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四章 时时刻刻

刚进入四月初,断断续续下了大半个月的雨终于消停,太阳光下还有着漂亮的彩虹,让人想偷懒,想在散发着泥土与青草味的地上打滚,而杨光就是这么做的,非常任性的和豆豆滚了几圈,弄得满身都是草,连头发上都是。

豆豆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一头成年大狗……呃?是成年大犬!

尖尖的耳朵,大脸、短鼻、四肢发达,身形壮硕优美,冲满暴发力与攻击力。

杨光摸着它漂亮光泽的毛发,望着远处的天空,想她要不要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时候,去找长官谈谈?他眼看也快到结婚生子的年龄了,现在告诉他,正好免去他为这事发愁。

“汪汪!”豆豆突然一转,面向训练场吠叫起来。

杨光听到它虚张声势的叫声,坐起身往那个方向看。

什么没有。

“豆豆,你是不是闲着无聊了?我带你去训练怎么样?”

豆豆反头看她,嗷呜的低叫。

杨光揉它头,看它舒服的向自己翻白眼,顿时有点明白长官和大哥为什么那么喜欢摸自己的头了。

就在杨光为豆豆加训时,一辆军车从战狼基地离开。

李诚没有得到明确地址,开的不是很快,等着后面的首长讲完电话。

“朗睿,十五分钟后到渝人饭店。”

正在盯着选拔新兵的朗睿哪有时间,再说让周斌在这里苦干,他和总指挥官跑出去吃饭?他觉得这饭吃了也会消化不良。

“成锐,我这里走不开,你一个人去吧。”

“他的名字叫什么。”

“什么?”

“房地产老板的名字。”

听到这里朗睿想起来了。那天他突然莫名其妙的问自己有没有认识做地产的人,他想起以前有个不算朋友的朋友找他帮过忙,便把这事告诉了他。

朗睿想了许久没有想起那人叫什么,用电脑查了下那个地产名,才想起那个人。“他叫孟庆旸,你去了直接报我的名字,他知道该怎么做。”

当年他帮了他这个忙,在一年后,他本来是要送套房给他的,但由于各方面原因他没有收,现在那个海天公寓的房价已经到了三万坪的天价,想想心都在滴血。

靳成锐挂掉电话,看到路边的广告牌对李诚讲:“百丽酒楼。”

“是。”李诚心里疑惑,刚才首长还说是渝人饭店,怎么突然升到五星级饭店了?

靳成锐从小就知道自己将来会从军,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懂人情事故。孟庆旸是地产界的大享,一路上都是他某某楼盘出售的广告,那个小饭店人家怎么看得上?

而孟庆旸也是位非常好相处的商人,至少表面上是的。他在接到临时换地方的消息后,仍旧面不改色的去百丽酒楼,并且一点架子没有。

“靳大少,久闻大名,今日终于见着了。”孟庆旸热情礼貌的向他伸手,脸上挂着让人增加好感度的笑容。

靳成锐看他伸在空中的手,犹豫了下才跟他握手。“你好,孟先生。”

**

“小阳光,你怎么还把豆豆给带来了?”韩冬看到和豆豆一起走来的女孩,建议的讲:“你要是带豆豆去,就把作战服给它穿上,那里子弹飞来飞去的,就算不是真弹,还是能造成伤害的。”

杨光低头看豆豆。

豆豆抬头看她,舔了舔舌头,摇了摇尾巴。

杨光看向韩冬,决定的讲:“队长你等一下,我去拿豆豆的装备。”

凭什么就他们有装备,豆豆却一身轻松呢?所以杨光才不是怕豆豆受伤,不过是想要拉平衡罢了。

杨光不知道其他部队的军犬装备是什么,但她家豆豆的绝对不便宜,装备里面包括有护目镜、防弹衣、远程GPS背心和防毒面具等等,绝对亮瞎敌人的狗眼。

把豆豆武装得威风凛凛,杨光背都挺得更直了。瞧瞧,这是她家豆豆,帅吧?霸气吧?谁敢不认同,直接放豆豆咬他!

