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4.坑深154米:这个巴掌,是你怀疑我绿了你给我的?

陆笙儿本来以为他不会给自己开门,正想着要不要下去叫岳钟和锦墨上来开门,面前的门就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英俊淡漠而显得有几分淡淡的寥落的男人,跟往常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除去眸内分布着血丝,短发显得有些凌乱。

他看她一眼,淡淡的道,“你们先吃,我洗澡就下来。”

“好的。”陆笙儿看着他,一时间有些词穷有些尴尬,无意识的看了眼他的身后——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和慕晚安的卧室。

感觉很奇妙,她和锦墨从十多年前搬入盛家开始就一直住在盛家,但她不懂这种同床共枕的夫妻的感觉件。

深蓝色的一套床褥,很凌乱,像是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战场,上面还随意的扔着女人的衣服。

单身男人的卧室,跟住着一个女人的卧室,差别很大,从床头摆着的那一对床头灯就可以看出来了龊。

“南城,”陆笙儿叫住要转身的男人,还是问了出来,“你和她吵架……是因为……前天晚上你陪我去追锦墨的车吗?”

顾南城的脚步停下,侧过身看着她淡淡的道,“我跟她之间的事情,笙儿,你下去跟锦墨一起吃饭。”

陆笙儿扯住了他的衬衫袖子,固执的问道,“你们吵得这么凶是因为这件事吗?”

他微眯了下眸,“不是,你别多想。”

“如果不是你们怎么会吵得这么凶?她会直接消失这么久不跟你任何的联系?”

顾南城沉默了一会儿,方温淡的回答,“她消失是我的错,你下去吧。”

他没有要多说的意思,陆笙儿便不再追问,只说了句,“好,不过,我们等你一起吃饭,”顿了顿,才补充道,“她可能真的只是住在谁家,你不要太担心了。”

“嗯。”

顾南城在浴室冲了一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下楼了,林妈还没有过来,饭菜都是岳钟用冰箱里剩下的食材做的。

他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扶起筷子淡淡的道,“待会儿吃完饭你们就回去。”

岳钟问道,“那你呢?”

顾南城没有抬头,“公司很多事等着我处理。”

“你先睡一觉吧,休息再去公司,一天两天不上班不会出什么事的。”

“没事。”

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堵死了其他人说话的可能。

吃完饭他们率先走了,顾南城打了个电话让林妈回来,然后自己回到卧室把闯入都换了一套白色的。

末了拎起西装让陈叔送他回公司。

眉眼疲倦,却无困意,很清醒。

一天半没有去公司,顾南城在晚安失踪的第二天回到了总裁办公室。

偌大的GK在他的手上。

晚安失踪了三天。

手下派出去找的人依然都是了无音讯,好像她真的就这么消失了一般,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顾南城除了第一天没有出现在公司,第二天下午便恢复了工作。

除了章秘书和各部门的经理上去给他汇报工作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可怖格外的痛苦之外,其他的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章秘书最贴身,她比任何人清楚——只是看起来而已。

下午六点,GK的地下停车场。

章秘书陪自家老板赴一场晚宴,她坐在副驾驶上,从后视镜里看着后座上的男人闭目养神,又不断的捏着眉心的动作。

陈叔还没有发动车子,前面就有两道身影忽然很快的从另一道方向冲了出来,挡在了前边儿,阻止了陈叔发车的动作。

皱着眉头正准备等他们让开,然而一路踉踉跄跄过来被拖着拽着走过来的两个人还没站稳就已经开始吵上了。

乔染的手腕被男人大力的手捏得通红,几乎要把她的手拧断了一般,好不容易等她站稳抽回自己的手,却撞见比她高了半个头的男人用一种极其冷漠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或者不仅仅是冷漠,还混杂着嘲弄,鄙夷,和几缕咬牙切齿的恨意。

后退了好几步,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她才冷冷的道,“叶骁,你疯了是不是?”

