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一章:神族的目的

这一日,白昼突变黑夜,狂风起,地动山摇,整个明昊海的海中掀起层层巨浪,犹如末日来临。

漆黑的天幕之上,陡然出现巨大的血色神秘阵法图腾,带着古老荒凉的气息,让得整个昊天东大陆的,不管是人、妖、鬼怪皆是神色惊骇,神魂颤抖,亦深深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远古洪荒的气息。

蓬莱岛,轩辕宗内,原本还锁在空塚里训练徒弟的轩辕无忧神色大变,在韩澈的急声呼唤中,快速地掠出了空塚。

主峰之上,东方道一神色沉凝,老眼泛着凝重之色看向引起这天地异象的西方,那里天空处的血色阵法,让他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以此同时,东大陆上某处神秘山脉中,一青衣儒雅男子站在峭壁之上,负手而立,目眺西方。

一时之间,四方惊疑,八方动。

……

“混蛋!你干了什么?”

一声怒吼,在残破的遗迹中爆发而出,轩辕天音目光森寒地看着那站在已经被打碎的残阵前,狂笑不止的白袍人云齐,心中的恼恨和杀意瞬间升腾到了顶点。

“哈哈哈…我干了什么?”云齐目光嘲讽且得意地看着轩辕天音,“你自己不会看吗?”指着脚边已经彻底破碎的残阵,大笑着道:“你们终究还是迟了一步,而这阵法…破了。”

轩辕天音双眸一眯,身子一晃,直接化作数道残影,探手成爪,直直朝着云齐抓了过去,如今三族封印阵皆是被打破,那么就意味着魔族的通道已经打开了一半。

不过她始终不明白,这些家伙明明是上界之中,为何会这般疯狂的想要打破魔族通道的封印,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不是说神魔不两立吗?

瞧得轩辕天音直冲自己而来,云齐顿时脚下一点,身形快速暴退,然后当他退到一半的时候,另一旁的东方祁却是直接掠到了他的身后,将他的退路给堵上了。

“哼!不要你们两个人本座就会怕了你们。”云齐冷哼一声,周身银白神力瞬间暴涨,翻身对着东方祁便是狠狠一掌拍了过去。

东方祁眸子微眯,在云齐掌风拍来之际,身子快速朝后一仰,堪堪避过那道刚猛的掌风,然后腰身灵活地一扭,一翻,抬腿便是狠狠一反鞭腿甩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二人同时倒退数步,也就在这时,轩辕天音也已经到了云齐近前,连停顿都没有,直接一爪朝着云齐头顶凶猛地抓了过去。

此时外面正是闹得天翻地覆,想来是刚刚一番动静,将困住龙战天等人的巨型海柱牢笼给震碎了开,他们也趁机脱了身。

听得外面的动静,云齐神色一沉,是也知道此时不能在这里久留,所以连一点恋战的心思都没有,直接避开了轩辕天音的攻击,然后虚晃一招之后便是想跑。

而轩辕天音此时一心只想抓住他,好盘问关于封印阵被打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哪里还肯再放他逃走。

见云齐抽身想退,轩辕天音直接抬手一挥,袖中一红一紫两道光芒瞬间飞掠而出,拦住了云齐的退路。

“月笙、血玉,给我狠狠地打,只要留一口气儿就行!”

一声冷喝,轩辕天音放出月笙和血玉之后,便率先朝着云齐背后的空门抓去。

而听到轩辕天音的喝声的月笙二人,顿时眸光一凝,抬手便跟云齐纠缠在了一起。

“想跑?没那么容易。”轩辕天音低喝一声,抬手便是狠招,直接朝着被月笙二人纠缠住的云齐一拳砸了过去。

“八荒破天决——八荒拳!”

有着月笙和血玉的阻拦,旁边还有东方祁一直在牵制他的脚步,轩辕天音这蕴含了十成灵力的一拳,直接轰砸在了云齐的后背之上。

‘噗呲——’

刚猛强劲的力道,顿时将云齐打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宗旨,轩辕天音右手捏决,指着吐血倒飞出去的云齐。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缚鬼神绳,给我收!”

