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二章:(说好的万更,必看章!)

巨浪滔天,海风呼啸。

仅仅是这么半日的时间,西海便已经浮尸遍野,海面上到处都漂浮着海兽和一些海族族人的残臂断肢,整个海面都被鲜血染红。

而另一边,那如被天刃划开的海面,却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隔空地带,两旁海水冲天而起,唯独露出中间的海底,连一丝海水也没有,海底处,一个徐绕着浓浓魔气的深渊,犹如张开大嘴的巨兽般,狰狞又恐怖。

这个徐绕着黑色魔气的海底深渊,或者也可以称之为魔渊,而这里也正是魔族被封印了几十万年的通道里的其中一个裂缝。

魔渊的上方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灰色空间漩涡正在缓缓旋转,时而还会从漩涡里闪出点点银色光芒。

而那里,便正是云齐所说的空间虫洞了。

在轩辕天音他们一行人赶到时,当瞧见这血淋淋的一幕,哪怕是这里所有人的心性都已经能做到万事不惊,却也忍不住心中升腾起了愤怒。

龙战天等人目光愤怒地盯着魔渊边上那些被魔气侵染而死的海族和海兽,一双眼睛都红了。

“该死的,那些上界中的家伙是吃饱了撑的吗?”龙青咬着牙,目光愤恨地看着一地的尸体,明昊海内域中,哪怕是两族相斗,都没有出现过这么重大的伤亡。

对于龙青的愤怒,轩辕天音却目光担忧地看着头顶上方那个空间虫洞,魔渊出现,魔气四溢,天地规则自会察觉,也会尽快将之修复,但是那个空间虫洞如今已经被打通,只怕那神君境的家伙们也快要过来了,那才是真正的隐患。

而就在轩辕天音目光担忧地看着空间虫洞时,那方虫洞里突然爆发出耀眼的银色光芒,四周空间也突然震动,发出了刺耳的嗡鸣之声。

轩辕天音神色一变,糟了,他们到了。

‘嗡嗡嗡嗡——’

此番动静,引起了龙战天等人的注意,待得银光过后,两道身影自空间虫洞中飞掠而出,而当这二人一掠出空间虫洞后,众人便是感觉到这二人身上隐隐散发的气息,让他们感到心惊的同时,也觉得异常的压抑。

这就是神君境的强者啊,哪怕是他们一出现,那强大的威压,都让得他们只能仰望。

果然实力之间的差距,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二人一出空间虫洞,其中一人便诧异道:“这里就是下位面了?”说完径直嗤笑一声,语带不屑,“天地灵气还是真是贫乏的厉害,难怪几千年都没能一人升入上界的。”

说话之人却是一个看年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面容俊朗好看,只不过那脸上的骄纵之色,瞬间将他的面容拉低了不少分。

“朗儿,此番我们下界是为了办正事,时间有限,不要再耽误了。”瞧得男子的不屑神色,身边的一老者皱眉提醒道。

年轻男子似乎有些敬畏身边说话的老者,在瞧见他不悦地皱起眉头后,立刻乖顺地道:“是,三长老。”

“嗯?怎么这里还会有人?”

听得身边长老的疑惑声,男子扭头看向下方,而那里正是轩辕天音等人所站的地方。

“一些不入眼的蝼蚁罢了,三长老不必放在心上。”男子一眼过后,便不屑地对着身边老者道。

老者闻言点了点头,淡声道:“估摸是被这里的动静给引来的,将他们赶走吧,不要打扰了我们的事情。”

“三长老放心,我这便将他们赶走。”男子点头应声,然后身形一动,便自半空中消失,当他再次出现时,就已经出现在了轩辕天音等人的面前。

当瞧见这群人中唯一的一个女人时,男子一双眼睛内闪过一抹惊艳,他倒是没想到,这群蝼蚁中居然还有个如此冷艳至极的美人,可是当瞧见那美人跟她身边的白衣俊美男子手牵着手的时候,秦朗的眼中便划过了一道阴郁。

“你们听着,现在这片地域禁止进入,三息之后,你们也立刻离开此处。”

看着男子脸上的轻蔑之色,龙战天等人皆是一怒,想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叱咤一方的存在,龙族太上长老、龙族族长、玄武族长、这些人哪里被人如此驱赶过,且还是在他们的领域中。

“一!”