几人坐进车里,一路颠簸的去到新兵训练地,向指导员及副教官报道后,便加入摧残新战友中的一员。

因为政治动荡及任务内容,而许久没有出过任务的豆豆,这下就像回到大山的老虎,那叫一个欢快呀,根本不听杨光的话,追着那只花蝴蝶跑。

杨光怕它跑丢了,所以它跑,她也只能跟着跑。

豆豆那是四条腿,杨光两条腿,这怎么拼也是拼不过的。

韩冬他们看她被豆豆拉着路过来跑过去,为她捏了把汗,对她大声的喊:“杨光,你放开豆豆,它不会有事的。”

拉着豆豆牵引绳的杨光听到队长的话,想了想还是没有放,双腿机械似的跟着豆豆跑,想把它拉停。

这里又不是基地,荒郊野外的,她怕豆豆出个什么事,那她不得心疼死。

撒开欢跑的豆豆才不知道它主人的担心,跟着那只花蝴蝶跑进山里,不时立起前腿去扑它,但次次都被花蝴蝶灵巧的躲过。

跑得胸口涨疼的杨光,连额头上的汗都没空去擦,盯着豆豆的时候还要留意四周的路和树枝。

即使这样,杨光都没有骂豆豆或呵止它,她想看看豆豆能跑多快,自己能跑多快。

在临时基地等她回来的韩冬他们,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后,着急的走进控制室找朗睿,让他看看杨光跑去哪里了,他们好去找。

朗睿听到部队里最不听话的两人跑了,立即动手调取所有无人机的监控,很快在森林里找到那一人一犬。

看到她们两个,朗睿感叹的讲:“这么快的速度,也只有你们才能承受的了。”

“有什么新发现吗?”回来的靳成锐看到他们几个围着电脑,脱下黑色贝雷帽就走过去。

“有新发现,不过不是新兵。”朗睿侧过身,指着电脑里像藏羚羊一样奔跑的女孩和犬。“她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承受度比去年增加了百分之十,现在连我都不知道她的极限在哪里。”因为每当他认为她会不行的时候,她总是给他们带来惊喜,和豆豆一样刷新它的记录。

靳成锐望着屏幕里,挥汗如雨脸色潮红的女孩,把视频缩小,调出九宫格。“再过去就是周斌的训练区域,通知她回来。”

几人一愣,忤在原地。

靳成锐锋利的视线唰的扫向他们,最后停在韩冬身上。

韩冬立定,如实报告。“长官,她没带通迅器。”

靳成锐什么没说,把贝雷帽戴上便大步往外走。

看到总指挥官出去,朗睿指着他们几个教训。“韩冬你这队长怎么当的,这里是能随便跑的地方吗?啊?!”

刘猛虎心想:你刚才还不是看得津津有味?

“都给我出去跑步,直到指挥官和军医回来才能停!”

“是!”

跑了很久的杨光,实在是感到肺都要炸了,才用力拉住豆豆,上气不接下气的喊:“豆豆,给我停下来!”

豆豆受到拉力,速度慢了一些,它反头看了眼叉腰驼背像个老人的主人,打了两下响鼻,似乎在嫌弃她。

杨光咬牙想抽它。它大爷的,还敢嫌弃她,她都没有教训它不听话,它还敢跟她闹意见?

“豆豆,坐!”杨光拼命拽住牵引绳,沉下声音。

听到她的话,豆豆意犹未尽的慢下速度,但没有坐。

心跳剧烈的杨光因为刚才过度的运动,不能马上停下来休息,便没计较它的任性,跟着它到处乱窜。

树林里很静,除了豆豆吐着舌头的粗重喘息声,就是杨光的呼吸和心跳声。

静静感觉不对劲的杨光拉住豆豆停下来,暂时屏息凝听四周动静。

她细微的呼吸声,像是静谧世界里唯一的声音。

直到一声枪声打破平衡,树林里鸟兽惊飞。

杨光惊骇,刚要转身躲避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倒,顺着山坡滚了好几个圈。

耳边的枪声就像放鞭炮似的“呯呯呯”响个不停,滚得头昏脑涨浑身疼的杨光,捂着后腰坐起身,看清被自己压着的人后张大嘴。

“长官?你怎么来了?”

