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三章 杨光出手全靠老爹

近百名选拔人员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战,那一处处的暴破,似震得画面都摇晃了。

杨光走到一个带着耳机的战友身后,看他电脑里的影像,在看到一个大个子被子弹打中,鲜血凶狠涌出的士兵,惊讶的问:“用实弹?!”

那位受伤的士兵此时满头大汗,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而他们身边的士兵个个慌了神,诅咒着什么,但他们紧接着架起伤员继续前进。

朗睿看到这一幕,不以为然的讲:“就那一颗。”

“什么意思?”

“小阳光,你仔细看看中枪的人。”

杨光在操作员把受伤的士兵脸部放大时,讶异的挑起一边眉毛。“沈炎?”

“对。周斌说为求真实性,这样的效果是一定要的。”朗睿稀奇的讲:“这次的训练人员中,有十个是老队员,他们会在不同的环节挥发不一样的作用。真是越来越期待后面会发生什么了。”

“指导员,这要万一有个失算……”真枪实弹,还是太危险了。

“当他们来到这里,就已经半条腿踏上战场,没有什么万一。”朗睿看样子很赞同周斌的作法,同时也是对周斌的一个信任。

靳成锐看着训练场,没有说什么,想是默许了他们的做法。

看到这里的韩冬他们,都在庆幸当初没有遇到这个周斌。

在他们都看着战区津津有味时,杨光在控制室走来走去,急得团团转。

发现她在找什么的朗睿,直白明了的讲:“你的急救包不在这里。”

“那沈炎怎么办?!”她是军医,一看到有伤员就想去救他,才不管他们是不是要作秀。

“沈炎他会自己处理伤口。”这个时候周斌走进来,向靳成锐和朗睿敬礼。

靳成锐点头。“注意安全,不可大意。”

“是!”

身为沈炎的队长,周斌敢这么说,自然有这份自信。杨光迟疑了下,便不再想着去救人了,开始对那个战区有些越越欲试。

韩冬他们也是,正想带队员们去动动筋骨呢。

“长官,我们可以去玩玩吗?”杨光看向靳成锐,向他打报告。

没等靳成锐开口,周斌便拒绝他们。“你们没有和他们打过照面,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你们的存在,后面还有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

这个后面,自然是最后那关的时候。

杨光他们都懂,想了想还是不想放弃。“可是万一你们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在基地呢?”如果他们去执行任务了,连和新战友打照面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这里,周斌为难的看向靳成锐,让他定夺。

这几天大家都没休息好,更多的是他们都吓得不轻。靳成锐没想多久,同意杨光的要求。他们现在应该做点事,去和那群充满热血对未来军旅生涯抱着无限憧憬的新兵一起,去做些疯狂的事。

“去吧,但一切要听周队长的话。”

“是!谢长官!”

杨光和韩冬他们满心欢喜,向他和朗睿敬礼就簇拥着周斌出去,一路兴致勃勃的问他接下来是什么课目。

现在是体能周,新兵们刚完成了六百米障碍穿越,下一个课目是拖轮胎。

大卡车的轮胎可不是一般人能拖得动的,而周斌不仅要这么玩,还玩的非常变态。

看到站在轮胎上的战友,杨光他们下巴全掉地上。“周队长,这玩得也太过了吧?”

周斌轻飘飘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站在土堆上抱手臂,瞧着摧赶新兵加快速度的老鸟,声音老练稀松平常的讲:“这只是基本功。你们要不要也试一试?”

“试下站在轮胎上的感觉吗?”

周斌:……

韩冬他们:……

结果也想试一试的杨光,避免在新兵面前出丑,在他们训练完后才和韩冬他们几个去玩玩。

因为下暴雨的原因,草地非常湿,到处都是泥洼,这对训练更增加了负担。

但是新兵都有人能做到,他们也一定能做到。

六人先把拖拽绳背到肩上,他们打算一步步来,首先得把净胎拖到终点才行。

都准备就位,韩冬喊口号:“来,一、二、三,走!”

