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五章 实现童话梦(第五卷完)

在临时基地里,韩冬他们突然接到一项特殊任务,去外面买一些道具。

要买的东西非常多,他们整个小队的人一起去,而杨光也有一项艰巨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买女性的衣服,全套的,不管里面或外面、头上或脚下的都要。

看到这个变态的要求,杨光本来是拒绝的,但矜不住他们几个大老爷们的哀求,答应了。

他们一大早开着辆破车“突突”跑出深山,来到集市。

韩冬看时间,对他们几个讲:“分头行动,一个小时后回来这里集合。”

“是!”

六个穿着制服的士兵分头散开,各自采集自己名单上的物品。

杨光低头看自己的单子,直接进了商场,买了套一米七个子穿的连衣裙。

“小姐,这套你穿一定大了,我替你拿套小的好吗?”服务员很漂亮,笑得甜美,语气也很温和。

杨光正想摇头,就听她讲:“这是长裙款,小姐你穿会踩到裙子。”

一瞬间,杨光变得面目可憎。“我就要这条,我就要踩到裙子,你管得着嘛!”说完风风火火走到收银台,把裙子“啪”的扔柜台上就拽得个二五八万似的讲:“刷卡!”

收银员被她吓了跳,看她身后无辜的同事,又看她手里的金卡,笑容满面的双手接过卡。

“欢迎下次光临。”

蹬蹬走出去的杨光想:她再也不会光临了!

后面看她怒气冲冲走掉的收银员,问服务员:“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把这位军人气成这样子?”

服务员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就说那裙子她穿长了。”

杨光被刺激的满心不爽,而服务员却全然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因为女生一米六五的身高,真的不算矮了,她们根本不知道那句善意的提醒得罪了一个大客户。

唰唰走出去的杨光,反思的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反应太强烈了?现在她可是穿着绿皮,得顾及形像!形像啊!

站定、低头,严肃的看着身上的衣服,杨光深呼吸,平常心的走进一家内衣店,意外碰到了熟人,男的。

方牧似乎依旧过的很潇洒,脸上随时随地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像是个好好先生。

在站收银台前的方牧,无聊不避讳的四处打量,在看到走来的同学后微微挑眉,俊脸上的笑容加大。“杨小姐,真是好久不见。”

“方少,好久不见,看起来你似乎与以前没多大区别。”杨光走到他面前,眺望内衣店里面。“跟朋友一起来的?”

“一个女人。”方牧上下打量她。“杨小姐也来这里买衣服?”

“方少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看到走出来的美人,杨光走过方牧时压低声说了句:“谢谢你的帮助。”赵叔的事要不是他暗中做手脚,没那么容易脱得了干系。

“那就请我吃个饭。”

杨光反头,看他像个花花大少似的一脸闲情逸致,摇头。“方少,我可不敢再跟你走太近,这饭就免了,如果有机会,我请你吃食堂餐。”他亲爸是王忠,现在的国务常委之一,而她是军家的,两人还是不要给别人太多猜凝的好。

与那个有着一头大波浪卷的时髦美人擦肩而过,杨光的电话响了。

忙着采购东西杨光没看是谁,拿出手机就接起来。

“三十分钟赶到万泉河大桥。”

“是。”杨光下意识的回答,等回过味来震惊的看手机,然后匆匆忙忙拿了件内衣就结帐离开。

一路跑着往回走的杨光,顺带在途中买了双高跟鞋和黑丝袜,用时不超过三分钟。

等她飞一般的跑到停车位置时,只有她一个人先回来。

杨光着急的左顾右盼,在没有看到战友身影后,抬手,手肘往玻璃上轻轻一撞。

玻璃稀里哗啦破了。

破车子的警报系统坏了,所以它依然安静的停在那里。

杨光把东西扔进车里,就跑去搭车。

一路飞跑进地铁站的杨光,冲进地铁里才想那东西应该不会丢吧,都是些女人用的东西,而且没谁胆大的去偷军车。

在杨光跳过三轮车,绿灯最后的三秒跑过斑马线,穿越无数人海,终于在三十分钟赶到万泉河大桥。

他大爷的,忘记问万泉河大桥哪个方向了。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杨光看着车来车往的大桥,很蛋疼,如果她有蛋的话。

“嘀嘀。”

在她伸长脖子四处张望时,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她面前。

听到车鸣,杨光以为自己挡着别人道了,往后退了点,同时目光不自觉的紧贴着车子。

V12引擎,延续了欧洲的高贵血统,是辆有着朴实外表却极尽奢华内心的豪车。

退到路边的杨光看到豪车滑下玻璃窗,内心忐忑的紧盯着车窗。能开得起这样车的人,绝对是个金主,尽管她从小的玩伴里面不缺金主,但她就是想看看,说不定这位就是找她的呢?然后来场王子灰姑娘什么的……

