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10.210装病是吧?那姐就陪你玩一玩喽

老张非常委曲。

两年没出灵石也不是他的错呀,他也不想的呀!眼看着现在连开张都难,他心里比谁都急,居然还被人诬陷他卖假货!

黑岩村对假货几乎是零容忍,若这话传到主上那里就麻烦了!所以老张才会这么激动。

“不卖假货?你摊位上两年都没出过半块灵石,连渣渣都没有!你说你不卖假货,有本事解颗灵石出来呀!”王小锤嘲讽道。

“就是就是!龊”

众人纷纷附和,落井下石。

老张急得团团转,目光落到成批的毛料上,犹豫彷徨件。

现在他是解也不是不解也不是。

不解,只怕这假货的罪名肯定要坐实了,可若解了,还解不出灵石的话,结果也是一样……

就在老张不知所措的时候,南宫无痕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将三块原石递到老张手里,道:

“我要这三块,麻烦老板解了它。”

此时老张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心情做生意呀!

“老板生意不做了?”

南宫无痕似笑非笑地挑眉,眼中带着一抹戏谑,却透露着一股子气定神闲的优雅。

老张心里一颤,愣愣地说:

“公子不怕我卖假货吗?”

“我相信欧阳世家的监察能力。”南宫无痕淡淡地说道。

欧阳世家乃横川四大世家之一,黑岩村正是其麾下产业之一,正是因为有欧阳世家作为后盾,黑岩村才能一直开展下去。

而欧阳世家因为控制着整个东土的灵石产业,才能屹立千百年而不倒。

南宫无痕的话无疑是对老张的肯定。

老张没想到在这么多人质疑他、就连他的朋友都不相信他的时候,竟会有人为他挺身而出。

老张深受感动,接过南宫无痕递给他的原石,目光落到南宫无痕递过来的原石之上,他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公子要不要重新挑?”

这三块原石的成色都不怎么样。

老张会说这话,倒不是因为解不出原石而被人耻笑,他是真心希望南宫无痕能够赌涨,因为他是眼下唯一一个为自己说话的人,他心怀感激。

南宫无痕摇摇头,道:

“不用了,解吧。”

老张拿着他递过来的原石来到解石器旁边,围观的人看到南宫无痕挑的原石之后直摇头。

心想这人真是有钱没处花,这种废石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出灵石的样子。

老张一刀下去,众人一脸不屑,果然是灰灰的一片。

有些人已经失去了耐心了,觉得没必要在这里看两个白痴耍宝,纷纷散去。

围观的人少了一大半,南宫无痕的笑意却更加深了。

“出绿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原本已经离去的人纷纷顿住脚步,往回走。

出绿了!

三块不起眼的原石竟然都出了绿灵石,在场所有的人都直了眼。

黑岩村的毛料摊位是分不同档次的。

档次越低,毛料越便宜,出灵石的概率也越少;档次越高,出灵石的概率也越高,当然毛料的价格也会相应地变高。

像老张这种档次的摊位基本属于最毛料市场里面最低的一种,基本上只能出些灵石碎片,一两个月能出一块完整的灵石都算是不错了,毕竟人家毛料便宜,差一点的半年才出一颗完整的。

一天内就连出三块完整的绿灵石,这是同一档次的摊位中没有发生的事情。

能不震惊吗?

震惊之余,人们纷纷看向南宫无痕!

虽然今天来了个“赌神”,一天赌涨八次,可人家也是跑了很多摊位,买了一大堆原石,方才赌涨的,哪像这男人,拿三块就出三块,简直神了!

“我认得他!他就是那个一眼识破靠皮绿的神人!”

不知道谁激动无比地喊了一声,现场顿时就炸开了。

人们纷纷朝着南宫无痕投去崇拜的眼神。

神!

实在是太神了!

一拿一个准,这绝对是赌石届的一大神话!

面对那些人各种各样的奉承话,南宫无痕说得风轻云淡:

“只是赶巧摊位里的这批货好而已。”

这话不假!

若不是老张摊内的货里面有足够多的绿灵石,他就算再神也不可能赌涨,而且还是完整的绿灵石!

这也难怪!

