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4 四种神火!

凤长悦的眼底,出现的那两簇金色火焰,纯粹至极,热烈燃烧,却又带着绝对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司徒隐约看到那眼神,竟是觉得心神一震,觉得似乎一股莫名而神秘的力量扑面而来!

他低吼一声,双手横在身前!相互交叉!

两道冰蓝色的火焰,顿时相互交缠在一起!朝着凤长悦而去!

凤长悦的身前,那紫金色的火焰,顿时形成了一道菱形的盾牌,死死的挡在她的身前!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那冰蓝色的火焰在那盾牌出现的一瞬间,速度就忽然变得慢了一些,似乎有些踌躇,犹豫不前。

司徒见此,心中暗恨。

天下万火,神火乃是其中最为尊贵的存在,他的这种兽火虽然厉害,更甚至是从苍离那里取来的,但是却依然只是兽火罢了,在面对神火的时候,终究还是有些怯懦。

他眼神变得凶狠了一些,满是阴鹜,双手狠狠向前,想要那火焰继续朝前而去,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却是连兽火本身也无法控制的犹豫。

因为这是本能,任何火焰都不能够违背。

最后,虽然在司徒的强行尝试之下,两种火焰还是碰撞到了一起,但是只是片刻时间,那冰蓝色的火焰就是猛然被吞噬!

连一点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就已经完全消失!

连带着司徒整个人也都遭受了极重的打击。

凤长悦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神火之内,看不清晰,但是司徒却是依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股神秘的力量,依然在不断加强!

他的心中忽然难以抑制的生出了几分恐惧和不安。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凤长悦身上坐拥三种神火,本身就足够说明问题,她身上必定有着什么可怕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很有可能会是最后的关键!

然而此时他又怎么甘心就此放弃?

他在这里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得到银魂鬼火,如果最后真的被凤长悦抢去,他也不用出去了!

那些人留给他这么久的时间,就是因为他之前保证会得到银魂鬼火,谁知半路竟然杀出了一个凤长悦!

他想了很久,才想到用这样慢慢渗透的办法来得到银魂鬼火,如果真的让凤长悦抢走,他这么多的努力白费不说,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都要一拼!

想到这里,司徒再次闭上眼睛!精神力尽数倾泻而出!

凤长悦只觉得一股压力迎面而来,整个人都像是被拖进了沼泽地一般!难以动弹!

她心中一动,眼眸之中的冰冷之色愈甚。

司徒到底是七品炼药师,精神力还是十分强悍的,就连她也感觉到了一个难以描述的压力。

而且,很明显,司徒的灵力水平也是高于她,自然可以对她造成威胁。

更何况,她的身体之前在伽陵学院那一场战斗之中,也的确受到了极大的损毁。

可惜,今天这银魂鬼火,她是要定了!

体内的灵力和精神力,迅速的沸腾起来,沿着经脉飞速流转,几乎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一般!

而在丹田之内的灵宗之心,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剧烈的跳动起来!不断的涌出能量!

而就在两人的力量冲击到一起的那一瞬间,整个山洞都是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而后,横亘在两人脚下的那银色匹练,忽然像感受到了什么一样,猛的上扬而起!

像是一道银色的水流,映透月光,飞流而下!

而两边的风景,也早已经完全破碎开来,形成了一道风暴将两人包裹在其中!

凤长悦气息陡然沉凝,而后右手一挥,漫天火焰陡然出现!

周围空气的温度陡然上升!几乎要将人的灵魂都灼烧殆尽!

司徒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却是被眼前的一幕镇住!

只见那从凤长悦手中飞出的一片火焰,迅速在半空燃烧起来,而后居然是快速的分离开来!

从那一片紫金色的火焰开始,疯狂的朝着一边燃烧而去!像是飞火流光一般!而最关键的是,那紫金色的火焰飞快的前行,颜色竟然逐渐变化,而后忽然变成了妖异的紫色!

而在紫色之后,延伸朝前的火焰,赫然变为了赤金色!

这、这分明是要将三种火焰分离开来!

司徒在看到这一场景的时候,就陡然眼皮一跳,整个人都忽然怔住!

她居然还能将已经融合的三种神火分离开来?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那纤细的身体里面,到底蕴含着怎么样的秘密和强大力量,能够将三种神火完美的融合,更甚至可以将三种神火再度分开!

这昭示着,她真的将三种神火完全变为了自己的东西,和自己融为了一体!