叶骁的眼神比她的更加的冷,盯着她面无表情的开口,“乔染,”这声音带着厌恶又带着忍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搬回叶家住,然后把这份工作辞掉,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不可能辞掉我的工作,”乔染想也不想的回答,嗓音清晰肯定,“我已经跟GK签了合同,是正的员工了,至于搬回去。”

她闭眸笑了笑,“搬回去也可以,如果你跟高芷划清界限往后做我一个人的丈夫的话,我可以回去做叶太太,不然,我等着你的离婚协议。”

她竟然说的如此的斩钉截铁,没有半点犹豫,半点留恋。

除了平静,便是笃定。

叶骁看着她的清秀婉

约的脸庞,悠然的冷笑开,“乔染,结婚这三年我不碰你让你缺男人缺得厉害,有个肯要你的男人你就迫不及待的当个宝了是不是?”

乔染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去问什么,遂随口回答,“即便是这样,那也不奇怪,”她淡淡一笑,“人是高级动作,吃穿住行之外还需要感情,我活了二十多年,想要个男人不是人之常情么。”

“不然,”她眉头动了动,看着面前男人曾经熟悉到骨子里,如今陌生得面目全非的脸,“要我为了你守活寡吗?很明显你并不配……啪。”

响亮的巴掌声突兀的截断了她的话。

章秘书看着挡住他们车子,还动手的男人,反感的皱了皱眉头,回头道,“顾总,我下车叫他们挪个地方吵架?”

顾南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一双幽深的眸暗得不见底,“不用。”

乔染脸上挨了男人手劲极大的巴掌,瞬间就肿了起来。

她呆了呆,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叶骁。

这些年,他对她或冷言冷语,或恶言相向,动手打她,还是第一次。

叶骁看着她肿起来的脸和表情,有瞬间的后悔,但这种情绪下一秒就消失了,他讽刺的看着她蓄满眼泪却始终没有掉下来的眼睛,“我以为你是腿瘸了,脑子也坏掉了吧,要找男人也找个像样的——你穷得一身负债,还有多余的钱买避—孕药?还是你本来就放蕩飢渴到这个地步?”

她咬着唇,面无表情,半边脸都已经麻木了。

连着眼泪都在眼睛里干枯了。

“这个巴掌,”她抬起脸,望着他,“是你怀疑我把你绿了给我的?”

听到绿这个字叶骁额头上开始跳跃青筋。

“啪。”乔染毫不犹豫一个巴掌甩回去了。

“我乔染就算每天换一个男人你也没资格来我面前叫嚣,”她落在身侧的手握成拳,透露着极力压抑着的颤抖彰显着她的忍耐,但是脸上冷静得面无表情,“捉奸捉双,你如果有本事就在床上把人逮住,这样你也不用担心离婚会影响到你们叶家的声望,你的仕途了,否则就别出现在我的眼前来恶心我!”

顾南城眸色暗而淡的看着乔染踩着大步狼狈却故作镇定离开的背影,开腔问道,“乔染是GK正式的员工吗?”

“我打电话问问下面的部门。”

他是总裁自然不会关注下面普通的职员,而章秘书作为首席秘书也不管这些事情。

“嗯。”他掀起眼眸,“顺便问问她的地址。”

“好的顾总。”

三分钟后,章秘书照着电话那端的声音报了一个地址,陈叔立即在一边插嘴,“这个地方好像有点耳熟。”

“是耳熟,”男人低哑的嗓音没有情绪,“在唐初小区的那片地方。”

陈叔立即反应过来,“顾总,您的意思是太太可能在那里?要派人过去吗?”

“开车。”

…………

顾南城从狭窄而光线极差的电梯里出来,眉宇紧紧的皱着看着面前除了长得老旧丑陋,防盗功能及其差劲的门,极其不悦的开口,“乔染住这里?”

章秘书低头确认了短信里的地址,“如果乔小姐给的不是假地址的话,是这里。”

这儿的确是跟唐初一个地方,不过不是一个小区,准确的说,隔了一条街,然后再转了一条街的廉价出租楼。

——第一更,今天的更新可能稍晚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