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8 凶手是死人,初现端倪!

但是,这一点疑惑在所有的证物都集中到了检验室的时候,很快就得到了解答,佟秋练只是从孙正的尸体里面取出了那枚子弹,因为纪芬并没有在解剖的同意书上面写字,纪芬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老孙这辈子解剖了那么多的尸体,我想让他走的时候是完完整整,干干净净的!”其实孙正的尸体,也没有任何需要解剖的价值,毕竟除了这一处致命伤,完全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佟秋练看着盒子里面的那枚子弹,子弹只是一枚普通的子弹,通过这枚子弹,佟秋练完全无法推测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老师,出问题了!”正在电脑面前进行指纹比对的白少言突然叫了一声,佟秋练抽回了自己正在游离的思绪,赶紧走了过去,电脑上面是一左一右的两份指纹的对比图,上面都在一些关键地方标注了出来,两份指纹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各种拐弯或者是有伤痕的地方都是丝毫不偏差的。

“哪里有问题!”佟秋练倒是没有看出来哪里有问题。

“左边的这一份就是从现场的零食包装袋子上面,和塑料水瓶上面提取到的指纹,我刚刚将所有的指纹收集整理出了最完整的几个部分,我就直接送到电脑上面的指纹库进行比对了,然后就出现了这个情况……”佟秋练无奈的看着白少言。

“那就说明这个人曾经被警局拘捕或者是被抓过,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是谁,资料调出来给我!”佟秋练直接自己开始在电脑面前进行了操作!

“何靖,25岁,Z城人,16岁开始当兵,20岁被入选某军区,担任……”佟秋练还在仔细的看着这个人的生平,但是白少言却手一指,佟秋练的瞳孔一阵收缩,“死于C市青城监狱中!”

“五年前就死了,你说怎么可能出来杀人,难怪敢在现场留下这么的证据!”白少言又给佟秋练看了几组对比的指纹,“我怕是我弄错了,我就把能够提取到的,无论是破碎残缺的指纹,还是完整的指纹,我都进行了对比,完全是一样的,塑料水瓶上面的DNA还在检测中,不过我觉得*不离十了。”

但是佟秋练的思绪却被刚刚的一串数字吸引了,“五年前的12月15号……”佟秋练呢喃着,白少言难得看见佟秋练如此的失神,又一次翻出了何靖的资料,“对啊,五年前的12月15号在监狱自杀的,哎——这好好的特种兵,怎么最后进了监狱呢,对了他还有个弟弟,下面还有联系方式,叫……”

“何绥!”佟秋练看见了最下面的亲属一栏,何绥,这个人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佟秋练正在想着,一转身看见自己的桌子,猛然想起来了,那个以前来过这里的凶大汉,那个军官貌似就是叫何绥的,这么巧!

赵铭在收到了这样的结果之后,也是微怔,反复的看着报告,“佟法医,不会是弄错了吧,怎么可能会是个死人做的呢?这个人……”

“除了他是个死人之外,别的特征他都很符合,五年前的这个人是在特种大队服兵役的,这样的人无论是耐力还是忍受力,对于各种环境的适应能力都是比常人高出许多倍的,而且根据现场零食包装,袋子里面食物的*程度,他在那里至少蹲守了五天以上,所以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只不过这个人在案登记是个死人罢了!”

“这个人我是有印象的,那个时候我不过还是个小警察而已,跟着一起去监狱勘察过,是自杀,因为这个人算是比较危险的人了,所以当时好像是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而房间里面也就是只有一张床,但是他不知道怎么从那个铁床上面卸下了一个铁棒,直直的插进了自己的胸口,当时也是匆匆下葬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个人是特种兵,上面比较重视,军部也插手了!”

