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92 铁甲傀儡

眨眼间,青色的纹路血丝,布满了陈天的整张脸,他的脸仿佛龟裂了似的,看起来就像是厉鬼般恐怖,血红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属于人类的理智与情绪。

现在的陈天,只是一只没有意识的铁甲傀儡。

元晞皱着眉,不想说天星子将活人练成傀儡的事情有多么的丧尽天良,反正今天,她是一定要将天星子斩于刀下!

抱着这种信念,元晞提着青龙大刀挥出去的时候,厚重利刃划破空气,呼啸而鸣,滔滔气势,没有丝毫手下留情!

陈天是傀儡,不是人类,所以也不知道畏惧是何物,赤手空拳便探手要抓元晞的青龙大刀。

以为的血腥一幕并没有发生,陈天的手没有被砍下,而是与元晞的青龙大刀撞在一起,发出金属相撞的尖锐声音。

铁甲傀儡便是铁甲傀儡,身体犹如铁甲,身为刀剑,不惧利器。

元晞并不意外,而是在陈天抓住自己青龙大刀的刀尖刹那,握着大刀刀身,脚下却是一滑,借力腾身,狠狠一脚踹在陈天的腹部!

可陈天的身体好似钢铁般坚硬,元晞一脚上去,他仅仅是不得不后退两步,便稳住身子,怒气冲冲地瞪着元晞,发出恐怖的嘶吼,就像是野兽,随时都会扑上来撕碎元晞一般!

元晞亲自一脚上去,才知道陈天的身体已经坚硬到了什么地步。

这是天星子的耐心——一般来说,傀儡术的载体是就地取材,而像他将一个小孩子从小到大养着,以各种铺垫,就是为了成就一个完美的傀儡,是很少的,毕竟为了一个傀儡,就花费十几年的精力,对于很多人来说,难以想象。

可天星子这样做了,还十年如一日。

这也是他为何能有这般强大的实力的原因,撇开那些善恶因素不谈,天星子的确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天才,还有坚毅与耐心,具备了成功的所有因素。

可惜,陈天最终达到的效果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好,仅仅只是没有意识的铁甲傀儡,天星子很失望。

不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不是白费的,铁甲傀儡身体的强度,以及陈天如今的实力,恐怖如斯!

元晞也觉得很棘手。

虽然她从小练武,但元家功夫着重练气,是为了更好地作为一个风水师,强硬的身体则是为了轻松的跋山涉水,要真的说招式武力,她并不及犹如战争兵器般的陈天。

不过,她也看出了陈天的弱点,因为没有意识,他的动作也很迟缓,只是依仗自己刀枪不入的身体,然后以强悍实力碾压。可他的动作迟缓,并不敏捷,这是真的。

她便由此靠着身手敏捷灵活,与陈天僵持了很久,可也因此的限制,让她手中的青龙大刀完全发挥不了效用。

所谓刀,便应当是霸气无往,一破千军的,这样瑟瑟缩缩,避避退退,就算是青龙大刀这样的神兵利器,也会失了应当有的光彩。

元晞知道不能这样下去。

她迅速后撤数米,退出一个缓冲空间,然后摸出随身揣着的符纸。

正是辟邪符。

陈天咆哮着朝着元晞扑过来的时候,她手中甩出的辟邪符刚好飞到陈天面前,精准地落在他的额头脑门上。

就像是磁铁的吸力,那张辟邪符,嗖的便贴在了陈天的额头上,让他整个人如遭雷击,随之停滞在了原地,双眼翻着白眼,手脚不断抽搐,额头上的辟邪符却完全没有掉下来,紧紧依附在上面。

元晞呼了口气,总算是有了喘息的时间。

铁甲傀儡之所以有这么强悍的身体,就是因为煞气锻体,从小吃到大的那些东西,除了药物,便是各种煞气之物,这才让他有这么强的攻击性,运用煞气改造人体,也是傀儡术的根本。

元晞的传承记忆中,有小小的一段相关记载,忽然想起,便迅速摸出辟邪符扔了出去。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用。

幸好昨天帮刘老爷子画辟邪符的时候,一口气画出了两张。

远处的天星子也是随之大惊。

“那是……辟邪符?怎么会有那些牛鼻子老道的东西!”他虽然叫了一个天星子颇有道家人意味的名字,可实际上天星子与道门的那些人是死敌,早些年出道,好几次都是险些栽在道门的手上。

不过看到元晞的辟邪符,他甚感意外。

上面的符文他看出来了是辟邪符,而且是十分传统古老的辟邪符,完全不是现在道门流传的那种普遍简化的烂大街辟邪符可以相比的,这才是真正的辟邪符,拥有莫大的威能。

天星子与道门有大仇,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道门的东西他通过各种渠道也了解不少,至少是知道,辟邪符这种真正古老而又十分耐用的东西,在道门都是已经失传多年的东西,如今又如何会出现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

不过现在天星子管不了那么多,辟邪符不断地冲击着陈天体内的那些煞气,两者就像是水火相遇,完全不相容。

这样下去,陈天就会失控。

于是,天星子毫不犹豫地摇动了手上的傀儡钟。

傀儡钟摇动起来,普通人听着是没有任何声音的,可谓在被控制着的傀儡陈天耳中,那却是天的命令,不容反抗的旨意!

