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27章 上面不疼,下面疼

听到动静的莫向北,抬头就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安夕颜,橘黄的灯光下,她只穿了一件白色吊带裙,真丝的面料,紧贴着她的身体,勾勒出妙曼地曲线件。

他一把甩掉手里的外套,大步走过去,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下一秒,就将她压在了一旁沙发上……

他如狼般的速度,安夕颜根本没反应过来,直到被他压在沙发上,才终于回神。

见他低头就要亲上来,安夕颜连忙伸手,使劲推着他试图压下来的胸膛,急切地小声道,“你喝酒了。”

“嗯,今晚和几个股东聚了聚,喝了点。”莫向北说着,作势又要亲下来。

安夕颜再次将他推开,“我熬了点暖胃汤,先把它喝了。龊”

莫向北忍不住皱了眉头,“可我现在只想吃你!”

“你胃不好,喝酒之后必须得先喝点暖胃的汤,不然明天又会疼了。”

“我现在就疼了。”

安夕颜一听,满眼既是责怪又是心疼,伸手捂上他腹部的位置,轻轻揉了揉,“好点了吗?”

莫向北摇头,轻轻抓着她的手,缓缓下移,然后放在了某处位置上,“上面不疼,下面疼。”

感受着手心滚烫的温度,安夕颜羞得脸颊发烫。

她娇嗔地瞪了莫向北一眼,“你真是坏透了。”

客厅橘色的落地灯的照射下,她白皙的脸蛋透着一层诱人的绯红,如水的眸子看着他,含娇带嗔,透着万种风情,唇瓣嫣红,肤白如脂。

莫向北猛然从她身上一跃而起,然后大步朝厨房走去。

见他突然这样,安夕颜有半秒的愣怔,但随即反应过来,立马跟了上去,见他直接进了厨房,端起她盛放在一旁的暖胃汤,仰头一口就全部喝了下去。

“你慢点……”话音未落,莫向北将喝完的空碗放在一旁,直接转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二楼走去。

他一副猴急的样,让安夕颜忍不住想笑,“这么急做什么,我又跑不了。”

莫向北一边走,一边低头凝视着她,眸子的颜色炙热得可怕,“你快要把我憋死了。”

“不过才五天而已嘛。”

莫向北一脚踹开房门,大步进了屋,然后长腿一勾,房门悄然而关。

他直接将她压在床上,低头,额头抵着她的,低声问,“你就不想?”

“不想……唔唔唔……”

才怪!

莫向北一边狠狠地吻着她,一边在她唇边不爽出声,“小东西,你真的惹到我了!”

……

安夕颜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艳阳高照,她真的觉得没脸出去见人了。

只是,怎么能全怪她呢?

一想到昨晚某个男人将她折腾到凌晨三四点,如果不是她哀声求饶,估计,她今天一天都要在床上躺着过了。

真搞不懂那个男人哪来那么多的精力,忙了一天还不够累的么?又在床上运动了几个小时,她的这副小身板,迟早要被他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

掀开被子下床,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安夕颜随便套上一身家居服就出了房间。

下到一楼,就听到莫小曦的声音传来,“小宝啊,你就安心在乡下好好玩你的泥巴吧,你的安安和莫老三由我照顾着,你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

“什么?你要把你的小女友带回来?”莫小曦怪叫,“哎呦喂,你都这么难伺候,再带一个回来,还不得把你的安安给累死啊。”

“我?凭什么是我啊,我是你姐,又不是你老妈子。”

“好了好了,我会把你的关心和爱一一转达给你的安安的,那就这样,拜。”

莫小曦挂了手里的无线电、话,一抬头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安夕颜。

“啧啧啧。”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手抚着下巴,用那种暧昧又猥琐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安夕颜锁骨上的一处紫红的痕迹,“婶婶,昨晚战况很激烈哦。”

安夕颜脸颊爆红,见她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脖子,立马用

手捂住,“小孩子,别瞎想。”

“多么明显的草莓啊,一看就是我三叔种下的。”莫小曦满眼绿光,“哎呦我去,别看莫老三平时一本正经整天板着一张大冰脸,感情是外冷内热型的哦。”

安夕颜羞得大叫,“莫小曦,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就……”

莫小曦挑眉嘻笑,“就怎样?”

“我就和你爸妈统一战线,拆散你们这一对苦命鸳鸯。”

一听她这话,莫小曦就怂了,“婶婶,不带你这样的,我就是开个玩笑嘛。”

“不准再取笑我了!”

莫小曦突然靠近她,仔细瞅着那枚紫红的草莓,特别认真地问了一句,“这玩意多长时间能消?”

安夕颜再次一把捂住,警惕地问,“你问这干嘛?”

莫小曦突然笑得意味深长一脸奸诈,“我想到对付那个木头的好办法了。”

“什么法?”

莫小曦用手指点了点安夕颜锁骨上的那个草莓,然后又点了点自己的锁骨,得意洋洋地问,“怎么样?”