佟秋练点了点头,“你还是查一下下葬的地方在哪里吧,最好能够开棺验尸,估计这个人根本没死!”毕竟生物检材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掉包的,而且这个世界上面指纹是有相似的,但是若是说完全一模一样的,却是根本找不到的。

“我这就去联系一下他的家属!”赵铭立刻开始着手调查了。

佟秋练出去之后就给令狐乾拨了个电话,令狐乾这几天因为发现的那三个人,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看到佟秋练打电话过来,真是一阵窃喜啊,警方那边准备放人了,但是令狐乾显然想错了。

“你手下那个叫何绥的,是不是有个叫何靖的哥哥!”佟秋练倒是十分的直接,何绥此刻正在令狐乾的办公室呢,令狐乾自己的手下,令狐乾都是比较了解的,令狐乾狐疑的看了一眼何绥,“是有个,但是已经死了!”

“你应该记得我们家原本的家庭医生孙正吧,我父亲死后他就当了法医,今天被发现被人枪杀在家里面了,提取到了凶手的大量指纹,是他哥哥的!”佟秋练说完就是令狐乾也是一愣,“我们也是不信的,但是进行了大量的对比,除了DNA的检验报告没有出来,指纹的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

“我会让他去一趟警局的!”令狐乾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了看何绥,“你哥是怎么死的!”

何绥一怔,微微叹了口气,“怎么想起来问我哥了,我哥都死了五年了,监狱里面自杀的!”何绥说着还嗤笑一声,“他倒是走得干干净净了,完全没有为我想过啊!”

令狐乾知道何绥除了这个哥哥,就没有什么亲人了,这也是何绥现在军衔升的比较快的原因之一,这里大多数的人家里面都是有妻儿老小的,但是何绥没有,所以在任何的行动中都是充当着先锋的角色,这就让他在很多次的行动中立了不少功勋。

“C市那边发生了一起枪杀案,指纹的比对结果显示是你的哥哥!”令狐乾说完,饶是心理素质良好的所有的特种兵,都是一脸惊愕的样子,尤其是何绥,何绥完全是不信的。

“首长,你别开玩笑了,这人都死了五年了,怎么可能从棺材里面跳出来杀人啊,这个玩笑不好笑!”一个人首先开口,但是说话的时候嘴角还是有些僵硬的。

“对啊,首长,这怎么可能呢,这人都死了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呢,你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啊,还会诈尸!”这里的每个人哪个人的手上面没有沾过血啊,在他们的手下面的亡魂多了去了,要是信这种东西的话,那他们哪里还敢出任务啊,所以所有人的脸上面都是不相信的神色。

但是令狐乾从始至终都在观察着何绥的一举一动,从刚刚开始的震惊,然后在所有人的开玩笑的几句话之后,也是摇了摇头:“首长,别开玩笑了,我哥死的时候是我去警局领回尸体的,这下葬的时候,我就在边上,我是亲眼看着他下葬的,不会错的,怎么可能现在会突然冒出来呢!”

“你去警局一趟吧,那边肯定会找你的!”果然在令狐乾话音未落的时候,何绥的私人手机响了,而这串号码就是从警局那边座机打出来的,何绥和令狐乾说了一声,出去接了电话,进来之后,脸上面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色,“首长,我要请假出去一趟!”

“去吧,假条回来再补!”何绥立刻点头,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此刻的病房之中,佟清姿已经醒了,佟清姿的手腕上面还在输液,她只是痴痴地看着窗外,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尤其是嘴唇惨白惨白的,佟清姿现在的表情完全是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佟修手中拿着毛巾,虽然旁边就有几个看护,但是佟修还是想要亲力亲为,他走过去,伸手相帮佟清姿擦一下脸。

还没有触碰到佟清姿的脸,佟清姿就躲了一下,立刻躲开了,佟修看了看周围几个看护还有一个警察正坐在那里,看护还好,都是低着头或者看着别的地方,但是那个警察却是视线一直焦灼在他们父女二人的身上面,看得人心里面很不舒服。

“警官,你能不能去外面守着,你这样子我们压力很大!”其实看护还好,好打发,但是这几个警察已经开始轮流的值班看守了。

“佟小姐的行为经常失常,我们必须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蹲守,也请佟先生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我们也不想这样的,若真的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外面还有女民警,我会让她进来的,这也是为了佟小姐的安全着想!”人家说的没错啊,这又是杀人,又是自杀的,谁放心把你们父女二人单独丢在这里啊!