秦朗可不管龙战天等人的神色有如何愤怒,依旧是轻蔑不屑地看着他们,冷冷报数。

轩辕天音看着这态度嚣张的男子,狭长的双眸轻垂,掩住了眸底的翻腾的情绪。自这男子从空中下来后,轩辕天音便是察觉到这男子体内的能量波动很是浮躁,且不怎么稳定,或许是刚刚进阶的原因。

神君境,真的不过超越吗?

轩辕天音袖中手暗暗拽紧,心中思量急速翻转,而就在她垂眸不语时,身边东方祁却悄悄捏了捏她的手中。

抬眸看去,只见东方祁清洌的双眸中,带着温柔之色,也是满满的信任。

他是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在对自己传达他的心意啊,这个男人…怎是这么敏感也是这么的心思细腻。

似乎东方祁的肯定眼神给了轩辕天音极大的鼓励般,勾唇冲着身边的男人浅浅一笑,随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狭长的双眸转向那来自上界的男子,目光瞬间凌厉异常。

而此时秦朗已经数道了‘三’,就在他不耐地准备出手赶走这群人时,旁边一道凌厉如冰刀的目光顿时朝着他戳了过来。

“一个外来人,居然还反客为主,如此不懂规矩,该滚的是你们。”

轩辕天音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上空那负手而立背对这里的老者,见到这里的动静似乎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后,便将目光看向了这神情高傲的年轻男子。

一个明明如冰山美人般动人的冷艳女子,说出口得话却同样张狂的让人想跳脚。

那男子有一瞬间的错愕,在回过神来后,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放肆,你可知道你是在对谁说话?”

“总不是在对听不懂人话的畜生说话。”轩辕天音冷笑一声,不动声色对着龙战天等人使了一个眼色。在接收到轩辕天音这眼色后,龙战天等人顿时神色一凝,隐在袖中双手已经开始隐隐升腾起灵力。

话落后,见男子神色已经阴沉无比,轩辕天音脚步往一旁似随意的一跨,就正好将将把男子的退路给封住了。

不过男子明显处于暴怒中,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个变化,一双眼睛森寒地看向轩辕天音,“胸大无脑的女人,有些让自己丢命的事情,都是你们这些女人的一张嘴给惹出来的,今日我就教教你,不是什么人,都可以……”

结果话还没说完,一旁早就准备好的龙战天等人在他转身看向轩辕天音时,却是齐齐突然对着他出了手。

‘轰——’

龙战天等人的全力一击,带着龙青的一声怒骂,顿时震得整个地面都是抖了一抖。

“我去你妈的胸大无脑,你他妈才没脑子,更没有胸!”

‘砰——’

一声巨响,整个海底地面皆是齐齐出现几丈宽的深深裂痕,而突然受到攻击的年轻男子,顿时一口鲜血喷出,被几人联手的全力一击,给直接震飞了出去。

‘唰唰——’

两道白影如闪电般掠出,直追那倒飞出去的男子,几个呼吸间便是追了过去。

轩辕天音目光一狠,抬手便是带着全身灵力的凶猛一击,“八荒破天决——八荒拳!”

“八荒破天决——破天掌!”

东方祁眸中有血色红芒一闪而过,当轩辕天音一拳一掌砸在男子胸前之际,他右腿蓄力,带着隐隐红色的光芒,狠狠便是一鞭腿,甩向了男子后背。

前后夹击,带着二人的全力一击,男子神色顿时一变,却还来不及说什么,便只觉前胸和后背顿时一股巨痛传来,眼前一黑,嗓子腥甜,哇地一声,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狭长的双眸杀意一闪而过,轩辕天音再次抬手,掌心金光突然大绽,带着一股凶悍的力量,对着男子的天灵盖便是一掌拍下。

“小辈,尔敢!”

一声怒喝突然自空中传来,显然那老者也没料到轩辕天音这群人会如此凶悍,说着说着就动了手,动手不说,如今还下了杀手。

轩辕天音听着这声怒喝,双眸微微一眯,却并没有住手,反而眸光闪过一抹狠戾,一掌顺势朝着男子的天灵盖猛地拍下。

“住手!”