嗯,她好像一点也不灰。杨光甩头,纯属满足好奇心。

“你要站到什么时候?”车窗完全滑下来,靳成锐侧头看着外面似在期待什么的女孩。

听到这句话,杨光像被电了下,浑身舒爽精神,从幻想中惊醒过来,便迅速的走进去,麻遛的坐到副座。

所以说嘛,幻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压抑着满心的欢喜,杨光还是笑得嘴巴咧到耳后了。

靳成锐斜了眼女孩,专注的开车。

这下能安静下来的杨光,打量车里的配饰配置,好会儿才消耗下来。“长官,你怎么换车了?”这车从没在军区大院看过,据她刚才观察,八成是新的。

“私事用公车不合适。”

私事?长官能有什么私事,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战狼身上了。不过比起他的私事,杨光更对这车子感兴趣。“长官,这车你什么时候买的?”

“去年。”

噢,那不是新的,还以为她是第一个坐的。

“今天刚到。”

杨光眼睛又唰的亮起来,乐开了花。“新车要通通风,我能把车窗放下来吗?”

“随你。”听她飞扬的声音和谨慎的寻问,靳成锐被她感染不少,语气跟着轻松愉快了些。

征得车主的同意,杨光放下玻璃,被刮进来的风吹醒不少。

其实这车里已经没有味道了,杨光是自己头脑发火,想让自己冷静冷静一下,以免失态被长官扔出去。

吹着舒服的风,杨光脑袋迅速运转,想这辆车不便宜,长官的津贴肯定是买不起的,难道他用家里的钱?

想到这里,杨光又稍稍不开心了。虽然她也用家里的钱,但她用的是必须品,像长官这样拿家里的钱来装逼,跟那些纨绔子弟有什么区别?

杨光刚才的雀跃不见了,深深的想这个严肃的问题。

靳成锐看她沉下小脸,眼睛森森的盯着车子,没有说什么。

此时两人心里都装着事,没有了喜悦和欢呼的迈巴赫,安静而流畅的跑在柏油路上,像匹优雅奔腾的骏马。

渐渐,车子越开越偏,等杨光发现时,他们已经离开市区了。

“长官,我们是要去哪里?”他刚才说是有私事。

“到了就知道。”

杨光皱眉,老实的坐着,不再说话。

没有多久,也可能是迈巴赫跑得太快,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靳成锐把车停在海边。

这里风景秀丽,视野开阔,蓝天白云外加前海后山,是度假的好去处。

当杨光看到波涛汹涌的大海,和把天都映绿的高山,刚才那点小抑郁不见了。

“长官,我们来这里见什么人吗?”看场地不像是要大动干戈的地方,再结合长官说的私事,杨光只想到这个。

“算是。”靳成锐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带着她走进白色的别墅。

这个时候见人,不会是乔那个玩心不改的任性总统,又跑来中方玩了吧?不过这里环境还不错,倒也适合渡假。

别墅前面有个大花园,灰色的大理石板拼接的走道,一边种着天堂鸟一边种着风景树,而这别墅不知道是哪位建筑设计大师设计的,全是由长方体组成,看着像个科技怪胎。

杨光打量像俄罗斯方块的房子,好奇的问:“长官,这个地方乔他敢住吗?”看这设计,杨光就觉得不是普通人住的,如果是大人物们住的,那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因为前面大面积都是落地窗,以这样的结构来看,后面也会是一样的。

靳成锐微微蹙眉。“为什么是乔?”

“因为大概只有他们住得起。”

“你看到这里的第一想法,就是谁能住得起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第一感觉是这里很漂亮,第二个反应才是这里好贵。”

靳成锐:……

“看完再想。”靳成锐打开左侧深色的门,让她进去。

一扇雕花的门由里而外打开,像开启一条通向全新又未知的世界。

杨光望着特别明亮的客厅,局促的不敢进去,紧张的问:“长官,我们应该先按门铃?”

看着她脸上表情变化的靳成锐没有回答,只是让她进去。

听到他的话,杨光习惯服从的走进去。

客厅很大,正前面一半的面积和左边的墙都是玻璃,而大厅的另边前面也是落地窗,由于门和窗帘都没有放下来,因此感觉特别的亮,让人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长官,这里没有人吗?”杨光探头探脑的到处看,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我们去找找。”

跟着他走的杨光十分担心。“长官,我们这样不好吧?要是万一屋主人生气就不好了。”

靳成锐没有停止脚步,带她上到二楼,打开了阳台上的窗户。

阳台不大,一眼就能看完。

没有看到人的杨光,转身就想进去。

靳成锐把她拉回来,让她面向前边的海。“怎么样?”

杨光:?

“喜欢吗?”

杨光唰唰点头。“当然!不过可惜它是别人的。长官,我们走吧。”以他们两个人的津贴可能买不起这里,难道真的需要家里的帮助?嗯,爸妈努力了一辈子还不是为了他们,靠家里就靠家里,反正这些她都是会还的!