否则,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掌控力的!

司徒是炼药师,自然是无比明白,能做到这一步,有多么的艰辛!

别说是三种神火,就算是普通的兽火,一般炼药师也不一定可以将它们融合!

而现在,她手上的可是神火!

然而在司徒震惊的这片刻时间,那赤金色的火焰,已经朝着前方继续奔跑而去,逐渐在山洞的上方形成了一个绚丽的圆圈!

他紧紧的盯着,想要看看那种颜色之中,究竟会分离出什么颜色!

那紫色火焰他已经猜出是紫莲心焱,此时看那赤金色,竟是不断的涌出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可控的局面,即将发生!

而在这片刻时间,那火焰飞快的奔涌,而后逐渐变幻了颜色!

赤红色!

留下的颜色是赤红色!

司徒这才心里陡然想起,凤长悦手上,的确是有着赤心之炎的,而赤心之炎,也是众所周知她身上有着的神火。

毕竟,是她唯一曾经公开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用的神火。

司徒的眼神,迅速转到那最后脱离开来的火焰之上,想知道到底是…。

当那片纯粹的金色映入眼帘的一刻,司徒整个人都忽然僵住。

他甚至连眼神都不敢多乍一眼,整个人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失去了所有的动作和言语的能力。

他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

金色的火焰!

天降神火,位列十三,虽然各种火焰的特性和模样都各不相同,但是世上万火,也未免有一些相似的,大多是颜色会有相同的。

然而唯有一种火焰,天下间,只有它自己是一个颜色!其他再也没有火焰呈现那种颜色!

万火至尊——天堂火!

金色,那是只有神火榜排名第一的天堂火才会有的颜色!

那紫金色的火焰,竟是转瞬已经成为了三种火焰!将整个山洞都映亮!

然而,尽管如此,那一抹亮眼的金色,也还是最为璀璨!

其他的两种神火,在这样的光辉之下,也是稍显暗淡。

司徒的眼睛里,瞬间就只剩下了那一种颜色。

这对于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迟迟没有缓过来。

他就是打破脑袋,也绝对不敢想象,凤长悦手上的最后一种神火,居然是天堂火!

天堂火,那是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存在,连一些久远的孤本里面,也鲜少提及,几乎万年时间,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所以,很多人甚至怀疑,这世上是没有天堂火的。

却是没有想到,居然在凤长悦这里!

而在他愣神的片刻时间,凤长悦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

而后,那金色的火焰,陡然覆盖而下!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朝着那中间的银色匹练而去!

在天堂火出现的一瞬间,她可以感觉到那极致的吸引力,似乎整个人都已经沸腾起来!

而司徒此时也陡然警觉,整个山洞的气氛忽然发生了变化!

那风暴似乎停顿了片刻,而后竟是径自的朝着天堂火而去!竟像是想要将它吸过来一般!

而那银色匹练,也忽然在空中变了个方向,而后朝着那天堂火甩去!

嗤!

相遇的一瞬间,急剧的能量变化,陡然朝着外面扩散而去!

而后,那银色匹练竟是忽然变幻了形状,表面看起来,像是在不断的被天堂火吞噬,实则一直在变化,连续躲过了连番的攻击!

而后,找准了一个机会,那银色匹练,竟是陡然一转,朝着凤长悦而来!

而凤长悦,竟然也不闪不避,突然飞身而起!正面迎击!

司徒这才看到,凤长悦的身上,竟是覆盖了一层金色的铠甲!

他此时才明白,原来那铠甲,是由天堂火而来!

他目光紧紧的盯着上方,心里愤恨而恼怒。

他怎么想,都觉得凭借凤长悦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得到这么多神火的,即便是找得到,也不一定可以完全变成自己的。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起码,她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帮她!

苍离…。

他能够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苍离。只有他,有着这样的能力。

毕竟,凤长悦再有天赋,也不过才十几岁,怎么可能自己找到这神火,而后纳为己有?

想必那老家伙没少帮她!

想到这里,再联想到苍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心里不由得更加怨恨。

同样都是弟子,他这差距也太大了些!

亏得他以前对他,还有一点点的情分,现在看来,全是白费!

司徒却是不想,如果真是苍离,怎么凤长悦身上都三种神火了,苍离那么多年,一种神火都没有得到。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被恼恨占据了头脑,自然是顾不上这些。

而凤长悦,此时也已经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银魂鬼火之上!