轩辕天音的举动,顿时让得那老者怒从心起,一道刚猛的掌风带着呼呼风声,竟是朝着轩辕天音扬起的手臂从中打去。

轩辕天音只觉呼吸一紧,似乎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锁定住了般,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唰——’

东方祁神色一变,立刻出手将轩辕天音拉入自己怀中,然后扬起一脚,猛地一踹,直接将那男子朝着龙战天等人踢了过去。

而龙战天也反应极其的快,立刻身形一闪,出现在半空,双手一探,化成强健的龙臂,直接抓过男子,便是身形暴退。

这一连番的动作,那老者已经来到下方,见男子被人抓去,顿时神色一沉,而一旁东方祁也揽着轩辕天音身形暴退,退到了龙族族长几人的身边。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老夫的晚辈也是你等能碰的?出手如此狠毒,今日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这群人能否安然从老夫手中活下去。”

老者见状,怒极反笑,一身气势瞬间张开,淡金色的神力顿时自他体内汹涌而出。

“将人给我。”老眼中闪着冷光,目光直直看向抓住人的龙战天,却在瞧见龙战天此时的模样后,双眼微微一眯,诧异地道:“龙族?”不过也只是诧异而已,显然他并没有将龙战天放在眼里。

此时被龙战天如钢铁般的龙爪死死捏住脖子的男子,气息萎靡,显然在刚刚那几次攻击下受了不轻的伤,但是轩辕天音却在心里暗暗地道,果然是神君境的人,哪怕是上仙境的人,在受到他们刚刚的几次全力攻击后,也会半死不活,而这个男子却仅仅是吐了几口血,气息萎靡而已。

龙战天捏着人的右掌微微用力,看着那神情傲然的老者,冷冷一笑,道:“将人给你?你当老子是傻的吗?”拎着人在手中晃了晃,“离开这里,便将人给你。”

老者神色一冷,眼中闪过森冷的杀意,身上的威压再次猛地一放,“别以为是龙族,老夫就不敢杀你们。”朝前微微一踏,沉声怒道:“再说一次,将人给我。”

龙战天嗤笑一声,直接将他的话当成了放屁。

“好好好…既然你们执意找死,老夫便成全了你们。”强行忍住的怒火终于被龙战天的态度给彻底引爆了。原本跟龙战天还隔着不小距离的老者,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残影,眨眼间便诡异的出现在龙战天的近前。

“给我死!”

带着狂暴的能量罡风的一掌,朝着龙战天便是狠狠地扇了过去,带起了一阵呼啸之声。

龙战天暗暗咬牙,手中捏着的人也不松手,仰天发出一声龙啸,空着的左手握拳,横着一拳飞出,骂道:“死你全家!”

“——飞龙在天!”

‘嘭——’

一声巨响,老者噔噔噔地倒退数步,而龙战天整个人却是倒飞了出去,那抓在手中的人也顺势被松了开。

不远处,看着将被老者救起的男子,轩辕天音神色顿时一变,浑身金光突然绽开,身形快到极致,犹如一道闪电,朝着那落下的男子便是飞掠了过去。

不能让那老家伙将人接到,否则待得那男子恢复过来,他们将要面对的会是两个神阶强者。

半空之上连残影都没有留下,众人只觉眼前有道白光一闪,轩辕天音便突然出现在了那男子身边,抬手便是一抓,然后身形立刻暴退,这般速度,快得简直令人咂舌。

而轩辕天音本人也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从学会鲲鹏的九天雷音决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将九天御风步给用到这般极致的速度。

可眼瞧着快要被自己接住的人又被人中途给劫走后,这名老者是怎么也忍不住了。

“该死的臭丫头!”一声怒吼,老者不管不顾地朝着轩辕天音追去。

按道理来讲,神阶强者的速度自然要快过这连仙阶实力都不到的人,不过轩辕天音却还能在手中拽着一个人的情况下,每次在老者追来时,堪堪避过他的攻击,闪到另一边去。

“老家伙,你这是狗急跳墙了吧?”轩辕天音边躲闪着,一边还忘毒舌,“只是你这老狗的眼神儿不大好啊,喂~你在看哪里呢?”

