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7 凶案再起,风波不断

“老师,这个鞋子是怎么回事啊?”白少言手中拿着一只高跟鞋,佟秋练放下手中的东西,换上了衣服,看了一眼白少言手中的鞋子,有些眼熟的样子,“哪里来的鞋子!”

“刚刚赵队长让人送来的,说是佟清姿的,这个明明不是啊?”白少言看了看鞋子,这么细的跟,这样的鞋子穿着真的可以走路么?佟秋练却从白少言的手中接过鞋子,脑子中一道画面闪过,原来裴子彤的。

“好像是那个时候裴子彤遗落在葬礼现场的,既然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放一边吧,要是裴子彤过来要鞋子就给她就好了!”佟秋练毫不在意的说着。但是白少言的却顿时变成了苦瓜脸,佟秋练看着白少言瞬间晴转多云的脸,“怎么了?”

“我以为是什么重要的证据,我就给她上面的生物检材取样了,还送去化验了!”白少言挠了挠头发,将鞋子放到了一边,猛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白少言从一摞资料中站了半天,终于拿出了两份资料,将两份资料都平摊着,放在佟秋练的面前,“这个文件上面的,是我们在焦尸的身体上,提取到的断裂指甲里面残留的DNA样本,另一份是这次凶案现场遗留的烟头,上面有一些残留的唾液样本,我们也进行了提取分析,结果你猜怎么样?”

“同一个人!”佟秋练这话一出,白少言顿时蔫了,“老师,您还能回一句:不知道什么?或者也惊讶一下么?”

“总不会是母女吧!”佟秋练直接将文件仔细看了一下,“对了,烟头上面除了唾液还有什么,女性的话,一般都会残留一些口红唇膏或者唇彩的吧!”

“老师,是有口红,但是都和王喜的血混在一起了,已经分不开了,这个唾液的样本还是在烟嘴里面出好不容易提取出来的,那个口红的成分是有的,不过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就和一般的女性用的口红的成分是差不多的!”白少言指了指两份文件!“会不会焦尸案和佟清姿也有关系啊?”

“佟清姿从案发开始,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受到了惊吓的状态,所以她的的心理建树没有这么的强大,强大的可以自己处理一个尸体,若是真的是她的话,那么王喜的死完全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她只要把门锁起来,装着若无其事的去参加葬礼,等到最后的流程结束,然后回来处理尸体,这一切就不会被人发现了!”佟秋练仔细看着报告。

根据这份报告,很显然在案发的房间门口抽烟的人,极有可能是那天佟清姿看见的,穿着黑色高跟的人,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焦尸案的凶手,但是葬礼现场没有监控视频,因为去的人都是极其重视自身*保护的,所以全程是不允许任何的隐蔽或者是公开的拍摄或者录像,这就给案子的侦破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这么说也有道理,破案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警察好了!”白少言叹了口气,“对了,老师刚刚出去干嘛去了。”

“佟清姿被诊断为精神疾病,赵队长正头疼呢!”佟秋练这才想起来裴子彤刚刚到了警局,她来警局估计是收到了赵铭的通知了,这种事情还是尽早通知家属的好,不过按照裴子彤的性格,这事情不可能善了的。

果然裴子彤在会客室里面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就呈现出了一种极度惊讶的状态,她直接起身,拿起包,就往外走,李耐连忙伸手拦住了裴子彤的去路:“裴小姐,这件事情我们也在做努力!您这是准备干嘛去……”

裴子彤能够想象的出来,佟家肯定会想方设法的为佟清姿开脱,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用这么损的方法,不过却也是能够直接摆脱嫌疑的最有效的方法。

“我能干嘛,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这就去和别人说佟家的小姐得了神经病,我倒是要看看被人都会怎么说!”裴子彤想要离开,李耐就挡在前面,裴子彤冷哼一声,就往前走,这眼看着两个人的身子就要撞上了,李耐哪里见过这架势了,连忙向后退了一步,裴子彤拿着手抓包,“我会告你性骚扰的!”

“那个,裴小姐,这案子我们也在努力,你也不能这样……”李耐刚刚想要追上去,赵铭冲着李耐使了个眼色,李耐虽然疑惑,但是这么点默契还是有的,李耐立刻放弃追出去,“队长,你要干嘛,这裴子彤出去要是和那些记者说点什么,我们可怎么办啊?”

