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七章 竟然突破

“炼器之人需有自己的火与鼎炉,那样方能一应环节听你调度,这世上能在天火下安然无恙的鼎就只有璃王鼎,你且先将这些准备妥当。”

却见冷殇向前几步,清空了青紫大鼎右侧的位置,让王紫架鼎。

“嗯,青璃。”

王紫点头,在神识中唤青璃过来,青璃出现在丹房之内,正没搞清状况之时,王紫小声与他说了要用他的本体炼器的事情,青璃本体虽是璃王鼎,但是还从真正意义上做过器皿,虽然青璃很喜欢在天火内温养,但乖乖的做炼器的器皿真的是前所未有的。

“小紫要炼器吗?”青璃只是微微愣神便问道,也没多看冷殇,只是觉得王紫忽然有这个想法有些惊讶而已。

“嗯。”

王紫点头,之所以先跟青璃说就是想问问他的意见,虽然直觉上青璃是不会拒绝的,但要是青璃真不愿意做器鼎的话她也只能再想办法,毕竟青璃于她来说更多的是很珍惜的伙伴而不是璃王鼎。

“当然可以,我很愿意啊,小紫你不要担心,炼器很简单的,有我在呢。”

得到王紫的肯定,青璃面上忽然一笑,竟然有些开心,王紫学习炼器他当然开心,这样的话他们就会有共同的爱好了,而且他很高兴能够做王紫的器鼎啊,王紫初学炼器,有他在,定然不需要担心鼎内的环节会出错,甚至只要不是特殊要求的,王紫制作好了模型剩下的都可以由他接手完成。

“那、合作愉快。”

王紫也是一愣,随即马上就明白青璃说的是什么了,要论鼎炉与炼器师的默契程度,这世上还有能跟璃王鼎比肩的吗?如此一来,她当真可以轻松许多,眼眸微漾,露出些笑意,难得的有些调皮的拍拍青璃的胸膛说道。

“好……”

青璃的笑容更大,水一样的眼眸中波光闪闪,显得很是纯真,微微转头看来看冷殇便玄身一变划出本体,悬浮在冷殇特意空出来的地方,本来挺想交代王紫一些注意事宜的,但是想到冷殇既然会说服王紫炼器就一定会考虑周全的,便忍住没说,等着配合王紫。

“火。”

冷殇轻轻的开口,王紫会意,挥手将天火的火苗放入璃王鼎下,却见天火一出现便‘腾’的燃烧起来,迅速的爬到了璃王鼎之上,而一旁一直烧着的南明离火却气焰顿歇,火苗忽然缩小,竟快要离开那青紫色的大鼎了,像是畏惧极了那个新邻居一样,哪里还有方才的气势。

冷殇面色不变的收回了璃王鼎,自然间的等级压迫是威严的、绝对的,南明离火乃是天火的衍生异火,如今见到正主,当然跟见到亲妈一样不敢再放肆了。

“玄铁的品质紫、金为最,乌铁最次,按照颜色的区域划分,同一色系中,深色品质为佳,这是一块玄海冰魄,硬度属于中上等,为钝器,排斥性很强,不能揉和其它元素的材料混合炼器,适合做刚猛一些的攻击法器,例如锤、斧、重剑,它的材质约束了它的成品,炼好的法器最多是一个神器。

玄铁的种类繁多,非一时半刻能尽数教与你知晓的,你便用这玄海冰魄练练手,做一把剑试试,先试试手气,出去后到我书房,再告知你别的。”

见器鼎已经架了起来,冷殇走到那一堆玄铁面前,直接挑出一块褐色之中夹杂着丝丝银色的玄铁,虽然王紫是从冷殇口中得知这玄铁名叫玄海冰魄,但她事先也懂颜色不纯的玄铁要看搭配的是何色系,像冷殇那个青紫色的大鼎,色泽呈深沉的紫色,青色是附着在上面的光泽,这是罕见的玄铁之上带着元素,是顶尖的玄铁。

而这玄海冰魄,本是不出彩的,能然几乎是一整块褐色的玄铁身价倍增的,也就是上面那寥寥几道银色了,炼器就是要在这银色的元素中做文章。

见冷殇直接切入了正题,王紫也集中了注意力听冷殇解释,她对于炼器的只是就仅止与能用蚕丝炼制衣服而已,对别的一概不知,虽然觉得冷殇一出手就让她尝试炼制重剑有些不妥,因为她现在根本连练剑的程序都不清楚,但出于对冷殇的信任和尊重也没有开口。

“你不必从基础学起,基础的东西我只说于你听,你要悉数记在心中……”