“牙尖嘴利的臭丫头,今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被轩辕天音气红了眼的老者,顿时什么都不顾了,赤红着一双老眼,显然将轩辕天音已经看做了必杀的目标,连轩辕天音在躲闪的中途,将手中的人再次丢给了龙战天等人,他都跟没看见似的,正如他所说的话般,不杀轩辕天音,他就不会罢休。

而轩辕天音貌似因为手中减轻了负担,躲闪的速度再次提升了不少。不过面上看着轩辕天音躲避的倒是十分的轻松,而只有她本人才知道,这并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因为毕竟九天雷音决是依靠她体内的灵力在施展的,若是一旦她的灵力消耗过度,这速度也会慢下来。

轩辕天音一边躲闪着,一边不着痕迹地看着天空之上那个巨大的血色阵法,在那里有着一片雷云正在渐渐凝聚……

魔族封印被打开一半,天地规则已经察觉,那聚集的雷云之上,她感觉到了熟悉的威压。

只要拖到雷云完全凝聚成功,天地之力便会将那魔渊重新封印,而规则之力也会恢复,一旦规则之力恢复后,这个老家伙的实力将会被天地规则给强行压制到仙境实力。

如此一来,她才会有了反击的机会。

轩辕天音在心中的打算想的非常好,也算计得很精确,可是老天似乎从来都不随人愿般,就在轩辕天音全身心的在躲避老头儿的追杀时,不远处却突然传出一声巨响,让得轩辕天音跟追杀他的老头儿同时一惊。

“该死的老东西,你们这些该死的蝼蚁,居然敢合力偷袭我,给我去死吧!”

一声愤怒带着尖锐的骂声顿时响起,只见原本被龙战天困住的男子,不知在何时已经悄悄地恢复了过来,而刚刚那一声巨响,显然是他对着龙战天等人出手了。

听得这番动静之后,老头儿难看的神色终于好了不少,而轩辕天音的神色却是沉了下来。

“朗儿,立刻击杀那些家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见到男子恢复后,老者立刻朝着男子的方向大喊了过去,喊完后,目光带着森冷杀意地看向轩辕天音,“现在老夫看你们还能如何蹦跶。”

轩辕天音闻言,抬手放出藏在她手腕上的血玉,然后眉心处闪过一阵灰色光芒,耀光、啸月和小狻猊一起被她自封神碑中放了出来。

“你们去帮忙,帮助龙老爷子他们杀了那小王八蛋。”轩辕天音对着耀光几人沉声一喝,便朝着对面的老头儿直接比出一个中指朝天,冷笑道:“老家伙,那你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你姑奶奶我是如何蹦跶的。”

“一起出手!”

大喝一声,轩辕天音也不躲了,直接运起金刚不朽身附体,右手轻轻一晃,伏魔棒凭空出现,直指老头儿,“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

魔渊之上,顿时爆发出数道强悍气息,半随着天雷降下,两方人彻底打了起来。

天道无极?

当听见这无比熟悉的四个字后,老者神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你是驱魔龙族的传人!?”

该死!这臭丫头居然是驱魔龙族的传人!

此事不能再拖了,有这个丫头在,天地规则很快就会降临的。

“现在才知道?晚了……”轩辕天音挑眉冷笑,手中伏魔棒爆发出耀眼金光,“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嗡嗡嗡嗡——’

耀眼金光顿时化作无数金色光剑,带着刚猛强劲的罡风,朝着对面的老头儿齐齐飞刺而去。

万剑齐出,森森剑气,顿时划破长空,一大片的金光,将整个天幕都照亮。

“驱魔龙族的传人又何如?你如今也不过是炼虚合道之境,连破虚空的转化神力都做不到,也想跟老夫斗,简直不自量力。”

‘轰——’

老者周身淡金神力流转,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自他体内升腾而起,干枯的手掌狠狠一握,凝结成印,然后对着轩辕天音便是一指。

“神风掌——”

面对着如此凶猛的这一掌,轩辕天音顿时瞳孔一缩,想都没想,立刻食中二指一并,朝着那掌印便也是指了过去。

淡淡金光凝聚,同样一股凶悍的天地威压顿时自轩辕天音体内冲天而起,“洪荒破天指——五指灭洪荒!”轩辕天音并没有使用出前四指,因为她知道,这老家伙的这一掌的威力,也只有洪荒破天指的第五指才能将之勉强挡下来。

并不是说洪荒破天指没有这老家伙所使用的功法强,而是轩辕天音本身的实力跟老者的实力实在相差太多,能光凭这一指,就接下神君境强者的全力一掌,便可见得这洪荒破天指的威力到底有多强横。

‘嘭——’

一声巨响,半空之上顿时出现了一朵能量爆炸后的蘑菇云,而轩辕天音却是闷哼一声,身形猛地被强大的碰撞力量给震得倒飞出去。

“天音!”

