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5.坑深155米:

他皱了皱眉头,低沉着开口,“把门弄开。”

章秘书,“……顾总,我并没有学过这项技能。”她很快的反应过来,“是敲门还是让开锁公司的门过来撬锁?”

其实如果夫人真的住在这里的话,她也跑不掉的,五楼呢。

正说着,后面一道警惕的声音响起,“你们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顾南城和章秘书听到声音转头就看见了从电梯里出来的乔染件。

她的脸还明显留着被叶骁扇了一个巴掌的红肿,一只手提着包一只手提着满满的食材,瞟一眼过去,有青菜,肉,和鸡蛋,很丰盛。

乔染看到顾南城那张俊美又戾气逼人的脸,心脏猛地瑟缩了一下,呼吸一窒,却想也不想的提着袋子就冲了过去挡在门前,“顾……顾总,”她看着男人平静又深沉得令人畏惧的双眼,背脊贴着掉漆的门板,“你来我家做什么?龊”

顾南城言简意赅,薄唇吐出两个字,“开门。”

乔染紧紧的攥着手里的塑料袋,贴着门的身体没有半分的退让。

章秘书善解人意的提醒,“乔小姐,您挡不住顾总进门,而这个过程除了让您丢了现在的工作甚至可能在安城在没有生存的余地,不会有其他的任何帮助,包括——对其他人。”

她当然明白。

想了想,还是仰头朝安城最有权势之一的男人道,“顾总……我知道您跟慕导吵架了,只不过她现在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您能不能发发慈悲,先让她养好身体再说?”

身体不好。

四个字不轻不重的划过他的心头。

男人的声音更加的低沉,面色也愈发的冷了好几分,语气更重更冷漠,“把门打开。”

乔染出乎意料的固执,“顾总,慕导身体不好精神状态也不好,您就算对她……至少在这个时候让她养好身体,她不想见您。”

她全程都用了您字,但是语气却半点没有恭敬的意思,更多的是反感排斥。

顾南城清俊冷沉的眉目已经是外露出来的怒意,他眯起眸,“静养?在你这个破得有双手就能破门而入的地方静养?她多金贵是你养得起的?”

乔染被堵得哑口无言,却始终不肯让开。

僵持了大概五分钟,章秘书怎么劝都没办法,最后只好拿出手机作势要叫人,她才把门打开——进去之后,章秘书才明白为什么她怎么都不愿意开门。

乔染租的地方很小,很拥挤,一室一厅,加卫生间和厨房,勉强能看的地方也就是收拾得干净整洁。

贵公子出身的男人一辈子都没踏进过这样破烂的地方。

这么小,这么拥挤,墙壁的油漆不知道什么年代的,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

就一间卧室,他沉着一张脸,修长的腿迈着大步朝门走过去,手握着门把拧到一边然后推开。

“乔染,”低低的迷糊的沙哑没什么力气的嗓音跟着响起,“我没胃口……你不用做我的晚饭。”

兴许是气氛不大对,又没有听到乔染回答的声音,晚安虽然神智有些昏沉,但还是费力的打开了眼睛。

一眼就看到占了大半个空间的男人,他一身手工打造的西装一丝不苟,熨帖笔直,在这样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

原本儒雅的眉目覆盖着满满的暗沉,下颌的线条绷得很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跟着进来的章秘书捂住嘴,诧异的看着晚安额头上那醒目又有些严重的伤,心里略略的崩溃——夫人消失这么久,难道顾总真的家暴夫人了?!