靳成锐严厉沉声训斥:“你不知道这是军事禁区吗?还这样什么准备没有就跑进来!”

杨光脖子一缩,硬着头皮听训。长官还是跟以前一样凶。

“准你们来这里,是让你们协助周队训练新兵,不是让你们来这里野营!回去交份五千字的检讨上来。”

五千字啊?要她命吧?自进入维和小组后,她除了考试外,加起来都没写过这么多字。

长官还是一样让人想咬死他!

嗯?以前这想法是不可能的,现在似乎可以尝试一下?

杨光偷偷抬起眼帘看他,见他沉着张俊脸,冷酷严肃的样子,让她心痒痒,好想扑上去咬他口。

这荒郊野外的,就他们两个人,似乎没什么不可以?

心里一动,念头就滋生出来,而且很迅速的长大,最后压抑不住的杨光,在他还要训时,如闪电般迅速扑上去就想咬他。

能被她咬到他就不叫靳成锐了。

一巴掌挡住她额头,靳成锐在她费力挣扎时看了下天空,把她带到一颗枝叶茂盛的大树下。

挣脱出来的杨光,立即如饿虎扑食般扑向他,瞧准他脖子就狠狠咬住。

靳成锐眉头一皱,脸上却无不悦之色。他摸着她后脑勺,等着她自己松开。

再次尝到血腥味的杨光也皱了下眉,慢慢收起力道,退开。

“这是第二次,你是蚊子还是吸血鬼?嗯?”靳成锐握住她肩膀,把她推开一些,望着她略带悔意的眼睛。

“我不是蚊子也不是吸血鬼,是你太可恶了!”他欠自己的,哪是咬两口能抵消得了的?杨光一想到自己追了他这么久,不仅被夏玲憋的内伤,还要时时替他担惊受怕的。

自那次军舰的事后,她变得极度缺乏安全感,虽然她掩饰的很好。瞧着她带血的唇,靳成锐轻轻的吻住她。

被吻的杨光紧紧抓住他衣服,仰着脑袋接受他温柔的安抚。

在控制室失去他们两个的身影,朗睿起初着急的搜找,以为他们遇到什么事了,后来慢慢的回过味来时还是没停止。靳成锐想要躲避监控太容易了,现在肯定和他们的小阳光在什么地方厮混,他怎么能错过呢?

等他控制无人机飞到树叶下,刚好被他抓个正着。

靳成锐看了眼偷偷跑下来的无人机,带着杨光走出大树。

在他们找到豆豆后不久,周斌就带着老狼跑来,神情慌张急促的问:“长官,军医,你们没事吧?”

“没事。”靳成锐言简意赅,对他们几个冷锐的讲:“继续训练。”

“是!”周斌立定,看到他脖子上的伤满怀疑问,还是敬礼带着部下回去。

等他们走掉,靳成锐也往上坡走,杨光牵着豆豆跟在后面。

虽然刚才被顺毛了,可她还是犯了错,杨光感觉很羞愧,也不敢在长官面前继续蹦哒。而想到那篇五千字的检讨,杨光就训豆豆,都怪它!

豆豆嗷呜的低咽,扭头看着车外。

靳成锐来的时候开了辆全地形车,现在杨光就带着豆豆在他身后。

全地形车俗称沙滩车,跟摩托车差不多,就是有四个轮子,唯一方便的就是可以适应任何地形。

在车子发动的瞬间,往后仰的杨光立即揪住靳成锐衣服,然后紧紧的抱住他腰。

而豆豆则稳当的蹲在踏板上,漂亮的毛发被迎面吹来的风往后飞。

听着嗡嗡的引擎声,杨光把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说不出有多满足。

树下的亲吻,单车后的甜蜜,长官正在一个个实现她的幻想,尽管她早已经过了青涩爱恋的时期,但还是觉得很快乐。或许,只要能时时刻刻在他身边,她就会觉得快乐。

回到临时基地里,杨光看到在跑圈的队长他们,带着豆豆跑过去,嘲笑他们是不是又做什么惹指导员不开心的事了。

众几个幽怨的望着她。

而走进控制室的靳成锐,低冷的讲:“把刚才的视频调出来。”