东方祁眸光一沉,顿时飞掠过去接住了她,在瞧见她嘴角的血迹后,清洌的双眸中血色红芒不加掩饰地迅速蔓延开来。

揽着轩辕天音的腰身,东方祁眸光涌动,看着不远处同样倒退了数丈远的老者,沉声道:“我们一起出手!”

轩辕天音目光扫过另一方跟那男子打得难舍难分的龙战天等人,点点头,道:“好,一起出手。”

“想要一起上?”看着二人的举动,老者顿时不屑一笑,“也罢,杀一个是杀,杀两个同样是杀,那就一起上吧。”

对于老头儿如此轻蔑地话,轩辕天音同样冷声道:“我们也想要你同意!”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巨浪滔天!”

‘哗哗哗——’

随着轩辕天音一声令下,下方的海水顿时掀起层层巨浪,朝着老者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轩辕天音手印再次一变,喝道:“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千里冰封!”

‘咔嚓咔嚓咔嚓——’

刚刚才掀起的巨冷,顿时发出一阵清脆的结冰之色,而被海水包围住的老头儿也同样被冰封了进去。

在老头儿被冰封住后,轩辕天音的神色也并未放松,目光依然警惕地看着那冰层的中心。

果然……

‘嘭——’

一声巨响,巨大的冰山从中炸开,一道人形迅速掠了出来。

“雕虫小技!”一声怒喝,自冰层中掠出的老头儿朝着轩辕天音的方向急速而去,半空中,干枯的右手成爪,带着尖锐的破风声,喝道:“给老夫死!”

东方祁将轩辕天音一扯,往身后一护,双眸中血色红芒顿时蔓延了整个瞳仁,原本漆黑的眸子顿时变成了血眸。

掌心红光爆闪,然后快速凝结成一把血色长剑,带着浓郁的煞气,迎着那一掌,便是挥剑横扫了过去。

一剑之后,东方祁将轩辕天音再次往后方一推,自己却飞身朝着老头儿迎了上去,手中血剑顿时爆发出一阵令人头发发麻的煞气,凡是剑尖划过的地方,皆是被剑上那诡异的红芒给生生化出一道虚空裂缝。

“灭神斩——”

一声低喝,带着绝对霸道的气势,朝着老头儿当头斩下。

‘轰轰轰轰——’

能量的交锋顿时在上空响起,轩辕天音站在原地狠狠地咬了咬牙,目光不满地瞪了东方祁一眼,说好了一起上,却将自己给推了开去,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骗子!

“还说我经常胡闹,这家伙不一样是在胡闹。”轩辕天音低咒一声,东方祁爆发出的实力简直是不正常,即便她不知道原因,却也晓得东方祁肯定是使用了一种提升自己实力的秘法,否则他不可能跟那老家伙打这么久而不落下风。

在心中将东方祁狠狠地骂了几句之后,轩辕天音提着伏魔棒便朝着打得激烈的二人飞掠了过去。

有了东方祁突然提升自己实力的秘法,和轩辕天音在一旁不时插上两手,那老者顿时有点手忙脚乱起来。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上方天幕之上的雷云也成功凝聚,一股令天地色变的威压顿时降临,直指海底的魔气徐绕的深渊。

“糟了!”见到这一幕后,老者顿时神色大变,天地之力已经在开始修复魔族通道的裂缝,要将裂缝给重新封印,一旦封印成功,那么他们的实力变会受到压制,倒时候别说上界链接这里的通道他打不开,只怕自己也会被这群人给出手灭杀在这里。

‘轰轰轰轰——’

天地之力重重地压在了魔渊之上,原本魔气徐绕的魔渊顿时发出阵阵颤抖,崖壁也随之缓缓倾塌。

瞧得这一幕,老者心中也清楚修复已经开始,顿时心中大急,出手也越发狠辣刁钻。

面对着老头儿发了狠的打法,轩辕天音二人顿时有点吃不消了,而且东方祁身上的升腾的气息也在渐渐减弱。

“噗呲——”

轩辕天音一个不慎,胸前挨了一掌,顿时一口逆血喷了出来,而那老头儿却似疯了般,跟认准了轩辕天音似的,竟然不管东方祁朝着自己打来的一拳,生生抗下了一击,也要追着轩辕天音打了过去,看模样似乎是起了心要将轩辕天音除去。

“天音小心!”