老张家这批货是两年前进的,因为一直没出灵石,生意惨淡,卖了两年都没卖完,剩下不多了……

这样看来这批货应该是没问题的,那么这就意味着剩下来的这批原石中出灵石的概率会很高了……

围观的人除了毛料市场里面的卖家以外,还有很多

是买家,他们见状也顾不上膜拜南宫无痕这座大神了,纷纷上前抢购。

一时之间,原本门可罗雀的店铺内一下子挤满了人,说是门庭若市一点儿也不夸张。

南宫无痕见状则拉着周璇的手,不动声色地走了。

“无痕大哥,没想到你还挺有正义感的嘛!”

二人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周璇抬起头,眯着眼睛,笑容满面地看着眼前这个白衣男子,只觉得他怎么看怎么好看。

“正义感?”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咀嚼着这三个字,

若他有正义感的话,以他的武功应该成为江湖上人人敬仰的侠客,而不是成为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魔头了!

形象仗义、惩恶扬善,从来与他没有关系!

他之所以会帮这个老张,不过是因为他感到周璇想帮他。

挑几个灵石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举手之劳,又能让他家璇丫头高兴,何乐而不为。

眼下,佳人浅浅含笑,明眸善睐,好似千树万树开出了花。

好美!

"无痕大哥,既然你挑灵石这么厉害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去买毛料呢?"

周璇不明白南宫无痕既然这么擅长赌石,为何不去赌石而去买灵石呢?

绿灵石一万两一块,而他刚刚买的毛料才一两银子三块啊!一比三万啊!!

“麻烦,浪费时间。”南宫无痕耸了耸肩。

“也不需要多少时间呀……而且这不是小钱,二十多万两耶!”

周璇感慨道,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刚刚买灵石花了不下于二十万两吧!

这可不是小数目呀!

“丫头,在你眼里我的时间这么不值钱吗?”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刮了刮周璇娇俏的鼻子。

周璇显然是被他的话吓到了,嘟着唇,心想无痕大哥居然连这举手之劳的钱也懒得赚,他们南宫世家该是多有钱呀!

哎——

不想嫁入豪门的穿越女不是好女主!

从这一刻起,她是不是应该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想,使出浑身解数傍这个大款呢!

周璇漂亮眼睛转呀转有,一张光洁如玉的脸上表情可谓是瞬息万变,尤其是她那娇滴滴的红唇,一会儿张着,一会儿嘟着,一会儿抿着……

那样子别提多诱人了!

南宫无痕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上周璇柔软的红唇。

“唔——无痕大哥,别这样!有人呢……”

周璇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推开他,这光天化日之下,毛料市场里人来人往的,被人看见多不好呀……

偷香被推开,他也不恼,眼中的笑意却愈发地深了。

“恩!那咱们挑个没人的地方再继续。”

他坏坏地在她耳畔吐着起,那灼热的气息打到周璇的脖颈之上,她一张小脸顿时跟着了火一样。

“人家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璇丫头讨厌我?”

南宫无痕皱起眉头,漂亮眼眸中带上了浓浓惆怅和失落。

周璇看到他这个样子,一颗心顿时就软了,连忙摇手否认道:

“不是!我怎么会讨厌无痕大哥呢!”

“哦?那就是喜欢喽”南宫无痕原本惆怅的双眸顿时变得亮晶晶的,带着浓浓的笑意,“璇璇你喜欢我。”

他的双眸包含笑意地看着周璇,仿佛幽深的古潭,周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吸走一般,整个人一愣一愣地,半晌才发现自己中了他的计,有些恼火地跺了跺脚。

“你耍我!我不理你了!”

那样子薄怒中袋中七分娇羞,娇羞中带着三分可爱,与其说是在生气,倒不如是说在撒娇。

可爱到了极点!

周璇快步往前走,低着头,脸红得跟苹果一样。

无痕大哥怎么也这么坏呀!

更加奇怪的是,自己对他的坏竟一点儿也不讨厌,甚至觉得这样的他还挺有魅力的!

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天呐!

她是中毒了吗?

身后传来他爽朗的笑声,周璇更加恼火了,她加快了步伐,那样子其实并非同南宫无痕置气,而是不想被他看到自己惊慌说错、魂不守舍的没出息样!

