气息不足的,他也实在是吃不准崔乐蓉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会不会因为这个而对上京城动了心。

“我觉得京城那地方没啥好的,看那人的样子也不像是个好人,还是咱们这里比较淳朴一些。而且那个地方肯定不像是咱们这里这样的,出去之后啥人也不认识的。像是咱们村子里头来基本上都没怎么去过京城,说京城那种地方,说不定还不如咱们平安镇和省城呢。”

萧易眼巴巴地看着崔乐蓉,“我……”

“京城怎么了?京城不是挺好的么?”崔乐蓉笑着道,“你也没去过京城怎么知道京城就不好了呢?”

萧易被崔乐蓉这话一问之后就有些颓唐了,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是不想我去京城?”崔乐蓉又问道,“所以你刚刚就给人脸色看了?”

萧易沉默了良久,好半晌之后这才挤出了一句:“我不喜欢他那样子和你说话。”

“行了,他看着年岁还比我小上一两岁呢,你这醋有什么可喝的。”崔乐蓉忍不住笑了,在她眼中那刘言东就是一个孩子,也亏得萧易还同那个小子计较的那么的较真,“他也不过就是随意说说而已,你还真相信他是真要带着我去京城啊?”

“你也不想想看,他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的,也就是瞅着你不怎么愿意瞧见人的关系,所以人家也是拿这事儿逗趣来着,你就没瞧出来?”

“没有,他哪里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我瞅着他似乎还是十分认真的。”萧易道,“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刚刚就想动手揍他了,嬉皮笑脸的也没个正形,这样的人咱当初就不该搭理了人才对。”

萧易现在都有些后悔了,后悔怎么就和这么一个小子合作呢,想到下一次说不定还要和这个人见面,他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只觉得憋得慌。

“我也没想过要去京城哪里长住,现在这里住的好好的我干嘛要离的那么远去京城。”崔乐蓉道。

她这一句话说出口了之后萧易那一双眼睛就是一亮,“真的?!”

“难不成还是假的不成?你以为去京城住是个容易的事情呢?”当初白居易都是‘居长安大不易’就她现在的积累怎么能够在京城那种地方生活,而且她对京城那个地方也没什么向往,真的想要去的话找个机会找哪天去看看现在的京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或许还差不多。

“你以后都不会去?”萧易急切地问道。

“也许会去看看,放心吧,到时候肯定是和你一起去的。”崔乐蓉道,“下次就别和人置气了,你都年纪比人大了,怎么这性子还和小孩子似的,过门都是客,你看你刚刚那一张脸黑的。也亏得刘言东没和你计较个啥的,真要是和你计较起来,你们两个人还不能还打算对骂不成?一个大老爷们的,和一个孩子较劲什么呢!”

“他哪里是个孩子了?”萧易咕哝了一句,那刘言东的年岁也是不小了,哪里是个孩子了?

“那行为举止上不都带了点孩子气么,我见你也差不多!”崔乐蓉道,“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又没打算走的意思,你干嘛那么在意,刚刚还捏碎了一块桃花胰子!你知不知道现在桃花就快要过季了,再下去可都没桃花胰子了。”

“……”

萧易听到崔乐蓉说起胰子的事情那一张脸上微红,他原本还想揭过不提,却是事与愿违,他还以为刚刚崔乐蓉没发现呢,原来她还记着这事儿呢。

“放心吧,我不走。”崔乐蓉也知道萧易在担心什么,她也也没有打算过要离开的意思,她觉得现在自己的日子过的也挺舒心的,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对于这个地方还没啥留恋感,但现在看着这屋子还有田地果园都是依着自己的意思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也是花了不少的心血,她怎么可能愿意就这样眼睁睁地放弃自己的心血,而且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头也不见的是一个好事儿,陌生的城市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有吸引力的地方,以前的时候这样的经历难道还算少么。

萧易听到崔乐蓉保证的话只觉得自己心里面一下子就敞亮开了,哪里还有啥觉得郁闷和憋屈的。

“所以无谓的干醋就少喝点,甭说那小少爷看不上我,我这也看不上人呢,一点也不务实的人也值得你在那边喝那么一顿干醋的,你这不嫌弃掉份的啊?”崔乐蓉想到萧易刚刚那模样就忍不住有几分想笑了,也不知道他之前是在想些什么。