朗睿看他冷冽的脸和眼神,立即把他要的找出来,替那些新兵说话。“成锐,他们在进行活动靶训练射击。”

在森林里进行活动靶射击,是非常困难的一项课目,要纳入考虑中的因素太多了。

“不管在什么地方,他们目标是靶子就是靶子,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靳成锐深沉的黑眸凌厉的盯着屏幕,在确定开枪的几人后对朗睿讲:“这几个重点观注,我一个都不想看到他们。”

“好,我会重注观注。”朗睿记下几个新兵的名字,暗想他们的日子会更不好过了。

在移动靶训练中,朝杨光开枪的一共有三个人,一个叫徐磊,一个叫高博,一个叫晨曦,高博的靶子在杨光的正前方,但因为靶子移开,导致他没有反应即时,而两边的徐磊和晨曦是因为靶子和高博的相邻,所以串门了。

在暂时的轰炸训练结束后,三人都沉默的坐在地上,暗想这次的失误,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他们这种行为可以算是误杀人质,如果他们刚才击中了,面对的不仅是退役,甚至还会消除军籍。

“高博,你们说我们会不会马上就滚回原基地啊?”徐磊一脸忧虑的问坐在中间的人。

脸上长着许多青春痘的高博皱着眉,再三思考的摇头。“我想应该不会这么快。”

“因为教官们会慢慢的折磨我们!”晨曦深深担忧。“我不想再被折磨了,自来到这里,我们就没睡过一晚安心觉。”

“回去后你就可以天天睡到大天亮。”高博说得直接。他不是刘猛虎的憨厚,而是嘴欠。

晨曦纠结的讲:“可是天天睡到大天亮,又觉得很颓废!”

徐磊鄙视他。“晨曦,你还能不能再纠结点?”

“好了好了,还是抓紧时间休息,在命令没来之前,我们还要接着训练。”徐磊说完就去喝水,紧接着被老狼们赶鸭子似的赶去下一个训练场的。

看到他们三个一往无前的往前冲,周斌看着他们的记分册。他们三个都是不错的苗子,却也犯了极大的错误,这个错误让他们扣了五十分,并且还接到总教官有想淘汰他们的意思。

周斌想了想,把记分册交给副队。“休息时给他们三个加餐。”

“是!”

这个加餐自然不是吃饭的那个餐,是加训,但同时这些额外的训练,也会给他们记分,如果分扣完就滚蛋。

而临时基地里的杨光,因为要写检讨,在韩冬他们去协助周斌时,她一个人苦逼哈哈的留在小房间里,奋笔疾书。

在写到当时的场景时,她为那几个新兵担心起来。

部队里的规矩她都知道,先前那事是她不对,误跑进射击区,但如果那几个新兵长点眼,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所以这个罪责是要他们双方承担的。

想到这里,杨光没心情写检讨,收起纸就往控制室跑,从朗睿那里得到他们的具体信息后,便开始观注他们。

“指导员,我怎么觉得这个高博有点眼熟?”杨光盯着屏幕疑惑的问。

朗睿不在意的讲:“军事培训学校的。”

他一说杨光就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回答对长官问题的男生,只是两年不见,他好像越变越挫了?

高博还是高博,不过不是两年前那个秀气跟女孩子似的高博,瞧他满脸的痘痘就知道。

杨光瞅着高博资料上清秀的头像,好奇的问朗睿。“指导员,你怎么记得他?当时你们两个场地来回跑,应该没时间去做这么多功课吧?”

朗睿不屑的瞧了她眼,哼了声。“你以为我这个指导员白当的?任何我见过的人,我都记得。”

“能记住一千个不?”

“我现在记住了三万个人名。”

对他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她这个记忆不太好?不对,在他面前是超极差的杨光,一头磕在桌子上。

朗睿看她反应,自信高傲的笑了。想当初他做交外人员时,见到那些人物可不会随身带台电脑或笔记本,靠的全是脑子。“年青人,学着点吧,乖乖的去写检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