刹那间,他的眼睛全部变成了白色,连眼珠子都没有了,看起来恐怖又狰狞,抬手便挣脱了元晞的辟邪符,黄色的符纸倒飞了出去,回到了元晞的手上。

元晞一抓接过,却发现手中的辟邪符,如同有了灵性一般蠢蠢欲动,不断跳脱着。

辟邪符与煞气是死敌,刚才一番僵持却没能够清除掉陈天体内的煞气,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若不是元晞抓住,大概它便已经自行冲出去再次大战一番了。

陈天再次朝着元晞扑了过来。

元晞心念一转,手中符纸一抖,便迅速燃烧起来,符火变成了她手中的火焰,手腕一动便猛地掷出!

陈天畏惧地停顿了一下,在这短短的瞬间,这符纸便已经到了陈天的面前,哗地展开了熊熊火墙,便将陈天包围起来,让他左右动弹不得。

天星子气得不行:“棘手的小丫头片子!”他说罢,便纵身而起,几步便冲到了元晞的不远处,手中捏着一个小瓶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他扯开瓶塞就想要倒在那符火之上,可元晞的青龙大刀却一把横在了他的面前,刀尖一挑便逼得天星子不得不连连倒退多步。

“小丫头!不要太过分了!”天星子瞪着眼睛,眼底已经有了杀意。

元晞淡淡地看向他:“不用说了,把命留下吧。”

一股薄薄的寒意蔓延开来,天星子脸色一变,下意识后退了几步,而元晞却并未追上去攻击他,而是大刀一甩横扫,穿过符火火墙,一下子横斩在陈天的腰上。

这一次,让陈天肤如钢铁的煞气受到辟邪符符火的限制,削弱到已经无法抵御这一刀了。

陈天直接倒飞了出去,肚子上破了个大口子,没有鲜血喷溅而出,反而是肉眼可见的黑气在吞吐着,却受到随之而来的符火的影响,瑟瑟缩缩地不敢冒头。

而紧随而来的符火却不会这般善罢甘休,竟然化成火线,一条儿地钻进了陈天腹部的大口子中!

陈天仰头喷了一口血,整张脸都涨红了。

“我的傀儡!”天星子哀叫了一声,心疼到不行。

就算最后只是一个残次品,可这毕竟是他花费了十几年心血的东西!

陈天体内,杀气在不断被燃烧吞噬,这让他整个人承受莫大的痛苦,在这种犹如刀割的剧烈疼痛之下,应当已经被抹去的陈天的意识,竟然一点一点恢复了。

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只停留在随师父一起来到江州。

抬眼,涣散的视线中出现了师父的身影。

陈天一下子笑了,满脸都是鲜血的他,却笑得一脸的单纯无害。

“师……父……”

他的目光中还有眷恋,是对师父,对父亲,对亲人。

可是,属于生命的光芒却在他的眼中一点一点的黯淡。

陈天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没有一点怨恨。若不是师父,在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天,他就已经死在大街上了,怎么会有十几年的幸福时光?

这些就够了。

师父,您老人家要好好的,小天不能再照顾你的。

而天星子,看着慢慢死去的陈天,他体内的符火已经烧到了体表,让他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了。

天星子哀痛又心疼:“我的傀儡!小丫头片子,我要你付出代价!”

他花了那么多心力的傀儡,竟然说烧就烧了!

元晞横刀于前,轻飘飘丢下一句:“来吧。”

天星子此时已经气红了眼,哪里还有半分理智。

他摸出刚才那个白骨盒子,毫不犹豫的打开,里面浓郁到极致的煞气,迅速疯狂涌出,逼得元晞连连后退。

如今,她已经没有辟邪符了。

而且很显然,这些煞气浓到了实质,就连辟邪符也无法完全解决。

元晞并未慌张,而是在包里一抓。

白色的光华在阳光下舒展,镀上一层美妙的金光,犹如神仙法器,飘飘若仙。

那华丽的法袍随之展开,落在元晞的肩头,令得元晞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

“法衣……十二章纹……国师法袍?”天星子大惊失色。

------题外话------

下午回来就睡着了,居然一口气睡到了刚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