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二一章 一笑一尘缘121

高耸破云际的恨天台上,诀衣远远的看到了一个人,身影远望很渺小,却让她的心霎时揪紧,几乎连奢望都不必有她就知道那是谁了。

诀衣落到恨天台下,脚下的祥云散去,提起裙边朝台顶飞快的跑去件。

台顶的中心帝和正静神盘坐,一道金色的结界将他笼罩。诀衣跑上恨天台顶,被金色劲墙挡住,不能近帝和的身,双手趴上劲墙便给弹开。

“帝和。”

“帝和!龊”

帝和闭着眼睛,仿佛听不到诀衣的声音。

正此时,一个声音从天际传来,诀衣尚未看清是什么东西,只感觉眼前出现一道火红的亮光,更有震耳欲聋的响声差点儿让她站立不稳,一声巨响后,极强的一股劲气把她震飞。

还在长阶上走着的河古捏出一道仙光将空中的诀衣托住,让她慢慢的飞落。随后,不疾不徐的一步步走上来,看到诀衣想再次靠近帝和,出声道,“别碰他的结界。”刚才从天而降的天火和天雷她也看到了,她现在没有仙术护体,被伤到了,性命堪忧。

看着在其中打坐的帝和,诀衣问,“是不是因为在霏灵山的事他才来这儿受罚的?”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他为什么要来这里被天雷天火劈烧。

“我不知道。”

“你胡说。”诀衣猛的转头看着河古,“你们都知道他来了这儿,就是不让我知道。”

河古挑眉,淡淡的问道,“所以你觉得是谁让我们这样做的呢?”

“……”

看着劲墙里的帝和,诀衣心里酸疼不舍却又感动不已。她未必想不到帝和交代了其他人莫要告诉她他来此天台受罚,只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心中明了的事,愈发心动得深了。

“帝和。”

诀衣在看了一会儿后,一声声的唤着帝和。

“帝和。”

诀衣朝着结界稍微再走近小半步,整个人近乎贴到了劲墙上面,定定的看着他。帝和,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河古的目光从诀衣的身上慢悠悠的飘到结界里面帝和脸上。我有拦过她,拦不住,你知道的,你家猫猫并非飘呆呆那么好骗,女战神是从战场里走过来的人,若不足够聪慧,如何能入天阙神殿修习兵法八卦布阵,不怪我。

一个幽幽的声音阴嗖嗖的钻进了河古的耳朵:一个没仙术的女人你都拦不住?

河古再传音到结界里面,她用伤害自己威胁我,你是想我抱住她呢?还是压着她?

帝和:你试试!

诀衣叫了帝和许久,不见他打开眼睛,不由得疑惑,问河古,“他听不到我在叫他吗?”

“可能吧。”

“你叫一声他,可以吗?”

河古道:“连你都叫不醒他,我恐怕就更不能了。”

不疑有他的诀衣相信了河古的话,看着帝和,千言万语只剩无声凝望。

没多久之后,河古叫诀衣回宫,诀衣不肯。

“你在这儿不能帮他避风避雷,有何用?”

河古眼中带着不解,她可是九霄天姬,这会儿怎么不能理智了,帝和既然不想她知道他来恨天台了,她装做不晓得不就好了么。既然来了,叫不醒帝和,留这儿做甚?帝和明明晓得她来了,始终不睁眼看她,不正是不想她留下陪他么,还真是把这姑娘的脾气给瞧得透透的。

“御尊,多谢你带我来此,他不回,我便不回。”

“你可晓得他要在这儿被劈多久么?”

诀衣忽而紧张了,问道:“多久?”

“九天。”

诀衣心里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她真怕上天给他的惩罚长及许多年。他是为了她才震怒,她应该与他一起承担被天雷劈罚。九天并非长日,诀衣愈发坚决的不肯回帝亓宫了。

“不过每日九道天雷天火而已,要不了他的性命的。”河古微微的扬起嘴角,看着诀衣担心帝和的模样,连眼里都跑进了笑意,转过脸看着帝和盘坐的样子,似乎心有所想,有些欲言又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哎。”

诀衣问,“御尊何故叹气?”