“原来在这里!总算找到找到你们了!”

突然之间,冲出一群人,从不同的方向将南宫无痕和周璇牢牢地围住了。

那群人都是同意的黑色劲装,每人手里都提着刀,来势汹汹,看样子应该是专业打手。

“你们要干什么?”

周璇蹙眉,她倒不是害怕,有无痕大哥在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些人虽然武功不错,可

显然不是无痕大哥的对手。

她只是不明白为何突然冲出来这么一群人。

“姑娘,我们不久前才见过,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呀!”为首的男子对着周璇笑,然后吩咐手下,“那个臭小子你们往死里打,不过这姑娘可别伤着她,她是我们少爷的人。”

这男人周璇倒是认得,就是不久前被无痕大哥折了手的男子的仆从。

“我怎么就成你家少爷的人了?”周璇不满地抗议。

“姑娘,你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能被他看上你的福气!”

那仆从道,口气狂妄至极。

“能被我家少爷看上,以后你在这黑岩村就可以横着走了!”

南宫无痕闻言,眉一挑,兴味十足地看着那人,道:

“听这语气,莫非你家少爷是欧阳恪?”

欧阳恪,欧阳世家少主,江湖四大公子之一,而欧阳世家正是黑岩村的幕后老板。

“当然不是欧阳公子!不过也差不多啦……”那仆从道。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周璇不解地看着那人,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人还可以差不多的。

南宫无痕却抿嘴,似笑非笑:

“哦,不是欧阳恪,那应该是欧阳寅了……”

他当然知道王小锤不可能是欧阳恪,也不可能是欧阳寅,他故意这么猜,是因为他无聊,就当耍猴玩了。

“不是!”

那仆从的脸色有些变了,眼前这个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不知为何,在他面前,自己的气势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弱。

别怕!

这里可是她家少爷的地盘!

有什么好怕的!

“既不是欧阳恪,又不是欧阳寅,那是谁呀?居然能在黑岩村横着走?难不成欧阳世家还有别的公子?”南宫无痕眨了眨眼睛,坏坏地笑,“莫非欧阳家主还在外面有私生子不成?”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那仆从满脸通红,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说欧阳家主在外面有私生子呀!

更不敢把自家少爷说成欧阳世家的私生子!

“我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们说你家主子能在黑岩村横着走的,这黑岩村可是欧阳世家的,除了欧阳世家的人,还有谁敢横着走?”

南宫无痕挑了挑眉,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亮,道:

“我忘了,还有螃蟹!难道你家公子是螃蟹?”

“噗嗤--”

周璇忍不住轻笑出声,她家无痕大哥的样子实在是太幽默了。

“噗——”

那仆从竟被气得一口鲜血从嗓子里喷了出来。

原来还在笑的周璇见那仆从突然喷些了,一下子就惊呆了,她忍不住偷偷地去望向无痕大哥,眼神中充满崇拜。

高!

实在是高!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三言两语把别人气得吐血!

厉害!

太厉害了!

南宫无痕感受到周璇的视线,冲着她微微一笑,道:

“丫头要不要吃螃蟹?东都寒月楼的螃蟹味道很不错哦。”

他的声音温柔似水,好似玉石落地一般动听,语调平和,好似真的只是在跟你讨论晚上吃什么一般。

他的眼神更是温柔得一塌糊涂,整个人仿佛清风明月一般清淡闲雅。

他就这样一边优雅着,一边把对方气得炸毛。

现在,那群人也没有心情跟南宫无痕解释他们家少爷到底是谁了,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们家少爷再高贵,也高贵不过欧阳世家,只要高贵不过欧阳世家,那便是变相承认自己是螃蟹,自取其辱了……

“杀!杀了那个臭小子!少爷重重有赏!”

那仆从狠狠地说道。

他一声令下,身边蓄势待发的手下便朝着南宫无痕攻去。

“哇——好可怕!丫头救我……”

南宫无痕突然大叫,惊慌所措地躲到周璇的身后,抓着她的衣服不放手。

“啊?”

