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46 反扑

“是啊。”幼清望着抱着她的腿不撒手的谢周氏,冷笑道,“你要想好了,这一顿板子下去,你这条命可就保不住了。”她话说完,很明显的就感觉到谢周氏抖了抖,可却依旧坚定的道,“妾身说的句句属实,还请宋太太可怜可怜妾身,救救我家夫君吧!”

幼清叹了口气,道:“救你夫君,可没道理将我夫君拉进来。”她顿了顿,道,“这事儿子虚乌有,我与你说不清楚,也不想和你说!”

谢周氏听着一愣,惊讶的抬头望幼清。

周围的人也是怔住,宋太太这是被惊着了,不知道如何反应了?还是打算把这事儿撂开、回避?

可如今这局面,若是你真的回避,那就真是坐实了受贿的事儿,虽是宋太太拿的人家的银子,可作为夫妻,宋大人是怎么也撇不开关系的……一个行人司正就敢把手伸到大理寺去,还胆大包天的让自家的太太受人的银子。

他们凭靠的是什么,无非还是郭衍和薛镇扬。

这要是闹大了,再从里头扯点什么事出来,说不定连郭薛两位大人都要染了污点!

众人心头转过,又忍不住去看严大奶奶,这招可真是用的妙啊,用一个待罪家眷就把宋、郭、薛,几位大人给套进来,按严怀中的套路,这事儿到这里恐怕只是开始,指不定后面还有一连串的什么事儿等着她们去钻呢。

想到这里,如尤夫人这样的就忍不住心生了埋怨,她们是单大人的下属,走的也是单大人的路子,单大人隶属南直隶一派,这要是严怀中真设了圈套无底洞似的往里头卷着人,事情越闹越大,指不定就得把他们家老爷也得绕进去。

尤夫人直皱眉,忍不住坐过去和单夫人道:“这宋太太年纪太小了,您看要不要替她解解围,若是把事情闹的太难堪了,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嗯。”单夫人微微颔首,转目看向郭老夫人,忧心忡忡的道,“这严大奶奶今儿明显是有备而来,您看怎么办……她年纪小这会儿虽强作镇定,心里还不知慌成什么样子。我们怎么也不能让严大奶奶当着我们的面,在您的家里闹这种笑话出来。”

“再等等。”郭老夫人心里已有了对策,“先看看那丫头如何反应。”她觉得,以幼清的聪明,若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肯定会向她求助,她倚老卖老一番把这个事情先压下去,明儿再交给外头的男人们去处理,这事儿就暂时解决了。她相信幼清能想的到这点,可是这丫头却没有向她求助,不但没有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郭老夫人就想到了宋弈,宋弈也是这样,就算是天塌下来他还是不乱不燥,镇定自若……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今儿正好也能借此机会看看方家这小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性子。

一众的人,有的满目担忧,有的冷眼看着,有的愤愤不平……

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满院子里就只有对面戏台上传来的叮叮咚咚的走台声。

这场面静谧的让谢周氏对幼清生了几分愧疚之心,她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自家夫君的性命和宋太太……她当然选自家夫君,更何况,宋太太受点委屈也没有性命之忧!

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对视,她轻蔑一笑,端着茶盅道:“宋太太这不说话,就是认了这事儿了?!”她惊诧不已,“这可真是没想到,一向清高自律的宋大人,竟私下里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我虽是不懂朝堂的事情,可到底这事儿不小,这里头还有多少内情,看来得禀了圣上,仔细查查才成。”没想到宋太太这么没用,白长了一张皮了,脑子却是不好使……今儿出门的时候大爷还交代,说不知道这宋夫人什么性子,得小心谨慎些!真是白费了她这番口舌和功夫了。

“早知道也不用请你来了,我一个人绰绰有余。”严大奶奶轻声和赵大奶奶道,“我们回去吧,这事儿办好了,后面也不是咱们的事儿,明儿我去你家看牡丹花去,这菊花瞧着可真是难看。”

赵大奶奶轻轻一笑,颔首道:“好!那我在家里等你。”又道,“严大爷可真是聪明,一个办法就把他们给诓进来了,这进来了可就出不去了。”

“那是自然。”严大奶奶掩面而笑,满目的风流自得!