“八十一道天雷天火虽然要不了他的性命,可是想想,一记天雷若直接打在身上,损耗的可是十几万年的修为,若每一道雷都落在他的肉身上,他全部修为还不够雷劈的。”

诀衣的心瞬间揪了起来,看着帝和的脸色亦变了不少。

河古看着金色的结界,继续道,“这结界护着他,能替他挨不少天雷天火,只希望能多撑几天,肉身能少受点罪就少受一点。”

帝和传音给河古:你说够了吗?

河古又叹了一生气,摇头,“诀衣啊,你晓得么,我们家帝和可从来没吃过这种苦头。”

“我知道。”诀衣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难受的很,“对不起。”

“对不起就是三个字儿,能起什么作用呢。你看看,我们家帝和跟你就隔着这么一个劲墙,你的对不起他听不见,他的罪你不能替他承受。命保得住,被劈了八十一次之后,出来不晓得还是不是个完整的人。”

诀衣惊呼,“啊!”

帝和再传音给河古:你够了啊!

“我们家帝和万一缺胳膊少腿儿,或者被滚滚天雷劈的外焦里嫩,头发没了,衣裳烂了,俊脸没有了,到时候可该怎么娶媳妇儿啊。”河古好生担心的蹙眉不展,“我真的好担心好担心他。”

诀衣:“……”

河古的脸色十分凝重,看得诀衣的心情莫名的变得很沉重,仿佛下一瞬帝和就要羽化了一般。

“诀衣啊,你是知道的。佛陀天里娶妻生子的尊神有三个了,往后娶媳妇儿的男神只会更多,说不定,没多久我会请你去喝我的大婚喜酒。你想想,帝和与我们交好,日后我们一个个搂着自家那口子,抱着我们的儿子女儿,外交里能的帝和看着得多自卑呀。哎……”

帝和:自卑你个头啊自卑。说话也不怕风太大闪舌头,你想娶勾歌,人勾歌可没答应嫁你,还喝大婚喜酒,你先爬上她的绣床再来说大话。

“我们家帝和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呀,连媳妇儿还没娶上就要被毁容了。”

诀衣坚定无比的道:“我要他!”

河古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帝和:你不装能死啊!我都听清了,你那么近你听不到?!

听到诀衣的话,帝和的心咯噔一记,差点儿睁开了眼睛,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动,若非与诀衣离了三丈远,恐让她发觉他其实一直就清醒着。

“我说,我要他!”诀衣很郑重的向河古再说了一遍。

“不管帝和变成什么样子,外焦里嫩也好,缺胳膊少腿儿也好,只要他想娶妻,只要他不嫌弃我,我嫁他。”

河古狠劲儿的憋着笑,脸色依旧沉重,“诀衣,你不用这样。嫁给被累劈过的帝和很委屈你,你的内疚,我们理解。但是,夫妻间需要的不是内疚,相信我们家不俊美的帝和也不要这样的施舍。”

帝和:谁不俊美?

“不委屈。嫁他,是我之幸。”

河古挑起眉梢,“噢?真的吗?”

“字字肺腑。”

“这么说,你喜欢上我们帝和了?”

“也许吧。”

“也许?”

诀衣问,“什么是喜欢?”

“喜欢就是……”河古思索了片刻,看着帝和,心里乐了,问诀衣,“我问你,要是我们家帝和这次被雷劈掉了小兄弟,你还愿意嫁给他么?”

一个不悦的男声从结界里面传来。

“你是嫉妒我的比你的威武才趁机诅咒我的吗?”

诀衣惊喜的看着帝和,“帝和!”

河古噗嗤一笑,好生惊讶,“呀,你醒啦,帝和哥哥。”

“带着你的小兄弟马上消失。”

河古翘着兰花指隔空戳了帝和一下,“讨厌。有女人就不要兄弟了。”

看着劲墙外面衣裳粉嫩的河古,帝和忽然感觉这货比千离还让人烦,他嘴毒脾气臭,可他不会主动招惹人。河古这小子,没事招事来

,身份何其尊贵却怎么贱成这幅德行。

“你走不走?”