东方祁神色大变,一向淡然的眸子中顿时缓过惊慌和害怕的神色,直接放弃了朝着老者打去的一掌,身形快速一闪,明明落在后方的人,却是奇异的超过了老者,率先到达了轩辕天音身边。

伸手一抱,直接将轩辕天音护进自己的怀中,想都没想转身背对老者,硬生生的接下了那带着神力的凶猛一击。

“哼——”

一身闷哼自头顶响起,轩辕天音心中狠狠一颤,想要抬头,却被东方祁紧紧给抱住按在了胸前。

“东方祁!”

有温热的液体低落在脸上,轩辕天音脸色顿时出现了惊慌之色,手中紧紧抓住他腰间的衣袍,颤声道:“你有没有怎样?开放开我……”

“我没事……”

听到东方祁微微低哑的声音,轩辕天音自然不会相信他是真的没事,连声音都变了,如何会没事?

“你开放过我,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东方祁却抱着她不松手,低低一笑,道:“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脱衣让你检查的好时间,等这里事了,我让你好好看…如何?”

轩辕天音闻言顿时喉头一哽,双眸瞬间微微泛红。

“哼!死到临头,还有心思在这里卿卿我我,既然如此难舍难分,不如就一起死,也好到黄泉做一对苦命鸳鸯。”

不屑地嗤笑顿时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气氛,带着一阵刚猛的力道,呼啸而来。

“东方祁,快放开我,走啊……”

察觉到那恐怖的能量波动,轩辕天音顿时大声喊道,尖锐的喊声带着一丝哭腔。

可是抱着她的那双手臂却没有松开一丝,“你在这里…我能去哪里……”

‘砰——’

一声闷响,东方祁这次却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不要……”

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额头、脸颊缓缓流下,轩辕天音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眼泪立刻顺着眼角滑下。

“天音……”东方祁嗓子似乎嘶哑地更为厉害,连呼吸都粗重了不少,“保护好自己……”

闻言,轩辕天音心中突然恐慌起来,东方祁的话,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

“你要做什么……”双手死死抱着他,轩辕天音害怕地道:“不要…我不许,东方祁…你若敢丢下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不要怕,我不会有事…”东方祁突然埋头狠狠吻住轩辕天音,腥甜的气味,瞬间充斥了二人的口鼻,也不知道到底是他俩谁的血,或者两者都有,唇舌纠缠,带着一抹疯狂和不舍,东方祁似乎想要将这一辈子都印在轩辕天音的心里,记忆里一般。

‘嘭——’

缠绵纠缠中,东方祁突然双手狠狠一推,将轩辕天音整个人直接甩飞了出去,然后在轩辕天音惊骇欲绝地目光中,反身朝着不远处的老者掠了过去。

‘轰——’

巨响声在空中炸响,一阵血色红芒顿时将二人笼罩了进去,待得巨响之后,那老者顿时一身狼狈地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地面,并擦着地面,带着一道深深的痕迹。

随之一袭白色身影自空中落下,朝着那正在合拢的魔渊,在轩辕天音已经呆滞的目光中,掉了下去。

“阿祁——”

轩辕天音发出一声声嘶力竭大喊,拼了命般地朝着东方祁坠落的方向掠去。

然后……

‘轰——’

魔渊坍塌,封印重新修复成功。

轩辕天音停在已经看不到一丝裂痕的海底地面,整个人如傻了般,目光一动不动。

脑子里只剩下东方祁自高空坠落的画面,和他掉入魔渊时,微微张合的唇形。

他说:别怕,等我!

“啊——”

轩辕天音双眸血红,仰天发出一声大喊,声音中带着愤怒,绝望还有失去爱人的悲决。

都是因为自己,若是不是自己实力太低,阿祁又怎么会为了救自己而生死不知……

这悲决的大喊之声,顿时让得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轩辕天音心中的痛苦,然后就在轩辕天音大喊之声落下后,她的周身顿时爆发出冲天的煞气,原本一双清澈的眼睛,隐隐有红光在蔓延。

一旁龙战天等人在瞧见如此模样的轩辕天音之后,顿时神色大变,“糟了,丫头入魔了…。”

‘轰——’

话音还未落,轩辕天音再次发出一声长啸,朝着那砸飞出去的老者飞扑了过去。

“老狗,我杀了你!”