萧易被崔乐蓉这一句话那是闹了一个大红脸,窘迫的几乎是连手脚都快要忘记往哪里放了。

“我是你的媳妇,你还担心个什么劲儿。”崔乐蓉又补上了一句,“你说了那么些个不找边际的话,你就干脆直接对我说一句你很中意我,想让我和你一直在一起不就得了。”

萧易越发的困窘了,感觉自己的面皮都要烧起来似的,那一双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里看,崔乐蓉也不着急,就这么看着萧易,就想看看他能说出个啥来。

萧易好一会才抬起头来,一双有神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看着崔乐蓉,“恩,我一直把你当媳妇,我想和你过一辈子,不是之前我们说好的那样子,我以后都不会中意上别的人,你也别中意别的人,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就像是大柱哥和嫂子一样过一辈子,成么?”

萧易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勇敢过,他也还记得当初他和她商量的事儿,他觉得她什么都好,就想着和她过一辈子了,可这种话也都是一直藏在自己的心底里头不敢说出口的,每次听着别人说他们两口子的时候他心里头就特别的高兴,但这种话却也还是不敢对着人说的,他怕自己真的把话说明白了之后把人给吓跑了可咋整,她要是不喜欢自己可咋整?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萧易就觉得自己揪心的很,所以也就更加不敢把话给说出口了。

今天看到刘言东对着人说说笑笑的时候,他就觉得不高兴的很,可对比上那个少爷,他就觉得自己还真的是有些衬不上自己媳妇的,焦躁的很,很怕她就真的会答应了人。

崔乐蓉笑了笑,走到了萧易的跟前,也不说话,就是直勾勾地瞅着人,瞅得萧易心里头也有些毛毛的也完全拿不定啥主意的时候,崔乐蓉倒是一下子伸出了手,扯住了萧易的衣襟把人往下一拉,她微微踮起脚,如羽毛一样轻柔的一吻就落在了萧易的唇上。

“成。”崔乐蓉轻声道了一句。

萧易在感受的到唇上一软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一半都离开了自己的躯壳,尤其是在听到崔乐蓉说了“成”这个字眼的时候,他那是更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子被雷给劈过了一样,感觉这天上不是掉了个馅饼而是一下子掉了一座金山下来,砸得他几乎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直到好一会之后,萧易这才反应了回来,她说成,嗷……

萧易一下子就把人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抱得紧紧的就像是一个难得的宝贝似的,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才好。他紧紧地握住崔乐蓉的手用急切的声音说道:“我以后一直会对你好的,我绝对不会中意上别的人,我就喜欢你一个。”

崔乐蓉也觉得自己心里头甜滋滋的,和萧易相处这么久以来她还有啥不了解的,这人就是个淳朴的汉子,真要他说什么好听的话只怕八竿子也是打不出来的,但说出去的话那重来都是一口唾沫一口钉的。

“我可记着你说的了,答应了的事情你可甭想再后悔了,往后要是觉得我不好了,我可饶不了你!”崔乐蓉道。

“不会的不会的,”萧易连连道,深怕崔乐蓉会后悔似的,他举着右手道,“老天爷听着呢,我以后要是觉得你不好,要是嫌弃你的话,老天爷就对我天打五雷轰好了。”

“行了行了,这种话也能随便乱说的!”崔乐蓉拉下萧易起誓的手道,“举头三尺有神明,说这种话你也不怕真的被老天爷给记下一笔,到时候我看你咋说。”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他那笑得更憨了,完完全全是见牙不见眼的,那一口白牙露在外头那是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下一次人在上门的时候你可不好再那样对人了啊,说出去倒是咱们没了规矩了。我真对那小子没啥意思,你也别瞎想什么了,改明儿要是还和今天似的,那可是不行的。”崔乐蓉道。

萧易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啊,现在的他不管崔乐蓉说啥都是说好的,再说了,萧易之前那是实在不明白,现在都已经清楚了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想想刘言东在他的眼中那可不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小鬼么,对于这种小鬼那还有啥可闹腾的。

“恩,下一次他要是过来的话,我肯定好好对他,说起来人还比咱们两小一些呢,就和小安一样没啥差别的,也没有必要和他计较个什么劲儿。”

萧易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心里头也舒服了不少,他现在想想也觉得自己刚刚的确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恩,下一次就请那小子在家里头吃个饭得了,怎么说他也是个大肚量的人不是?