佟修也不再说什么,但是他却感觉到了自己手心传来的阵阵刺痛,原来是佟清姿伸手握住了佟修的手掌,但是指甲却使劲的掐了进去,佟清姿仍然是面无表情的,佟修立刻将手抽了出来,手掌立刻冒出了一个血珠。

“你们给小姐喂饭吧!”佟修需要去清理一下伤口,一个看护立刻端起了一边的饭菜,温度正好,他拿了个凳子坐在床头,用勺子舀了一勺饭,放在佟清姿的嘴边,佟清姿却是怎么都不开口的,饭也不吃,汤也不喝,弄得小看护也是很着急,只能像佟修求救:“先生,这小姐什么都不吃啊!”

“你过去!”佟修从看护的手里面接过饭,舀了一勺,放到佟清姿的嘴边,“清姿乖,吃一口吧!”佟清姿只是微微抬眸看了一眼佟修,空洞无神,佟修的勺子一直放在佟清姿的嘴边,佟清姿突然就冲着佟修一笑,佟修立刻笑着说了一句,“乖乖吃饭,吃了饭,伤口才能好得快!”

“砰——”佟清姿一抬手,佟修手中的勺子,包括另一只手中的饭全部被打落,佟清姿突然就就像是发疯一样的开始疯狂的扯掉自己手上面的所有的针剂,吊瓶也被打翻在地上面,所有的人都立刻上前伸手按住佟清姿,佟清姿却像是疯癫了一样大喊大叫,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一般!

“啊——放开我,放开我……”佟清姿双手双脚都被人束缚住了,而闻讯赶来的医生,直接将带来的镇定剂直接打在了佟清姿的手臂上面,佟清姿的整个身子瑟缩了一下,然后所有人慢慢的松开了对佟清姿的束缚,而佟清姿的眼睛睁得很大,好像是有多么的不甘心一样。

看的佟修心里面一阵阵的揪痛。

佟秋练刚刚从赵铭的办公室里面出来,就看见了正好走出来的纪芬,纪芬原来因为孙正的关系,和佟家的人也算是熟识了,佟秋练走过去:“芬姨!”纪芬抬眼看了看佟秋练,这一眼看过去,已经哭红的眼眶又一次落下了泪水,“芬姨,今晚和我去我家吧,你还没有看过我的孩子呢,已经会跑了!”

佟秋练试图转移纪芬的注意力,但是纪芬只是哭着看着佟秋练,伸手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个项链,项链是的吊坠是一串字母,纪芬一用力,扯下了那一串项链,直接塞到了佟秋练的手里面,“芬姨,你这是做什么……”

“老孙说要是他出事了,就把这个东西给你,老孙这人我不懂他,神神秘秘的搞些什么,不过这是老孙留给你的,你就留着吧,没用的话,你就当个念想好了!”佟秋练看了看手里面的项链,点了点头。

“我得回去收拾东西了,你的孩子,我改天再去看吧,别担心,我没事的!”佟秋练只能点点头,看着纪芬在两个女民警的陪同下,缓缓地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而裴子彤正在家里面惬意的享受着spa,还在幻想着能够和自己的偶像演对手戏,裴子彤闭着眼睛,一切都是自己的了,自己才是最后的大赢家。

而下面的搬家公司还在清理着别墅的东西,一个员工看了看下面的一个废弃的车库:“这里面的东西需要清理么?”