杨光双手握着拖拽绳,使了吃奶的力才终于把轮胎拖动,而她每跨出的一大步,都会被轮胎给拽得后移许多。

这每个轮胎重65公斤,而他们平时的负重一般都是四十到五十公斤,所以这个轮胎,对他们是一个新的挑战。

刘猛虎是他们这个小队里完成的最轻松的,不愧是徒手挡过卡车的人,这个卡车轮胎一点没放在眼里。

第二个完成的是韩冬,别看他长得文弱俊美,实际他内心是颗狂热不服输的心。其实他完成的一点不轻松,因为队长和长像的因素,他强迫自己去做到最好,现在他手心都有几处擦伤,全是让粗糙的绳子给磨的。

第三个同时完成的是厉剑和徐骅,而陈航和杨光两人被甩得远远的。

徐骅挥了挥酸疼的手,对他们大喊:“陈航、小阳光,加油!”

满头大汗的杨光看到都到终点的战友,又看到在自己前面的陈航,更急了。

陈航和她差不多,但到底是男孩子,力气要比她大。

而在她面前稍微有点谦卑的陈航,这次说什么都不想输给她,所以咬着牙往前走。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渐渐和杨光拉开距离,在厉剑、韩冬他们的大喊加油下,没有停歇到达他们那里。

现在就剩下杨光一个人了,她拉着轮胎望着遥遥无期的终点线,莫名听到悲伤的音乐响起,就在这时,天空很应景的下起了小雨。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怎么也到达不了你那里!

韩冬他们看到下雨,跑到还在奋斗的杨光身边,劝她。

“小阳光,我们快回去吧,这雨越来越大了。”

杨光眼睛死死盯着前方,都不带眨一下的。她憋足力气,气沉丹田的讲:“你们先回去。”

“阳光,不至于啊,我们都是来玩玩的,不是来训练的。”徐骅游说她。“而且你这小身板能拖动它已经很好了,更别说你现在已经走了一半。”

“就是啊阳光,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别淋坏了。”韩冬也劝她。这东西确实重,虽然是周斌的训练课目,却并不决定去和留,最终的成绩要看平均结果。就像刘猛虎,他能完成许多他们完成不了的事,但一个小分队有他一个就够了,不需要每个都是大力士。

杨光坚决的不听,一意孤行。

刘猛虎仰头看到豆大的雨点,想帮她拉到终点。

杨光狠狠的瞪着他伸出来的手,用力的讲:“刘猛虎你敢帮我,我以后就给你抹红药水!”

因为史蒂夫那一次后,他们最怕的就是这个。

刘猛虎立即收回手,气乎乎的想直接把她扛走。

而在旁边一直跟着的厉剑,去找了块大木板来,几人把板子举在头顶,替她挡住噼里啪啦的雨水。

突然感觉不到雨,杨光抬头看到木板,感动的讲:“队长,你们先走吧,不用在这里陪我了。”

“没事,你继续。”韩冬没再游说她,声音平静好像在说我陪你玩一样。

看他们一张张真诚质朴的脸,杨光干劲冲天,咬牙嘶吼的拖着轮胎一直往前走,前走。

她几乎用光了力气,双手被绳子摩擦的见血,但最后她只用之前一半的时间完成了更长的路,到达终点。

杨光瘫坐在轮胎上,抬手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抬头看着他们几个露出灿烂的笑容。

放弃有多许多借口,比如她年龄小、是女生、她是军医、雨天路滑、终点太远等等,这些都是合理充分的理由,但是她放弃了,结唯一的结局是她完成不了,也无法体会站到终点线后面的兴奋和喜悦。

“阳光,想不想试试站在轮胎上的感觉?”刘猛虎把一个轮胎拖到她面前,看着她纯粹的笑脸问。

杨光瞬间蹦起来,像又回到水里的鱼,还翻出浪花来。“要要要!”她一连说了三个要,跨步站在轮胎上就眉飞色舞的讲:“你可别摔着我,不然小心我揍你!”

“遵命,大王。”

“要叫我女王!”

“是的,大王。”

几人嘻嘻哈哈的走在雨里,刘猛虎拖着杨光,其他人也把木板放了,干脆陪他们一起淋个痛快。

突然拉高了海拔的杨光看什么都顺眼,眼睛笑成月牙弯,对着空旷的青色天空和山林大喊:“啊啊啊啊……”

正在盯着训练的周斌和老兵都反头看,暗想又出什么妖蛾子了,然后便又继续淡定的摧残新兵。

而临时指挥室,朗睿把这几天的军事报都扔给靳成锐,大快人心的讲:“成锐,看来这次落马的人不少,就连732719部队的副营长都被撤了职。”