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的萧易那是觉得自己不管干啥事儿都有了力气了,一想到自家媳妇那是真愿意给自己当媳妇而不是之前那样有的只有名义上的称呼的时候他这心里头就高兴的很。

现在家里头的日子那也是越发的好过了,往后家里头的种的那些个菜也还能挣钱,萧易这心里头那就高兴的很,他打算把果园果树哪里的地稍微翻整翻整,果树当然是不去动了,但翻来那也能够种点菜么,像是在田埂上那也是能够种点毛豆,虽说种的不能算太多,但好几亩田地呢,算下来那数量也就不少了。

村子里头的人也是把萧易那辛劳看在眼中的,现在村子里头的人可都在那边好奇着这夫妻二人到底是多能搂钱了,想想那都有坐着马车的人上门来买东西了,我滴个乖乖,这十里八村的谁家有这样的能耐,这不也就只有这两个人才有这样的本事儿了么。

“萧易啊,那坐着马车的大少爷到底买了多少东西啊,你和你媳妇挣了好多银子哇?”

这一句话在村子上只要是遇上萧易和崔乐蓉那都是会问上一问的,当然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对外基本上都说是没挣到多少银子的,说那胰子做起来也费事的很,挣得也就是个辛苦钱。但村上的人哪里能信的,瞧瞧萧易这小子现在过的那些个日子就知道他们夫妻两个人手上肯定是挣了不少的银子呢,别说是卖胰子的,这镇上不是还有个铺子么,又卖这又卖那的,说他们手上没银子那才真的是说出去谁都不相信的呢,但这种事情也就是在背后说说而已,毕竟人家挣人家的银子那是人家的本事,总不能从人的手上把银子给抢了过来不是?不过那夫妻两个人还真是会挣钱的,说不定还有啥挣钱的道道呢,和人交好一些总是没差的,这样想着的人也不少,所以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在村子上的地位也是日益受人关注了起来,和他们交好的那也是越发的多起来了,而至于那萧远山家,村子上看他们家的眼神那是更加带了几分的怜悯。

崔乐蓉也决定把镇子上的铺子的事情交托给自己大哥来管,干脆地就在镇子上招了两个人,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中年的婆子,年轻的小伙子就负责外头送东西的差事,送完了也帮忙来收拾碗筷盘子啥的,而那婆子就是负责洗洗菜和洗洗碗筷这一类的活计,一个月两百五十文钱,包两顿。

这决定也是经过了崔老大他们的,其实现在铺子里头虽说是薄利多销,事实上每天还是有不少的赚头的,扣除成本,一个月至少也能够赚上四五两银子,即便是招了两个人对于店里面的影响也不算很大,再加上往后菜的需求量也会越发的大,崔老大也是同意了招人的事情,也觉得就自家两个女儿整天在铺子里头的时候也实在不像是个事儿,招人的时候也都一同把了关,招了老实诚恳一些的两个人。

那年轻的小伙计家里头年岁也不算太大,也就十五六岁而已,但家里头有个重病的老娘还有个年轻的妹子,老娘的病也拖得家里头没啥银子了,不得不出来干活,而那婆子也是镇子附近的一家,家里头有两个儿子,但家里头穷晃晃的也没还没娶亲,见招的也就是个洗菜洗碗的不是啥累的活计就来应了,一来可以给家里面省点口粮二来一个月两百五十文的工钱能干一年下来就能攒下二两银子呢,到时候也能够给得起聘礼了。

崔乐蓉也是在镇子上观察了好几日,发现两人也不是那耍滑头的,也仔细叮嘱了自己阿哥要好好看着人,到时候要是出啥猫腻子就直接把人给打发了,然后干脆就回家来了,反正到时候收银子的人也都是他阿哥,这也没啥可担心的,再说了自己也是时不时要上镇子上去看上两眼的,也没啥不放心的。