周璇正奇怪她家武功高强的无痕大哥为何会突然躲到自己身后,这厢,他醇厚的声音在自己的耳畔响起。

“《凌波神诀》第一层,凌波甩柳,右边。”

原来无痕大哥是打算暗中暗中指导自己作战,提高实战经验。

这群人武功不算高,人也不算特别多,但是他们长期混迹毛料市场,想来也没少替那王小锤作打手,实战经验丰富,招数变化多端,的确非常适合周璇练手。

闭门苦练固然重要,但练出来的功夫毕竟还是停留在表面。

功夫终归是用来实战的,只有在实战中才能对自己所学进行进

一步提升和修正。

而且有他在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无痕大哥考虑得真是周到。

“把内力凝聚到丹田,然后将它划为一股气,聚集到手上,出掌,对……丫头悟性不错。”

战斗之余,南宫无痕还不忘鼓励周璇。

真是个好老师。

“左边。这掌出早了……”

“后面,恩,力道稍微欠一点!”

几乎周璇每出一掌,南宫无痕都会对她进行点评。

表面上看起来是周璇在保护南宫无痕,可实际上他在对周璇进行指导,一旦周璇遇到麻烦时,他便随手替她化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周璇打着打着,心跳却跟着加速了。

心跳好快!

脸好烫!

她是怎么了?

运动过度了吗?

南宫无痕为了指导周璇功夫,几乎是贴着她的背,如此以来,周璇便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强劲的体魄,感受到他身体的张力和肌肉的纹理。

没想到无痕大哥表面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这么有料!

一副画面突然浮现在周璇的脑海里。

那是一片温泉,热气腾腾,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男子乌黑得仿佛绸缎一般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他光洁的背上。

温泉热水的浸泡让他白皙的肌肤透着一丝红,引人遐想!

这正是几个月前,他们在一个林子里,她无意中窥视到他沐浴的画面,他还让她替他擦背……

啊!啊!啊!

羞死人!

她在想什么呀!

她现在可是在跟别人对战呢!怎么可以开小差呢!

还想这么无耻的画面!

正是醉了!

周璇对自己彻底无语了,连忙用力地甩甩脑袋,示意自己赶紧把那副香--艳的画面从脑海里赶走,集中精神杀敌。

“你们给我注意点!不准伤着小美人!”

王小锤赶过来的时候,见到自己的手下正在和周璇打斗,跺着脚,喊道。

“攻。”

这时候,南宫无痕在周璇耳畔轻轻说道:

“实战之中切不可心慈手软,要利用一切有利条件,攻其不备。必要的时候,趁人之危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南宫无痕的指导下,周璇抓住机会,强攻过去,终于占了上风。

王小锤见状愈发急了,尤其是看到周璇一直保护着南宫无痕。

他连忙大叫:

“喂——小白脸,你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好汉!”

王小锤企图用激将法逼南宫无痕出来,然而南宫无痕是谁呀?

他真身可是史上脸皮第一厚的贤王殿下宇文辙。

想激他?

做梦!

只见某人眉毛一挑,不冷不热地说:

“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好汉了?我不过是想安安静静地躲在我家璇璇后面,做个从容的小白脸而已……”

“你……”王小锤激将不成,气得大叫,“你等着!我让我大哥来收拾你!”

说曹操曹操就到,王小锤话音刚落,前方墙角转出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不凡的气质,一双眸子不怒自威。

“大胆何人?敢在我黑岩村闹事!”

“大哥……”

王小锤见了那黑衣人,立马露出一副狗腿的样子,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他伸手指着南宫无痕,大叫:

“就是他!”

黑衣男子一双犀利的鹰眼穿过周璇,落到南宫无痕身上,一脸高傲地说道:

“在下王斯从,乃黑岩村村长,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

黑岩村村长就是整个灵石以及毛料交易市场的负责人,权利很大,响当当的人物。

但凡习武之人,武功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需要灵石辅助,所以江湖中人听到“王斯从”三个字无一不是毕恭毕敬的。

正是因为有王斯从罩着,王大锤才敢如此嚣张。

“大哥,你问他的名字干啥?像他这种人就算报上名,我们也不认识!”王小锤道。

王斯从不置可否,他也看出来了,那男子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没什么功夫,估计就是个吃软饭的,倒是这姑娘有两下子,居然能战胜小锤的手下。

“不知道这位姑娘师从何派?”