“放心,这裴子彤和佟家的父女二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先让他们窝里斗好了,反正总不会闹出人命的!”赵铭显然想错了,因为赵铭不知道裴子彤就是自己苦苦追查的凶手,而这个凶手,这几天都是一副受害者小白花的样子,在警局穿梭。

所以当后来的事情整个曝光之后,整个警局的人都觉得裴子彤这样的女人真的是十分的可怕,关键是那种明明是加害者却能用一副受害者的表情来这里博取同情,还口口声声要申讨别人,她自己就是那个最可恶的幕后推手啊!

而裴子彤上了车子之后,直接回到了别墅,并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若是之前的裴子彤肯定会大招旗鼓的向全世界宣告这件事情,但是现在的裴子彤却不会这么做了,因为经过了这几次的事情之后,裴子彤已经知道,自己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暴露自己。

裴子彤回去的时候,搬家公司还在搬东西,“还没有搬完么?”裴子彤看了看别墅,已经换上了崭新的家具和摆设,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要求摆的,偌大的一面墙上面是一个女人的照片,这个人是裴子彤的偶像,裴子彤就是因为这个人猜想踏足演艺圈的,裴子彤看着照片上面风情万种的女人,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弧度。

而此刻正在片场拍戏的施施完全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正被某个人yy着,“行了,施施,今天这场戏就到这里了,过几天会有新的演员过来,和你有几场对手戏!”施施从导演的手中接过了演员的名册。

“裴子彤?”现场很多的人对她都是知道的,施施却不懂,只是随后将名册一扔,“这么小的事情就不用通知我了,只要她戏够好就行了,我喜欢NG次数过多的演员!”导演连连点头。

而此刻的佟清姿坐在床上面,穿着病号服,手指在床单上面比比划划,佟修叹了口气,“清流啊,你也看到你姐姐的现在的情形了,这种时候难道你都不愿意接受公司么?难道你是真的想要看着我们远航就这么的败落么?”

“爸,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佟清流看了看病床上面的人,佟清姿只是咧着嘴傻笑,这个样子智商估计还不如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佟清流这个时候的心里面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虽然一直以来他是很讨厌这个家,但是这毕竟也是他生活了这么久的家庭,若是说真的毫无感情,似乎也说不太通。

病房外面,这个楼层没什么病人,还算安静,“你要和我说什么?是打算接手公司了?你要知道你是我们佟家唯一的男孩,整个远航迟早都是你的,就算是你和你姐姐关系不好,但是这个时候也关系到整个佟家的大事啊!”

“我知道,我只是想问一下,爸爸你拿了我的安眠药……”佟清流这话说完,佟修的脸色顿时大变,佟清流倒是一笑,靠在墙上面,“爸,我的安眠药都是医生开的,多少我的心里面都有数的,我昨天回去发现少了一些!”

其实并不是佟清流对这些药有数,而是佟清流有一个习惯,在倒药的时候喜欢把所有的药都倒出来,然后取出今天的部分,然后再把一粒粒药装回去,这个习惯显然是没有人知道的,而佟清流因为小时候的生活缘故,失眠比较严重,专门拿的安眠药。

“我就是那几天觉得有些睡不着,你也知道你姐姐去世之后,我很难过,晚上睡不着,又不想去药房买药,就从你那里拿了,就是忘记和你说了!”佟修这话单独听的话,完全是没有问题的,是啊,女儿去世了,失眠也是很正常的,吃个安眠药也是很正常的。

“爸是在家里面吃的吧?”佟清流又一次反问,佟修干脆就死不承认好了。

“要不然还能在哪里啊,这种东西又不是糖果,难道可以随时随地的乱吃么!”佟修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佟清流的肩膀,其实佟清流的心理一直有些问题,性格方面有些缺陷,而这种缺陷,体现在当他和人相处的时候极度的缺乏信任感,这种方面也体现在了和家人相处的方式中,“你这孩子别胡思乱想,我去给你姐姐联系医院,你先守着你姐姐一下!”

其实联系医院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佟修很怕佟清流会继续的追问,而他面对着自己的儿子的这种不信任的眼神,佟清流的眼神极其阴沉,直勾勾的看着你,你会觉得身上面毛毛的。

佟清流刚刚进入病房,佟清姿还是在床上面,佟清流看了看佟清姿,佟清姿只是冲着佟清流傻笑,佟清流则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面,拨了个电话,“怎么样?那杯茶有问题么?”