“神女不要,稳住自己的心神,否则一旦入魔,后果不堪设想啊……”龙族族长也是急声大喝,试图将轩辕天音的神智给喊回来。

而瞧得轩辕天音已经有了入魔的迹象后,那老者顿时哈哈大笑,似乎不在乎轩辕天音此时满身煞气地朝着自己扑了过来,道:“驱魔龙族的传人也有入魔的一天,哈哈哈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你堕入魔道,有什么资格再自称自己是驱魔人?如此还不如死了得好,哈哈哈…老夫今日就送你一程。”双手结印,淡金色神力顿时再次汹涌而出,一双老眼带着森寒杀意,看着不管不顾朝着自己扑来的轩辕天音,抬手便是一挥。

“给我死吧!”

‘嗡嗡嗡嗡嗡——’

而就在老者一印挥出之时,四周空间突然传来剧烈的震动,东方突然爆发出耀眼的金光,将整个天地都渲染成了金色,海水翻腾,天地色变,一股带着远古洪荒地气息陡然降临。

“吼——”

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整个天际,令得天地都为之颤抖。

迎着金光,比山脉还要庞大的五爪金龙撕裂空间,破空而出,浩浩龙威,带着绝对霸道且强势的气息。

“本尊护了近二十年的丫头,你敢让她死?本尊就让你死全族!”

与此同时,南方天际传来一声如鹰啼般尖锐高昂的长啸,体型巨大的青鹏用一种令人惊惧的速度,带着强悍凶猛地威压快速振翅飞来,青鹏的背上,还站在一名穿着月白长袍的妖异俊美男子,那微挑的眼角勾出一抹难以言说的风情,只是眼眸中却带着凉薄的温度,特别是在瞧见一身煞气的轩辕天音时,周身都散发出如寒冰般冷冽的气息,顿时将他脚边的一只红狐狸给吓得连连倒退了数步。

被这突然的异变给惊得一愣的老者,在瞧见那破空而出的五爪金龙时便是神色连变,特别是他那凝聚全部神力的一击,被五爪金龙的龙尾轻轻松松地一扫,便是直接打散后,老者便心中起了退意。

然后他心中的退意刚刚一起,就瞧见南方天际那朝着这里急速飞来的青色大鹏鸟,当彻底看清楚那青色大鹏鸟的模样后,顿时惊骇出声,“鲲鹏?!这不可能!”

驱魔龙族的守护神龙居然用了身体,活了过不说,连鲲鹏这种存在都出现在了这里,这怎么可能?!

尽管他再怎么不相信,可惜事实却还是摆在了他的眼前。

只见那青色大鹏鸟眨眼间便至远处飞近,浑身青光一闪,一道青色身影便自光芒中踏了出来。

而随着青色身影踏出之后,另一道白色身影顿时朝着轩辕天音掠了过去。

“阿音你……。”在瞧见轩辕天音血红的双眸后,魅惑低沉地声音顿时一顿。

轩辕天音血色双眸愣愣地看着他,在瞧见那一袭熟悉的白色衣裳时,眸光微微一动,喃喃地:“阿祁……”

瞧得轩辕天音这般神智尽失的模样,妖异俊美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什么阿祁,阿音…我是夙离!”

但是…轩辕天音却根本没有反应。

“该死的!究竟是谁将她逼成这个模样的?”

一声怒吼,夙离顿时神色狰狞,连带着一双眼眸顿时变成黄色——半妖状态。

‘唰——’

青色人影顿时自半空掠下,鲲鹏目光仔细打量着轩辕天音,儒雅的脸庞顿时一沉,“心绪大乱,是入魔的征兆。”

“小鸡仔,废什么话,将那边神族的小子杀了,天音有我龙气护体,不会有事。”神龙顿时在空中发出一声怒吼,整个身体在空中泛出金光,开始快速缩小,金光闪烁中,一道身形修长的身影渐渐凝聚成形,接着那身影一动,一步自金光中踏出,阳刚英俊至极面目,剑眉斜入鬓角,英挺的鼻梁趁得那双金色流光异转的双目更显威严和霸气,近两米的身高让得他如挺拔的高山般,让人觉得可靠有安全感,小麦色的腹肌在金光照耀下,有着异域般的风情撩人,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彰显着他的霸气和烈火般的男人气概。

睥睨的目光,带着绝对的压迫,哪怕是他无意间的一撇,也让得人心中忍不住升腾起敬畏的情绪。

金色双眸凌厉地看向已经完全震惊的老者,那如同美酒般醇厚的低沉声音,却带着浓郁的杀气,“就是你这老杂毛刚刚想杀本尊的丫头?”