“总该清理的。”靳成锐坐到椅子上,认真翻看报道。

这次连军部都清理了几个出来,看来是杨叔和爸爸他们动的手。在看到最下一角关于杨父和靳父的采访,靳成锐琢磨起来。

“哇哇,阳光,你爸爸上报纸了。”发泄回来的韩冬他们,在吃完晚饭后围坐宿舍开班会,几人拿着最近几天的报纸津津乐道。

如果他们有时间开班会,就会要求看这些军事新闻,看哪里又发生暴动,哪里又出现可疑罪犯,因为很有可能那个地方就是他们即将前往的地方。

杨光正拿着急求包在给韩冬手心上药,听到徐骅的话立即凑过去。

爸爸做人一向低调,虽然他在朋友和家人面前很高调,但她从小到大,除了公共的大场合外,还没见哪个军事节目或报纸采访过他。

徐骅不给她,仗着身高优势,他站起身举高手,让杨光急得像猴一样上跳下窜。

而一边躲避她的徐骅一边大声的念出来:“记者:杨将军,继续担任五大员首之一,你是否会感到有压力呢?杨烈:压力是有的,但我会一如既往的服务人民。”

认真听的陈航插嘴。“好官方啊。”

杨光反驳他。“我爸爸能官方就不错了,他不官方肯定有许多人想打他。”

“为什么?”

“因为他会说这实在太简单了,都干了十几年,跟吃饭差不多。”

众人:……

确实很招人恨。

“还有还有,你们别打叉!”徐骅抖了抖报纸,大声的讲:“记者:杨将你现在已经取得如此好的成就,你是否对儿子和女儿抱有很高的要求,还是你会让他们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杨烈:我对他们没有要求,只有三不,不惹事、不犯事、不怕事。记者:贵千金前不久过了成人礼,杨将军对自己的未来女婿有什么基本标准?杨烈:只要有套避雨的房子就行了,要是连这个都满足不了,那他可以滚了。”

一直仰着脑袋看他读的刘猛虎,反头看爬到上铺准备抢报纸的女孩,傻愣的问:“农村的房行不?”

徐骅一报纸甩他脸上。“猛虎,该不会还是树皮盖的屋顶吧?”

刘猛虎反驳。“将军又没说什么房子。”

“敢情你摸过巴雷特的长管,还爱上了玩具枪的塑料管了?”

徐骅这比方打得,真贴切!

韩冬摸着下巴。“杨将军的要求确实低,阳光,不然我们都去提亲试试?有个将军岳父,脸上特有色儿。”

杨光见抢不到报纸,便从床上跳下来,听到他这话摩拳擦掌的讲:“队长,要不要我给你脸上添点色儿?”

“要求低吗?”刘猛虎盘算着在这里买套房子。老家那地儿他是不想回去了。

厉剑看向他平静的讲:“不低,但如果靠你军费津贴,当到五十岁的兵,应该可以在郊区买套两百坪的房子。”

“两百坪,多大?”

徐骅重重拍他肩膀。“就这儿这么大。”

刘猛虎:……

他这是注定要四处流浪吗?!

“厉剑,你别吓着猛虎。”杨光拿下落在他脸上的报纸,安慰的讲:“买不起,租也是一样的。”

那终究不是自己的,以后他取老婆什么的,总得有个落脚的地儿。

在刘猛虎开始为自己的终生大事做打算时,杨光看过父亲的报道后,在报纸上看到有关夏海的消息,吃惊不小。

难怪夏海窜升的快,原来还有这猫腻。想到前世和长官是亲家的夏海,杨光感觉身上像爬了虫子。

夏玲当初用那种卑鄙的方法得到长官,竟还想把靳家拖下水。想到当年若不是发生那件事,长官很可能因为这位妻子而身陷囹圄中,杨光就想把那个夏玲掐死。

然而,让杨光震惊的还不止这些,新上位的王忠还调查出他与副总统出卖情报的事情,后面有详细讲述他们当初如何让黑豹特种队险入困局,最后被敌军活活困死的事情经过。

看到这里,杨光全身发寒。美方,爱德华,顾平涛……这些关键词一下串联起来。

那个战友相继倒下的那次战役,他们正是身在美方北部!