不过一会儿眨眼的功夫,大家心里都转了好几个弯,幼清就笑望着严大奶奶,红唇轻启,语气莫测:“大奶奶误会了,我不说话是因为不需要我说,自有别人说!”

她什么意思,严大奶奶眉头一簇,忽然便心生了不妙的感觉。

这小丫头难道还有法子不成?!

就在这时,退步外头有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众人一愣纷纷转身朝外头看去。

就望见有三位面生的妇人疾步而来,打头的那位穿着件鹦鹉绿的褙子,梳着圆髻,满目的焦急和愤怒,朝这边走了过来,喝道:“谢周氏!”她这一喊,众人又都把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谢周氏。

谢周氏一愣,抬头朝外头看去,就看到岑太太带着金太太和陈太太赶了过来,她心头一颤,忍不住就朝后缩了缩!

众人不认识岑太太几人,所以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几个人。

“谢周氏。”岑太太往谢周氏面前一站,眯着眼睛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背信弃义的小人!”

谢周氏被岑太太扇的耳朵里嗡的一声响,噗通一下跪坐在地上。

严大奶奶一愣,瞪大眼睛指着岑太太道:“你们什么人,竟敢当着我们的面就打人。”说着,望着郭夫人,“郭夫人,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这么把人放进来,你们郭府是不是太随便了。”

郭夫人看了眼幼清,这几个人应该是她请来的,所以,郭夫人就不痛不痒的道:“今儿既已是放进来一个,索性后头的也不用拦着了,等明儿再仔细清理清理吧,不老严大奶奶费心了。”

严大奶奶一愣,眉头紧蹙!

幼清没有说话,就悠悠的重新坐了下来。

“岑姐姐!”谢周氏有些胆怯,不由朝后缩了缩,岑太太便气怒交加的指着她道,“我们当初来京城时是如何说的,共同进退,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还要脸不要脸!”

金太太也指着谢周氏怒道:“姐姐和她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她能为了自家的相公将我们卖了,我们就不必和她客气,不过一死,我们都到这个地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

陈太太一脸失望的摇着头,望着谢周氏道:“你怎么能这样,我们对你还不好吗,你怎么能这样背信弃义,太让我们失望了。”

“你们听我解释。”谢周氏眼泪横流,绝望的道,“我夫君他的病要是再不治,就真的会死在牢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却什么都做不了,求你们谅解我的苦衷!”

岑太太冷笑了一声,道:“你就这样来回报我们对你的恩情?!”她说着,转身朝着一众夫人就恳求道,“妾身岑刘氏见过诸位夫人。今日我们贸然闯进郭府,若是得罪之处,还望各位夫人见谅。”她说着一顿便指着谢周氏道,“妾身求各位夫人做主,就是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她为了自家的夫君,将我们一干人等悉数出卖,在牢中胡乱攀咬,不择手段,求各位夫人明鉴,这案子势必要走公堂过审,有罪之人决不能轻恕!”她的目光狠狠的钉在谢周氏的脸上。

“你胡说。”谢周氏辩解道,“我没有出卖你们……”

岑太太不等谢周氏说完,望着幼清,想也不想的跪了下来,沉声道,“宋太太,是妾身对不住您,当初您可怜我们,好心帮我求薛大人网开一面去牢里见我们夫君一面,却不曾想到今天却被有人反过来诬陷,妾身对不住您!”说着,领着金太太和陈太太给幼清咚咚的磕了三个头。

众人这才看明白过来,原来这三位和谢周氏都是凤阳来的家眷……

“我也没有想到。”幼清扶着岑太太起来,满脸无奈的指着谢周氏和岑太太道,“她竟说我受了她的银子,你们来的正好,当初你们可给我了银子,若是这话说不清楚,莫说我平白受了冤屈,就是我家老爷也要受到牵连了。”说着,眼角微红。

