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9】回纥可汗正妃

沉欢走回座位,面对凌朝凰和宁逸宏有些尴尬,可凌凤又帮了她一次大忙,实在是没法在对凌凤横眉冷目。

秦婉两人神情有异,忙将茶杯斟满,岔开话题问:“上次听闻回纥可汗求娶公主之事,不知结果如何了?也没见宫里有消息。”

凌朝凰笑着说,“皇上已经定了六公主和亲。毕竟她的母妃分位比较低,送她出去不会太心痛。”

沉欢看着凌朝凰,讽刺道:“都道皇家人无情无义,果然如此。就算六公主出身不够高贵,那也是皇帝的亲生女儿。怎么就说出不心痛的事情。”

凌朝凰看着她,“人本就有很多无奈不是吗?和亲是为了国泰民安,若不是如此,我朝会有更多的军士为了无休止的战争而亡,他们每人背后都是一个家,便是千万人的痛苦。以六公主的出身,将来嫁的驸马也不会太好,或者不和亲回纥,也是和亲其他属国。这就是皇家宗室女子的使命。”

沉欢微怔看着他,她原心里只有家仇无国恨,自然不会想那么多。

凌朝凰笑着拍拍她的肩头,“那么沉重的话题不适合在这里聊。本宫和沉欢也多年未见,想起你那时候的机警还历历在目啊。”

沉欢一笑,“太子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凌朝凰看了一眼凌凤,“那你的救命恩人还挺多的。”

沉欢看了一眼宁逸宏,他既然一直装作没有救她的事,那她自然也不便当众致谢。

凌凤皱眉看着她,这家伙怎么老是看宁逸宏呢?

大婚当时,荣亲王府热闹非凡。虽然不是世子大婚,但是皇帝赐婚,连皇上都来了,百官自然都回来道贺。

回纥人善饮酒,摩延他们一轮下来,将众人都喝怕了。见他就躲,摩延喝得没劲,索性抓着酒壶四下逛了起来。

“可汗,可敢和我喝一轮?”

摩延停住脚步,看着面前凌麟穿着嫣红色满地花穿蝶长裙,粉红色敞肩对襟紧身上衣,露出翡翠绿色牡丹抹胸,丰满的身材毕露无疑。

凌麟妩媚一笑,指着不远处的一间暖阁,“我已经设下小宴,特请可汗畅饮。”

摩延摸着下巴,“八公主你是在邀请你六姐夫私会?”

凌麟脸色微变,续而笑了,“莫不是可汗胆小,不敢?”

摩延哈哈大笑,“我回纥可汗有何不敢,八公主既然不在乎闺誉,那就请吧。”说着,大步往暖阁走去。

凌麟咬牙,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低声道,“看好了,不准任何人靠近!”

太监点头应着。

摩延进了暖阁,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菜肴,笑着落座,看着凌麟亲自为他倒酒,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拉,整个人掉入他的怀中,环臂一揽,端着酒杯塞到她手里,暧昧一笑,“堂堂大沥贵妃之女亲自投怀送抱,本汗岂能不给面子,八公主,亲自喂我可好?”

凌麟就算做足了打算,也从来没有和陌生男子如此亲密,脸顿时通红,刚要挣扎,摩延已经挑起她的下巴,吻了下去。

凌麟浑身一颤,狠下心来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自己送了上去,主动的吻住他的唇,忽然间,一枚药丸从她的口中滑进摩延的嘴中,没等他反应过来,凌麟忙抽身,一手拍在他的下巴上,死死的压住他的下颌骨,摩延无法控制一下将药丸吞了下去。

暖阁中跳进三个蒙面人迅速压住摩延,用布蒙上。

凌麟傲然站起来,整理了下容装,看着摩延瞪着眼睛来不及挣扎,眼睛缓缓闭上。

“那边动手了吗?”凌麟低声问道。

其中一个蒙面人点头,“已经动手了。”

凌麟冷哼一声,“本公主从来不会放过羞辱过我的人!大婚?和亲?哼,我要让你们一个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让他们把人送过来!”说着自己先离开了暖阁。