王斯从毕竟混迹江湖多年,知道这姑娘虽然是险胜,但她的武功每一招都非常高明,只是她不够熟练而已,若他日练熟了还能增强数倍。

只是说来奇怪,她用的招数他竟闻所未闻!

王斯从在接管黑岩村之前曾经行走江湖、闯荡了大江南北,与各大门派都有接触,是以大多数武功他

看一眼就能看出出处,然而周璇的功夫他却闻所未闻,便起了兴趣。

“无门无派。”周璇说道。

“哦?那姑娘可是遇见了什么高人?”王斯从问道。

“高人……”

周璇笑了笑,她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男子。

“他就是我遇到的高人。”

“姑娘是在跟在下开玩笑吗?”王斯从有些不悦地说道,“就凭他?”

他分明感受到那男人身上的内力还不如她。

南宫无痕见王斯从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目光愈发迷离了:

“怎么?王大侠看不起在下?”

王斯从冷哼一声,压根儿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哎——

怎么回事呀?

他看起来就这么没用吗?

真是伤脑筋!

“王大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我告诉你好了,我叫南宫无痕……”

“哈哈哈——哈哈哈哈——”

熟料南宫无痕的话才出,王小锤就很不给面子地用笑声打断他继续说下去。

“哈哈哈……你这小白脸居然敢说是南宫无痕?那我还慕容莫问呢!哈哈哈……”

“就是就是!他如果是南宫无痕,小的我就是连城流觞!哈哈哈……”

他的随从也跟着哈哈大笑。

一时之间,笑声此起彼伏。

就连不想不苟言笑的王斯从也笑了开来,他嘲讽地看了那白衣男子一眼,道:

“小伙子,以后出门前照照镜子,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别以为穿件白衣就可以装南宫无痕了……南宫无痕武功盖世、神秘无比,岂是你这种人能装的……”

“……”

周璇看着这群人一副讥笑无痕大哥,心里有些复杂,忍不住小心翼翼地看向他,却见那男子嘴角轻扬,漆黑的双眸之中兴味十足:

“没想到你们对我的评价还挺高的嘛!”

“居然还装……”

王斯从无语地摇头,没想到这人脸皮这么厚。

“既然自称南宫无痕,就让在下领教一下你的无痕刀吧!请——”

说话间,王斯从亮出了武器。

锋利的刀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晃得周璇有些睁不开眼睛。

王斯从在江湖中人称“夺命狂刀”,其刀法快、狠、准,一刀毙命。

他说是要见识他的武功,出的却是杀招。

够狠!

真不愧为欧阳恪的手下,心狠手辣也是一脉相承。

只可惜,他真的是南宫无痕。

周璇想要分析王斯从的刀法,然而以她的武功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觉得又一股子强大刀气压过来,突然有人将她从刀气中推了出去,然后她便看到那把大刀直逼南宫无痕的脖颈,眼看就要隔断大动脉了,却见那男子嘴角微微一扬,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

“叮——”的一声在空气中回荡,清脆无比。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王斯从那把足足有两寸厚半米宽的大刀就这样断成了两截,一截在王斯从手里,另外一截则被那白衣男子加在手指之间。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呆若木鸡。

那可是玄铁所制的绝世好刀呀!

周璇虽然早就知道王斯根本不是无痕大哥的对手,可是看到这一幕,还是被震撼住了。

“咔——”的一声,南宫无痕将手里的断刀扔到地面上,然后足下一点,翩然移至周璇身边,速度之快,带动了一阵风,白衣飘飘,宛若仙人。

王斯从这才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南宫无痕,呐呐道:

“你……你到底是何人?”

“无痕哥哥……”

一声轻呼传来,一个锦衣女子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出来。

一身雪纺拖地长裙,宽大的袖口绣着淡紫色的兰花,挽着淡紫色的轻纱披帛,青丝如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着,肤白胜雪,两弯似蹙非蹙细眉陪着黑曜石一般的含情目,行走间如弱柳扶风,娇喘微微,惹人爱怜。

“见过二小姐!”

