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8】

摩延见到宁逸飞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宁逸飞笑笑,“这样也好,省得每日打扮都需要花很多时间。免得我未来夫人吃醋。”说着笑着扭头看秦婉。

秦婉脸一红,羞涩道:“又浑说。”

摩延看着秦婉,“秦姑娘和你妹妹不像两姐妹。”

秦婉诧异的看他,“怎么不像?”

宁逸飞挑眉,“你见到沉欢了?”

摩延笑着点头,“见了,牙尖嘴利的小丫头。”

秦婉笑了,“性子我们的确不像,不过我这个妹妹可不能得罪,她可小气了。”

摩延哈哈大笑,“我信。”

“本汗想问,不知沉欢姑娘可婚配?”

秦婉一怔,飞速看了一眼宁逸飞,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普通人,她不用说就会回答没有,可对方是回纥可汗,来大沥是想求娶公主的。

宁逸飞笑笑,“她还小。婉儿疼她,绝对不会让她随便嫁人的。”

摩延摇头,“本汗倒是觉得不是一般人敢娶她的。她应该配一个霸气非凡的英雄汉子,否则,屈了她。”

秦婉闻言有些紧张,赶紧拉开话题,“听闻可汗准备求娶大沥公主,不知道皇上会舍得哪位公主。”

摩延一笑,“在宁公子面前,本汗不说假话。本汗求娶的不过是一国平安,并非妻子。若是要娶妻子,本汗倒是看中沉欢姑娘。”

秦婉脸色大变。宁逸飞也是一怔。

大殿走进来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为首的便是褚贵妃,她身边跟着凌麟,她看到宁逸飞和秦婉一对神仙眷侣一般和摩延说着笑着,脸色顿沉。

褚贵妃保持着雍容华贵,悄然低声道:“麟儿,莫让人看低了。”

凌麟咬了咬唇,换了嫣然笑意,高傲的仰着头,从宁逸飞他们身边走过。

摩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皇上驾到。”一声喧声,大殿内顿时矮了大截,高呼万岁。

泓帝一眼就看到了摩延,笑着道,“英武可汗果然英武非凡。”

摩延刚想说话,凌麟哼了一声,“不过莽夫一个。”

众人顿时变了脸,泓帝脸色也微沉,冷冷的扫了一眼褚贵妃。

褚贵妃心里一急,忙陪笑道,“可汗莫怪,八公主自幼娇宠,养成这等没规矩。”

摩延笑笑,没说话。

凌麟咬唇,瞪着秦婉。

宁逸飞握住秦婉的手,当众之下,秦婉脸色顿红,忙要挣脱,宁逸飞低声道,“怕什么,皇上已经赐婚,你就是我夫人。”

秦婉挣脱不了,无奈只好低着头,毕竟她只是宝林,在场的几乎比她品阶高。

凌麟看着宁逸飞护着秦婉,分毫面子都不留给她,眼圈红了,眸瞳冒火。她为宁逸飞付出了多少?堂堂得宠的公主苦苦等着他,她这个年纪早就该有定下的驸马了,若不是因为他,她怎么会落到被人耻笑的地步?

泓帝心里叹气,凌麒生宁逸飞的气是自然的,但用凌麟换取江山的稳定,却是值得的。

“英武可汗,为祝贺你部臣服我朝,朕特设下宴席予以款待。”泓帝打破僵局,笑着道。

摩延抱拳,“在下多谢皇上。在下特带来聘礼,亲自向皇上求娶大沥公主,将奉为回纥王妃,做我回纥第一女人。”

泓帝拂须颔首,“好,回纥占地辽阔,兵强马壮,物质丰富。若是公主嫁过去成为可汗王妃定会无比荣耀和幸福。”他扫了一眼五公主和六公主,两人脸色煞白。

回纥的确是地域辽阔,如今也是除了突厥第二大部落,可回纥也是马上民族,野蛮作风,她们常年在宫中,身娇肉嫩,怎经得起那样的颠簸生活。

摩延将二人脸色看在眼里,跟着摩延的延厘脸色也不好看,这样的公主到了回纥也不会受欢迎。但,他们毕竟是臣服于大沥,摩延要利用大沥的力量让自己的部族获得修生养息的时间,他不甘于被突厥牵制,以他的能力定会摆脱突厥,并比他还要强大。

因此,他要忍。任凭大沥皇帝给他谁,他都会娶,不过是做个王妃,不喜欢的话,大可多娶个几个侧妃。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那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她那双灵动睿智的眸瞳,显得格外生动明艳。

如果将她带走,或许生活会很有趣。

“皇上,在下带来聘礼,请容许在下呈上。”

“好。”泓帝高兴的点头。

摩延亲自将聘礼单双手呈现上去。

首领太监忙接了,打开礼单扬声读了。

“战马两千匹,牛羊各一千只。高八尺昆仑玉观音一对,尼雅锦缎百匹。”