顾南城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言不发的走过去,俯身掀开她裹着的被子,伸手就去抱她。

女人的身体立即瑟缩得蜷缩了几度。

男人动作一顿,还是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他低头望着她有些红得有些异样的脸,低低哑哑的道,“带你回家。”

晚安闭上眼睛没说话,一来她真的没什么力气,二来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

他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

顾南城抱着她只穿了一身薄薄睡衣的身子就感受到异于寻常的温度,烫得厉害,无疑是发烧了,又想起那天早晨她鞋子都没穿就跑进了雨里。

末了视线又挪到她额头上那块伤上,在她本白皙柔嫩的肌肤上显得很醒目很打眼,眸色暗沉了好几度,心脏微微的抽了几下。

经过门口的时候朝章秘书淡淡的吩咐,嗓音带着不明显的紧绷,“叫医生去南沉别墅。”

乔染像个无头苍蝇似的跟着,她没什么力量再插手,又不放心。

晚安睁开眼睛透过男人肩膀朝她笑了笑,“别担心,没事,我回去联系你。”

嗓音沙哑厉害,还伴随着鼻音。

顾南城在狭窄的客厅顿住了脚步,眼神淡漠的扫了乔染一眼,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乔染的神经登时紧绷了,她其实是耳闻

了顾公子花了大力气找慕导的事情,不知道这次得罪他……会不会丢掉工作。

脸色有些白,她需要那份工作。

“章秘书,”顾南城收回视线,淡淡的道,“给乔小姐换个住的地方。”

乔染呆了呆,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把她赶出这里吗?她难得找到租金低交通方便治安还算是不错的地方。

章秘书立即恭敬的回答,“好的顾总,明天就会给乔小姐找个好点的小公寓。”

晚安被他一路抱出屋子,走进电梯的时候他低头望着她,她不说话,他也没有主动的开腔打破沉默。

直到上了车,陈叔在下面等着,见顾先生抱着太太下来,立即松了一口气,赶忙下来打开车门,“顾先生,太太。”

章秘书坐在副驾驶上,车内一片沉默没有人说话,直到男人拨通电话低沉的吩咐,“林妈,准备晚餐,晚安发烧了,要清淡点的。”

“哎好的好的,顾先生,我马上去准备。”

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顾南城这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被迫靠在他怀里的女人身上。

他的喉结滚了滚,用手指将她凌乱的发拨到一边,晚安蹙眉,微微的别过脸,动作的弧度不大但是排斥的意思已经摆在他的跟前了。

男人也不在意,细细的将她的头发打理好不再那么毛躁,又皱眉看了眼她身上的睡衣,低低的问道,“冷不冷?”

晚安没什么表情,淡淡哑哑的回了两个字,“不冷。”

她在发烧,全身的温度都比体温高,怎么会觉得冷。

章秘书在前面笑,“夫人您发烧更不能受凉,我把车里空调开着。”

秋天的温度本来是正好…生生调了个热空调。

顾南城也没介意她的冷淡,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包裹住她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先睡会儿,回家吃点东西就可以睡觉了。”

陈叔不声不响的提高了车速,半个小时的车程二十分钟就到了,做了很多年的老司机,车技还是相当的过硬。

到南沉别墅的时候顾南城照例亲自抱着她下车,因为之前他有安排好的晚宴,林妈临时接到电话,他们回去的时候晚饭还没做好。

连医生都没到,男人垂首温柔的问道,“先上去洗澡好不好?”

她只说了四个字,“我自己洗。”

顾南城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抱着她回了主卧,被单床褥都被他换成了白色,乍一眼看上去很陌生,之前的床上用品他都偏爱用深蓝的色系,换了几套都是如此。

男人俯身要替挽头发,“泡澡还是淋浴?淋浴比较快,嗯?”

“我要洗头发,不要绑。”

他看她一眼,低低的哄道,“你额头上有伤,不能碰水。”

顾南城的视线在她额头上的伤停留了几秒,那已经破皮见血是外伤的程度了,虽然抹了药膏但是处理得很随便。

这……男人眸光闪了闪,是他弄出来的伤?

他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弄出这么快,像是撞到额头重重的磕到墙上。

晚安终于算是抬眸正眼看着他,“我全身上下都是伤。”

她在乔染家浴室洗澡的时候,地板太滑她脑袋晕直接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了,当时乔染听到声音冲进来……就看到她惨不忍睹的一身。

——第二更结束,么么哒,谢谢美人们最近贡献的月票╭(╯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