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给她行礼,就连刚刚趾高气扬的王小锤和王斯从也毕恭毕敬地跪了下来。

可欧阳若兰仿佛没有见到一般,她那双温柔似水的含情目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南宫无痕,迈着小碎步三步并作两步走地朝他走来,脚下一个不稳,失去重心,朝地上摔去,好在南宫无痕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她。

“兰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无痕见到欧阳若兰显然有些意外。

“兰儿今日刚好虽兄长过来黑岩村,刚来就听人说今儿来了个神人,兰儿觉得可能是无痕哥哥,就跑来寻觅!没想到真是你……”

欧阳若兰一张小脸红红的,低着头,甚为娇羞。

“可是兰儿好没用,一来就让无痕哥哥看笑话了……”

说话间,她垂下了头,无精打采的样子。

周璇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如画眉毛微微挑起:

好一朵娇弱可人、纯洁无辜的白莲花!

刚才她分明是自己跌倒的!

周璇觉得好笑,聪明如无痕大哥,他应该不会没发现吧……

“兰儿身子不好,下次要小心一点才是。”

南宫无痕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无痕哥哥,兰儿会注意的。”

欧阳若兰乖巧地点头,然后,她的目光落到后方,显然是看到了周璇。

“无痕哥哥,这位姑娘是……”

“她叫璇璇,我的……”

南宫无痕讲到一半,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着周璇,嘴角微微含笑,可偏偏那笑又似笑非笑,带着七分的邪气。

“你的什么?”

周璇见他不说话,轻轻追问。

她看得出来,他跟这位兰儿姑娘关系匪浅,所以周璇有些好奇他会怎么向她介绍自己。

“你说呢?”南宫无痕不答反问,“璇丫头希望你是我的谁?”

这算什么话!

周璇有些恼!

明明是他介绍,又不是她介绍……

不知为何,周璇的心情有些浮躁,她懒懒地说了一句:

“随便。”

“随便?”南宫无痕嘴角微微一扬,道,“兰儿,你也听到了,她是我的随便。”

欧阳若兰闻言捂着嘴轻轻地笑,特别友好地对着周璇行一个礼,道:

“姑娘,你好!我叫欧阳若兰!无痕哥哥在跟你开玩笑呢,你别生气,他这人就这样……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

如果把这句话翻译得浅显易懂一点,其实是这样的:

我欧阳若兰跟南宫无痕很熟啊!

我很了解他啊!

我跟他有奸--情啊!

你来嫉妒我吧!

如果周璇真的因为嫉妒而有失风度,那就太LOW了。

这女人就是故意想要用言语激怒周璇,好让她在南宫无痕勉强形象大毁!

她可没那么傻……

既然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喽!

“你好,欧阳姑娘,我叫周璇。欧阳姑娘是无痕大哥朋友吗?为何从没听无痕大哥提起过呢?”

周璇的声音淡淡的,嘴角含笑,听不出一点儿情绪。

果然,欧阳若兰听到这话之后,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巴掌一样,心里堵得慌,就连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

她心里难受、不服!

可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咬着牙,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南宫无痕,漂亮的睫毛扑扇两下,便染上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儿,无比惆怅。

“兰儿是我朋友的妹妹。”南宫无痕解释道。

“哦!原来是朋友的妹妹呀……”

这话其实是有双重含义的,看起来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实际上……呵呵,她是在变相跟欧阳若兰说:

原来姑娘你只是“朋友的妹妹”,连“朋友”都算不上。

欧阳若兰雪白的贝齿咬下娇艳的红唇,吸了吸鼻翼,两颗泪珠儿险险地挂在眼角,好似随时都要掉下来一般。

“呜……头好晕……无痕哥哥……”

“好难受……”

她突然捂住脑袋,身子一软,朝着南宫无痕身上倒了下去。

靠--

装病!

这也太没品了吧!

“二小姐,你没事吧?”

“天呐!快叫大夫……”

这时候,原本因为被这白衣男子的真实身份给震撼得粉身碎骨的王斯从等人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大叫。

有眼不识泰山也就罢了,若自家二小姐再出点意外,他王斯从就算又九条命也撑不下去呀!

“应该是中暑了吧……我来看看。”

周璇扫了欧阳若兰一眼,眯起眼睛——装病是吧?那姐就陪你玩一玩喽!

******

乐乐:谢谢大家的红包,加更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