看她塌下眉毛,一幅思相激烈斗争的模样,靳成锐把她拥进怀里。“不用走,我们住下来。”

“长官,借宿不好,我们还要赶回基地,新兵训练快到最后关头了。”

靳成锐:……

对她奇特的思维,靳成锐没有给她一个栗子,反而拥得更紧。

初见她是在那样一个并不美丽的夜里,在被林铮华打中时,他甚至感到有人在替他担心,那种感觉很奇妙。

后在看到她的眼睛时,更加疑惑。她的那种注视不像敌人,也不像那些追求者,而是带着某种渴望、较量、谋划等等复杂情绪,他确定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她,不知她为什么会那样看他。后在知道她是杨叔的女儿,才想到那个模糊记忆里的女孩,和从长辈那里听来的一些信息。

杨叔的女儿不是特别出色,跟着那些纨绔子弟学了许多坏毛病,不过在杨叔他们眼里那些都是小事,所以从父亲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大多都是赞美。起初他没有在意,只是渐渐的听得多了,也会想像她是什么样子,只是等真实见到,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一个与想像中截然不同的女孩,不是矫柔造作的大小姐,也不是豪情跟男生称兄道弟的假小子,她带着冷静和睿智的计算,精于军中的各行各道,甚至逃过国科大的警卫跑来看他,那个时候的她仿佛全身上下都是迷,让他想知道她更多的事,才会让她进入维和小组。

如果要靳成锐现在来用一句话来形容她,那就是:一个像豹子般另人着迷的女孩。矫健、灵活、速度,可以像猫一样可爱,也擅长给敌人致命攻击。

“不用借,我们可以住下来,现在它是我们的了。”

被他抱着的杨光微微红了脸,听到他这话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长官,你说什么是我们的了?”

“这套房子。”

啊?杨光震惊的望着他。

看她不敢置信的瞪大水汪汪的眼睛,靳成锐低头吻住她红润柔软的唇。

浅浅的吻了会儿,靳成锐捧住她脸,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聘礼。”

杨光身体一震,大脑当机。

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这不可能,让她静静。

“不用再想了,就是你听到的。”靳成锐抬起她下颔,让她看着自己。“杨光,嫁给我。”绝对的、强势的、命令的。

这是……在求婚么?本来有些乱,感觉不真实的杨光,听到他那认真、肯定、严肃的话,终于稍稍清醒过来,大脑缓慢的恢复运作,便低头到处找。

“你在找什么?”

杨光抬头看他,有些急切的讲:“戒指呢?”

看他沉默,杨光的脸色慢慢黯然下来。果然是耍她的。

靳成锐看她一脸失望,有些慌张。“戒指下次再买。”

“长官……”你特么逗我玩呢。

“杨光,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同意。”

老娘早就跟你结婚了,就等着你的戒指!“长官,你该不会把买戒指的钱用来买房了吧?”如果是这样,那她勉强接受。

“不是。”“我是想等你答应后,一起去买。”

看他小心翼翼略局促的样子,杨光深吸口气,笑得露出两排白牙。“嗯,那我们明天就去买!”

“好。”靳成锐没有犹豫的点头。

这戒指一事,确实是他大意了。想到她主动问自己要戒指,靳成锐更加心疼。她一直不肯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而杨光盘算明天他们去买了戒指后,就把他们已经结婚的事告诉他,真是想什么美什么,实在是太幸福了!

“长官,你这车和房,是用家里钱买的吧?一共多少,以后我们两个慢慢还吧。”如果是夫妻了,她应该承担责任的。

“你车上到房子一直在想这事吧?”靳成锐稳当的开车,抽空看了她眼。

杨光点头。

“你太小看你男人。”

荡漾得飞起来的杨光,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你男人……你男人……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特他妈带感。

“在海豹六队的津贴足够我付完全款。”

“这么多!”杨光也有查过自己的工资卡,明明才几千块一个月!

靳成锐看她吃惊的样,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我当兵的时间长,退伍有笔补偿款。”

但是那也太多了!

靳成锐不仅是服役的时间久,而且退的时候是中校,再加上他在海豹六队立下的功,林林总总加起来不比中国的富商少,再加上买车买房走了一点关系,完全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靳成锐没再多说,愉悦的道:“你要想还,就还我吧。”

杨光点头,霸气的讲:“长官,以后我的工资卡就给你了!”

靳成锐被她大义凛然的神情忍俊不禁时,两人携带的手机同时响了。

是一条短信,叮的一声比较少见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两人都敛去脸上的轻松。

靳成锐加快了车速,杨光拿出手机看,眉头紧皱。“长官,有大事了。”

------题外话------

第五卷完了,阳光和长官的感情有跨越性的进步,接下来将是热血的、激情的战场,这是篇军旅文,一篇真实向的军旅文,香瓜想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精彩,希望妹子们愿意一直跟随香瓜去体验这些未知而充满悸动的旅程。

PS:咱们第六卷见^~全体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