‘咻——’

一束金光快速朝着云齐倒飞出去的身影追去,然后金光在半空中突然转变成金绳,如藤蔓般将云齐层层缠绕,哪怕是他动用体内所有的神力,都无法将缚鬼神绳而挣断。

直到泛着金光的缚鬼神绳将云齐给绑成了粽子后,轩辕天音才一拽手中的神绳,犹如拖死狗般,直接蛮横地将云齐给拽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还掺杂着骨裂的声音。轩辕天音直接一脚狠狠踩在了云齐的胸口之上,顿时将云齐给踩的脸色一青,接着一白,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说,为何你们会帮助魔族打开通道的封印?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云齐被轩辕天音的一脚给踩得出气多,进气少,但是在感受到轩辕天音的暴怒之后,他却艰难地嘿嘿一笑,目光嘲讽地看着轩辕天音,哑着嗓子道:“本座…为什么要…告诉你?”

“为什么?”轩辕天音沉着声音重复了一句他的话,眸光再次一狠,脚下也是越发用力的一踩,“因为被我踩在脚下的是你…这样难得不够吗?”

“咳咳…咳咳咳…咳……”剧烈地咳嗽声顿时响起,云齐目光狠毒地看着轩辕天音,呼呼踹着气儿,断断续续地道:“有…有本事就…杀了本座…想要从本座口中套话…你…你们休想!”

“真是有骨气。”听见他这般说,轩辕天音却是突然收回了踩在他胸口上的脚,对着冷冷一笑,语气凉薄,“想死?你也休想,落到我手中,有时候死会很难,活也会更难过…。”

“既然这般嘴硬,那我便看看将你生抽了神魂,然后用红莲业火慢慢焚烧后,你还能不能这么有骨气。”

只见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原本还带着嘲讽笑意的云齐顿时神色一变,目光带着惊惧之色的看着轩辕天音,“生抽神魂?你疯了?那是天地不容的手段,你怎敢……”

没人会不知道,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的灵魂抽出,是有违天道的做法,哪怕是在恨一个人,也不会有人选择如此做法,除非那人心性异常狠毒,更是沦为了邪魔,才会做出这等残暴的事情。

而轩辕天音却是驱魔龙族的传人,驱魔龙族从来都是守护正道,心性正气的存在。云齐哪里会想到这一代的驱魔龙族传人居然会出现一个像轩辕天音这般的异类。

看着云齐大变的神色,轩辕天音冷声一笑,“我为什么不敢?你们都敢打破魔族封印了,我为何不敢将你生抽神魂。”话音一顿,轩辕天音目光带着一丝狠戾,看着云齐淡漠道:“别说是将你生抽神魂,就你做到这些事,就算是将你抽筋剔骨扒皮,我一样做得出来,”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双眸中顿时金光流转,手中捏决,指尖直直朝着云齐眉心处点去。

“不要…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

云齐不怕死,可是他却怕被生抽神魂,然后被红莲业火焚烧得一干二净,轩辕天音真要是这样做了,他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从这个世间被抹除掉了。

轩辕天音闻言却并不撤手,泛着淡淡金光的指尖稳稳停在了离云齐眉心毫厘处,大有云齐只要说慢一点,便会立刻抽出他的神魂的意味。

“其实…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云齐瞧着那离自己眉心极近的指尖,吞了吞口水,却在瞧见轩辕天音双眼似乎不悦地微微眯起后,顿时立刻惊慌地道:“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上面的人不会告诉我们太多的事情,我只是打听到,上面的大人们因为碍于这个位面的天地规则而不能进入这个位面,所以想到了利用打开魔族通道的封印力量,将这个位面的天地规则给彻底打乱,这样…这样他们便能趁机下来这个位面了……”

利用封印魔族的力量打乱天地规则?

轩辕天音双眸微眯,她能听出云齐这些话中的真假,也肯定了云齐等人确实是知道的不多。只怕上面的那些家伙们并不是想利用封印魔族的力量来打破这个位面的天地规则,而是想利用天道当初封印魔族的那股力量将这个位面撕开一个裂缝,也同时可以将天道再次重创。

如今天道的力量本来就已经不稳定,一旦这里的魔族通道被打开一半,天道之力必然会全力去再次封印魔族通道,而天道再次封印了魔族通道之后,它的力量便会再次被减弱,而对于上界那些人的压制也会随着减低。

这只怕才是上界那些家伙们的最终目的……

想通了这一点,轩辕天音目光一寒,再次扫向云齐,冷声道:“继续说,封印打开之后呢?会发生什么?”

“会…会短时间出现一个空间虫洞,而…而上界已经派了至少是两个神君境的强者大人下界,利用…利用天地规则暂时的混乱而不能压制他们的实力时,他们将…将会在西海屏障处打开一处独立的空间通道…好让…让众神之巅的那几位大人可以进入这个位面……”

什么?

轩辕天音神色猛地一变,众神之巅的人?