岑太太和金太太以及陈太太听着一愣,当即摇着头道:“银子,我们没有送银子给您啊。”岑太太说着转目就看着谢周氏,眯着眼睛道,“你当着各位夫人的面,说送银子给宋太太了?你还有要脸不要,这种话你也敢说?!当初你进京的时候你身上有多少银子你不知道?若不是我们接济,你连盘缠都出不起,饭都吃不上,你哪里来的银子送宋太太?更何况,宋太太当初是好心帮我们,你怎么能罔顾良心说这种话!”

谢周氏张嘴就要辩驳,岑太太毫不犹豫的照着她的脸又抽了一耳光:“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你便是死在外面,我们都不应该可怜你带着你一起上京!”

谢周氏本来就有点怕岑太太,一来谢大人是岑大人的下属,二来,岑太太这个人不苟言笑对人对己都极其的严厉,她寻常轻易不敢和她回嘴。

“到底怎么回事。”郭夫人厉声问完,冷目看着岑太太。

岑太太立刻就回郭夫人的话,道:“郭夫人。”岑太太朝郭夫人行了礼,“妾身和谢周氏都是一个多月前来京城的,当初我们夫君唐审时,我们还堵在您家的门口,您还记得吗?”

郭夫人蹙眉点点头:“我记得,当日让人轰你们走,你们还不肯走!”

“给夫人添麻烦了!”岑太太抱歉解释道,“那一天宋太太正好到你们府中来做客,她瞧见我们堵在侧门口,便好意问了我们几句,我们就如实告诉她我们的困境,宋太太心软经不得我们苦求,便答应帮我们求求她的姑父薛大人。隔日,我们四个人便顺利的进了大理寺,见了我们夫君一面!”岑太太说的条理清楚,一顿又道,“这后来我们在住的客栈,几次遇险,宋太太还好心让家仆过去问我们安危!”

众人这才看明白了,单夫人道:“这是宋太太对你们有恩啊。可这位谢周氏怎么又扯出送银子的事儿,还说宋太太答应她要将她相公从大理寺救出来。”薛大人的官位,通融一下让家眷进去见一面,并不为过。

“送银子的事情,说实话妾身不知道。”岑太太挺直了腰背,端肃的道,“但是妾身知道,谢大人不过一个八品县丞,平日里夫妻二人身无长物,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她连来京城的盘缠都是我替她垫的!”

都穷成这样了,哪里来的银子,更何况是救一条人命,这没有个几万两,谁敢答应把朝廷重犯往外救?

有个脑子的也能想得到!

“京城人面复杂,凭着我们几个人,便是磕破了头也见不了自家夫君一面。宋太太能萍水相逢帮我们至此,我们已然感激不尽,怎么还好意思开口让她救我们的夫君。更何况,凤阳的案子是大案子,宋太太怎么可能答应我们。”岑太太说完,很坚定的道,“妾身三人可以拿性命做担保,谢周氏说的事根本子虚乌有,她根本就是受人指使!”

金太太和陈太太也点着头,附和道:“我们可以担保。”又望着幼清,“宋太太,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管好她,给您添麻烦了。”

严大奶奶看出这三个人来的目的,她终于明白幼清那句话的意思,她不辩解,是因为有人替她辩解……真是好快的反应,谢周氏到这里不过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方幼清就能把其它三个人给找过来,难怪她有恃无恐。

严大奶奶心里积了气,背着人朝着谢周氏的后背就踢了一脚,谢周氏刚要说话,这边幼清站了起来,泪盈盈的朝在座的各位福了福,委屈的道:“各位夫人,这事儿一开始我不解释,是因为我觉得荒唐。当初我和她们认识确实如岑太太所言,是机缘巧合,我见她们可怜便一时心软,却不曾想救了条毒蛇,反给别人留下了空子,此事是我考虑不周,让各位夫人见笑了。”

郭夫人目光一转,就安慰道:“你年纪小看人不清,往后记着就成了。”

幼清点点头,应道,“只是这顿委屈,我实在是受的冤枉。她污蔑我受了她的银子,这事儿可就牵扯到我们老爷,我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她说着一顿,气怒交加的望着谢周氏,就问道,“你到底是受何人指使,为什么要污蔑我!”

