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章 小奶娃的身世,丑闻?

“你是宫主,应该的。”说着,乌云示意一直包围着夭华的人都退下。

包围着夭华的人领命,立即训练有素地往船舱外退。

转眼的时间,舱内便只剩下了夭华、乌云,与乌云腿上躺着的还在不断小声咳嗽的小奶娃。

小奶娃难受,赌气般地推开乌云的手,不要乌云抱,转而可怜兮兮地朝夭华伸出一双小手。

夭华倒是很乐意将小奶娃拎过来,但可惜他爹这朵乌云断然不会允许。但不急,等到最后,也就由不得他了。

船舱外面,另一艘船上,先一步回去的容觐直接进入还灯火通明的舱中,吩咐人马上准备笔墨纸砚。等人准备好了后,容觐一边匆忙提笔,传夭华的命令让东泽与于承尽快派船过来接应,一边让船上的人迅速去取一只鹰来。而还未等容觐写完,只见一人形色慌乱,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不好了,容公子,祭司的船突……突然加快速度航行。”

“你说什么?”容觐有些难以置信,反射性地抬起头。

“是真的,祭司的船真的航行出去了,速度很快。容公子,你快出去看看吧。”进来禀告的人神色越发急切慌乱起来。

容觐霎时眯了眯眼,从进来禀告之人脸上可以看出他并不像是在说谎,他也没有听错,可这怎么可能?乌云那艘船不都已经被凿破了吗,那他还急着去哪?这样一来只会让水渗入船中渗得更快而已,除非前方有人接应乌云,或者乌云的那艘船并没有真的被凿破!

蓦然意识到这种可能性的容觐,脸上的面色霎时若翻书一般猛然一变,一把放下手中的毛笔就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快走出船舱,前往船头。

果然,只见浩瀚的夜幕下,茫茫无际的海面上,原本靠得很近的乌云的那艘船已航行出去了,距离他与夭华来的这艘船已有数十丈之远。

容觐随即急忙回头对身后的人问道:“派下水去凿破祭司船的人,可有一个回来?”

进入船舱向容觐禀告,然后紧随在容觐的身后急急忙忙出来的人摇头,“一个也没有回来,只有几个派下去守我们这艘船的人上来,不过都伤得很重,没有守住船底。”

容觐顿时气恼地一掌打在船的栏杆上,结果可以说已经一目了然了。可恶的乌云,看来,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他一早就设好的计,早就已经吩咐好了,让人故意在他与夭华面前演了那么一出戏,让他与夭华都相信他的船已被凿破,真的没想到他竟会来这一招,不知夭华现在一个人在他那艘船上怎么样了,千万别出事才好,一定要等他,“船还能不能接着航行?必须马上追上前方的船。”

“航行是还可以航行,不过速度绝对已比不上之前。另外,船底不断有水渗进来,根本堵不住,也坚持不了多久。”

“传令下去,马上让船上的所有人都知道,眼下我们必须追上乌云的船,才有活路,让他们全都使出浑身的力气来,命就握住在所有人自己手中。”话落,容觐一拂衣袖,迅速返回船舱内,继续写完刚才才写到一半的命令,追赶乌云的同时还是必须要尽快让东泽与于承来接应,以防万一。

站在容觐身后的人领命,就立即将容觐的传下去,让船上的人都牟足劲地航行。

乌云所在的船上,原先包围着夭华,现在已经全都退出去的一行人,在退出去不久,就收到了乌云在夭华追上来之前就已经交代好的,由其他人代为传达的命令,并且弓与箭都已经准备好了,还有每只箭上都已经包上棉布,点燃后让他们射燃与射沉后面追上来的船。

一行人领命,接过弓箭,点燃箭上面的棉布,就拉弓朝后面紧追而来的船射去。

船只很大,完全不同于人会灵活的闪躲,几乎很容易命中目标。后面紧追而来的船上,将夭华的命令写好并已经迅速传出去的容觐,已重新从船舱内出来,到船头坐镇,命船上的人都严加守卫,一有利箭射来就提前打断,并且自己也亲自动手,决不能让箭射到船上。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些无济于事。

片刻的时间,船头甲板上已被射入了好几只燃着火的利箭,尤其是船头正前方。

“全都给我守住,一个都不许慌。”容觐一边继续守卫,一边冷声喝令,并命人再加快速度,还不够快。

乌云所在的船上,船舱内的夭华,对于船头一行人朝后面紧追而来的船射箭一事,自然很快察觉到了,似笑非笑地回头朝船头的方向看去一眼。随即毫无征兆地,夭华一掌隔空打过去,用了近七成的内力。

正在船头射箭的一行人,一时间根本毫无防备,也丝毫未曾料到,直觉身后突然袭来一阵很强的劲风,其中个别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风直接打飞了出去,噗通一声落入海中。剩下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些眼疾手快地抓牢船头的栏杆才不至于和掉下去的人一样。

乌云几乎在夭华对船头一干人动手的下一瞬动手,一掌毫不留情地直袭向夭华。

夭华反应敏捷地侧身一闪,轻而易举地避了开去。再回头朝对面看去时,只见乌云腿上的小奶娃双眼已经被白色的巾帕给蒙住。很显然,乌云准备动手了。

小奶娃十分不满,也十分难受,小手不断用力地扯眼上的巾帕。

夭华嗤笑一声,“也好,反正废话本宫也懒得说与没兴趣说了,本宫倒真的很想正面直接地好好领教领教祭司大人的高深武功。”微微一顿,“谁让祭司上次用毒算计本宫,这次祭司双眼还未恢复,也就别怪本宫捡个大便宜了。”

“我也很想试试。相信这么大的海用来给宫主做葬身之地,也不会委屈了宫主。”

“但要是换做祭司,可真的就太委屈了,本宫可舍不得。放心,本宫定然会将祭司的尸体带回去,五马分尸后喂狗的,相信这样祭司应该会满意了吧?”