河古嘿嘿一笑,看向诀衣,“走吧,帝和家的小猫猫。”

“我不走。”

河古朝着帝和耸了下肩膀。无可奈何,姑娘不走,他总不能抱着她走吧,在他面前抱着他女人,他没什么不开心,可是他愿意么?

“猫猫,跟河古回宫去。过几天我就回了。”

诀衣抬起手想推结界,顿住了,放下手,“你回宫我就回宫。”

为了让帝和能安心,河古从旁劝诀衣,“他死不了的。”

诀衣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河古,对帝和心疼不已,他自然觉得算不上大事儿,天雷没有劈到他的身上,九月亦不算长。恨天台上的惩罚非同小可,天雷一记便要损去十几万年的修为,若是被天雷劈的狠了,几十万年也难说,虽有结界护体,可终不敢确安到最后。挨得住恨天台上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天火的尊神在天界不算多,帝和算一人,但因护她而遭此劫,他即便是受得住,她的心里也疼惜。

“猫猫,军中将士可有人在上战场的时候不听你的调遣?”

“你不是主战之神,我不是你的将士。”

想到帝和定然不想自己留在这儿,诀衣又道,“我跟御尊回去可以,但你一个时辰不回,我便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尖刀划下一笔,直到你回宫。”说完,转身欲下恨天台的长阶。

“猫猫!”

河古笑了。帝和这小子了解诀衣不错,看来这姑娘也是抓到了他的弱点呀。

“行了,你们俩口子在这儿俩俩相对过上八日吧,我若在这儿,会是一颗太明亮的珍珠,不好不好。”

话落,河古飘然飞走了。

“猫猫。”

诀衣站在长阶前,背对着帝和,固执的不肯转身。非不想转,只为看不得他在里面因她受罪,她不愿欠他的恩情,越欠越多,将来要如何还得清。

“猫猫你何时喜欢上我的?”

原本像尊石雕的诀衣想也不想的转身,回道:“我不喜欢你。”看着帝和,觉得还应该多解释一句,“刚才不过是说给御尊听的。”

“呵。”

帝和轻笑,“是么?”

“是啊。你既不像世尊那么会烧菜,又不像帝尊那般独一朵桃花儿,我怎么会喜欢上你。”

一句淡淡的,他道:“那便甚好。”

诀衣看着帝和,听清了他的话。

那便甚好。

是呀,他怎会缺她一人的喜欢。

“我留下来,只不过是因觉得歉疚于你,你莫要多想了。”

帝和看着劲墙外面的诀衣,目光清润,不含柔情亦未有异,神情平静。在盯着诀衣看了会儿后,敏锐的目光发现了她一个小小的动作。那只藏在广袖里面的手悄悄的捏紧了。

微微的,帝和勾起唇角,“不会多想的。”

“嗯。”

坐在恨天台上,诀衣抬头看着天空里的星辰,大约是恨天台格外的高,连一个个的星也似乎比平时看着大了许多。她看着亮星,而身后盘坐的男人,看着她。

河古与她说那番话的时候,他自然晓得河古是在揶揄她,可她却没在玩笑。他变成什么模样她都要他,虽是因她愧疚才对他百般包容,可那话听着心里挺舒服的。在霏灵山,他污了她的清白,需要对她负起责任。她对他有愧心,愿嫁他。如他们俩这等尊神,行事可随心所欲,竟然在成亲这件事上如此被动无情。

“猫猫。”

双手托腮放空自己的诀衣听到了帝和在叫她,却因河古走后他们的对话变得不知要与他说什么,也不想听他跟自己说话。

“猫猫你睡着了吗?”

诀衣的身子一动不动,帝和看了一会儿之后,当她睡了,闭上了眼睛。

帝亓宫第二日。

幻姬去找诀衣,不见人。问神侍,皆没有看见。心想,坏了。说不准是晓得了帝和去受罚,寻过去了。可又想,没人告诉她帝和去了恨天台,她从哪儿晓得的?