谢周氏摇着头道:“妾身没有,妾身说的句句属实。”

“好。”幼清拿帕子擦了擦眼泪,问道,“我且问你,你方才口口声声要和我讨银子,是因为我受你的银子却没有给你办事,是与不是!”

谢周氏点着头!

幼清就收了帕子,眯着眼睛望着谢周氏,问道:“既然我没有给你办成事,那你的夫君为何五日后就要从大理寺被放出来了?我且问你,这事儿又是谁给你办的!”一顿喝道,“你根本就是受人指使,往我身上泼脏水,说,你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大家闻言一愣,皆看着幼清,幼清便望着大家解释道:“大理寺是什么地方,不是凭着我们和郭大人、薛大人的关系就能办的成事情的,我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魄力,更不可能受她的银子。不过,她的相公我方才已让我的婢女去打听过,确实是要这几日放出来,这背后有什么内情,便是不问不审大家也都能明白。分明就是有人和她达成了交易,让她趁着今天各位夫人在,陷我们夫妻于不义。实在可恶至极!”

郭夫人闻言点着头道:“这谢周氏实在可恶。”说着一顿,对左右婆子道,“把她给我绑起来,送顺天府衙去!”

“慢着!”严大奶奶站了起来,望着幼清,冷笑道,“宋太太,你找了几个人来,一通哭闹就以为把事情说清楚了?你说谢周氏口空无凭,难道你自己不是空口无凭?你若能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们才能信你的话。否则,这前头的话我就当你白说了。”

“证据?”幼清看着严大奶奶笑着道,“我站在这里就是证据,你站在这里就是证据。我倒想问问严大奶奶,你来郭府赏花便赏花,何以马车里还另塞了个谢周氏,你意欲何为!”

严大奶奶一愣,她没想道幼清会查到谢周氏是她带进来的,幼清便又道:“我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太太,能劳你们费心布局陷害,我是不是要高兴一番,这真是我们夫妻的荣幸。”

“胡言乱语!”严大奶奶拂袖转过脸,昂着头一副清傲的样子,幼清冷笑了笑,道,“您马车里有没有带谢周氏来,让人搜一搜马车不就知道了,谢周氏能坐车进来就不可能毫无痕迹可查,若是查到了,你要怎么解释!”

“你!”严大奶奶怎么也不可能让幼清查她的马车,她又不是罪人,怎么可能同意让别人搜查,“你休想!”

“我看,这事儿还是查一查比较好。”郭老夫人咯噔一下放了茶盅,“今儿是在我们郭府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要对各位负责。不但严大奶奶你的马车要查,便是在座所有夫人的马车都要查!”

严大奶奶忽然明白过来,幼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话题从声讨谢周氏的转成了声讨她,她眉头直皱暗恨自己大意了,竟然着了这个小丫头的道,她怒不可遏的道:“是我带进来的又如何,他求我帮她,我顺手便帮了一把,这和你宋太太胆大妄为受人贿赂,许人承诺没有关系吧!”

既然承认了,这事儿就好办了,幼清朝这严大奶奶微微一笑。

严大奶奶心头咯噔一声,感觉很不好。

“我看,不止你将她带进来这么简单吧。”幼清接着穷追猛打,“方才的话可是说的很清楚,谢周氏清清楚楚的说了,她给了我银子我却没有给她办成事,今儿她来的目的,是和讨银子的……”说着,她垂目看着谢周氏,问道,“倒是忘记问你了,你给我多少银子?”

谢周氏结结巴巴的道:“五……五万两。”

“五万两,你真是敢说。”陈太太就啐了一口,“你穷成那样,也敢说五万两!”