“她不是说了,所有的东西都要清理么?打开吧!”一个人漫不经心地说,其实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九成新的,这个女人说得好听,说是什么为了不睹物思人,那也不用把所有的东西都搬空。换上别的东西吧,这年轻女孩嫁给一个能做自己父亲的男人,还是个老男人,有几个是有真爱的啊。

若是说是图谋人家的家产才是真的吧,这个王喜也是个短命鬼,这家里面刚刚娶了个美娇娘,这就撒手人寰了,也是个短命的,这大半辈子积累下来的家产,这还没有享福呢,就便宜了这个骚娘们儿了!

这裴子彤因为照片的事情已经是臭名在外了,这想要巴结萧公子不成,结果弄得以前的老底被人挖出来了吧,也是活该,这女人八成是那种和谁都相克的那种,这到了裴家,裴家败落了,和王喜在一起,王喜就被人杀了!

而几个人到了这个废弃仓库搬东西的时候,总觉得这里一股怪怪的味道,说实话,这些富商家里面就算是仓库里面堆积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好东西,反正是他们不要的东西,他们这些搬家公司的,很多人是准备捡漏的,反正不要也是扔了。

“那个,你看这里是什么!”一个人指着地面上面的一个很大的拖拽痕迹,因为之前被东西挡住了,看不见,现在看上去,这里好像是有一个重物被拖拽着出去的时候,地上面本来都是灰尘,此刻看的十分的明显,而在仓库里面的位置,在很多东西的掩盖下面有一点点的黑色的污渍。

“估计是以前搬东西出去的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赶紧收拾东西吧,等会儿那娘们儿出来了,看见我们还没有走,估计又要开始颐指气使了!”另一个人推了推这个人,那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就开始抓紧搬东西了。

等到仓库被清理干净之后,那一滩黑色的污渍就显得越发的明显了,因为这个仓库是白色的瓷石铺在地面上的,就算是有灰尘的话,也不会那种黑黑的东西啊,有个人好奇的走过去,伸手在地上面摸了一下,已经完全黏着在地上面了,那人拿起了肩膀上面搭着的毛巾在那里擦了擦……

上面的灰尘擦去之后,整个污渍呈现的一种黑红色,那人的瞳孔一阵收缩,吓得差点蹲在地上面,他想起了昨天他搬回家的一张地毯,本来也没有什么,但是他的老婆在铺地毯的时候,“老公,你这又是哪里弄来的东西啊,这上面看起来好好地,怎么后面一大块的血迹啊!”

他走过去看了看,当时着急忙慌的,哪里注意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啊,正面明明很干净啊,后面却有一大块红色的东西,“什么血迹啊,估计是这些人家的红酒洒了吧,佣人就清理了正面,没有注意这酒渍都染到了后面去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是人血呢!吓我一跳!”虽然当时没有多想,但是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这是血迹么?”那人指着地上面的那一滩黑色的东西,另一个人走过去,蹲在地上面,伸手抠了抠地上面的东西,已经结痂了,但是这颜色确实是像是人血的颜色,“要不就是死了什么小狗小猫的吧,别自己吓自己,赶紧收拾赶紧我们去把东西卖了,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那人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怎么忘了这个,又能赚些外快了!

他们将东西拖到了收垃圾那里,一堆的东西,虽然只买了几百块钱,几个人分下去也就一百来块,那也是额外的收入啊,“你们这些是那里的东西啊,东西还是挺新的,怎么就拖来卖了!”

“就那个前一阵子死了的王喜的老婆,那个裴子彤呗,她家的东西都挺新的,行了,我们先走了!”因为经常过来,所以和这个人还是挺熟的。

收垃圾的人将一些可以回收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突然就注意到了一堆的东西里面有个铁桶很眼熟啊,他拿起那个铁桶,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这种汽油桶几年前还是蛮多的,这几年好像是不生产了,也就少了,那人想了半天,一拍脑袋,我说怎么眼熟呢,这几天的悬赏通告上面不是有么?

那人立刻跑到了一个不远处的电话亭上面,上面的悬赏通告上面有图片,上面就有那种汽油桶,虽然被雨水冲刷的有些变色了,不过真的是那个,这种桶,他这种每天收废品的都不常见了,他立刻拨打了下面的电话!