“里面真的有安眠药的成分?……好吧,我知道了……先这样吧,你就当不知道这件事情就行了!”佟清流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佟清姿,佟清姿低着头,不知道在床单上面比划着什么,佟清流坐到了佟清姿的床边。

“疯了也好,疯了就没有这么的烦恼了,你要是知道是喝了父亲掺杂了安眠药的茶水,估计想哭都没有地方哭了吧!”佟清流完全没有注意到,佟清姿身子那一瞬间的僵硬,佟清姿的脑子嗡的一下子炸开了。

那杯茶,是那杯茶,那天佟清姿根本没有吃东西,因为葬礼比较麻烦,而且那天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所以佟修要求他们必须出去接待,而佟清姿又困得厉害,起来比较迟,所以一点的东西都没有吃,现在想起来只喝了那一杯茶,那是父亲的地盘啊,佟清姿怎么会想到自己居然喝了一杯有问题的茶。

“父亲找小练谈判,本来这杯茶也是为小练准备的,你只不过是替罪羊罢了,幸好,茶水里面有一些茶碱,咖啡因,冲淡了安眠药的药效,不然的话,估计那天你会真的睡死!”佟清姿看着洁白的床单,眼睛睁得很大,努力的抑制着泪水,不让眼泪流下来!

但是嘴巴里面却在说,“好多血,好多血……嘿嘿……好多哦!”还带着些许的笑意,佟清流无奈的摇摇头。

无奈的是佟姿然和佟清姿两个人一直把佟清流当成了自己的假想敌,但是最后的命运却都是佟秋练的替罪羊,不得不说,命运这种东西真是弄人,佟修若是知道自己的那杯茶水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佟清姿扣着床单的手恨不得将床单整个戳破,居然是这样的,居然是这样的,难怪一直觉得有地方很奇怪,居然是这个地方,佟清姿有低血糖,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低血糖犯了,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居然是因为那杯茶,而那杯茶居然是最疼爱自己的父亲亲手泡的,呵呵……这个世上面还有比这个更加悲剧的事情么?

而这外面的风风雨雨丝毫都没有影响到我们顾氏夫妇想要造人的急迫心情,所有的保镖,只看见顾南笙风驰电掣一般的,跑出了别墅,然后开着他那辆风骚的跑车,一溜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此刻施施正在客厅看剧本,抬头看了看仍旧是岿然不动的顾北辰,“怎么回事?抽风了?暴走了?怎么没有裸奔啊?”

“怎么?想看?”顾北辰直到听到了最后几个字才有了反应,施施只是笑着伸手趴在顾北辰的肩头,“没有啊,你的最好看了!”顾北辰这才又一次恢复原本的模样。

而这边所有人都还在疑惑顾南笙去干嘛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家药店里面,所有的女店员都看着这个一身白色的休闲服,脚上面还穿着拖鞋的男人,男人伸手挠了挠头发,皮肤白的有些吓人,病态的白配着白色的衣服,整个人就像是得了什么病一样,但是嘴唇却是殷红的,他的跑车拉风的停在门口,女店员顿时眼冒金星,极品男啊!

但是当这个极品男说出的第一句话时候,所有人都是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把你们这里所有的验孕棒都拿出来!”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金卡,这人很闪亮,金卡也很闪亮,跑车更闪亮,只是这话未免也太……别人来买个验孕棒都是偷偷摸摸的,这倒是好,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其实顾南笙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店长看了看顾南笙,这孩子看起来年纪不大啊,“你小小年纪的,自己还是孩子,要是承担不了做父母的责任,就该做好防护措施!”顾南笙冲着这个店长大妈眨了眨眼睛。

“我已经结过婚了,正在努力造人中……”所有人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哪家的小纨绔,毕竟这车子,这嚣张的甩卡的姿势,还有这玩世不恭的造型,慵懒的样子,哪里像是结婚的人啊,这谁嫁给了这个小纨绔啊!

一个店员拿了三个验孕棒过来,“这个是我们店里面销量最好的一种了,三个就够了,不会出现偏差的,三个不过是保险一点!”

“我要的是全部,难道你没有听清楚么?”店长给那个店员使了个眼色,几个店员下去,立刻四个箱子出现在了顾南笙的面前,顾南笙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自己全部搬上了车子,这跑车是敞篷车,然后我们的童养夫大人,就带着四箱子的验孕棒拉风的回到了家里面。

而顾珊然此刻正在帮施施对戏,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箱子一个箱子的东西,被堆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施施立刻带着剧本躲到了顾北辰的后面,她可以预见到顾南笙这货绝对会被顾珊然修理。

“什么东西?”顾珊然看着顾南笙一脸献宝的神情,自己拆开了一个箱子,然后亮闪闪的三个大字瞬间雷到了顾珊然,特么,难道是四个箱子的验孕棒……顾珊然又拆开了别的箱子,“你这是准备干吗?”