秦婉盖着大红盖头,坐在铺了红锦缎面的床上,听见门吱呀的声音,听见浅玉呀了一声便没有声音了,想必是宁逸飞进来了,脸顿时羞红,紧张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双手抓着红手帕。

忽然肩头一痛,眼前一黑,人便软了下去。

凌麟站在暖阁不远处,看着两个人进了灭了灯的暖阁,冷哼一声,转身往热闹的前院走去。

宁逸飞本不喜欢应酬,大哥和凌凤帮他挡着酒,自己悄然让人推着轮椅偷溜回新房。

凌麟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宁逸飞皱眉,“八公主,你这是何意?”

凌麟手里端着一个酒壶走向他,“你的喜酒,岂能不和你喝?”

身后的宫女捧着托盘上的酒杯递过来。

凌麟将酒杯斟满,递给他一杯,“今晚,本该是我和你的大婚之喜。”

宁逸飞推开酒杯,正色道:“凌麟,不要仗着皇上宠爱你任意胡闹!我对你从来就没有感情。”

凌麟冷笑,将酒杯放回托盘上,“是,我从小就任性。可我错了吗?我不过是喜欢你!我为了避开你们,想去回纥和亲,可那个粗鲁的家伙外邦人居然敢因为对秦沉欢有好感而羞辱我,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她们姐妹两!我怎能让你们如此幸福!”

宁逸飞大惊,“你想干什么!”

凌麟傲慢地扬起头,“想知道你的新娘今晚都做了什么,就跟我来。”

宁逸飞心底骤冷,“快走!”推车的人赶紧将轮椅推了,紧紧的跟着凌麟。

到了暖阁,凌麟指着里面漆黑的房间,“你的新娘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看。”

“姐夫。”沉欢脆生生的声音传来。

宁逸飞扭头看她,心里一松,“沉欢。”

沉欢身后跟着凌朝凰、凌凤和宁逸宏,四人快步走近。

“逸飞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回新房了吗?”宁逸宏奇怪的问道。

凌麟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咬了咬牙,冷笑道:“逸飞哥哥在新房寻不到新娘,便找过来了。我的人发现屋里有一对男女,听得好似新娘的声音,正好大家都来,就一起去看下吧。”

本来她想让宁逸飞亲眼看到秦婉躺在摩延的怀里的情景,但是既然都来了,索性就让秦婉的脸丢大些。

宁逸飞脸色大变,双手握着轮椅扶手微微发抖。

凌朝凰握了握他的肩膀,低声道,“放心。”

宁逸飞抬头看他,见他含笑点头,便放心下来。

沉欢笑着跟上,边走边说,“我姐姐最害羞了,大婚之日怎么会跑出来呢?八公主真会说笑。”

凌麟走到暖阁门口,闻言转身看她,“秦沉欢,是不是说笑,你们进去便知。”说着,一脚踢开暖阁门。她的人立刻提着宫灯走进去,房间顿时亮堂起来。

凌麟猛然惊住,“人呢?”

跟她进来的人也诧异,房间里哪有秦婉,只见摩延敞开着上衣,斜靠在椅子上,似酒醉一般。

凌麟急了,忙上前刚要查看,忽然摩延睁开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往怀里一拉,一手掐住她的喉咙,将一枚药丸塞进她的嘴里,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壶酒全灌进嘴里,顿时呛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用力用手扒开摩延的手掌,可恨摩延死死的掐住她的下颌,嘴无法闭上,药丸顺着浓烈的酒全都灌进肚子里。

摩延的动作一气呵成,快得凌朝凰和凌凤刚一步上前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宁逸飞惊愕的瞪着眼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沉欢环臂看着这一幕,很快酒灌得差不多了,也知道药丸下肚了。这才正色道:“可汗这是干嘛?来者都是客,何况可汗还是亲王府的贵客,怎么可以当众欺负八公主呢?”

