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30章:生日宴会之前

由于冷昶睿来了一招杀鸡儆猴,萧摇要买民用房顺利的不能再顺利了。

一口气买了好几栋还没有完全出售出去的楼盘。

她是不怕楼多卖不出去。要知道,再过一年,京城的房价因某种原因,突然番了好几倍呢,还很多人抢着买房。当然了,这个原因她不会告诉别人的。

再之后,就是4月18日,冷建锋的生日晏会了,正式晏会是傍晚6点开始。

因是冷建锋,也就是冷昶睿父亲的生日,即使冷昶睿与他相对冷漠,往常没有回来也就罢了,但现在既然回来了,作为人子,还是不要被人说闲话的好。

因而,冷昶睿于情于理,这一天会呆在冷家,作为儿子的第一个上去祝福,还要帮忙看一下会场,虽然有酒店人员及家佣属下布置。

萧摇并没有随着去冷家。

一是她师兄是想让她直接出现在晏会上,向人包括冷家人公开他俩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他俩的恋爱关系,根本就不需要他们的同意。冷家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

冷昶睿就是这么固执霸道。

二是,冷昶睿不想萧摇到了冷家之后,还得看某些人的眼色,特别是那个冷家大小姐的脸色。冷昶睿是冷家大少,因而萧摇对待冷大小姐的态度也是有一定顾虑的。

因而,两人都决定冷昶睿先回冷家,萧摇先安心的呆在家里,到点了,再出现在酒店里就可以。

萧摇并没有呆在家里,反正晏会是晚上六点开始。因而她又带着三个保镖,童俊冰和莫柯有事没有再陪着她,去京城最为豪华的商业地段看看去。

这一次是完全为琉玉阁选商铺了。

琉玉阁已经在很多大城市开了分公司,但却并没有开进京城来。

其实也是因为有原因的,一是京城办一个罗刹帮分派并不容易。

很多黑道组织都不敢贸然在京城建立黑道,罗刹帮也不例外。京城这个地方无论是警力还是军事都是十分戒备。稍有差错,就可能影响到整体。尽管罗刹帮组织并没有赌黄嫖毒的恶劣之事,相反可以说做了很多正义之事,但却因挂着“黑”字,也会引起那些上位者的看法。因而并不是她萧摇胆小,而是为了罗刹帮的安全,萧摇必须谨慎。

如果流玉阁没有罗刹帮的暗中保护,很容易招那些小人。

二是京城的翡翠珠宝商业很多,而且背后都是有着靠山。如果冒然进京,没有后台的琉玉阁就算物品再好,也可能会受到很多人的打压。

不过,现在她的明面公司要成立了,琉玉阁也到时机进京了。

其实她目标的重中之重就在京城。

那些人的目标是萧家与当权者,而萧家与当权者都在京城,师兄的势力也是在京城,那么可以说京城也是他们的最大势力范围。

不管那些人想要对她做什么,但之前来看,他们只是试探性的出了两三次手,却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大伤害,这也是她有点疑惑的地方。

既然已经找出了她,为何不来个一举击中,直接把她抓了或者把她给杀了之类的,而像捉迷藏一样玩着。

之前她给夏末凉的体内下了追踪器,因小霸与小岁还不能出空间,因而目前是感应不到夏末凉的位置。

云城,逃跑的石明轩,听钱程说,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动静,他们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惑人物。

萧摇微皱了一秀眉在,心想到,这很不正常。

按她之前的推理,石明轩既然可能已经逃回了云城,他既然背后有人,肯定会选择快速的报复。就算他们用了金壳脱翘之计,时间拖得越长,越被人发现破绽,对他们可是越不利。就算他们背后真有人,时间久了也是护不住。