“当然是用啊,你刚刚不是吐了么?怎么样?现在想不想上厕所,我们去试一个?”顾南笙睁着完全是无害而且无害的大眼睛。

“顾南笙,你给老娘上楼!”顾珊然直接拖着顾南笙就往楼上走,“别啊,带两个再上楼啊,我知道你害羞的,没事的,要不我们抱一箱子上去自己慢慢试……”

“原来你们在造人啊,南笙果然很辛勤啊!”施施的嘴角扬着一抹淡笑。

“那是当然,我一直很努力,是不是,珊然宝贝!”顾珊然捂脸,这个二货,“你和我上去,对了,抱一箱子上去!”

后来的楼上不意外的传来了顾南笙的哀嚎声,“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吃多了啊,你不是要减肥么?”顾南笙无辜的说,顾珊然直接将那一箱子的验孕棒,扔到了厕所,“珊然宝贝,我错了,真的错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别生气啊,对身体不好!”

“我的要求不多,带着这一箱子的验孕棒进去,什么时候上面你测出有两道杠,我就原谅你!”顾南笙笑着点点头,然后直接进了厕所,他摸索了半天,顾珊然就听见了一句:“珊然宝贝,臣妾做不到啊!”

“做不到就赐死!赐你一丈红!”顾珊然翘着腿,喝了口茶,一副老佛爷的模样。

而此刻正在厕所看着一堆验孕棒的顾南笙,简直想去撞墙有木有……刚刚还在药店一脸风骚浪荡的模样,现在就像是被霜打蔫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了,尤其是面对着这一箱子的东西。

而赵铭这边,因为法医那边又送来了重要的线索,所以焦尸案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赵铭看着墙上面的几个女性的照片,因为葬礼上面的烟蒂生物检材的提取,所以凶手的范围得到了进一步的缩小,因为宾客的名单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了。

只是这照片上面的所有人,都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警局能够侦办的了的,关键是他们完全找不到他们能有什么作案的动机啊,尤其是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把孙学初弄出来,然后居然自己动手把他杀了,这一切似乎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此刻的佟修刚刚回到病房,注意到周围没有什么人,就小心附在佟清姿的耳边:“清姿,放心,等会儿到了另一边医院,我会立刻安排你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的,到时候就把你送到国外去,你就放心吧,爸爸绝对不会让你坐牢的。”

“爸,你那天找佟秋练谈判了,你想向她下药!”佟清姿的声音幽幽的,带着一丝沙哑,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甜美娇俏,声音就像是从喉咙里面嗫嚅出来的,拖着阴阳怪气的声音,佟修完全没有注意到自从自己进来之后,佟清姿神色就变得很奇怪了。

“你听见了我和清流的对话?”佟修并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但是佟清姿心里面已经有数了,“佟秋练的手里面有我们远航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若是一直在她的手中,我的心里面始终觉得不安心,本来是想等她昏睡按个手印,没有想到这个死丫头愣是一口水都没有喝!”

佟清姿直接抱着被子,死死地将自己裹住,佟修仍然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但是佟清姿突然觉得好冷啊,好像是控制不住的那种,她本来心里面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但是她没有想到那杯茶居然真的是父亲弄得,虽然是为了佟秋练,但是那杯茶却这样硬生生的断送了自己的一生啊。

所有的前途,所以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所有的一切都毁了,就算是安排自己出国又怎么样?自己的双手已经不干净了,已经不干净了,自己的一切都毁了……

这么想着佟清姿的身子突然就不再颤抖了,而她的双眼赤红,她死死地盯着床头的那一束百合花,一把将那花瓶打落在地上面,佟修直接被吓到了,而佟清姿就在佟修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捡起了地上面的玻璃碎片,冲着自己的手腕就使劲划了一下!

“清姿,清姿,你在干吗……”佟修连忙跑过去,从佟清姿的手中夺过了那个碎片,一把按住了佟清姿正在突突往外冒血的手腕,“清姿,你这是干嘛啊……”佟修立刻按响了床头的紧急按钮,并且不断的向外面呼喊,“来人啊,快来人啊……”

正在外面不远处的警察一听见动静连忙跑进来,随后佟清姿就被紧急的送往了急救室,赵铭在收到消息之后立刻赶到了医院,看到几个值班的民警,冲着他们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你们几个是干吗吃的,看个人也能出事情,你们几个通通给我回去,一万字的检讨,明天送到我的办公室!”