谢周氏垂了眼睛,确实有些心虚。

“五万两。”幼清和薛思琴对视一眼,轻轻笑着道,“且不论以我们薛家姐妹的眼界会不会将这五万两放在眼里。我只问你一句,你既是说我没有办成事,那你的相公的事情又是谁给你办的?”她说着朝严大奶奶看去,忽然拔高了声音,斩钉截铁的道,“是不是有人告诉你,只要你来演上这出戏,她就将你夫君救出来,甚至还将你夫君调换了上等的牢房来宽慰你。所以你应了,为了自己连着岑太太包括我在内的人都出卖了,是不是!”

谢周氏被幼清的样子骇住,连连后退了几步,朝严大奶奶看去。

“宋太太!”严大奶奶喝道,“你不要信口胡言!”

幼清冷冷看了眼严大奶奶,望着谢周氏又道:“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被人骗了。你且想想,你夫君可是朝廷的重犯,他既没有开审又不曾定罪,谁能有这个权利将他救出来。就算是有,今天你这么一闹,满京城可都知道了,你四处撒钱要救你夫君出来,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就算给你承诺的人有这个本事,他也不会为了你冒这个风险!”

谢周氏脸色一白,恍然意识到幼清说的都是对,她今天这么一闹,所有人都知道了,就是别人不说,郭大人和薛大人也定然会对夫君严加看管的!

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你怎么这么蠢!”岑太太恨铁不成钢的道,“别人说的话你都信,他生病你请大夫,等罪名落定,是死是活不就知道了吗,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被人利用了呢!”

谢周氏摇着头眼泪横流,明显开始动摇了,严大奶奶一看情形不对,立刻就道:“宋太太好本事,三言两语就能让人跟着你说的话往下想。你可不要忘了,我们现在说的,是你和宋大人到底有没有收人家的银子,到底有没有给人家承诺,若是你这件事说不清楚,那我们今天也不用在这里闲扯,你和谢周氏去大理寺的公堂说清楚吧。一个妇人竟然枉顾律法私下受贿,你好大的胆子!”

幼清当然不会傻的去和严大奶奶辩论她到底收没有收钱的事儿,这事儿没有证据空口无凭是说不清楚,在这件事中最关键的还是谢周氏,所以她根本不理会严大奶奶,所以要快到斩乱麻,盯着谢周氏,道:“你夫君若是重病,你可以正大光明的请人写奏请,用这个方法,就只会加重她的罪名!”

“宋夫人,我……”谢周氏慌了手脚,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严大奶奶暗怒,插了话就道,“宋太太你这是在强辩,你连你到底收没收人家银子,答应将谢大人从大理寺救出来都没有说清楚,你说这些根本就是强词狡辩。”

“谁这么大本事,敢从我大理寺监牢救人出去!”严大奶奶话一落,忽然,自退步外一道男声含着怒意,底气十足的传了进来,众人一惊,随即就看到一身官府的郭衍怒气冲冲,大步而来,他站在退步门口,朝着里面的各位夫人拱手,“事急从权,郭某冒犯,还请各位夫人见谅!”便毫不犹豫的大步进来,在谢周氏面前站定!

幼清朝郭大人微微福了福,视线一转落在退步外,周芳远远站着朝她点了点头,幼清颔首!

郭衍视线在严大奶奶面上一转,落在谢周氏身上,沉声问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公然污蔑我大理寺,我们依法办案走的是章程,岂容你妇道人家在这里胡言乱语。”又朝天上抱了抱拳,“大周律法森严,但凡触犯者必定按律法审理定罪,在定罪前便是圣上来了,也不能从牢中带走任何一人!”他铿铿的话,惊的谢周氏抖个不停,也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话。

“召南!”郭老夫人不冷不热的道,“这件事我看就是有人包藏祸心栽赃陷害,你一定要仔细的查,加以重惩。若不然以后什么人见着朝廷官员,都能端着污水泼上一泼,索性也不用受罚,何乐而不为!”