赵铭的办公室里面这几天一直都是低气压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团乱,头绪纷杂,就是根据所有的证据筛出来的嫌疑人也是很多的,很多他们连面都见不着,这焦尸案和王喜的案子这一段时间几乎是被搁置的。

“队长,值班室那边来电话了,说是焦尸案有人打电话说有线索提供!”赵铭立刻跳了起来,“赶紧去,着手追查!”

天有些黑了,何绥才到了警局,一进去就直奔赵铭的办公室,赵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何绥已经一把将赵铭从凳子上面提起来了,所有的警察全部跑过去,试图将两个人拉开,“何绥是吧,我们见过,你别激动!”

“你说让我别激动,你们居然说我哥哥杀人,你们说我能不激动么?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自己的案子没有本事找到凶手,现在居然可以污蔑在一个死人的头上面,你们这些警察到底是做什么吃的!”何绥这话说出来,所有的警察都恨不得上去给他两拳。

但是“啪啪啪——”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掌声,所有人都看着门口,是佟秋练和白少言,佟秋练靠在门口,“何军官继续啊,一直揍到把令狐乾招来,难道你把这里所有人打了,你哥哥的嫌疑就被消除了,指纹鉴定是我这里对比的,怎么?你不来揍我几下么?”

何绥哪里敢动佟秋练啊,何绥松开了对赵铭的牵制,真是个莽夫,赵铭理了理衣服,“找你过来,我们是想去你哥哥的墓里面看看,你看看行不行吧?”

“你是说要开棺验尸?”何绥显然没有想到一到这里给他带来的,就是这样得意晴天霹雳,开棺验尸,这种很显然是很不吉利的事情。

“我们这边基本上能够确定那个人是你的哥哥,但是你哥哥死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场,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觉得开棺验尸只最保险的,虽然尸体肯定已经腐化了,但是DNA还会有的,我们只是去提取一下DNA样本而已,我们做一下对比,还有,我们需要你的样本,确定你们的兄弟关系!”

“我的样本,你们现在就可以去取,开馆的事情,让我想想吧……”何绥精神萎靡,看起来十分的没有精神,任是谁摊上了这个事情肯定也会不舒服的。

佟秋练刚刚出门就看见了家里面的车子,以为是萧寒,但是迎接自己的却是萧晨的一张笑嘻嘻的脸:“怎么是你来了?”

“嫂子,大哥就是接了你几回而已,大哥公司要开会,所以还是我来接你啊,你的脸瞬间塌下来是怎么回事啊?”萧晨直接调转方向,“嫂子,你今天出来挺早的,我们去接一下小易再回去吧!”

佟秋练点了点头,将头发放下来,每次只要回家都能感觉到来自心里面一阵放松,无论是解剖室,警局或者是军部,都是那种沉闷的让人觉得压抑的气氛,佟秋练靠在座椅上面,微微眯了一会儿。

小易出来的时候看到佟秋练和萧晨两个人,小脸立刻露出了兴奋的笑,笑着直接越过马路,害的佟秋练看得一阵心惊,幸好没有车子过来,“妈咪,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嘻嘻……对了,妈咪,我今天画了幅画,特别好看!”

佟秋练伸手点了点小易的脑袋,“下次过马路小心一点,看看车子再过马路知道么?”佟秋练说着弯腰将小易抱到了怀里面,萧晨这边只是笑着,但是面前突然出现的书包是怎么回事?

“这是干嘛!”萧晨看着小易一手搂着佟秋练的脖子,一只手将书包塞进了萧晨的怀里面,“你这是……”

“当然是帮我拿着书包啦,小叔叔,你也太没有眼色了,妈咪抱着我已经够累了,你还让妈咪拿着书包!真是的,你想累着妈咪啊……”小易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行啦,我做了还不行么?”萧晨伸手摸了摸小易的头发,眼睛的余光突然看见了一个车子里面有闪光灯闪了几下,难道是记者,萧晨连忙走到了佟秋练一边挡住,“好了,我们快上车吧,等会儿人多了,又该堵车了!”