而佟修坐在手术室的门口,他的双手上面还残留着鲜血,刚刚他握住佟清姿手腕的时候,佟清姿的手腕是冰凉的,但是那汩汩流出来的鲜血却是温热的,那种不断流逝的感觉,就像是水流穿过了自己的手指,不断地往外冒,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佟清姿冲着自己发出了惨白的一笑。

“爸,我恨你!”佟修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这是佟清姿昏迷之前说的最后的一句话,到了后面,佟修都已经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了,医生护士蜂拥而至,从自己面前抬走了佟清姿,随后一阵兵荒马乱,佟修就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的到了手术室的门口。

佟修不懂为什么佟清姿会说这样的话,自己一直以来最疼爱的就是她了,因为她的事情自己操碎了心,但是为什么换来的却是这句话。

赵铭看了看手表:“进去多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赵铭接到电话开始已经整整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快一个半小时了,医生说割得伤口比较深,加上病人的身体虚弱,求生意志也很薄弱,所以……”民警的话音未落,手术室的灯就灭了,然后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摘了口罩:“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病人既然精神有问题,你们就该采取一些措施,这些威胁玻璃瓷器更是不应该出现在病房里面的,你们不知道这样有多么的危险么?”

几个人只能纷纷低头虚心受教,佟修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的,因为他有三个孩子,佟清流的性子孤僻古怪,而且和任何人都不怎么亲近,佟修自然和他不甚亲近,对佟清姿更是倾注了大部分的感情,但是他不懂自己哪里做错了。

佟修这个时候的电话响了,居然是他,佟修看了看赵铭几个人,默默地退到了一个角落里面:“喂——这个时候怎么打电话给我了!”佟修压低声音,四处张望,确定无人经过!

“孙正已经除掉了!”那边的声音冷冰冰的,而佟修整个人瞬间激灵了一下子,“这个人太碍眼了,一日不除,我们都会受到威胁!”

“最近别联系,等风声过去我们再联系!”那边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就挂了电话,佟修心里面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什么,但是孙正留下来确实是个隐患,只是这几天因为佟清姿的事情倒是忽略了这件事情,哼,反正又不是经过了自己的手,除去的话更好。

佟秋练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白少言伸手推了佟秋练几下,佟秋练才回过神,佟秋练收拾了东西就往外走,“老师,怎么回事啊,你这是干嘛去?”因为佟秋练并不是回家,而是收拾一些勘察现场的工具。

“孙法医被人枪杀在了家中!”孙法医?那不就是老师的熟人么?白少言也立刻收拾了东西赶紧出发去现场。

赵铭真是觉得今年是流年不利啊,是不是犯太岁了啊,这接二连三的案子都是怎么回事啊,一刻都消停不了,这边的两桩案子都还没有着落,这边怎么又出事了,“你们给我好好收守着,病房里面一切能构成人身威胁的东西全部收起来!”因为佟清姿出事,转院的事情又被搁置了下来。

萧寒收到消息,一摞文件直接扔到了季远的身上面:“混账,我和你们怎么说的,你们现在和我说孙正被人击毙在在家里面?你们都是干吗吃的!”

“我们没有想到那边居然有狙击高手,是从对面的大厦射过去的,现场我派人去看过了,就有一些一摞的弹夹,而且还有一些吃的,这些人显然在那里部署蹲守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这么做,我只是在他出行的时候安排了人,没有想到……”

“看出来对方用的是什么型号的枪支了么?”

“肯定会射程很远的,穿透力很强,是直接穿透玻璃射进了孙正的心脏,一枪毙命,不过我们接触不到尸体,不知道子弹是什么型号的,不过弹夹看起来十分的普通!”季远低着头,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自己欠缺考虑了。

“好好留意一下令狐家和佟家,这件事情,和他们脱不了干系,孙正不过是个小小的法医,能够让他们如此精心布局,缜密策划,这背后定然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萧寒转动椅子,看着窗外,萧氏大楼是C市最高的建筑,可以俯瞰C市的全貌,“也是时候查一下佟齐去世的事情了……”

季远抬头看着萧寒,终于还是转到这件事情了么?