众神之巅上的人,皆是神族正在的血脉后裔,也正是天道一直所防的那些人,更是想要对付她轩辕一脉的敌人。

轩辕天音在鲲鹏那里得知,天道因为一直防止着神族血脉后裔进入这个小世界,所以将那些家伙们都是禁止在了这个小世界外,若是那些家伙能自如的进入这里,那么这片天地间会直接成为他们的地盘,而天道将会加快消失的速度……。

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允许发生?!

轩辕天音眸光瞬间变得冰冷无比,“你们真的该死!”一想到如果那些神族中人进入这里的后果,轩辕天音的心中就忍不住杀意翻腾,右手一动,直接改为捏住了云齐的脖子,手中猛地一用力,一声‘咔嚓’地轻响,顿时将云齐给直接捏碎了喉骨。

云齐双目瞪大,体内生机慢慢消失,轩辕天音随手一扔,他就如一块破布般,砸在了地上。

“必须立刻赶去西海,在那两个神君境的人下来之前,封印了那空间虫洞。”轩辕天音回身看向东方祁,神色一派凝重。

神君境的强者啊,那可不是高了一阶的实力,以他们这里所有人加在一起的力量,估摸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可是轩辕天音他们心中更加知道,决不能让那两人将上界通往这里的通道打开。

此时西海海水分裂,露出一个极大的海底深渊,深渊下隐隐有黑色魔气在翻滚,而西海的上空,一个巨大的空间漩涡正在缓慢的形成。

杀了云齐之后,轩辕天音顾不上许多,直接让月笙化为本体,带着龙战天一行人朝着西方海域急速飞去。

疾风呼啸,轩辕天音站在月笙背上,目光凝重地看着西方,那里此时已经魔气冲天,如此形势,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即便轩辕天音再是心性淡漠不惊,也不由地隐隐有了一种极度不安的预感,她总觉得这次会出现让她无法预料的事情。

“天音,你先休息一会儿,你刚为神龙重塑了身体,又连番动手,若是你再不好好将自己的实力恢复过来,只怕待会儿会更吃力。”

看着眉头紧锁的轩辕天音,东方祁目光带着一抹忧色,其实不仅是轩辕天音,他的心中又何尝没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他同样在心里觉得,今日肯定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一定会护住她。

“丫头,两个神君境的强者,你有把握我们能打赢?”龙战天老脸上同样异常的凝重,见轩辕天音不语,神色期待地看着她,问道:“不知那位大人可成功醒来?”

知道他问的是神龙,轩辕天音朝他摇了摇头,道:“我赶来之前,神龙的神识已经在渐渐凝聚,但是却并未醒来。”目光沉重地看向远方,低声道:“希望它能尽快醒来吧,否则我也不知道这次咱们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即使轩辕天音不说,这里的所有人也都清楚,毕竟神君境的强者,这种实力的敌人,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啊。

此时站在月笙背上的所有人皆是沉默起来。

巨大的紫色飞龙如一道紫色闪电般贴着明昊海的海面上继续飞过,此时的明昊海早就没有了以前的宁静模样。

沸腾翻滚的海水,隐隐可瞧见不少海中的妖兽在惊恐绝望的挣扎,而刚刚冒出头,却又被一个巨浪给打了下去,西方海域掀起惊天巨浪,那一根根粗壮的海柱,如海水龙卷风般,似要将整个西海搅得天翻地覆。

头顶之上的漆黑天幕,血色神秘的阵法图散发着诡异红芒,而阵心的图腾似乎快要凝聚成功,黑色的魔气弥漫了整个西海的上空。

一路疾行,也不知道月笙飞多久,龙战天的声音突然传来:“丫头,前面就是西海的屏障了,咱们不能再这样飞过去了,你家这小子的体型太大,一不注意就会砰的那隐形的屏障,很容易被屏障上的古怪力量给震伤的。”

龙战天口中所说的屏障,正是天道用来隔绝东西大陆的那处禁制,天道亲自所设下的屏障,自然威力可见一斑,是以轩辕天音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立刻给月笙传音让他停了下来,待所有人踏空虚立在半空中后,月笙周身紫光一闪,恢复了人形。

此时越发接近魔族的通道所在,四周的魔气也更是浓郁了几分,轩辕天音挥手打出数道清心符给众人,避免他们被四周浓郁的魔气入体,凝眸看着下方被分开的海水而露出的一道海底深渊,沉声道:“走。”

------题外话------

下午有个聚会,不知道晚上什么时候回来,若是回来得早,或许我还可以写个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