凌朝凰皱眉,“摩延,你过分了,松开我八妹。”沉欢只是说让他们过来闹洞房,却带着他们绕路走,没想到他们看到这一幕。

摩延松开凌麟,任由她使劲挠脖子,抠喉咙,想要将吞进去的药丸吐出来。

“我只是将八公主刚才亲自送吻送进我口中的药丸还给她罢了。虽然我回纥生性豪放,不讲束博,可也无法接受大沥高贵的公主主动献身。至于药丸是什么,等下便知。”摩延笑看凌麟,“八公主,你不必费事了,刚才送药的是我回纥专用的跌打散瘀药酒,莫说酒烈,对药物的溶解性极强,这会药丸早就融开了。”

凌麟脸色铁青,站起来,跌跌闯闯的就要夺门而逃,沉欢忽然上前,将她一把抓住。

“公主,刚才你说我姐姐在这里,我姐姐呢?”

凌麟浑身开始发热,面赤耳红,声音发颤,急得要扒开她,谁知身子开始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偏偏喉咙干涩,发不出声音,可恨沉欢死死的抓住她,挣脱不开。

药丸是她让人到勾栏院专门制作的高浓度的淫药,药性极强,发作迅速。她就是想让摩延服下,到时候不论是谁在他面前都会被他大发兽性扒光衣服。

凌朝凰皱眉,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沉欢,算了。”

“算了?”沉欢冷笑,“她要陷害的是我的亲姐姐,和回纥可汗,若是她的阴谋得逞,太子殿下可知道会是什么后果?这是破坏两国相交,逼着两国再陷入战争。”

“这是怎么了?”外面有人喊着。

沉欢扭头,居然是皇帝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而来。

“沉欢,松手。”凌凤低声道,“别连累了自己。”

沉欢松开手,暗中一脚踢在凌麟的屁股上,凌麟惨叫一声,滚下台阶,正好落在泓帝的脚下,她浑身如火,扯着衣服喊热。

泓帝听到是凌麟的声音,大惊,忙蹲下来要扶她,谁知道凌麟一把抱住泓帝,“要我,快点要我……”

泓帝大怒,一把扯开她,低喝道,“赶紧将公主送回宫去!”

谁知烈酒化开的药,另药效增强,凌麟变得力大无比,死死的抓住泓帝的衣襟,整个身子贴上去。

泓帝气得面红耳赤,怒吼道,“赶紧将公主拉开!”

跟着泓帝的褚贵妃吓呆了,被泓帝一吼清醒过来,赶紧上来扯凌麟。凌麟忽然转身抱着褚贵妃,头直往她怀里钻,口中喃喃,“热,你为什么不脱衣服。”

褚贵妃的衣襟被她扯得七零八落的,左右宫女死命抓住凌麟的手往外拉,谁知褚贵妃的外衣被撕了下来,顿时现场乱作一团。

泓帝气得浑身发抖,“滚!羽林卫,将她们全都押回宫里!”

随行的侍卫只好冲上来,将凌麟扛了起来,凌麟浑身如焚烧一般难受,在众多男侍卫的手上丑态百出。

摩延哈哈大笑,“今晚暖阁的小宴可是八公主设下的,本汗还不知道大沥的公主如此豪放,还喜欢抢妹夫,看来本汗实在是太受欢迎了。”

忽然笑容一收,脸色一沉,“看来大沥是不愿意接受本汗的求婚,才让堂堂公主不失牺牲闺誉来羞辱本汗!”

泓帝咬牙,道:“事情也许是个误会。”

“误会?”摩延冷笑,“那皇上的意思是八公主倾心于本汗,既然如此,本汗便笑纳。不过八公主刚才的丑态实在让本汗难以立她为后,就当做本汗侧妃。”

沉欢低垂眼帘,掩去暗笑。

“本汗看中了贵朝一名女子,欲求为正妃。”摩延看着低头不语的沉欢道。

泓帝一愣,“是谁?”

摩延笑着道,“不过本汗要求得这位姑娘的心,方会十里红妆的来求娶她。”

沉欢感觉不对劲,抬头正好遇到摩延的目光,一愣,他看自己干什么?