郭衍朝郭老夫人抱拳,应道:“母亲,孩儿明白!”

郭老夫人点点头,冷哼一声!

严大奶奶震惊不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郭衍会突然回来,她不由朝幼清看去,就看到她从容淡定的立在对面,眼中根本就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又忍不住朝退步外看去,就看到幼清身边早先离开的婢女,这会儿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门口……

她恍然明白过来,郭衍根本就是幼清请来的。

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做什么,又是怎么会这么快反应过来,做了这么多的防备和谋算……

严大奶奶骇然不已。

“郭大人!”郭衍毕竟是大理寺的堂官,他坐在高堂之上连鲁直这类的人都要敬怕三分,何况谢周氏这样的妇人,她早已慌了神后悔不已,如今更是心神错乱,立刻辩道,“求求您不要罚我家夫君,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都是我自己做的,求求您!”

“你做的,你做的什么。”郭衍负手,沉着脸立在谢周氏面前。

谢周氏害怕的看了眼严大奶奶,又飞快的垂了头,道:“妾身是受人唆使污蔑宋太太的,他们说,只要妾身过来走一遭,把该说的话说完,其它的事就不用妾身管,而且还会帮妾身把夫君从大理寺救出来,保我夫君不死!”

“是什么人唆使你的。”郭衍如同审案似的追问道,谢周氏不敢往下说,她再不懂也知道严大奶奶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妾身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真的不知道。”

陈太太听着气的不行,拉着谢周氏就要打,岑太太眉头一皱按住她的手,摇头道:“郭大人在此,不要胡来。”

“你不说是不是。”郭衍面无表情的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来人将袁通带上来。”

严大奶奶一愣,袁通严孝的好友,位居大理右寺副,他怎么会被郭衍抓过来了?想到这里她心头一顿,明白过来,郭衍分明就是借此机会铲除异己,她咬着牙,恨不得对着郭衍破口大骂。

转眼间,有人押着一人从退步外走过停在戏台的前面,郭衍就指着外头和谢周氏道:“你进牢房探望,是不是此人安排的?谢沛的牢房调换是不是他办的?唆使你的人是不是告诉你,将来会由他带谢沛出大理寺?”

这个人谢周氏确实认识,对方也确实告诉他,她夫君会有袁通将人送出来,可是袁通并没有帮夫君调换牢房啊,谢周氏也心神慌乱,早失了思考的能力。

“袁通。”郭衍怒喝道,“你认不认罪!”郭衍话落,押着袁通的两个衙役,照着他就猛踹了一脚,袁通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摇头道,“下官无罪,下官冤枉啊!”

谢周氏骇的不得了,郭衍道:“他不认罪没关系,本官证据确凿,自有办法让他开口。至于你……”郭衍又道,“我会问问谢沛,看看他一个县丞如何来的本事,教得自己夫人大闹我郭府,诬陷朝廷官员,还要串通官员劫狱!”言下之意就是要责问谢沛了。

“不,不是,这事儿和我夫君没有关系。”她磕着头道,“是妾身自己一时头昏信了别人的话,才做下这等糊涂事,真的和我夫君没有关系。”

郭衍没说话,这是岑太太目光一转,拉着谢周氏就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大理寺能做主的就是郭大人,你宁愿信不相干的人,都不信郭大人?!”

谢周氏心头一愣,望着岑太太,岑太太催促道:“事到如今,你无路可走了!”

她无路可走了?谢周氏绝望的捂住脸,呜呜的哭了起来,她也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谢周氏哭了一通忽然放了捂着脸的手,指着严太太就要说话,严大奶奶一看情形不对,断然喝道:“郭大人,枉您是堂堂大理寺堂官,不查不问就定罪?即便如此,也要将苦主和被告一起审问吧,这宋太太在此,您怎么就视而不见了呢,还威胁恐吓,宋大人可真是好官!”