杨光被这个猜测震惊,久久无法回神。

“小阳光?”刘猛虎他们见她一直盯着报纸,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下。

杨光回神,急急看夏海和顾平涛最后的结果。

经过军事法庭的审判,夏海因泄露罪与谋取私利罪,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而顾平涛则是终身监禁。

那个害死她战友和长官的帮凶,居然只判了十五年?太轻了!即使以后的参败现在还没有发生,光黑豹那件事就够他们老死监狱了。

杨光对几个担忧的战友说了句:我没事。就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众人看她神情,一起围坐桌子看她刚才看的地方。“夏海?这不是我们以前英语老师夏玲的父亲?”

韩冬、徐骅了然,继续班会,没让他们再继续讨论这事。

杨光走到临时指挥室,对朗睿讲:“指导员,我有重要的事要跟家里联系,请把电话接我用一下。”

朗睿看靳成锐。

靳成锐微微颔首。

“小阳光,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可以告诉指导员,也许不一定需要惊动你父亲。”朗睿把手机给她。

杨光拿过电话向他敬礼,转身出去时讲:“这事只有他能帮我。”

杨光跑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给父亲拨电话。

杨烈因为接受采访的事,正忙着呢,起初他还会接听一两个电话,后面他直接让助理代为处理,可他不听不代表没有这事,不过他也不在意,由他们去说,就怕影响到家庭和孩子。

正在他愁着要怎么压下非议时,接到了来自摇远山区宝贝女儿的电话,被那声爸爸给喊得什么烦恼没有了。现在他女儿也长大成人,儿子也该娶老婆了,他事儿多着呢,才没空想这么多。

“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杨父开口就是这一句,让杨光想起自己以前是有多糟糕。

“爸爸,在你眼里,女儿找你就是因为有麻烦么?”

“不然还有什么?说吧,什么事。”杨烈声音严肃,好似你真敢闯个什么祸,就家规伺候。实际他挺喜欢帮他们解决事情的,因为这样就代表孩子们还需要他。

杨光想了想,不敢反驳。好像真是如此,每次打电话给父亲,都是要他帮忙的,这次也不例外。

反思了三秒的杨光,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平常。“爸,夏海的事,我想让他再闹大一点。”

那边沉默了会儿,问她原因。

原因有很多,但没有一条是她能说的。杨光绞尽脑汁的想了想,勉强的编了个理由。“夏家当初想跟靳家结亲,当时肯定就是有预谋的。”

“嗯,你想的倒挺宽,连这点都想到了。”

“这不是爸爸你教的好么。”

“只是现在判决都下来了,三天后他和顾平涛就会被押进监狱。”

“黑豹,爸爸你还记得黑豹队员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退役的吗?他们就是知道长官及战友死的蹊跷,又苦于对上面没有办法,才会选择这种绝决的方法来无声的抗议。爸爸,虽然这样做很不光彩,但我们应该让那些为国家出生入生的士兵们知道,没有人会轻视他们,他们和那些政客是平等的。”

“好,这事我会马上采取行动。”杨烈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她。

诚如她所讲,战士的命可不是让他们那些所畏的政客,拿来做晋升手段的工具,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

在杨光打完电话的第二天,前退伍的黑豹队员,因为黑豹任务失败的真像暴光,开始向政府声讨,发起了上诉。政府为全军几十万还在役的士兵考虑,决定重审夏海和顾平涛,最终两人都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们在位期间所获得的不明财产全部纳入国库。

意思就是说,夏家和顾家彻底的完了。

想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夏家小姐变得一无所有,杨光解气的同时,也响起了警铃。女人一但报复起来是很可怕的,若是再让她知道自己跟长官结婚的消息,铁定会气得拿刀来要她命,虽然不太可能成功,杨光却不想让她成为自己没法安心的疙瘩。

想了想,杨光在没有自己的人之前,决定慢慢的把自己和夏玲在军事培训学校不和的消息透露给父亲。

杨烈还不知道她那点事?早在政府没收财产时,让人帮助她们母子转移了小部分资金,劝她们出国。

但是夏玲不肯走,夏夫人倒是和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去了国外,因此杨烈马上便派人看着夏玲了。他绝不允许别人伤害他的家人,在一切有可能的前提下,将它们扼杀在摇篮里。

而在三月这最为动荡的一月过去时,战狼部队已按部就班的执行过几次任务,且取得无伤亡的完美胜利。

但也正是因为动荡刚刚平息,政府内部正在迅速的调整,可即使这样,狼群的任务还是没有以往多,因为每份行动部署文件,都要经过政府律师、国务院或总统签字,他们才能去执行。

既然是“业务”淡季,他们就来好好训练新人吧,顺便解决一下私人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