在场的人惊呆了,高八尺昆仑玉价值五城,尼雅锦缎一匹白金。就不算这些,两千草原战马是大沥最喜欢也最需要的。

摩延出手阔绰,一点不像来臣服的,而像来炫耀的。

凌麟看着他好半响。

她想在大沥嫁个好驸马不是不可能,只要父皇下旨,谁敢不娶。可是,不论在大沥她嫁给谁,都会被人耻笑,一旦入了夫家,很可能被冷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父皇和母妃再疼她也不可能像在宫中一样。

凌麟很清楚,最后的接过要就一辈子像守活寡一样,要就强势压人。可那样,她都会非常不痛快,因为让她时时想到她被宁逸飞抛弃,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商户女人。

但是,如果成为回纥可汗的王妃,起码父皇也要高看她一眼,毕竟需要她安抚回纥,让回纥听话。而自己不用日夜面对秦婉,又能成为雄霸一方之主的女人。

泓帝笑着道:“朕得英武可汗为婿,实乃幸事。朕的五公主和六公主正值嫁龄……”

“父皇。”凌麟忽然说话,打断了泓帝的话,款款上前,徐徐下拜,“父皇,儿臣敬佩英武可汗的飒爽英姿,也为了两国交好,儿臣愿意出塞和亲。”

“麟儿!”褚贵妃大惊,噌地站起来。

泓帝微愣,可当着众人的面自然不好挡回去,无奈,只好看着摩延,有些尴尬道:“她是朕的掌上明珠,老八,年纪尚小……”

“父皇,儿臣虽然年纪比姐姐小,可儿臣自幼习剑练骑技,身子比姐姐们好。”凌麟说完,站起来,走到摩延面前,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自信道,“大沥公主没有比我更好的。”

摩延勾唇似笑非笑,“公主的确优秀,可本汗要娶的是妻子。”

他不管凌麟脸色大变,背剪双手环顾一圈道:“本汗听闻大沥女子温婉贤淑,气质高贵,窈窕玲珑,这才是我摩延心目中最美的女人。公主嘛……”摩延摸了摸下巴,半眯眼睛,“丰满是好,就是显得太壮了,失了女子柔婉的感觉。”

凌麟当众被摩延羞戏弄,被弄得下不来台,气得俏脸曲扭,紧紧的握着拳头,恨不得一拳打爆这个傲慢的臭男人!

可是自己主动提出和亲,他又是回纥可汗,得罪他,她还是没有这个胆子。

褚贵妃气得浑身发颤,可为了保持自己的端庄,不得不强忍着逼着自己坐下,妩媚一笑,“可汗莫见怪,麟儿是个性子耿直的女孩子,婚姻大事还需细细商议,何况是可汗选妃,定要细心挑选才是。我大沥皇朝柔美的女子很多。”

泓帝忙道,“对对,此事容后再议,今日是为了凌凤凯旋而归及可汗亲临设下的宴席,众卿家一定要不醉不归。”

摩延随即一笑,冲着凌麟抱拳,便转身去和宁逸飞说话,不再理她。

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呆滞的人们,赶紧随着附和皇帝的话,举杯畅饮,将尴尬气氛抹开。

秦婉和宁逸飞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凝重,凌麟对他们的敌意越老越大。

看来凌麟对他们真是恨之入骨了。

凌麟咬着牙,红着眼圈,拂袖离去。

褚贵妃无奈叹口气,如今她必须要在皇帝面前保持自己的后宫之首的形象和宽宏大度,为了她的儿子将来,也只有暂时不管凌麟了。

宁逸飞和秦婉的大婚定在三日后,沉欢本想用云衣坊和雍锦坊全部绣娘帮秦婉绣一套嫁衣,没想到秦婉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她用了三年时间亲自一针一线的做了套嫁衣。王妃给她准备了全套镶嵌红宝的点翠头面。其他的也不需要沉欢操心,宁逸飞已经将事情安排的妥妥帖帖。

沉欢便将盛京的四间最大的米铺给了姐姐当嫁妆,秦婉死活不肯,却经不起沉欢撒娇耍赖加威胁,宁逸飞见了笑着说,“你就收了,反正打理你还是交给沉欢,我们就白收银子,坐享其成。”

沉欢白了他一眼,“你倒是想得挺美的。”

秦婉噗嗤笑了,“那倒是的,反正我不会打理这些东西。”

沉欢叉腰道:“好啊,那你们荣亲王府的粮油供应交给我们,肥水不流外人田。”

宁逸飞指着她笑,“婉儿,你瞧瞧你这个妹妹,时刻都离不开她的生意。”

秦婉笑得合不拢嘴,“欢儿说得也是啊,自己开米铺还要买其他家米铺吗?”