崔乐蓉回了家,崔乐菲也不好意思在镇子上呆着了,崔老大和郑氏也实在是不敢让自己这小女儿整天就留在镇子上,风言风语的那还是个另说的话,就怕到时候一个没看紧出了什么岔子那才是最怕的,崔乐菲虽也是有些不大高兴,但也拧不过家里头的意思,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能有的空闲日子一下子就没了,心中也是有几分的憋屈。

崔乐蓉可不知道自己那妹子的想法,她之前做了不少的胰子,但大半都是给刘言东给拉走了,剩下的一小半是能直接卖了的,还有一些还得等到放置一段时间才能卖,再加上她现在也不是天天都上镇子上了,所以她的那些个胰子倒成了缺稀货,之前买过的人用过都说好,而没买到的人只要是遇上了崔乐蓉那也是要看看带了胰子没的,要是有肯定是一通抢,要是没有就得念叨着人下一次定是要拿了来卖的。刘言东虽是拿的多,但那给钱也算是爽快的很,当初塞的那一张银票她也没看,等到人走了之后这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也算是大手笔的很了。崔乐蓉也不矫情,也是自然地把这一张银票给接受了,反正就算她要找钱也得看人愿不愿意要不是?

所以崔乐蓉现在也是定下了规矩,每隔七天就镇子上赶大集的时候卖一次。也怨不得崔乐蓉这样决定,平安镇上赶大集一般都是七日一次,哪怕是远一些的乡里也会过来,那个时候镇子上才叫一个热闹,到时候各个村子的人也多,到时候生意也能够好一些。

往来拉菜的那个人崔乐蓉也算是打了一个照面的,就是之前陪着刘言东来家里头驾车的小厮阿和,倒是个爱笑且脾性好的人,拉菜的时候也会同崔乐蓉他们说上几句,他们为了不那么扎眼,基本上那些个菜都是运到镇上的铺子里头,经常是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已经送来了,像是现在这个季节,最多的就是青菜,豆子和青嫩南瓜还有菇子这些蔬菜,加起来那也有不少的蔬菜了。

阿和也是个好脾性的,依着之前的约定也基本上拿了菜就把菜钱给结了,半点也不拖拉,不过也好在不是天天来拉菜的,否则就算是种得再多也不够消耗的,刘言东似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多半也还是三五天来一次,倒不是他不想,而是实在没有这个能耐供得上。

这天一大早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送菜的时候,阿和就主动说了起来关于胰子的事情了:“嫂子,少爷让我同你说,之前拿去的胰子用过的人都说好的,也已经让师傅做了一批出来了,就等着开了铺子了。京城里头那些个夫人小姐们的可都眼巴巴地瞅着呢。”

“这个同我说个啥,他办着呗,他卖得越好就成,到时候我也就能够分的更多的。”崔乐蓉也笑了,阿和和她说的这一番话未尝不是刘言东的意思,就是想着告诉她他也没有浪费了她的方子,证明还是在京城更有出路顺便也算是安了她的心吧。

“嘿嘿,少爷也是个能耐人,嫂子你就瞧着呗到时候肯定生意好的很。”阿和也呵呵笑了起来,到时候崔乐蓉的这一番话他肯定也是要回了少爷的。

“对了,现在你家少爷做的话,那油都是买的还是咋样?”崔乐蓉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哦,少爷买了不少猪呢,就是为了那些个猪肉多少有些发愁。”阿和想到猪肉的时候多少也有些发愁,像是以前的时候跟着少爷能吃上肉那也是个开心的事情,可现在基本上天天吃肉他都快愁死了,而且那肉可都是瘦肉呢,瘦肉这玩意没了肥那味道可柴了,吃的人也没了滋味了,可做胰子就是需要那猪板油那也是个没办法的事情,谁让那瘦肉榨不出油来呢、

崔乐蓉想到的也就是这件事情,她这每次做的不多还好,基本上也就是上肉摊子上买些猪板油回来自己弄就成,但要是做的多了,那瘦肉的处理也还是个问题。

“你回头的时候告诉你家少爷,下一次你回来的时候带个厨子过来,我教他怎么处理那多出来的瘦肉,这处理的方式我就不和你家少爷算了,算是之前胰子的添头了,你看咋样?”崔乐蓉道。

阿和一拍手掌,“少爷要是知道能处理那么多的瘦肉那肯定是高兴的很的,我回头就告诉少爷去,谢了嫂子。”

等到阿和一走,萧易这才凑上来搭话:“你知道咋处理那些呢?”