佟秋练和小易都没有多想,直接就上车准备离开,而佟秋练想着今天回去比较早。

萧寒还没有回去,季远就直接推门进来了,萧寒沉着脸看着季远,周围的还有几个部门的经理,都是纷纷低头,“少爷,那个……”季远附在萧寒的耳边,季远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寒直接打开了手边的一台手提电脑,果然最新的新闻是!

“C市清傲女法医大起底,怀疑是萧公子前段时间承认萧夫人!”季远看了看新闻,上面有佟秋练和小易的照片,萧寒也在边上,但是萧晨的脸却被人打上了马赛克,“少爷,需要处理一下么?”

“不用了,反正过些日子我也打算让她参加我们公司的周年庆的,就这样吧,不用管它,继续开会!”萧寒说着拿起了手边的文件,“对了,给报社提供几张照片,别把小练拍丑了……”

季远恶寒,那个,现在讨论的并不是照片上面的美丑问题吧,好吧,少爷您的脾气我算是摸不透了,季远应了一声,关上门就直接走了出去。

而佟秋练这边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萧晨先看到的,“嫂子,我们上新闻了!”萧晨拿着pad放在佟秋练的面前,正是刚刚佟秋练和萧晨去接小易的照片:“这些人真是无孔不入!”

“关键是……”萧晨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照片,佟秋练疑惑的看了一眼萧晨,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而小易则是在地毯上面继续着自己的拼图,估计有个几千块的拼图碎片,也不知道小易哪里来的这种爱好。

“关键是什么……”佟秋练还是问了一句!

“关键是为什么要给我的脸上面打上马赛克啊,我就这么不能见人么?凭什么啊,明明我也是打扮得很帅气,才出门的好么?”萧寒说着将pad的屏幕按掉,对着黑色的屏幕还照了照。

“或许不是因为你长得太丑了,而是他们以为你是保镖吧,你没有看见上面说的么?是保镖和妈咪接的我!”小易毫不留情的指出了真相。

“额……”萧晨本来还在对着pad咧起的嘴角瞬间僵硬在脸上面,“汪汪——”茶茶也像是附和小易一样,也叫了几声,萧晨的脸色更黑了,我明明萧家的二少爷好么?为什么他们总是把我当成保镖,为什么……

为什么是一个爹一个妈生的,大哥看上去就是一个少爷,我怎么就变成保镖了,凭什么啊!萧晨郁闷了,萧晨看了一眼在边上面打着哈气的大人,他伸手将大人提起来,大人睁眼看了一眼萧晨,“大人,你说,我是不是长得很像保镖!”

大人打了个哈气,就继续闭着眼睛准备睡觉了,小易将茶茶抱过去:“茶茶,你说小叔叔是不是长得很像保镖!”茶茶果然特别给力的叫了一声,萧晨的脸顿时黑的像是黑炭一样。

萧寒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了佟秋练坐在客厅里面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自己都进来了还是呆呆的,萧寒走过去,从后面直接环住了佟秋练的脖子,在她的侧脸亲了一下,“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什么,你今天回来挺早的啊!”佟秋练嘴角微扬,只是不太自然就是了,“就是案子出了点状况而已!”

萧寒自然知道佟秋练为什么心情不好,走到了佟秋练的身侧坐下,“好了,我们先吃饭吧,小易,还不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这几千块的拼图,几乎把小易整个人都能埋在里面,而小易则是冲着萧寒一笑,“爹地,你俩现在还能别秀恩爱么?会虐死我们这些单身狗的!”