司徒身上冰蓝色的火焰升腾起来,想要上前,却是忽然发现,身上的火焰竟是格外的微弱。

看样子竟是连一点时间都坚持不住,即便是燃烧的,也不断的朝着天堂火的方向点头,好像臣服。

司徒气的眼眶都红了,却是毫无办法。

而此时,凤长悦终于找准时机,陡然抓住了那银色的匹练!

天堂火紧随其上!将之完全包裹其中!

这竟是用自己作为诱饵,将银魂鬼火困在其中!

抓住那银魂鬼火的一瞬间,凤长悦就感觉到一股暴虐的力量在里面不断冲撞!几乎下一瞬间就会冲出来!

她手掌瞬间收紧!

若是普通人只怕已经被烧的灰都不剩,可惜,这个人是凤长悦。

若是仔细看去,就会看到在她的皮肤下面,正涌动着一层淡淡的金色!

那几乎隔绝了银魂鬼火所有的攻击力量!

然而尽管如此,她也是感觉到一瞬间,有什么东西,诡异的进入了身体之内!直奔丹田而去!

感受到身体里面的炽热温度,她的嘴角竟是忽然一勾,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之中,那簇金色越发的耀眼!

轰!

漫天火海,忽然降临!

强大威压,陡然扩散!

那银色的火焰在体内,疯狂的冲着丹田而去!在看到灵宗之心的时候,显然越发的兴奋!

几乎是毫不犹豫,直奔而去!

凤长悦冷嗤。

等的就是这一刻!

嗤!

无数金色火焰,陡然从灵宗之心涌出!朝着那火焰包裹而去!

因为实在是太过突然,银魂鬼火几乎没有任何挣扎的时间,就被完全吞噬!

唰!

凤长悦的身上,左边忽然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火焰,而右边,则是瞬间覆盖了一层银白的冰霜!

冰火交加!两重天地!

司徒见此,尚未来得及高兴,下一刻,就看到凤长悦忽然身形一动!

火焰和冰霜,竟是忽然开始融合!

而在两者中间,一线金色,飞快游走!

竟是如此霸道,将两种原本对立的力量,强行缝制融合!

在完成最后一霎的瞬间,整个山洞,陡然震裂!

一线天光乍现!

而在外面安静等待的雪栖,此时也忽然抬头,眸色微深。

“竟然…。成功了么?”

轰隆隆!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他就看到,原本巍峨伫立的虚无山,忽然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而后,像是受到了影响一般,从那一道深深的沟壑之上,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无数粗细不一的裂缝!

整个山体,顿时被分割成了无数块!

他眉色微蹙,而后苍白的唇瓣划过一抹弧度,身形山洞,便瞬息后退数里。

看来…。还是低估了凤长悦啊……

他看着那不断崩塌的虚无山,感受那强烈的力量,心中再一次对凤长悦刷新了印象。

银白的衣衫在风中,因为强大的力量猎猎作响,而他的兜帽,也被拂动,在某一个瞬间,轻然掉落。

玉色倾城容颜,忽然浮现。

好像是所有的风,在此刻都温柔起来,所有的日光,都忽然变得温和,在那虽然苍白,却依然莹润如玉的容色之上,留下一抹淡淡的影子。

长睫如扇,轻轻阖眸,便是一霎的惊心动魄,蝶翼翻飞。

温润眸色,如同上好的清透玉质,泛着温凉光泽,却只让人想到青石竹林,环佩叮当。

公子如玉,温润无双。

大概,便是值得这样的男人。

他几乎淡的没有颜色的唇角,还带着几分笑意,虽然清淡,却让人心神俱醉,恍惚沉沦。

他轻笑一声,再度拉起兜帽,而且系的更紧了一些,仿佛不胜清寒。

只那容颜,再也不为人看到。

而正在此时,虚无山也终于完全崩塌!

一道人影,率先狼狈逃出!

正是司徒。

只是他刚刚出来,就忽然身体一僵,仿佛被冻住了一般,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而他身后,一道纤细而笔直的身影,缓缓浮现。

黑发飞扬,眸色澄亮,周身战意凛然!

而在她手上,一簇紫金色的火焰,正在热烈燃烧!

隐约可以看到,里面隐约的一丝银白之色!

凤长悦!

而就在此刻,无人知晓,整个大沼泽,都忽然发生了变化!

无数的沼泽地,都忽然开始凝结起来!

冰霜覆盖其上,块块冰冻!

万里冰封,也不过是瞬息之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