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30章 在你的公寓等着我

她本就是招人喜欢的性子,又长的无公害无攻击力,那些娇滴滴的少奶奶们,原本到了一起总是爱攀比爱炫耀的,有攀比有炫耀,无疑就会有不见血的战争。

但和岑安在一起,这些忧虑全都没有件。

别人长的漂亮,她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别人的衣服漂亮,她就特别认真的夸赞,别人戴了新首饰,她就像是小女生一样会羡慕会惊叹,但是呢,又不会去嫉妒,又不会去攀比艳压别人……

其实,也是因为艳压不了不是?

岑安就像是个未长大的小女孩子一样,这样的心性模样,又能碍了谁的眼去?

再说了,谁又不喜欢总听好听话呢,毕竟,人都喜欢正能量的不是龊?

所以,基本上没人讨厌她,见了面时,都会不自觉的和她凑在一起,毕竟,没有人天生喜欢争来斗去。

但有一个人,是例外的。

北京的名媛千金红三代们,没有一个人喜欢宋月出。

虽然她们才算是一个圈子的,虽然她们的身份才是对等的,但是没办法,宋月出实在是太漂亮了,谁和她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那就只有变成陪衬的份儿了。

没有女人愿意当绿叶,尤其这些本来就眼睛长在头顶的名媛少奶奶们。

因此,在一些公众场合,宋月出往往都是形单影只,而岑安的身边,总是围着四五个年轻的小姐少奶奶们。

宋月出对这一切是不屑的,她自小就知道她生的漂亮,因为这些,家里的长辈格外的喜欢她,那些堂姊妹们,没少因此嫉妒生事。

宋月出见惯了这些,也就丝毫不放在心上,但是,这些都是从前了。

从前没有岑安这个人,大家排挤她,她也无所谓,反正男人们看到她眼睛都直了,反正长辈们都喜欢她,因为她不生事也不爱呱噪。

但是现在,每每出去一些公开的场合,只要有岑安在,那些曾经正眼都不看她却嫉妒她嫉妒到快发疯的贱人们,就会围在岑安的身边,叽叽喳喳说的好不热闹。

宋月出从来没有嫉妒过任何人,因为自小,都是别人嫉妒她的份儿。

但是现在,她竟然真切的感觉到她在嫉妒岑安。

她嫉妒岑安是赵景予的妻子,她嫉妒岑安总是歪打正着的帮到赵景予,从而让赵景予对她越来越好,她嫉妒岑安,可以让一些格外古怪难以讨好的长辈都交口称赞,比如那个放着好好的别墅不去住,偏偏要在老房子里种菜养猪的老革命。

她嫉妒岑安,嫉妒的快要疯了。

数不清的深夜里,赵景予回到北京却不在她身边的深夜里,她一个人望着镜子里美丽无比却要凋零的自己,总会忍不住的痛哭一场。

她多希望,那个能正大光明陪着赵景予的女人,是她啊。

她多希望,她身上的名头,不是什么高贵的宋小姐,不是红的发紫的大明星,而,只是他的太太。

可这一切,是不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从前赵景予厌弃岑安的时候,都不肯离婚,如今,他们的关系逐渐的破冰了,他岂不是更加不会分开?

宋月出想不明白,她似乎也想不通,为什么她每个方面都远远的优秀于岑安,却还是成为她的手下败将?

宋月出喝醉了,所有敬酒的人,她都来者不拒,终于,还是喝到了烂醉的地步。

她走路的时候,步伐有些踉跄,身侧一个男人就特别绅士的扶住了她:“宋小姐小心……”

宋月出想,她大约是真的被刺激到了,真的伤心了。

她看到岑安的笑容格外的讨喜,而那个她挂在心尖上的男人,这一刻正站在岑安的身侧,和几个长辈说着话。

他的手掌,很自然的扶住岑安细细的腰肢,她说话的时候,他会回头看她一眼,那目光里,竟有着刺目的柔和。

她不知道他是真的在做戏,还是真情流露,可她很难过,难过到要发疯了。

七年,不,到如今,已经八年多了。

她还有多少青春可以耽误,凭什么,她就要眼睁睁看着他娶妻,而她,却为了他来守身如玉?

脚步就一软,身子缓缓靠在了那个男人的肩上:“

我,我好像扭到了脚。”

那个男人他认识,曾经死追过她,京里挺出名的一个小开。

从前她眼里心里只有赵景予,觉得这些年轻男人没个男人味儿,她瞧不上眼,可现在她想,大约她找了任何一个她曾经看不上眼的,都会待她比赵景予好。

“那我扶你吧……”

那男人显然没料到宋月出会这般说话,不由得眼底一片惊喜,赶紧仔细的扶住怀中的娇人,小心翼翼的往一边休息区走去。

那正是赵景予和岑安都在的方向。

宋月出的目光从赵景予的脸上滑过,她看到,他已经注意到了她这里的动静,但是,她非但没有避嫌,反而更近的贴住了身侧的男人。

她只穿着薄薄一层轻纱的晚礼服,轻纱下的曼妙,让人心动。

她无所顾忌,甚至不怕明日或许她就是头条,就这样任性的,和她心爱的男人赌气,用自己的身体,名声。

可是赵景予,却只是淡漠的目光从她脸上滑过,随即,就又挪开,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而站在他身边的岑安,却是有些愕然的看了她一眼,又回头去看赵景予。

宋月出的目光,就忍不住的追过去,可她看到了什么?

赵景予在她妻子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连一丝眼角的余光,都未曾给她。

宋月出忽然想起方池远说过无数次的话。

月出,他不爱你。

她当时反驳,不,他爱我,我是他身边唯一待了六年的女人!

月出,他若是爱你,他就不会让你难过。

不,你不知道他的苦处,他有他的志向,抱负……

可这一切,和娶你并不冲突!

是啊,非但不冲突,娶了她,对他来说更是好事一桩!

她以为,如果他要娶,那么娶的那个人,总会是她,毕竟,她家世好,相貌好,对他,又是那样的痴心。

可她死也想不到,他会突然决定结婚,而成婚的对象,竟然是岑安。

方池远说,月出你忘记他吧。

可她却做不到,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宋月出坐在沙发上,她看到赵景予已经挽着岑安转身离开了。

“是脚扭到了吗?”

男人体贴的蹲下来,预备帮她脱掉高跟鞋。

宋月出脸上却又浮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多谢,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可以帮你……”

“抱歉,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男人不明所以,有些遗憾,但却还是十分绅士的起身离开了。

酒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

宋月出摇摇晃晃的走出来,外面似乎还有几个记者在蹲守。

她也不在意,也不怕被拍到丑照影响形象,就那样不管不顾歪歪扭扭的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车门打开的那一刻,手机响了起来。

宋月出喝的有些醉了,好一会儿才翻出自己的手袋。

赵景予的名字在她的屏幕上跳动。

宋月出‘嗬’的笑了一声,想要挂断,可手指伸出去许久,却又不舍,终究还是接起来。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类似的体会,心爱的那个人把你伤到体无完肤,可是他的电话打来的那一刻,你似乎立刻就心软原谅了。

因为爱,我们永远做不到狠下心来。

“我在你公寓等着你。”

赵景予简短的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宋月出的心,却忽然又活了过来。

宋月出打开门,赵景予正站在她客厅的窗子前抽烟,听到开门的动静,他一下摁灭了烟蒂,转身走向她。

ps:大家猜赵禽兽要做什么?你们肯定都猜不到!求票票啊,还不到月底,就已经没力气喊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