其实护得住护不住,她不管。她现在主要关心的是,石明轩背后之人与那些人是否有关系。

师兄在发现石明轩的事异常之后,就立马下令将可疑人选偷偷的彻查。只是那些人似乎做得不留一丝痕迹。

师兄这里也没有什么进展。那她只能等着石明轩行动了。

不过她在考虑要不要再去云城。

断续膏之事,因为涉及到国内外的几个大富豪,萧摇目前的势力有限,她只能借助师兄的势力,去追查,到现在下面的人都没有汇报上来。

现在唯一的比较明的一丝线索就是前两天那栋鬼楼了。师兄同样偷偷派人调查周大海,及可疑的人物。

萧摇坐在车子里一直深思着,她感觉到,这一切似乎如拧在一团的丝线,很难找到一个头。

她现在迫切需要强大,强大,更强大。

那些人一日不除,她的父母就没法救出来,她和师兄就无安心之日。

“大小姐,翡翠王朝到了。”坐在副驾驶的孙保田恭敬的对着萧摇说道。

“嗯。”萧摇淡淡的应了一下,一行人,就下车,进入京城第一大翡翠之家,翡翠王朝。

萧摇在前面,后面三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亦步亦趋的跟着萧摇。

萧摇从一进门,就扫视了一下翡翠王朝整体的装修风格,优雅、高端、大气,很符合那些贵人们的气质。

萧摇慢慢走向翡翠展示柜走去,看着那些精雕细刻的精品翡翠玉件,萧摇觉得这老板能成为翡翠第一家,是有理由的。

萧摇慢慢看着,却在一个高档翡翠柜台时,又被人找麻烦了。

“竟然是你!”一个女人尖叫着道。

萧摇无语了,怎么两次逛翡翠店都碰见了这两女人呢。

没错这女人就是,萧摇和朱立栗在琉玉阁看玉时,所碰见那个神经病似的女人。因那一次萧摇整顿了一次店风,这女人后来萧摇实在不想听到她说话,就被她点了哑穴。

点哑穴,24小时过后就会恢复正常的。所以,这女人一看见她,又是喇叭似的嗓音惊叫起来。

那女人看着萧摇没有说话,三两步就来到萧摇的跟前,同时也没有发现萧摇后面的三个黑衣保镖。

萧摇的身手,三人最清楚不过。他们来这充当萧摇的保镖也是做个样子给外界看的。他们平时就只要跟在萧摇身边就好,其他事情,除非萧摇吩咐,不然就是有把刀架在萧摇的脖子上,也不能乱动。

这是萧摇定下规矩!

萧摇看着面前又想发疯的女人,好笑的问道,“请问这位神经病太太,拦在我面前,有事吗?”

这女个就是有病似的,上次看着她就咬,朱立栗直接骂她神经病,那她现在也就直接叫神经病。

这个神经病太太听到萧摇的骂人的称呼,一下子火气又上来了,她怒指着道,“你是神经病,你才是神经病。上次你害我当了一天哑巴,我还没有张你算帐呢,你现在又竟然敢在京城出现。哼,这次,我也要让你成为哑巴,让你一生就说不出话来。”

想到这,这女人就气得打不一处来。那天,跟她吵过之后,她的嗓子那一天都说不出话来,却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害得她担心受怕一天,结果第二天又没事了。

她认为她就是碰上那个女丑女人而中邪的。

她一直想找她算帐,可又找不到她。再后来她就直接回到京城,没想到几个月后,她竟然又碰见了她。

萧摇看到被指的手一指,眼色一冷,对着秦宝道,“把她的手指给我直接切下来。”

秦宝恭敬应一声,“是。”

然后不等众人反应,只见人影一闪,红光乍现,再看时,地上有一根白嫩的女人手指。

“啊,啊,杀人了,杀人了。”有人开始尖叫着。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顿时很多贵妇人乱了手脚,大叫起来。

而那个被切手指的人,此时木然的看着少一个手根,血色淋淋的右手。然后疼痛神经达到大脑,立马疼痛的大叫起来,“痛,痛,杀了人,杀人了。”

引起骚乱的罪魁祸首萧摇呢,则是冷然的看着这一幕。

那女人哭着,怒气冲天的对着萧摇骂道,“你这个女人,我到底跟你有何冤仇,上次毒哑了我,这次竟然直接切掉我的手指?”

啊,感情两位是认识的啊?

听到女人的骂声,所有人都诧异的不想到。

可萧摇不是从香江来的吗?这姜太太可是一直在京城吧?她俩怎么会认识呢?

自打萧摇带着保镖进来之后,就被人认出来了。只是介于她身边的人高马大的保镖,也没有谁想着去靠近她,或者找她麻烦。

昨天冷太子只是因为安家那个安小五在言语上侮辱了这人,就大张旗鼓的高调处理安家。

在京城里混的,谁不知道这冷太子是什么意思啊。他不就是拿着安家来威慑全京城人吗,告诉所有人萧摇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吗。

因而,即使看见了萧摇,能远离她多远就离她多远,可别为家族担上了无妄之灾。

现在看到了萧摇叫手下人直接割断女人手指这一幕,也让人明白。冷太子是冷是狠,但这个萧摇也不是她惹的主,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不然一个十六岁的女孩,看到这样的血腥的场面,竟然面不慌心不乱。

想到这,很多人赶紧再次远离萧摇几步,生怕一下被割手指的人就是他们了。

那疯女人看着竟然没有一个给她说话,心里又气又急再加上又疼,再一次破口大骂,她道,“你这个丑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

萧摇真是佩服这个女人,先不想着抢救她这个手指,如果现在拿着这根手指上医院,说不定还是能接上的。

可是在这么疼痛的情况下,这个女人却还想着骂她,跟她拼身份。真如朱立栗所说的,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神经病。

萧摇有趣的问道,“哦,你是谁,你老公又是谁?”