凌凤目光一沉。

宁逸飞诧异的看着摩延和沉欢,不是吧?摩延和沉欢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事情?他赶紧看了一眼凌凤,见他目光如刀,如暴风雨来临之前一般沉静。

凌朝凰蹙眉,“英武可汗,父皇已经定下六公主和亲回纥,就算今天八公主和你做了出格的事情,你也不该戏弄我朝女子。我朝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媒六聘一样不可少。女子也最讲究闺誉,可汗若是信口胡说,毁了姑娘声誉,我朝也不会答应的!”

摩延笑道:“太子殿下急什么?我摩延对心仪的女子向来奉若月亮,自然会为她考虑周详的。”

凌麟的事情处理完了,沉欢便懒得在这里听他们瞎扯,对泓帝福了福,“请允许民女去探望下姐姐,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受到惊吓。”

泓帝无奈挥手,“去吧。”

沉欢看了一眼宁逸飞,他也赶紧告退,和沉欢一起急匆匆的赶到新房。凌凤皱眉,告退也紧跟上去。

新房的床上躺着秦婉,赤冰站在床边,见她们进来,就让开一步。

“婉儿!”宁逸飞吓了一跳,来不及等推轮椅,奋力站起来跌撞着冲了过去,一把抱住昏睡的秦婉,“婉儿,你怎么了?”

“她没事,被人击晕了,一会便好。”赤冰说道。

凌凤皱眉,低头看淡定的沉欢,“你究竟搞什么鬼?”

“我搞什么鬼?是有人搞鬼,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罢了。”沉欢冷笑。

凌凤看着赤冰,“怎么回事?”

赤冰看了一眼沉欢,主子问话,也不能不答。

“回主子,今晚是四姑娘让我守在新房门外,但交代秦婉姑娘没有出事前不要打草惊蛇,刚才属下看到有两人潜入新房欲意掳走秦婉姑娘,属下便截下了。”

凌凤瞪着眼睛,“你为何不提前告诉我?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一个姑娘家冒什么险!”

沉欢白眼,“我家的事和你说什么?”

凌凤气得真想敲她脑门。

“浅玉,去取些冰块,用冷毛巾敷一下受伤处。”沉欢吩咐道。

“姐夫,你好好照顾姐姐吧。”

荣亲王府二公子大婚,凌麟闹出如此丑剧,丢了荣亲王府的脸,荣亲王一纸控诉呈上,泓帝气得无法。加上凌麟因摩延丢的闺誉,也只有和亲了。

和亲公主通常会赐封号,以示尊贵,凌麟这样一闹,被摩延当做侧妃带走,又为了不让荣亲王生气,只好不赐封号,作为最普通的公主出嫁,如此一来,身份自然低了很多。她以这样的声誉嫁到回纥,想必也不受爱戴了。

沉欢梳洗完毕,正打算上床睡觉,忽觉窗户微动,一个人影翻了进来,惊得她跳起来。

赤冰也紧跟扑了进来,拔刀架住来人的脖子,“什么人!”

“哈哈,不错,凌凤世子身边的影卫果然身手了得。”

“摩延!”沉欢惊叫,“半夜三更的你这是何意?”

摩延在黑暗中笑道:“我帮了姑娘,姑娘总该给我点什么吧?”

沉欢皱眉,“你不是要娶凌麟又不想她那么趾高气昂的和亲吗?我已经帮你如愿了,如今八公主已经没有脸用大国公主身份压你了,你还要什么?”

“我想娶凌麟,是因为她的身份,但是如今本汗改变主意了,何况八公主如今只是本汗侧妃,本汗就还差一个正妃了。”

沉欢抓起被子裹着身子,不耐烦的道:“你想要谁?”

摩延不顾赤冰的刀,往前走一步,笑道,“你。本汗要你做回纥可汗正妃。”

沉欢张大了嘴,好半响没反应过来,这人哪根筋不对了?

赤冰大怒,“胡说!姑娘是我家世子的未婚妻。”

沉欢这下更被惊住了,她成了世子未婚妻了?她怎么不知道?

------题外话------

么么大脸猫z投了5张月票,cyz311、xiaobing819819投了一张月票。谢谢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