老者顿时头皮一麻,想都没想,就转身朝着上方的空间虫洞掠去。

逃!必须逃…

看得狼狈逃窜的背影,低低冷哼一声,抬手间一道炙热的金色火焰顿时呼啸而出,朝着那仓皇逃窜的身影席卷而去。

“啊——”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顿时响彻天际。

所有人都目光惊骇地看着那被金色火焰吞噬的身影,就如一个火球般,自半空狠狠地砸了下来。

‘砰——’

一声闷响,一个神阶强者顿时被烧得尸骨无存。

秦朗瞧见这一幕,脸色瞬间煞白,摇着头,一步一步地后退,恐惧地道:“不…不要杀我……”

然后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只见原本离他最远的那道青色身影,眨眼间便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张儒雅俊美的脸上依旧还带着一丝温润如玉般地笑容,抬手便是一道青光当头罩下。

‘轰——’

一声巨响,秦朗整个人倒飞出去,接着在半空,轰然炸开,同样是尸骨无存的结局。

‘咕咚——’

也不知道是谁悄悄吞了一口口水,看着这一招便杀了一个神阶强者的二人,顿时身子齐齐一抖。

“阿音……”

神色焦急的月笙在之前就准备冲过去的,却被龙战天给手疾眼快的拦住了,此时神龙和鲲鹏他们都回来了,月笙再也忍不住朝着轩辕天音就掠了过去。

由于他跟轩辕天音是有着灵魂本命契约,是以月笙一靠近轩辕天音,轩辕天音便有了反应。

“月…笙……”

听着轩辕天音低低的喊声,月笙顿时伸手握住轩辕天音的双肩,点头道;“阿音,是我,我是月笙啊…。”

双眸中的红光渐渐退去,轩辕天音突然抓住月笙的双臂,颤着声音道:“月笙…阿祁,阿祁他掉入魔渊了,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神色惊慌的轩辕天音,月笙紫眸顿时一黯,东方祁掉入魔渊的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叫轩辕天音的神色,月笙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倒是一旁的鲲鹏在听到东方祁掉入魔渊后,清澈深邃的眸子微微一闪,缓缓道:“丫头,或许那小子不会有事……”

“你说的是真的?”轩辕天音双眸一亮,期望地看着鲲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魔渊可还有其他入口?”

瞧得轩辕天音原本已经力竭却还是强撑着一口气的模样,鲲鹏眉心淡淡一皱,道:“丫头,你太累了,还是先睡上一觉,顿你醒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吧……”

听得鲲鹏的劝说,轩辕天音此时满心都担心着东方祁,如何为乖乖听他的话,又如何睡得着?

摇了摇头,轩辕天音急急地道:“我不用……”

话还未说完,身后一道轻风扑来,接着轩辕天音便觉得后颈一痛,整个人顿时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霸气十足的男人,一手刀将轩辕天音给打晕,在她缓缓倒下时,直接双手一抄,将人抱起,金色的双眸微微一眯,低头看向怀中昏过去的人,哼了一声,“早就想这么干了,这丫头不抽不行!”抬头看向呆滞住的众人,金眸带着睥睨之色,将他们淡淡一扫,问道:“你们有意见?”

众人顿时摇头。

“走吧,呆在这里干什么,先让这欠收拾的丫头睡上一觉再说。”说完,也不理其他人,直接抱着人就大踏步的走了。

众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如嗓子眼儿里卡了一只苍蝇般,硬是想吐都吐不出一个字来。

唯有龙战天跟龙族族长对视一眼之后,二人对着那走得步步生风的高大背影,偷偷的比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我龙族的至尊,远古洪荒的龙神,就这份也不得不让人心中叹服啊……

鲲鹏瞧着那高大的背影,顿时摇头失笑,这家伙,这么多年了,居然活了过来,重活一世,依然改不了那暴躁霸道的性子,不过…。一想到轩辕天音的性子,鲲鹏顿时在心里一乐,这以后的日子,有得好戏可以看了。

绝度的精彩且鸡飞狗跳……

------题外话------

熬了一个通宵,终于写完了…

妹纸们,你们的神龙醒了,鲲鹏回来了,狐狸也回来了…

让票票、花花、钻石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话说,你们还想看二更吗今天?若是想…哼哼…你懂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