安夕颜一头黑线,“但愿你别弄巧成拙。”

……

美天集团的八楼副总裁室,秘书敲了敲门推门而入,对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说道,“陆总,李小姐过来了。”

陆立擎抬头,说了句,“让她进来。”

秘书转身离去,陆立擎也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缓缓走到一旁的落地窗前,漆黑的眸子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俊逸的脸上神情难辨。

李薇雅一进来,便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待秘书将门关上,她便开了口,“怎么?心情很郁闷?”

陆立擎转身,看着她,目光冰冷,“你不一样?”

李薇雅什么都没说,而是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沉默了片刻,狠狠地开了口,“咱们居然失败了。”

陆立擎表情愈发地冷了,“我们倒是把那个唐小柯给忘了。”

“她可是够心狠的啊,亲手把自己亲妈送进监狱。”李薇雅忍不住冷笑,“我原本以为我够心狠,却没想到,比起她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陆立擎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李薇雅忍不住开口问,“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陆立擎冷冷凝视着她,“我要是你,就老实地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

“你什么意思?”

陆立擎转身,漆黑的眸子重新看向落地窗外,透着几分阴沉,“莫向北的手段你最清楚不过,虽然他没能从孟兰菊和唐志勇那么得到咱们的线索,但也不敢保证他不会抽丝剥茧,万一你被怀疑了,我也救不了你。”

李薇雅一听急了,“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被怀疑了,你也逃不脱。”

陆立擎猛然回头,眼神阴冷骇人,“那你就把一切罪都给担了!”

“我凭什么?”

“就凭你妈妈的命现在在我手里!”

……

莫氏集团,十八楼总裁室。

唐逸正在汇报工作,“有几家新的模特公司打开电、话,要求合作咱们集团明年的春季服装的主打款,这是他们各自的资料;之前一直待定的那块地皮也通过了审批,上面几位的意思是想约个时间和您见一面,顺便商量一下关于投资建设南城温泉城的事,您看……”

莫向北正在批阅文件,头也未抬,声音低沉而冷肃,“模特方面你来定;至于投资温泉城,你给他们说,我会再考虑。”

“好。”唐逸收起手里的平板,忍不住提醒道,“之前中止合作的几家公司的负责人都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告诉他们,”莫向北签完一份文件,缓缓抬头,深邃的眸子一片冰冷,“莫氏不需要墙头草,让保安请他们离开!”

“是。”

唐逸转身准备离开,莫向北突然出声叫住了他,“打电、话给银蛇,让他过来一趟。”

“好。”

“等等。”莫向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待唐逸转过身,问道,“最近是不是又新上了一批夏季限量版女装?”

“嗯,明天到货。”

“一会儿我给你一个尺码,每一个款式给我留一套出来。”莫向北顿了顿,“另外,再给它们各自配上鞋子和配饰。”

唐逸八卦心又起,“Boss,是送给夫人的?”

莫向北睨他一眼,“你不去做娱记还真是屈才了!”

“……”

他哪里是八卦,不过是关心一下Boss大人的情感生活而已。

银蛇很快就到了,他身材修长精瘦,冷硬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直和唐志勇联系的那个号码我仔细查过,有人在此

之前已经动过手脚,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但我却查到另外一条线索,是关于一个叫李薇雅的女人……”

莫向北的眸子倏然眯起,“她?”

“三少,您认识她?”

“嗯。”莫向北神情变得很冷,“继续查她,仔细查!”

“是。”

……

下午,莫小曦无意间听李婶说起安夕颜做烤鱼特别好吃,便生了馋虫,缠着安夕颜去了趟超市,不但买了鲤鱼,还放

肆地大采购了一把,买了三大袋子零食。

安夕颜给李婶放了一下午的假,晚饭由她来做。

莫向北喜欢晚饭清淡一点,莫小曦又特别嗜辣,于是,她先熬了一锅杂粮粥,又煎了一盘土豆酸菜饼,炒了一份西兰花虾仁、红烧豆腐煲、凉拌空心菜,再烤了莫小曦要吃的香辣烤鱼,还煲了猪蹄莲藕汤。

待她将饭菜端上桌,莫小曦忍不住惊呼出声,“哇塞,婶婶,厨艺了得啊,闻着都要流口水了。”

“想学?”安夕颜一边摆放碗筷一边说,“趁着你放假没事,我可以免费教学,而且包教包会。”

“你做菜是为了给我三叔吃,我做菜给谁吃啊,”莫小曦摇摇头,“不学。”

“你啊,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么?”

“婶婶,你肯定想说的是,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他的胃!”

“原来你都懂。”

“可我想找一个想要抓住我胃的男人。”

安夕颜忍不住问,“你家木头会做饭?”