沉欢深以为然的点头,“恩,不过呢,卖给荣亲王府的米要抬价一层。”

“啊,为什么啊?”宁逸飞张大嘴。

秦婉忙拉着沉欢,“欢儿开玩笑的。”

沉欢挑眉,“我说姐姐,你才刚嫁给他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啊。”

秦婉脸一红,戳沉欢的脑门,“胡说什么啊。”

沉欢饶有介事的道:“如今荣亲王府女当家除了王妃也就姐姐了,要是等大公子娶了亲,也就轮不到姐姐你当家了,所以啊,我要乘着这个当儿多赚些。”

宁逸飞笑着摇头,“真是小财迷。不知道凌凤娶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要以睿亲王府的米油做交换条件啊。”

沉欢一收笑,“胡说八道什么!”

秦婉忙拍宁逸飞,“真是的,别瞎说。欢儿还未说亲,这话浑说一气,影响欢儿声誉。”

宁逸飞挑眉,“我说沉欢你的眼光太高了吧?凌凤可是睿亲王世子啊,难不成你还想寻到比他还要好的男人?”

沉欢不高兴了,“好男人不是用地位来衡量的。”

“好论调。”一声温婉的声音传来。三人扭头。

“太子殿下!”三人同时惊叫。

沉欢飞快的瞄了一眼站在凌朝凰身边的凌凤,他依旧带着那张银箔面具,只是他眼神为啥不对?好像在生气?

她翻了翻白眼,不理他。目光被凌朝凰另一边一个英武青年吸引过去了。

“太子,凌凤、大哥你们三个怎么凑在一起了?”宁逸飞笑着将轮椅扭过去对着凌朝凰行了手礼。宁逸飞因立大功,皇上下旨宁逸飞双脚未能自如行走前见谁都无须下跪行礼。

沉欢瞪大眼睛,宁逸宏?

自从他救下她后的五年,她还是第一次见他,不由仔细打量他,身量似乎高了许多,他的模样在脑海里已经模糊了,不过看着轮廓还是很像的。可是他只是笑着看宁逸飞,对她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难道他不想表现出他对自己一直以来的关照?

沉欢有些奇怪,但是,也许对他来说,她不过是他随意帮助的人罢了。

“凌凤听闻你们三个都躲在这里,我们就来凑热闹了。”凌朝凰笑着看沉欢,“沉欢长高了很多。”

沉欢笑着福了福,“民女见过太子,宁大公子。”

“免礼。”凌朝凰笑着看宁逸宏,“上次你见到沉欢才8岁,还记得她的模样吗?”

宁逸宏曾经将沉欢乔装去码头的事情告诉过凌朝凰和凌凤,当时把他们两都吓了一跳。

他笑笑,“女大十八变,那次一晃而过,没看真。不过名字如雷贯耳了,听闻姑娘是生意场上的一霸。光盛京就已经有八家店铺了,在下只是武夫,自愧不如。”

沉欢以为他说的是五年前救她的那次,心里微沉,就算是要表示距离和陌生,也不用说慌吧?如果他要表示自己的疏离,那后来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呢?

凌凤沉着脸看着沉欢,刚一见她时心里怦然一跳,但她一直都在盯着宁逸宏,已经猜想到她一直把宁逸宏当成救命恩人了。虽然心里不平衡,可怪谁呢?还不是怪自己?

沉欢自然感觉到凌凤的目光,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就是不想理他。

便笑着侧身,“贵客临门,民女照顾不周,不如姐姐泡茶给大家品吧。”说着,吩咐浅玉将店铺门关了,烟翠和甘珠她们两个去小厨房弄些点心。

一行六人便进了后花园,在石凳上围坐,秦婉取了茶具,泡茶吃点心。

一轮茶过,凌凤瞧着沉欢依旧眼睛不肯看自己,忍不住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往边上拖。

沉欢低叫着,“喂,你干什么?”

“抱歉,我有东西给这个臭丫头,各位继续。”凌凤不理他,和大家打了招呼,拖着她往西边去。

凌朝凰和宁逸宏笑着点头,继续喝宁逸飞喝茶。

沉欢无奈,跟着凌凤走到假山后面,低声道,“松手,疼。”

凌凤这才松手,低头盯着她好半响。

沉欢感觉到他的怒意,没好气的说,“你生哪门子气啊?”

“就算宁逸宏救了你一次,我也帮了你很多次了好吧?你怎么就对他那么上心?”凌凤沉着声问。

沉欢奇怪的看他,“你这个人太没道理了。我没让您帮啊。宁大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不是都知道吗?我连谢都没机会说,难道我关切下有错吗?”

沉欢的话噎得凌凤无话可说,想索性告诉她救她的是自己,可又担心被沉欢说自己不诚实。无奈叹口气,从怀里取出一张黄绢塞在她手上,丢下一句,“凌麟以后不敢再到店里骚扰了。”转身离去。

沉欢皱眉,这人的脾气那么古怪。

展开手中的黄绢一愣。

居然是雍锦坊的地契,这个东西她一直没要,就让凌麟收着,说是让她放心。那时候是因为她要利用凌麟站稳脚跟,可这次她想要回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她本来就打算寻另外一个店搬店。没想到凌凤居然帮她拿到了地契。

他是怎么做到的?

沉欢握着地契,手心发烫,凌凤,为什么这样对她?

上一章
下一章