在冷殇说了这句话之后王紫更加疑惑,这是她第一次听说炼器可以不从基础学起,明明在琳琅满目的许多书籍中都不约而同的会强调基础对于炼器是多么的重要,有人进炼器之门前做三年五年道童都是少的,在丹房内长期打杂就是为了耳提面命,基础对于炼器是多么重要。

可冷殇却明白的告诉她不必在意基础,冷殇也真相信她,将名目繁多的注意事项一一口述于她,王紫只好专注的去记,双唇不断的轻起,似在重复记忆。

不练基础就不练基础,世人都想要一步登天的捷径,跳过繁琐的基础虽然不是一步登天,但也在九重天中过了一重了,她自然乐意,况且冷殇现在是她的师傅,既然选择相信冷殇就不必怀疑这些了。

“……先融铁,虽有璃王鼎帮你把关,但现在每一步都需你亲自参与,盯着融铁的程度,杂志沉淀后提出精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可错过最佳时期,玄海冰魄不能揉合别的材质,因此去了混合材料一项,时间到了之后引入剑模,剑成型后便是最关键的一部分。”

冷殇一字一句的给王紫解说步骤,这估计是最清闲的师傅了吧,王紫的脑海中渐渐出现一幅连贯的图像,那是铸件的过程,随着冷殇的停顿,王紫也清楚的知道他这一停顿是真的停在了最重要的地方。

却见冷殇走到了一个大石墩旁,拿起了那石墩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锤子,最初王紫看到这个的时候还在疑惑这个石墩的意义在哪里,现在却猛然想到,这便是打铁之用的!

打铁铸件是比较古朴的方法,据说现在的炼器体系已经不沿用了,因为通过神识的操控和丹火的炼制,剑内残存的碳元素仍然可以被排出,但看冷殇的意思,他是要让她打铁铸剑?

“你需亲自打铁,这是最重要的环节,到时我会再提醒你该怎么做,最后一步便可将剑扔进鼎炉,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将针法和禁制或者属性打入剑内,等待最终的锻造出炉。”

果然,冷殇放下手中的锤子说道,肯定了王紫的猜测,但是他为什么与世间的炼器之术反其道而行却没有告诉她。

“我方才所说、你可以不明白之处?”冷殇看向王紫,微微严肃的面色体现出他现在的认真,见王紫仔细想过之后摇头,便又说道:“你整理一下思路,想好要添加的禁制,这一次铸剑不可中断。”

王紫看着冷殇点头,走到了那石墩面前,平滑的石墩上清晰可见纵横交错的烙印,可见冷殇在这个石墩上打造的剑不在少数,冷殇既然特意强调这一个环节,定然有他的必要,想着便深手握上那锤子,想要拿起来时却忽然一愣。

只因那锤子在她的力道下纹丝不动!又用了灵力,可结果更让王紫诧异,现在她的力道足以举起七八百斤中的东西,可这个锤子、竟然还是牢牢的躺着!

王紫惊讶的看向冷殇,就是要用这个锤子打铁铸剑吗?见冷殇肯定的点头,王紫这才收回事先重新看向那锤子,必须是单手提起,将更多的灵力灌输在手中,缓缓的拿起了那锤子,当真是出乎意料的重!

拿起来是可以,但是王紫很难想象拿着这把锤子铸剑时的情形,这个锤子不是一般的重,即便是有灵力的辅助也相当吃力,要不停的挥动它去打铁,她有些不确定她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这斧头是一块玄冥石的原铁,不能用来炼器,但却是玄铁中最重的材料,也是最适合做锻打锤子的材质,你虽是初学炼器,但正因如此才更要用它锻打。”

身后传来冷殇的声音,王紫了然,她懂冷殇的意思,如果说锻打这个环节是座山的话,玄冥石所做的斧头就是山中之颠,只要他翻过这个巅峰,就再无能挡她的路,所以即便可以给她换一个,但那相当于一开始就胆怯认输了。

“你全力而为,只是试手。”

冷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次是明显在安慰她给她宽心了,弦外之音便是、她尽管尝试,就算这次铸剑失败了,冷殇也说了,这只是试试,当是玩玩,他的玄铁材料多的是,更不知道什么叫心疼,可以一直让王紫试下去。

“好,可以开始了。”王紫放下那锤子,转身走到璃王鼎面前,那便开始吧!