只是没有等这女人回答萧摇,就五六个黑衣冲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冲过来包围着萧摇他们。等待着就要动手对打。

然后有一个矮个子,从人群中冲过来,看着疯女人满手的血,及地上的一根手指,直接要崩溃了。

他心疼的抓着那只受伤的手道,“老婆,疼不疼啊?”

女人身材高挑,一看到男人,立马投入矮个子男人的怀抱,撒娇又痛苦的哭叫着,“呜呜……,老公,疼,疼死了。老公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好不好?”

那男人只到女人的胸部,说是男人抱着女人,还不如说女人抱小孩一样,把男人抱在怀中。

这种违和的组合,让人看着就想大笑起来。

男人从女人胸部中把头抬起来,然后转过看向萧摇,恶狠狠道,“臭丫头,一会我要你陪我女人十个手指头。你们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丑丫头,再把她抓住,切掉十个手指头!”后一句是对着包围萧摇他们六个黑衣人说的。

听到这话,有人暗暗对这对愚蠢夫妇祈祷了。昨天一个家族刚刚做一次鸡,现在就有人就迫不及待寻死啊,就希望这两人到时可别连累家族就好。

只是那六个黑衣人,刚刚动手没有多久,就被萧摇带来的三人保镖制服,打倒在地起不来了。萧摇很是平静的站在他们打斗的中间,一动也没有动,就是连眼皮子也未曾眨一下。

有人看着,心里暗暗佩服着这个叫萧摇的女孩。

萧摇从保镖中间走出来,走向那男人,带着一丝怜悯道,“有这个心来抓我,还不如带着你老婆上医院,说不定这根断指就能接上了。还有好好看好你这个老婆,别再让她如疯狗神经病一样乱咬人,否则把你们家害得倾家荡产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这一次,你让你的保镖围着我打,我不再追究,如有下一次,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疯女人已经断了一根手指,让她吃了一定的苦头,萧摇就算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再不在过多的教训。更何况,这女人一脸克夫家相,不用她教训,后面就会有更大的教训等着他们呢。

这矮个子男人,被萧摇说得一愣。随即,他现在才注意到萧摇脸上的胎记,猛的心头一慌,脸上的表情也是慌乱已。

“你这丑女人,你才是疯狗,神……,”这个女人一听萧摇骂她疯狗神经病,还暗指着她克夫家。她就愤怒不已的想骂回去。“啪”的一声,是这个矮男人直接给了疯女人一巴掌,喝道,“住嘴!”

被这突然的一巴掌,疯女人都被打懵了。她老公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她,现在竟然打她了。

她大哭大叫道,“好你个姜炳坤,你竟然敢打我,你竟然为了一个丑女人敢打我……”

姜炳坤听着这女人还在骂萧摇,又气又急,上前,又给了她一个巴掌。

随即,走到萧摇跟前,带着诚恳的说道,“内子无理,请萧小姐见谅,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希望萧摇小姐能大人大量,原谅内子一次。”他老婆不知道萧摇,他可是知道。现在根本的他们,就是整个家族也是惹不起萧摇。

或许这个萧摇也是说得对,他这个老婆除了漂亮之外,还有一个很会惹事。只要她看不过眼的,都会上前侮辱吵骂。这样一来,真什么时候给他们惹出大事时,就晚了。

这事过后,他是打定主意跟她离婚的。

萧摇淡淡的道,“你这女人本就是一个病人,我萧摇可不会跟一个病人计较。”一句话,只要男人聪明的话,这女人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多谢萧摇小姐。”姜炳坤弯腰谢道。这萧摇的意思,就是不会连累整个家族了。

很快,这一场闹剧就散了。

那男人带着他的女人及六个保镖离开了。

其他人也离开了,留在地板上的血迹,店里的清洁工也很快就清扫干净了。

这一幕是京城人第一次正式直面冷大少这个女朋友。同时也知道这个脸上有胎记的女孩,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萧摇继续逛着翡翠王朝,好像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

然而,很多贵妇贵女看向她目光,有鄙视变成了畏惧了。

------题外话------

如果不知道这个疯女人与萧摇纠葛的,请回看第三卷第36章:琉玉阁风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