“你又是谁!”郭衍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严大奶奶,“我郭衍办事不需要一个妇道人家指手画脚,你若不服,便写奏疏求圣上裁夺,此刻,还容不得你放肆!”

严大奶奶气的脸发白,指着郭衍:“你!”郭夫人冷哼一声道,“严大奶奶,你今天这戏唱的也足够了,还请你自重!”

严大奶奶冷笑一声,甩袖道:“好,好,你们抱作一团包庇袒护,欺我妇道人家不能登公堂,你们等着!”说着转身要走,幼清却是上前一步,将严大奶奶拦住,道,“大奶奶稍等,谢周氏的话还没说完呢。”

严大奶奶怒不可遏的瞪着幼清!

所有就都朝谢周氏看去,岑太太推着谢周氏:“你快说!”谢周氏脑子一片空白,指着严大奶奶就道,“是她,是她让我这么做的,还承诺事后会让这位袁大人带将我夫君送出来,也是她带我进过府的!”

人群中发出一阵抽气声,严大奶奶气的眼前发黑,上去就照着谢周氏踢了一脚:“没脸的东西,你信口雌黄,我定会叫你不得好死!”

谢周氏被踹的倒仰,岑太太拉住她,两个人跌在地上。

郭衍朝外头挥挥手,:“把袁通押回去!”

郭夫人冷声道:“严大奶奶好大的气,谢大人虽是待罪之身可也是朝廷命官,谢周氏虽无诰命,也是官太太,你这一脚踹的可真是利索,没想到严阁老和彭尚书教导出来的儿媳和女儿,竟是这等气度!”

严大奶奶气急败坏正要回嘴,这边幼清忽然掩面轻泣,气愤的指着严大奶奶道:“严大奶奶,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指使人诬陷我!”

“你休要胡言,空凭一个疯妇的话,就认定我指使的,你有什么证据,若你拿不出证据,我断不会饶了你!”严大奶奶直到此刻才明白,她还是低估宋太太,幼清听着就哭着道,“她是不是疯妇大家有眼睛看,有心评。”说着,望着郭大人就道,“郭大人,妾身原意和您走一趟大理寺,和严大奶奶这场官司我非要打下去不可。”

郭衍看了眼幼清,咳嗽一声,有些为难的道:“这……”他露出犹豫之色,严大奶奶就喝道,“他敢!无凭无据他就敢将我带去大理寺,除非他项上的乌纱帽不要了!”

“好!”幼清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严大奶奶,转身朝徐大奶奶李氏走了过去!

众人一愣,皆是去望着幼清,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李氏端坐着,见幼清过来她放了茶盅,不动声色的看着幼清。

幼清在她面前停了下来,朝她行了大礼,蹲身道:“求大奶奶给妾身做主!”

“我?”李氏先是一愣,骤然明白过来幼清想要做什么,她心头暗暗震惊,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厉害,却又忍不住想笑,故露惊讶起身避开幼清的大礼,“宋太太折煞我了,我何德何能给你做主。”

李氏不愧是是李氏,她不过说一句话,她就能明白她要做什么,幼清起了身,望着她道:“我年纪小,今日还是头一回出门赴宴,本高兴能在此认识诸位夫人,却不曾想叫我遇到这种荒唐之事……实在是委屈的很。”她顿了顿,又接着道,“严大奶奶高门贵妇,妾身出身平凡,不敢和她较量,可是这口气妾身便是此刻死了也咽不下去,所以,妾身想求大奶奶领我去宫中,妾身求太后娘娘给妾身做主,还请大奶奶成全!”说着又是一福。

李氏心头飞快的转了一遍,看了眼严大奶奶,顿时义愤填膺的道:“宋太太休要生气,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反而让有些人得意。这事儿我帮你了,这就陪你去宫中,请太后娘娘给你做主!这天下女人的事,还没有太后娘娘定夺不了的。”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她还是很愿意做的,更何况,她相信方幼清敢请她帮忙,就不可能一点好处不给她留……

就算不给她留,她也有法子从中找出好处来。

这位宋太太,她方才可真是小看她了。

幼清露出感激不尽的样子,哭着道:“谢谢大奶奶。”又回头望着严大奶奶,露出孩子似的较真儿,“泱泱大周,岂是你严家一手遮天,我定要讨回这个公道!”说着,朝郭大人行礼,“郭大人,是我方才冒昧了,我这就入宫,求太后娘娘做主!”