王紫深深呼吸几口,摒除杂念,手中带着灵力一指,将那玄海冰魄送进了璃王鼎内,天火顿时一旺,像是被加了柴一样兴奋,王紫盘膝坐在蒲团上,神识与璃王鼎连贯在一处,注视着玄海冰魄的变化。

冷殇微微退后几步,负手站在不远处,也在观察着王紫的进展。

时间一点点过去,璃王鼎内发出了‘咕嘟咕嘟’的气泡声,玄海冰魄已经开始分离杂质了,杂质下沉、精华上浮,王紫紧盯着那细小的变化,等那一条细小的分割线刚一出现,手中快速的掐诀,诀影变幻,快速而熟练,根本不像是第一次操作。

而璃王鼎内一股烫红的铁水飞出,被王紫引入了剑模之中,王紫猛的睁开眼睛,身形一闪来到剑模之处,剑的成型非常快,从天火那样至高的温度到现在的空气中,冷却的也极快。

王紫不敢耽搁,手腕一翻,灵力裹挟已经成型的剑骡子啊了石墩之上,烫红的剑身还在蒸腾着热气,王紫紧握住斧头,猛的抓起,定了定甚扬起手臂,再快速的落下,然而意外的是,王紫落下的斧头根本没有打在剑身之上,而是在那剑两指远的旁边。

王紫心中有瞬间的惊异,但是很快稳下深来,准备再次扬手的时候,背上却忽然贴上来一个冷冷的身躯,握着斧头的手也被一只大手包裹,王紫动作一滞,但是身后那人已经带着她动了起来。

此人当然是冷殇,见王紫并不顺利,便闪身而至帮忙,他说过如有不顺,他会提醒王紫的。

“斧头扬起落下,在这个弧形中,你的每一道力量都要平均释放,落下的时候才会稳……”

冷殇带着王紫的手动作,斧头在空中划过弧形,稳稳的落在剑身之上,伴随着冷殇的解释,他的动作自如,王紫只感受着胳膊在空中稳稳的划过,听着清脆的击打声,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她的斧头练剑都没有碰到。

这斧头重,非常重,在她扬起的时候便任由它自由落地砸下,然而错就错在此处,她怎么拿起斧头就要怎么落下,力道要在每一瞬间都均匀妥帖,才不至于失了方向。

冷殇离开时她立刻就感觉到了,手上带动的力道消失,斧头的重量重新回到受她的手上,环绕在身边的冷意顿时消失,而重新自主的王紫并未偏移方向,仍然力道适中的打在剑身之上。

“叮……叮……叮……”

一声声敲打声有节奏的传出,王紫脸上密布汗水,手臂也跟灌了铅一样,好像随时都会不停她的使唤,反复的挥动斧头所消耗的力量真的是难以想象的。

然而王紫一直在咬牙坚持,控制住身体的颤抖,一下一下的锻打那烙红的剑身,直到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几乎难以承受的疼痛渐渐变做了麻木,她甚至有些感觉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好像那只是她机械的挥动着斧头。

冷殇在不远处看着,本来紧绷的眼眸有化开的迹象,王紫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地方。

而王紫,只知道手中的锤子扬起落下,脑海中回荡着清脆的‘叮叮’声响,那声音越来越飘渺,像是某种梵音一般,在她空旷的神识中清脆的回想,眼中似乎也看不见其它,深沉的墨眸中没有只有两道红印,那是剑。

奇怪的是,明明方才全身都在抵抗着斧头带给她的压力,现在那力道却好像忽然被人卸去了,她的身体轻盈的好像要飘起来一样,意识也陷入了空前的宁静之中,那感觉好像沉浸在了这片空气之中,王紫甚至有种错觉,空气就是她、她就是空气。

而此时,冷殇淡然的脸色忽然露出些许惊讶,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意外的东西,而他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王紫身上,却见此时的王紫周身忽然出现淡淡的白光,柔和而舒适,那是顿悟的光,王紫此时竟是顿悟了!

脸色嘴角轻轻牵动,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但也足够惊为天人了,好像阳光掠上了冰层,那一瞬间的耀眼让人怎么都忽略不了,似乎对王紫的表现相当满意。

不知过了多久,王紫身上的白光渐渐隐退,王紫也从那种奇怪的意识中退了出来,手臂上的重量仍在,却已经不足以分担她太多的注意力了,此时她已经能够专注的观察剑的变化了。

又是一段时间过后,王紫忽然放下锤子,灵力裹上剑身,快速的将重新送回璃王鼎中,这便是最后一道程序了!王紫将事先想好的阵法打入剑内,等待阵法与剑彻底融合之后,王紫快速的掐诀,一道黑影闪过,却是那剑离开了璃王鼎,落在了王紫手中!

而王紫却无暇观察她的第一件作品,快速的将剑放在一旁,盘膝坐下,方才忽然间她体内的灵力翻涌,她停滞了不知多久的修为竟然有突破之象!

王紫压抑着完成了铸剑的所有程序已经是难得,现在已经不能再拖了,体内的灵力猛烈的冲击着上丹田,半晌,王紫身上的气息暴涨,停滞在天灵期五层的修为重要突破了天神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