乌云不语,一掌击向正前方的那张桌子,在桌子与桌子上的饭菜碗筷瞬间破裂之际,席卷起所有碎片若一堵墙一样密密麻麻地袭向夭华。

夭华反手回击。刹那间,船舱内发出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夭华与带着小奶娃的乌云同时飞身而起,一下子凌立于大船的正上方半空中,脸上皆无一丝表情。

小奶娃还在乌云怀中动荡着。

“祭司,你真的确定带着这个小奶娃与本宫动手?”

“就怕我多带着这么一个人,宫主也没办法获胜。”

“是吗?那祭司可一定要接好招了。不然,待会儿可是会很难看很难看的。”

乌云没有再废话,也不想再废话。下一刻,两人便在半空中大打出手,正面交锋起来,分不清到底是谁先动的手。

后面紧追的船头,船头的容觐抬头看着这一幕,心中不免为夭华微微担忧,乌云可不是一般人。

两艘船上的其他人,那些还活着的人,一时间也不约而同地仰头看了起来。

时间流逝,半空中的两人依旧难分胜负,打得极为激烈。

与此同时,茫茫海面上,另一边,一艘大船正连夜往这边迅速赶来,船上里里外外加起来少说也有上百名黑衣人,各个都手握弓箭,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

半空中的夭华,忽然,借着乌云双眼还无法视物这一点,虚幻一招,在成功引得乌云上当之际,另一只手衔接而上,就猛然袭向乌云手中的小奶娃。

乌云自然容不得小奶娃受伤,电光火石间,急忙回招保护。

但不想,夭华这一招还是虚幻一招,一连两招都是如此。夭华随即一掌袭向乌云的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乌云急忙后退,紧接着一个空翻,落回底下的大船。

夭华居高临下俯视,笑声张狂,“怎么,祭司大人又要当缩头龟?”

乌云没有说话,站在下面的船上,面色低沉。

“祭司大人,本宫劝你还是放下手中的小奶娃,或许这样还能与本宫再一较高下。现在,可是这么多人都看着呢,祭司大人可别丢脸了。”

乌云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吩咐人再加快速度航行。

夭华自然听到来了,霎时直飞下去,转眼间与乌云两个人再在大船上面动起手来。

后面那艘船上的容觐,直到看到这里后,不免有些放下心来,明显看得出乌云已经落于下风,最后的结果几乎已经可以预见,何况乌云手中还始终带着小奶娃,又要分心保护小奶娃的安危,这也大大拖了双眼至今还未恢复的乌云的后腿。

而就在这时,就在容觐放下心来之时,只见远处出现点亮光,并且亮光越来越大,一路往这边而来,很像是船。

容觐的面色不由隐隐一变!那个方向,绝不可能是来接应他与夭华的船,那么就只剩另一种可能了。

没多久,远处而来的船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包括船头密密麻麻黑压压立着的黑衣人。

船头的黑衣人随即二话不说搭弓上弦,朝乌云与夭华打斗的船,及容觐所在的船发射。

乌云对射来的利箭并不感到意外,心中清楚是南耀国来接应的人到了,闪躲过利箭与夭华的攻击后,似提醒,又似反将一军般轻蔑一笑,“宫主,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还是退为上策。”

“可惜,你终究不是本宫。本宫倒要看看今夜来接应你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又究竟有何能耐。魔宫祭司的身份,现在想来绝对是委屈祭司大人了。”夭华一边同样躲过射来的利箭,一边继续对乌云动手,誓有不杀了乌云决不罢休之意。

忽地,又几只利箭射来。乌云虽然双眼无法视物,但耳朵还异常敏锐,立即就察觉到了,从而刹那间反应迅速地借射来的利箭借力打力般一掌打向夭华,在夭华闪躲之际,直接带着手中的小奶娃就飞身而起,从密密麻麻交织的利箭上方飞身向来的大船,落在来的大船的甲板上,而后直接走入明亮的船舱中,不再理会刚才交手的夭华。

夭华同样已飞身而起,眯了眼地垂眸看向到来的大船,以及大船上面那些正朝这边不断射箭的黑衣人。

“宫主,对方人多势众,恐怕早有埋伏,要不我们还是先行撤退,用乌云的这艘船。至于以后,再另外慢慢想办法?”容觐在这时一个飞身而来,近到半空中的夭华旁边,对夭华道。

夭华没有说话。

容觐借着月光将夭华侧脸上的神色都收入眼底,也朝底下前方刚刚到来的这艘船看去,直觉对方很不简单,只是有些想不通对方明明是为了接乌云而来,为何连乌云船上的人也不放过?这么一会儿工夫,不管是乌云船上的人,还是他们来的船上的人,都已损失惨重,人坠入海中的“噗通”声一声接着一声。

刚刚到来的,满是黑衣人的大船上,船舱内,一个带着半张面具的人坐在那里,正喝着茶。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带着半张面具的人当然知道到来的人是谁,回头看去,然后目光落在乌云手中的小奶娃身上,对于乌云手中的小奶娃并不意外,尤其是对于小奶娃酷似某人的面孔,“没想到你竟然将他从雪山带出来了。为了救他,你可真是不死心。只是,你难道就不怕他的身世暴露?”

“只要你不说,那个人不说,这世上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尽管双眼无法视物,但乌云还是走过去正确无误地坐了下来。

“当然,只要你回来,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自然不会说,毕竟这样的丑闻……呵呵……”带着半张面具的人笑了笑,话语点到为止,没有说下去,随即再衔接上的话,语气已然一转,“此刻外面之人,你要如何处置?”这个人,指的当然就是夭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