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29章 有一种感情是姗姗来迟的

“世间少见,世间少见,哈哈。”赵成笑着拿着文件出去了,赵景予低头去看面前的报纸,那上面,有一幅他们俩的,巨大无比的合照,几乎占据了报纸的一整版。

她站在他身边,个子小小的,只到他的肩膀,脸也小小的,只有他的巴掌大,她笑的很娇羞的样子,在他身边乖乖的。

仿佛他们,真的是这样的恩爱夫妻一样。

他没有料到,她拍出来照片的样子还算能看,尤其是在一向被称为照妖镜的金都新报记者的镜头下,竟然也双瞳闪亮,唇色嫣然,像是一个机灵调皮的,小仙女。

手指抬起来,又缓缓落下,放在了她生动的眉眼之间时,赵景予忽地警醒了过来。

他一怔,旋即却是立刻收回手,将那报纸推到一边,按铃叫了秘书进来。

“少总,您有什么吩咐吗?龊”

赵景予指了一指桌子上的几份报纸:“拿出去,以后,再有类似的,不要送进来。”

秘书一愣,少总的意思,是指这些有着他和少夫人合照的报纸吗?

这样好的宣传,媒体数不胜数的盛赞,少总不是该高兴的吗?怎么,怎么看起来脸色这么不好看的样子……

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哪里敢去置喙少总的话。

就默默的收了这一沓报纸,预备拿出去找一个地方妥当的置放起来。

正要拉开门出去那一刹,赵景予忽地又叫住她:“等一下。”

秘书转过身:“少总,您吩咐。”

“放下吧。”

赵景予头也不抬,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秘书被弄的有点糊涂了,却还是听话的将报纸重又放回他的手边,确定他再没有其他的吩咐了,方才离开。

赵景予盯着那一沓报纸看了一会儿,忽有电话进来,他接起来,不由得眉目一动。

却是一个他素来仰慕,在京里又颇有地位的长辈秘书打来的电话。

先是转达了长辈对他的称赞,后又对他说道,过几日要他带着太太过府一叙,老人家要见他呢。

赵景予挂了电话之后,心潮竟是久久不能平静。

都说男人活一世,无外乎不就是征服的一生,没有男人不渴慕名利,他也不能免俗。

这位长辈他只是有过几面之缘,从前,从未曾有过更深入的接触,赵景予也知道,他那样清正廉明了一辈子的老革命,是瞧不上他们赵家这样会钻营投机的,也正因为如此,虽然赵家和他算得上有些渊源,但老人家也是绝不肯在人前对赵家有一丝一毫的亲近和照顾的。

这一次,不啻于是一个绝顶的好机会,赵景予有把握,让老人家通过更深层的接触,肯定他,提携他。

他想要人对他摆脱赵家带来的负面印象,让所有人都肯定他赵景予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那就必须要抓住每一个际遇。

这一次,倒是该感谢她。

岑安和那孩子脸贴在一起的合照,在网络上几乎要传疯了。

当然,网民们素来都是这样的,口水和鲜花齐飞,夸奖的几乎快把岑安吹捧成观音菩萨了,骂人的却是恨不得把岑安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找出黑点。

但幸好,人家岑安真真切切就是清清白白的小家碧玉,连恋爱经验都没有,想黑人家过去的人,压根抓不住痛脚,只能拿人家灰姑娘出身嫁豪门说事,说人家心机深沉。

岑安是懒得理会网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但不过两三日,事情就被人压了下去,她不用问也知道,这肯定是赵景予的手笔,他那样霸道的人,怎么会任凭别人胡乱议论自己的太太而不管呢。

赵景予带着岑安去那位长辈家里做客,去的时候,长辈家里唯一的阿姨笑眯眯的说,老人家正在后面菜园子里种菜呢。

赵景予自然是乖乖坐在客厅等着,岑安却是自告奋勇要去帮忙。

待赵景予喝了第三杯茶的时候,两人方才齐齐回转回来,这一看之下,却是他都有些愣住了。

岑安的裙摆上都是泥巴,鞋子被那阿姨拎着,光着的双脚上也全是污泥,甚至鼻尖上,脸颊两侧,都溅上了泥痕,老人家粗衣布衫,自己背着锄头,打着赤脚,一副乡下种田翁的模样,倒是悠然自得。