佟秋练急匆匆到了现场,赵铭已经到现场了,“现场很干净,子弹是从外面射进来的!”赵铭指着一个明显有弹孔留下的窗户,那窗户还是双层玻璃,但是子弹却瞬间射穿了玻璃,孙正死之前的眼睛还是睁着的,白色的衬衫从胸口处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人是直挺挺的仰面躺下的,连挣扎都没有过,瞬间毙命。

“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死亡的原因是心脏骤停,具体的结果还是要等验尸报告!”佟秋练伸手将孙正的眼睛合上,而佟秋练也注意到了在一边一直缩在沙发上面的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头发是有些凌乱地,缩在沙发上面,双手握着一个玻璃杯,里面装着水,但是那水在杯子中不断地晃动,几近溅出来。

现场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要提取,佟秋练摘下手套和口罩走到了女人的面前,慢慢的蹲下身子,伸出双手握住了女人的手,女人的手比起她的还要凉上几分,“芬姨,我是小练,你还记得我么?”

女人的视线从水杯缓缓地上移,最后定格在了佟秋练的脸上面,佟秋练冲着纪芬一笑,纪芬则是伸手指了指一边的东西,佟秋练转头,是刚刚从菜场买回来的菜,“我得起来给他做饭了,不然等会儿就迟了,已经十一点了啊,孙正很忙的,我得抓紧时间了!”纪芬的脸上面露出了慌乱的神色,颤颤巍巍的将水杯放在桌子上面,然后就要起身。

佟秋练眸子闪过一丝疼痛,伸手直接按住了女人的动作:“芬姨,我是小练!”

“小练啊,你来我家做客么?我去给你做饭,你很久没有吃我做的饭了吧,我等着哈,我马上就做好了,怎么办?我都不知道你要来,我给你做点什么好呢!你看看,我都没有收拾一下……”芬姨说着直接挣开了佟秋练的束缚,直接小跑着进了厨房,然后又冲了出来,拎起了地上面的菜,又往里面冲!

李耐指了指地上面的尸体,又指了指厨房,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佟秋练心里面也明白了,让人赶紧把是尸体运走。

而厨房不一会儿就传来了饭菜的香味,纪芬居然在餐桌上面摆上了三双筷子,然后在一双筷子面前,倒了一杯酒,然后幽幽的说了一句:“老孙啊,少喝点酒,对你的身体不好!”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都是觉得有些脊背发凉,都忙着赶紧清理现场,佟秋练走过去,伸手按住了纪芬的手:“芬姨,孙叔叔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和我的父亲一样……”

“哐啷——”纪芬手中酒瓶瞬间掉落,落在瓷砖地面上面,没碎,在地上面滚了几圈,纪芬突然就掩面大哭起来,蹲在地上面,将头埋在双腿之间,嚎啕大哭,佟秋练叹了口气,蹲在地上面,轻轻拍了拍纪芬的肩膀:“芬姨,别难过……”

“呜呜……”纪芬就是一直在哭,所有人都开始叹气了,哎——这种事情大家都是很难面对的,而且都是警局的同事,孙正虽然私底下和他们接触的不多,但是孙正的基本情况他们还是了解的,朋友很少,亲属一栏也就是这个叫纪芬的妻子了。

佟秋练安抚了一会儿纪芬,在几个女警的陪同下,纪芬坐上警车去警局录口供,而佟秋练则是随着赵铭到了另一边的现场勘查,佟秋练刚刚过去就看见满地的零食袋子,而且还有一些洒落的矿泉水瓶,居然还有一个遗落的帐篷,估计是前几天下雨的缘故,这里显得脏乱不堪。

“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去吧,除了被雨水冲刷的已经没有价值的!”佟秋练走到一个弹夹的面前,蹲下捡起弹夹,只是很普通的弹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而且里面没有一颗子弹,怎么这么多的弹夹,为什么把子弹都取出来了?佟秋练将弹夹都密封带了回去。

从这个位置距离孙正的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若是凶手用的是远程的狙击步枪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是这个凶手未免太猖狂了吧,居然在现场留下了这么的证据,而且都是十分完整的。

佟秋练总觉得这里有些奇怪,因为下过雨的缘故,脚印是新鲜的,就是佟秋练随后捏起的一个塑料瓶身上面也是全部都是指纹,估计还能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DNA信息,什么样的人居然可以这么的胆大包天,一下子给警方留下这么的证据。

而且根据脚印,嫌疑人离开的时候是属于有条不紊的离开的,完全是属于有条不紊的离开的,不见一丝的慌乱痕迹,因为逃走的时候脚印脚印之间的距离几乎是等距离分布的,若是仓皇逃走的,不会这么整齐,不仅仅是佟秋练,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都是升起了一抹疑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