佟秋练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半边身子几乎都是被萧寒搂在怀里面的,“单身狗?你说的是谁?”萧寒挑眉,这刚刚挑眉,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脚上面一重,萧寒都不用低头看的,大人已经将头枕在了萧寒的脚面上面,还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准备睡觉了,小易指了指大人和茶茶。

“这不就是单身狗啊!”茶茶还附和着叫了一声,萧寒真是不懂,这个茶茶就是喜欢整天粘着小易的,但是这个大人,为嘛喜欢粘着自己啊,萧寒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动物缘的。

睡前的时候,佟秋练还在看着手中文件,萧寒瞥了一眼,佟秋练手中的文件,因为佟秋练看着这张照片已经看了半个小时了,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手中的文件抽走,“干嘛啊!”

“你已经看了半个多小时了,看出什么了?”佟秋练伸手就去夺文件,但是就算是佟秋练自己长手长脚,但是在萧寒的面前还是没有任何的优势的,佟秋练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扑在了萧寒的身上面,佟秋练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萧寒的肩膀,四目相对,萧寒笑盈盈的说:“早说你想在上面不就好了!”

“我不是……”佟秋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寒尽数吞没,萧寒另一只手直接按住了佟秋练的头,压向自己,佟秋练完全是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正好给了萧寒长驱直入的机会,“啪嗒——”文件掉落的声音,“照片……”

“别管!”真是的,还能稍微解点风情么?现在是说照片的时候么?“专心一点!”

专心一点,什么叫专心一点啊,萧寒直接翻身将佟秋练压在了下面,伸手直接捂住了佟秋练的眼睛,佟秋练只能感觉到萧寒的攻势越发的猛烈,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一般的。

“小练,内衣扣子你自己解……”萧寒趴在佟秋练的锁骨处,佟秋练恶寒,这货还能正常一点么?需要我脱光了献上自己么?不会真是没有经验吧!“萧寒,你之前有过女人么?”

萧寒双手撑在佟秋练的两侧,“怎么滴,怀疑你男人的能力么?”佟秋练连忙摇头,她哪里敢说这种话啊,这萧寒的性子,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佟秋练这瞬间摇头的动作显然取悦了萧寒,萧寒俯身,整个人都压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好乖,奖励你!”

佟秋练都想哭了,我不想要奖励啊!

这两个人不懂的是,隔壁的房间,萧晨和小易又开始研究那套监听设备了,“小叔叔,妈咪啊叫什么啊,爹地打妈咪了么?”

“那个……他们在给你生小妹妹……就是在造人。”萧晨兴奋的戴着耳机,“小孩子不懂,你先睡觉去,我再听一会儿。”

“我不懂,我去瞅瞅不就知道了!”萧晨戴着耳机完全不知道小易迈着小腿,噔噔噔的就跑到了萧寒的门口,猛地敲了几下门,这屋子里面的两个人正意乱情迷呢,“继续!”萧寒说着又在佟秋练的胸口啃了一口。

“去开门,是小易!”佟秋练说着将衣服拉起来,伸脚踹了萧寒一下,萧寒没有办法,只能穿上衣服,打开门,沉着脸,“说吧,你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你就小心着!”

“我是想来观摩一下你们造人的过程罢了!”小易睁着眼睛,萧寒直接无语了,呆愣的时候,小易已经直接撒着蹄子跑进去了,直接爬上床,“你们在给我生小妹妹么?我也要看你们怎么生的!”

佟秋练的脸立刻涨红,“咳咳……那个谁和你说的!”

“小叔叔呗!我也要观摩!那以后我就可以自己造了……”佟秋练和萧寒两个人都差点石化,萧晨这边刚刚听见,就想着完蛋了,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跑出去的,造个毛线啊,你一个人也造不出来啊,完蛋了,大哥会把我的皮扒了的,萧晨还没有走出去就看见一个黑面神站在自己的门口:“哈哈……大哥……”

“天气挺热的哈,游泳应该还不错吧!”

“我自己去!”萧晨说着就噔噔噔的跑下楼,然后就是“噗通——”一声巨大的落水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