“那当然。像是咱们每次专拣着猪板油就不用担心肉的事儿,可人不是要做那么多么,那到时候肯定是有不少的肉剩下,要是那肉不做点别的可不就是浪费了,瘦肉小炒还可以,煮肉啥的没有肥肉那就柴的很,反正都已经同人合作了也无所谓给人点添头了。”崔乐蓉道。

萧易应了一声,还是有些吃不准自家媳妇到底是想干啥,但自家媳妇说的基本上都是没错的,她说的只要是能成的那基本上都是能成的。

崔乐蓉也没想干点别的,像是瘦肉这玩意最好的就是做成肉松,肉松鲜香可口,不管是就着粥还是就着饭那都是个好物,也还能够做成肉松饼什么的,就是做起来稍微麻烦了一点,尤其是翻炒的环节那是漫长而又乏力,崔乐蓉以前的时候就不怎么乐意干这个事儿,煮肉块的时候那时间自己倒也是不觉得有啥,只是翻炒的时候那真是个痛苦的活,一番下来之后真心容易把人给逼疯,但现在也算是为了长久合作,她也就无所谓做一次。

她也是临时想到,如果早点想到这事说不定就会把方子写下来给了阿和让他带回去,只是时间不对,也就只好让阿和下次来的时候带个厨子来了,亲自教一回,这也算得上她的诚意了不是。

但崔乐蓉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五天之后还是刘言东亲自带着人来了,倒不是贸贸然地来了他们家,而是在知味观的铺子里头,手上还拿着两个热乎乎的包子。

“嫂子!”刘言东瞧见崔乐蓉的时候就一脸灿烂的笑,一边笑还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萧易,那眼神里头也还略微有几分的挑衅的意味。

萧易现在也完全不当刘言东一回事儿了,当初把这小子当做一回事儿那是吃不准自家媳妇的心思,担心有受怕的当然看他怎么看都不顺眼,但现在他还有什么可在意的,不就是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孩子么。

刘言东原本还以为能够看到萧易那黑着一张脸的模样,可现在看到萧易神色自然地去帮忙,对他哼都不哼一声的时候他还真是有些意外,这男人不是对自己媳妇看得死紧么,之前自己都没怎么招惹了人都能挨他一张黑脸都能被他时不时用眼角的冷光瞪上一眼,现在竟然对他这般的不屑一顾了?

刘言东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上的包子,被烫得一个激灵。

“我只是说让阿和捎个厨子来,你来干啥?难不成你能够学得会不成?”崔乐蓉对着刘言东道,她眼角也看了萧易一眼,发现萧易神色如常倒也放心了。

“嫂子你可别这么说么,虽然我是不怎么会下厨,但好歹也是吃过不少山珍海味的人,我总也的过来瞧瞧不是?厨子你放心吧,我带来了的!”刘言东道,“咋,嫂子你还不愿意看到我不成?我可和你说,之前我拉回去的那一批胰子,京城里头那些个人可喜欢了,就是制作起来要等的时间长了一点,嫂子你肯定也做了不少吧,回头我给拉点走,先弄回去应应急把那些人的胃口再吊吊,嫂子我让人做了珍珠胰子,给你弄了几块来,你给看看做的成不成?”

刘言东嘴上说的也都是那些个正事,但事实上自己也清楚,他就是不怎么乐意在京城里头呆着,那京城里头还不如这么一个乡下地方有趣的很,一个会整天给他白眼看的人也比京城里头那些个对着他媚眼屈膝的人来得强上一些。

------题外话------

这两天背有点疼,长期坐不能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