莫小曦脸颊有些红,“谁知道,我又没问过。”

恰这时,院子里传来汽车驶进来的声音,安夕颜立马抬脚朝客厅走去,刚走出餐厅,别墅厚重的木门被推开,莫向北拎着西装外套大步走了进来。

安夕颜连忙迎上去,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在他换拖鞋之际,柔声问,“先上去洗个澡吧,干净衣服我已经拿出来放在了竹筐里。”

莫向北换完鞋子,靠近她一步,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身,低头,亲上了她的柔软。

安夕颜连忙推开他,脸颊微红,“小曦在呢。”

“哎呦,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好啦,反正我什么都没看见。”

身后不远处,莫小曦笑嘻嘻的声音传来。

安夕颜的脸更红了。

莫向北轻轻松开她的腰身,然后抬眸看向躲在餐厅门口的莫小曦,“你还想在这里赖多久?”

莫小曦从门后走出来,一脸受伤的表情,“三叔,连你也不要我了么?”

“谁还想不要你?”

“我家莫二和老温啊,他们把我赶出来了。”莫小曦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你要是不管我了,那我就只能留宿街头了,你忍心么。”

莫向北满头黑线,“你都多大了,怎么跟莫小宝一个德行。”说完,他转身朝楼梯走去。

莫小曦撇撇小嘴,“还不都是莫家上梁不正。”

一旁的安夕颜忍不住笑出声来,莫向北脚步一顿,回头看她一眼,唇角勾了勾,什么都没说,直接上了楼去。

……

晚饭的时候,莫小曦吃得那叫一个欢,整条烤鱼,除了安夕颜吃

了一点之外,都进了她的肚子。

吃完饭后,莫向北就带着安夕颜去了体育馆,这一次,他在前面跑,她跟在后面。

慢跑了三圈之后,安夕颜死活不跑了。

莫向北没有强迫她,而是让她坐到一旁,然后自己继续跑起来。

整整跑了十圈,莫向北才停下来,他满身汗水地走到安夕颜面前,伸出手,“起来,回家。”

安夕颜将手放在他的大手中,借着他的力道站了起来,觉得腿肚子都是颤抖的。

抬眸,她可怜兮兮地瞅着他,“我走不动,你背我好不好?”

莫向北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透着无奈的小宠溺,在她面前蹲下身子,“上来。”

安夕颜高兴地低叫一声,跳上他的背,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莫向北稳稳地背着她,不急不缓地走着。

夏日的夜晚,满天繁星,凉风习习,宽阔的林荫道上,有不少附近居民出来散步,碰到认识他们的,会上前打声招呼,“莫先生,你背小媳妇散步呢。”

背小媳妇散步?

每当这时,安夕颜就会忍不住出声解释,“我脚扭了。”

终于走到一段没人的地儿,安夕颜这才彻底放松下来,伏在莫向北宽阔的后背上,静静地享受着难得的两人时光。

白天,莫向北上班,她在家,两人在一起的机会几乎没有。

夜晚的时间,虽说两人可以再一起,但他绝大多时候吃过晚饭就会去书房,一般都会工作到十一点才睡,如果忙起来,甚至会到凌晨。

很多的时候,他回房间的时候,她早已经睡着了。

回想一下,两人在一起独处的时光很少;所以此刻,安夕颜很珍惜,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

就这样被他背着,对她来说,就是世间最幸福的事。

“走慢点。”

她忍不住说道。

“要多慢?”

莫向北习惯了大步走路,今天这速度,已经刷新了他的最慢速度,在他眼里,都快赶上蜗牛的速度了。

安夕颜将脸轻轻贴在他的后背上,轻声道,“再慢一点,难得你有时间陪我一会儿,我得好好享受一下。”

“我能不能理解成,你这是在控诉我陪你的时间太少?”

“我哪敢,”安夕颜很小声,“我知道你忙,从来没有怪过你。”

莫向北放慢了脚步,沉默了会儿,“等忙过这一阵,我带你出去玩一趟。”

安夕颜一听,立马高兴起来,“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太多地方了。”安夕颜将自己心底一直渴望去的地儿都说了出来,“我最想去普罗旺斯,真切地感受着来自薰衣草的浪漫风情;巴厘岛也不错,据说那里的海水很美;还想去泰国感受一下人妖的万众风情;新加坡也不错哦,据说那里的美食挺多,我最喜欢吃了.”

“除了泰国,其它都可以考虑。”

“为什么?”

“不男不女的玩意,有什么好看的。”

安夕颜忍不住解释道,“人妖是泰国特具有的特色,是泰国独有的人文风情,泰国虽然是一个小国,但旅游业却非常发达,这一切都是因为很多游客都是冲着他们去的,好奇嘛。”

末了,她又忍不住加了一句,“听说人妖表演很好看哦,男人都喜欢呢。”

“即便是打扮得再像女人,但从性别上来说,他是个男人。”

安夕颜说不过他,忍不住哼了一声,“不想带我去就算了,等我有时间,自己去!”

“你自己?”莫向北冷嗤一声,“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女人,还敢一个人跑到国外去?你就不怕半路被人拐了?”

“哪有那么恐怖。”

安夕颜说完,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我真的被人拐跑了,你会不会去救我?”

面对她这么白痴的问题,莫向北一头黑线,直接

丢给她两字,“再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