而这两人显然的交谈正欢,议论着篮子里摘下来的菜品,一个说着这青菜长的好,一个说着这菜瓜现在正当吃,宛然祖孙俩似的。

赵景予想要出声斥责的话,就那样咽了回去。

“景予来了。”老人家难得的对他慈爱一笑,吩咐阿姨将篮子里的菜提到厨房去,晚上就用这个招待他们俩。

岑安看到赵景予脸色不好看,早就溜走去洗脸洗脚去了。

“您也真是的,这样大年纪了,何苦自己亲自去做这些……”

赵景予过来扶了老人家,老人家却是一摆手,自己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吹胡子瞪眼一样望着赵景予:“你这是什么意思?嫌我老了?不中用了?告诉你小子,打小日本的时候,你爷爷我背着一百多斤的东西跑的比刘翔都快,那时候,你爹还不知道在哪呢!”

“是是是,您说的是,您是老当益壮,廉颇未老!”

“哼。”老人家仍是气鼓鼓的,指着他道:“你是沾了安安那丫头的光了,实话告诉你,要不是想看看孙媳妇儿,我才懒得叫你过来!”

赵景予从前未去宛城时,也不是哪里善茬,和高崇元那些少爷公子们,没少在外面花天酒地,当然很多时候都是被猪队友给连累的,但显然老人家是不这样想的。

“是,我是沾了安安的光了。”

赵景予忍不住的摇头,一辈子了,还是改不了这样的臭毛病,要不是这人活的太自我,怎么会一辈子窝在这个位子上不能再进一步?

“你知道就好!”老人家又瞪他一眼:“我可告诉你,安安这丫头,比那些娇滴滴的大小姐们好的多了,还会种菜,还会喂猪,也不嫌脏嫌臭的,这才是娶回家过日子的,你可对她好一点,要让我知道,你让她受委屈了,我第一个上门蹦你去!”

赵景予不由得头疼,怎么都七八十岁的人了,还和老顽童一般,但不管怎样,他只能全盘接下,得罪不起,得罪不起。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人家和岑安说的格外热闹,两人能从种菜养猪一路聊到打鬼子,又从打鬼子聊回去老人家养的两头猪,赵景予被这两人口无遮拦搞的,只感觉面前的饭菜里都带着一股子猪饲料味,却偏生,人家还吃的津津有味。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自己种的菜,好像就是吃起来格外的鲜美。

回去的路上,岑安显然还没找回过去在赵景予面前的小白兔状态,乐滋滋的和司机聊着,要让司机帮忙买种子和肥料,然后让赵婶把花园里一块空地劈出来给她种菜,要是允许的话,她也要自己养两头猪,那样的话,福利院的小孩子们就有新鲜无污染的猪肉吃啦……

说到兴奋处,岑安全然忘记了身边还坐着一尊大佛,待到下车预备回去房间的时候,赵景予方才慢悠悠的来了一句:“岑安,你要是敢把自己弄的一身猪屎味,那你以后就不要住在我的房子里,你去和猪一起睡好了。”

岑安立时偃旗息鼓。

那一晚,赵景予异样的没有碰岑安,只是洗完澡就躺下睡了,后来岑安想,大约是因为她白日里喂了猪的缘故吧……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岑安的日子好像就上了一个大台阶,比起最初嫁进来时的凄风苦雨,已经算得上是云过日出了。

赵景予但凡回京,总要带她出门去应酬,很多长辈点了名要见岑安,赵景予也乐得如此。

古往今来都有一个词叫太太社交,这并不算什么靠女人,男人有男人的圈子,女人有女人的圈子,男人的圈子女人挤不进去,女人的圈子,男人是完全搞不懂的。

但若是自家太太能把那个圈子混好了,那对与丈夫来说,还真是如虎添翼。

这一点上,岑安无疑做的很棒。

ps:不给我月票的话,都去和猪一起睡吧。当然那个猪可不是猪哥,是真的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