几人在一块儿商量着寻找诀衣的时候,河古慢悠悠的晃了过来,听到他们的话,坐下后边用早膳边道,“别担心,她这会儿正陪着挨劈的那个人呢。”

“你告诉她的?”幻姬问。

河古品着嘴里的吃食,咽下后,悠悠道,“我这般守口如瓶的人,怎会说于她。应该说,我是被她胁迫的。”

飘萝斜眼,“有差么?”

“当然。我告诉她的,那是我对帝和不够义气。她用伤害自己来威胁我,我是受害的。”

星华笑了下,帝和交代过他们,他禁了诀衣的仙术,即便她晓得帝和在恨天台也上不去。河古这小子还真是不嫌帝和事多,把人给他送过去了。

“你日子很闲,嗯?”星华问河古。

“一般一般。”

吃着早膳,河古忽然想到了异度世界的事儿。

“幻姬,异度世界,他俩什么时候回?”

“帝和许是两月后。诀衣……”幻姬与自己的夫君千离交换了眼色,才道,“我们得想法子留她在天界。”

河古问,“有法子了么?”

幻姬无奈的摇头,这便是她现在担心的事。日子一天天过去,法子他们却仍旧没想到。

恨天台。

第二日,诀衣是被天雷惊醒的。

天雷天火之后,仔细的查看帝和结界的是否完好,若是被天雷劈开了裂缝,那不用多久他便要用肉身来承受天雷了。

“帝和。”

“帝和,你还好吗?”

劲墙外的诀衣心里着急,无计可施。

打坐的帝和闭着眼睛,没有回答诀衣的话。

第二道天雷再下。

诀衣仍旧紧张且仔细的查看金色的结界。被帝和用结界困住的时候,她希望他的结界是虚灵可破的,但此时,她太想要他的结界无坚可摧了。若是能挨过九天的天雷天火才是真正的好,不必伤他分毫。

一整天的九道天雷劈过之后,诀衣在确定结界尚无毫损后,心稍微的安了些。

一日过去,他们也一日都没说过话了。

站在结界外面深深的看了一眼帝和,诀衣转身坐到长阶边,想前一晚一样,安安静静的坐着,陪着帝和。不说话便不说话吧,本也无话可对他说,只要确定他没事,即可。

第三日,诀衣睁开眼睛的刹那,天雷劈了下来,惊了她的心,也让她心疼帝和心疼的狠了。他不言语,她不晓得是不愿意与她说话,还是天雷天火虽然被挡在了结界之外,可结界里面的他还是在承受着无形的痛苦。

她担心着他,坐在结界的外面看了他一天。

第四日时,诀衣感觉到身体虚了很多,被禁掉仙术的她,并非不食烟火,她已经有整两日滴水未进了。白日里,烈阳高照。夜晚凉冷的大风兮兮而刮。

九道天雷落下之后,诀衣看着双目紧闭的帝和,像过去两日一般,轻声的问他,“帝和,你还好吗?”尽管她知道他不会睁开眼看她,不会回应她的问话,可她总觉得要问出来,才能放心的坐到旁边睡着。

诀衣转身的时候,帝和慢慢睁开了眼睛。

“猫猫。”

诀衣立即睁大眼睛看着帝和,“帝和,你怎么样了?”

“等会儿跟河古回去。”

诀衣摇头,“我不回。我说要在这儿陪着你。”

“猫猫,听话。”

“我不回宫!”

帝和看着她,她身体开始虚弱了,还有五天,没有仙术的她,熬不过去。他如今的仙法尽数用在了抵御天雷天火上,不可能送她回宫,也无能帮她解开禁术,只能用意念神灵帮她叫来河古。

“你在宫里等我,我定会回去。”帝和的目光很清亮,“不可以伤害自己。”

“我们不是一起回宫,我就会伤害自己。说到做到。”

帝和浅浅的蹙眉,她这是何必。

诀衣自知任性妄为了。可她不想独自回宫,在这儿陪着他,当真就让他这么不喜欢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