郭衍忍不住一愣,这事儿宋太太的婢女去请他的时候可没有说,不过,转瞬间他即刻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不由有些激动的望着的幼清,点着道:“去吧,宋大人那边我已派人去告知了。”

幼清点点头。

严大奶奶微愣,宋太太是哪里来的自信,还要去求太后娘娘主持公道?太后娘娘虽贵为太后,可毕竟不是圣上嫡母,就是她见着公爹都要礼让三分,她敢拿自己怎么样?

更何况,两宫斗争,太后不知多少次想要拉拢公爹和父亲,这个时候,太后娘娘怎么可能会去帮区区一个七品行人司正的太太。

孰轻孰重,太后不可能看不明白。

去就去,也好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只手遮天!

严大奶奶冷笑着望着幼清,胸有成竹,毫不畏惧!

一直等到幼清,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和李氏离开,在座的诸位夫人才反应过来,尤夫人一脸迷茫的看看许夫人,又去和杨大奶奶对视一眼……事情她们是从头看到尾,可怎么觉得越到后面她们越是看不懂了。

郭老太太朝郭衍招了招手,母子两人站在退步外轻声说话,郭老太太道:“是宋太太派人请你过来的?”

“是!”郭衍回道,“她身边的一个名叫周芳的婢女来告诉我的。”郭老夫人就看到了方幼清的婢女还站在退步外面,她便朝周芳招了招手,问道,“你怎么没有随你们太太走?”

“回老夫人的话,我们太太说老夫人心头疑惑,所以让奴婢留在这里等您问话!”周芳缓缓说完,郭老夫人就和郭衍对视一眼,两人心头都震惊不已,方幼清可是只有十四岁啊,竟然就能把人心把事情算的这么周全,这要是以后……

郭老夫人不再想,便问道:“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来我听听。”周芳就应是,回道,“我们太说严大奶奶有些古怪,就让奴婢去查探她来之前都做了什么,后来奴婢去外院查了严大奶奶来时的马车,又抓了赶车的婆子审问,还真的让奴婢问到了,严大奶奶是带着谢周氏来郭府的,奴婢也不知如何是好,就赶回来在净房中见到了我们太太。她知道后就吩咐奴婢到东升客栈将岑太太和郭大人请来!”

郭老夫人愕然,随即和郭大人喜道:“宋九歌可真是慧眼识珠,娶了个聪明的媳妇回来。”

“九歌聪慧,寻常女子定是难入他的眼睛。”郭衍赞同的点点头,却又些着急:“娘,儿子请了九歌在衙门等我,我现在就要回去和九歌还有薛大人商量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他说着一顿,郭老夫人已经摆着手,道,“你去吧,别给那小丫头拖后腿了。”

郭衍抱拳,匆匆而去。

郭老夫人就望着周芳吩咐道:“我也明白了,你快去跟着你们太太吧。”

周芳应是而去。

郭夫人安顿各位夫人,这才出来寻郭老夫人,见幼清的婢女离开,她忧心忡忡的问道:“娘,宋太太怎么会将严大奶奶请去皇宫?她就肯定太后娘娘会帮她主持公道?”

“你啊,还没一个小姑娘精明,想的远。”郭老夫人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见招拆招不说,还能想得到这点,连我都自叹不如。”

郭夫人疑惑,依旧没有明白,幼清非要拉着严大奶奶去找太后娘娘是为了什么。

------题外话------

感谢姑娘们的理解,我很骄傲的指着评论和我男人说:你看到了吧,多少人爱我,往后你要是欺负我,会有无数个姑娘来朝你吐口水。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